正文 分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果果 书名:剩女修真记
    <---凤舞文学网--->    曹向南深吸一口气,微笑着说:“少主每天担心的都是老爷子,已经到了殚精竭虑的地步,太辛苦了。--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这是为人子的本分,谈不上辛苦。”刘先生慢慢走到曹向南和秦明川之间,探究的目光在秦明川上转了一圈儿,转向曹向南:“听说那女娃着实有两下子,怕是你捉不住她。”

    夜风停了,空气却格外寒冷起来,秦明川的后背全被冷汗湿透,他紧张地看着曹向南,后者淡淡地说:“她再有本事,也逃不脱老爷子亲手布下的九灵混天阵,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罢了,既然要取她的三魂六魄,就不能之过急,刘先生,您何不暂时回去休息,等我这边完事了之后,带她直接去后山和您会合。”

    “小曹,亏你还是在红尘滚打了那么多年,连最基本的人都不知道利用。”刘先生温和地责备了一句,用下巴指指秦明川,“小秦甘心为红颜知己赴汤蹈火,那位姑娘想必也不是铁石心肠之人,如果你现在用传音术遍告四野,如果她再不出现,就把小秦在这里分针裂魂,让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尝尽夺魄**的滋味,没准那位姑娘郎心切,自己就会走出来呢。”

    曹向南脸色未变,目光却分外深沉起来,点点头说:“刘先生,您说的有道理,是我心软了。”

    “人岂无七,我怎么会因为这种事责怪你,你说是不是?”刘先生笑着说,“我知道你看不得这种场面,不如换你暂时回去休息,等我这边完事了,我还要品一品你泡的功夫茶呢。”

    “是。”曹向南后退了一步,却并没有离开。

    秦明川在刘先生说完话的时候,一直背在后的右手悄悄地摊开,正准备比成‘八’字的时候,忽然全一凉,好像一块硕大的冰块兜头盖脸把自己的体给包在了里面,不要说动一动手指头,连呼吸都被锢,腔内的空气被挤了出去,什么力量把膛紧紧地压迫着,不能松动一丝一毫,他憋得脸色通红,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又转为铁青,双手不自觉地想伸手抓挠从咽喉到口的这一段……哪怕抓破皮肤,抓烂肌,也要拼命地破开膛,好让肺部呼吸到赖以活命的空气……

    浑制忽然一松,他不可抑制地软倒在地上,空气瞬间冲入气管的力量是如此大,他呛咳得嗓子都破了,双手护住咽喉,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而刘先生,连手指头都没有动一下,目光甚至都不在他上,而是依旧看着曹向南“小曹,既然心软,就不要留下来看了。”

    曹向南白净斯文的脸上什么表都没有,淡淡地说:“他是我救回来的,今天他的下场,我怎么也要坚持看完。”

    “随你。”刘先生也不再坚持,抬头看了看天空,仿佛对那轮带着血色的月亮发生了兴趣,认真地看了好一会儿,直到自己眼睛里都似乎冒出了血色,才笑着说:“姑娘,我就要动手了,你是真的不出来吗?”

    他最后一个字还没在空气中消失,从庄园的东北角方向忽然爆出一团火光,扶摇直上,紧接着整个混天阵陡然变化,地面传来阵阵震动,树林吱嘎着居然开始变换位置和朝向,早先因阵而起的幻象一一消失,极遥远的天边出现了本市电视塔高处的景观外灯,证明起码在这个时候,庄园和外界的现实社会又恢复了一定程度上的联系。

    于是在寂静的深夜郊外庄园,剑拔弩张的气氛之下,忽然响起了轻快悦耳的诺基亚传统铃声001,重复了三遍,和弦发出美妙的颤音,但很显然,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有欣赏音乐的兴致,刘先生赫然转,厉声问:“谁?!”

    水色纷呈,青光如碧波潋滟徐徐在空中漫开,一朵碗口大的莲花升上头顶,在空中飞舞旋动,柔和的明辉映照着下方一张秀丽的脸庞,黑衣长发,铆钉短靴踏上草地的时候,她平静地报上自己的名字:“懋华金控风投部前项目主管,岳青莲。”

    刘先生点了点头:“原来就是你。”

    上上下下打量了岳青莲几眼之后,他和蔼地开口,像一个长辈亲切地垂询小辈一样:“姑娘出生在哪个时辰?”

    秦明川吃力地直起上半,用嘶哑的声音提醒她:“不要说!”

    岳青莲黑眸里带着无边的战意怒火,微微仰起头,毫不示弱地和他对视:“子时!”

