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邀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果果 书名:剩女修真记
    <---凤舞文学网--->    失业之后的第一个星期过得非常无聊,从周一到周三,岳青莲基本就没出过白玉印,充分做到了全心修炼心无旁骛,星期四中午孟妮可要和高彤介绍的美体中心经理谈合作事宜,才说动了她当司机。--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开车出去的时候她还在抱怨:“你又不是不会开车,还拖我出来。”

    孟妮可忙着把耳边一缕不听话的卷发给理好,在镜子里左右端详自己:“我都八年没开过车了,这是对别人的生命安全负责——喂,我看上去怎样?”

    “非常好,很有御姐气势。”

    “少废话,我是问你我看上去像多大?”

    岳青莲忍住笑:“行啦,妮可,你往那里一站,把份证一拍,就是活招牌了,保证马上就谈成。”

    孟妮可十分满意:“OK,等本长老赚了钱,给你换辆宝马。”

    都说亲兄弟明算账,朋友也一样,这毕竟是孟妮可的生意,岳青莲不想介入太多,再说有高彤陪着,肯定这边吃不了亏,所以她把孟妮可送到约好的咖啡厅之后,让她快完事的时候给自己打个电话,自己一拐方向盘,开向金融街。

    几天没来,金融街还是一样地高楼大厦,玻璃外墙闪着耀眼的光辉,路上走的白领男女们意气风发,就像从前的她一样,第一次这么悠闲地开车经过,不必去考虑今天下午的安排,会议,程……还真是奇妙的感觉。

    把车停在金鑫大厦下面,打电话上去找夏英杰。

    她舒舒服服地在座椅上坐好,塞上耳机听音乐,不一会儿看到夏英杰气喘吁吁地下来,左右环顾了一下,发现了她的小丰田,带着一脸无赖的笑走过来敲窗:“嗨,怎么不上去找我?”

    “没~预~约~呀。”岳青莲俯推开副驾门让他上车,夏英杰受宠若惊,急忙窜过来,一边坐进来一边赔笑着说:“你来还要什么预约。”

    岳青莲不想提上次的事,更何况自己后来跟顾景行走了,想起顾景行,那又是一笔糊涂账,所幸他应该还在上海公干,不至于碰上。

    “陈初怎么样了?”她从后座拎过一个用缎带包装得很精美的纸盒,“虽然礼貌上你外甥生病了,我该去探望一下,但那小子实在……我是不想见他,送个桃子意思一下吧。”

    “哎呀,你真是太客气了,东西到了就行,人还亲自过来一趟。”夏英杰眉开眼笑地接过纸盒,“他好了之后,我