    “好,好,好。”刘先生一连说了三个好字,眉开眼笑,“己未,甲戌,戊辰,壬子,骨重56钱,某些人学了些粗浅的道术,言必谈至命如何,至阳命如何,殊不知这种中庸平和的命格才是最佳续命之选,老爷子用了你的运数,起码还有五十年好活,姑娘,我为人子,在这里少不得要对你道个谢。”

    看他一副谈笑风生,完全把自己的命看成囊中之物的样子,岳青莲咬牙冷笑着说:“我才疏学浅,愿意听听前辈是打算怎么续命的。”

    “这倒不难。”刘先生一挥手,“先将你净之后悬吊起来,不接五行以免遁走。人有三魂六魄,在还活着的时候,除非遇到意外况,否则都深居体内,,第一步,就是要把魂魄得分开,可用分魂术,直接刺激人体识海,第二步,魂术,在魂魄出体之前,抢先用道术住,封了你的七窍,不使魂魄飞散,第三步是锁魂,用针扎入你的命门,锁住要取的魂魄,第四步,就是用器具盛起你的一魂一魄,以备我用。”

    说得简直比她摘桃子还要简单,岳青莲简直不能想象在如今社会,还有人会视人命如物品,这个人是不是疯了,还以为自己生存在夏商朝的奴隶社会?

    就在她稍一出神的时候,头顶的莲花忽然青光大盛,花瓣中扑卷出一片明辉,瞬间竟然盖过了月亮的光芒,岳青莲清清楚楚地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边已经围拢起了一团黑雾,被本命宝莲的光华一冲,消失得无影无踪。

    刘先生稍微有些惊讶:“不错不错,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然已经修成了护青莲,不过,这点小道行,在我面前也是无济于事,你就不要再做无谓的抗争了。”

    他用手一指秦明川:“我可以答应你,放他离开。”

    岳青莲一字一句地说:“你没有权利限制我们的人自由,如果我们离开,也不用你答应。”

    “小姑娘,年轻气盛啊,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比你还张狂。”刘先生微笑着语重心长地说,忽然手一抖,一团五彩斑斓的光幕迎风张开,像一大幅美丽闪光的彩色雪纺,迎着岳青莲就包了下来。

    岳青莲心念一动,浮在头顶的莲花呼地迎了上去,嫩的莲花瓣此刻却变得坚硬锋利无比,和‘彩色雪纺’碰在一起的时候竟然发出金属撞击的刺耳声音,火花四溅!

    “转!”岳青莲大喝道,直线过去的力量哪有旋转力大,这点物理常识她还是有的。

    果然,青色宝莲随心而动,在原地以高速飞旋起来,锋锐的花瓣尖端‘吱吱’地转换交替,狠狠切割着‘彩色雪纺’的某个固定部位,不到一分钟,空中爆出一团明艳的云霞,烟消云散之时,青色宝莲静静地悬浮在半空,那块‘彩色雪纺’已经变成一块千疮百孔的破布,委顿在枯黄的草地上。

    刘先生的脸皮抽了抽,眼睛中红光一闪,右手似是不太听使唤,抽搐着弹动了一下:“人!大胆!竟敢毁我法宝!”

    “你都要取我的命呢,我有什么不敢的。”岳青莲讥讽地说。

    刘先生再不多话,手又是一挥,一道金色剑光破体而出,在空中绕了一圈,发出呜呜争鸣之声,金光四,像一条张牙舞爪的四爪金龙,杀气腾腾地和岳青莲对峙着。

    “事到如今我也不必留你个全尸,反正绞碎四肢,也可照样取你魂魄,还省了我分魂之术。”刘先生龇牙一笑,嘴里念念有词,忽然举起手一指岳青莲:“去!”

    金色剑光如奉纶音,嗖地卷起一溜电光向岳青莲袭来,晃眼就变成铺天盖地的万千剑影,好像四面八方有无数把宝剑要冲上来将站在中间的她千刀万剐。

    就连悬浮在空中的青色莲花也被剑光得退了回来,波光明辉缩减到不足刚才一半,被森森剑气压得几乎失去了颜色。

    岳青莲凝立不动,等到金色剑光几乎侵袭到要割裂皮肤的距离,一直放在口的左手张开,早就跃跃试的白玉印噌地一声夺路而出,在空中迎风长到正常大小,红光迸,整个庄园好像都被这道夺目红艳的光彩照亮,满地红雾嘶嘶逃窜,连天上的月亮都在这一瞬黯然失色。

    “灭!”岳青莲手指前方,厉声喝道。

    白玉印红光更盛,金色飞剑在还没有被碰触到本体的时候就发出呛然的破碎声,剑网顿时消散,拖着一溜残影被收回了刘先生手里。

    “结阵!”刘先生的眼睛都被白玉印的光芒映得红了起来——还是真的变成了红色?

    几个随侍一声不吭,各色剑光同时飞起,交织在一起,组合成了一张更大更密的剑网,吞吐着七彩光芒,对着岳青莲头顶的白玉印厉啸着冲去。

    在这个时候,曹向南悄悄的,不引人注目地,向着秦明川倒地的位置移动了过去。

    “破!”岳青莲扎成马尾的秀发在迎面袭来的剑气冲击下猎猎飞舞,衬着她坚定明亮的眼睛,一往无前,毫无退缩。

    白玉印感受到主人的战意,猛然红光内收,七彩剑光联手压迫了过来,直到她的立足之地方寸之外都被无数雪亮锋刃罩满,仿佛下一秒,就是粉碎骨……

    被压缩的红光就在此时发动,弹跳了一下,轰然爆开,果然是空间越小,威力越大,这一次爆发让剑网瞬间撕裂,所有的剑光都在碰撞中黯淡下去,歪歪扭扭地勉强还能组合成包围之势,但很显然,已经对岳青莲起不到任何威胁。

    而白玉印傲然停在半空,上面的那个雕工朴拙的动物似在仰天长啸,风头十足,一朵青色莲花围绕着上下起舞,姿态曼妙无双。

    而在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地面上的红色雾气卷土重来,这次更加浓郁,小心地绕开了岳青莲,慢慢地爬向刘先生脚下,翻卷着淹没了他的小腿,连他周围的随侍,一起缠绕了起来。

    刘先生咬着牙,像是在忍耐着什么,眼中那一滴红色已经不再是白玉印的红光映照,而是实实在在地燃烧在他眸子深处,右手好像更加不听使唤,弹了几次。

    “我就在这里,你来取我的命啊?”偏偏岳青莲还唯恐天下不乱,火上浇油,摆出挑衅的姿势说了这么一句话。

    刘先生眸子一黑,张开嘴,用古怪的腔调念起她听不懂的咒语,从随侍们茫然的神色看,他们同样也听不懂。

    曹向南已经快走到了秦明川前,他目光依旧紧密注视着场内,右手却悄悄地从西服内袋里要往外掏什么东西。

    半跪在地上仍在喘息不已的秦明川看到了他的全部动作,却始终保持静默,一言不发。

    刘先生的声音越来越大,发音也越来越古怪,其中很有几个字岳青莲想像不到怎么能用汉语拼音标注出来。

    他做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把右手抬了起来,对准了月亮,左手死板地贴在体一侧,整个人在原地跳动着,如此僵硬刻板的动作在他做起来一点不觉得可笑,反倒给人惊悚的感觉,感觉有什么凶恶的事下一秒就要发生了。

    岳青莲不是傻子,也早过了血上头的年纪,她虽然没有听从秦明川的话,抛下他独逃走,但同样也没有陈初那种降妖除魔,死战不休的毅力,从刚才起,她就一直用眼角关注着秦明川,暗暗在心里谋划着退路。

    现在,正是机会!

    趁刘先生看着月亮,随侍们看着刘先生的时候,更重要的是,在曹向南走到秦明川边,掏东西的手将要出现的时候。

    另一朵青色莲花突然无声无息地出现在秦明川边,紧接着他就感觉自己还无力站直的体被一股柔和的力量从后面扶了起来,被托着拉向了侧面的树林。与此同时,岳青莲形飘动,转眼出现在他面前,一把挽住他的胳膊,白玉印前方开路,两朵青色莲花盘旋护卫,神速地闪出了几十米远。

    曹向南吃了一惊,迅速把拿到手里的符咒又给收了回去,这时候刘先生的随侍被惊动了,其中一个人祭起剑光,跨前一步似要追赶——

    异变就在此刻突然发生,红色浓雾犹如巨蟒,从刘先生的小腿席卷而上,一口血气浓浓地喷上了刘先生的五官,天上红月光晕更盛,刘先生的眸子,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色!

    他伸出右手,一把捏住从自己边走过的随侍的脖子,只听到嘎嘎的骨节碎裂声,随侍脑袋一歪,剑光失去了主人的意识,也在同时委顿消失。

    “少主!”一直保持沉默的随侍惊叫了起来,怎么也想不明白少主为什么会突然对自己人下手。

    刘先生的力量大得惊人,单手拎着颈骨断裂已经咽气的随侍尸体,像拎一棵白菜一样轻松地扯到了自己前,俯上去,一口咬住了随侍的咽喉,牙齿撕开皮肤血管,还温得没有凝固的生人鲜血咕嘟嘟涌进他的口腔,他像遇到琼浆玉液一样,嘿嘿狂笑,大口畅饮不已。

    “保护少主!”随侍之一忠心耿耿,在这种况下还扑了过来,刘先生正好松手扔下被他吸干的尸体,右手一抬,精准地捏住了来人的脖颈。

    “少主!醒醒!”随侍大声嘶吼,刘先生毫不为所动,嘴角的鲜血顺着下巴滴落,眼里的红光像有生命一样在勃勃跳动,地面的红雾疯狂了,像开锅一样翻腾起来,贪婪地吞噬着刚被丢下地的尸体。

    不必再回头看一眼,曹向南也知道,自己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听着随侍临死前的惨叫,他微叹一口气,捏碎了刚才握在手里的符咒。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剩女修真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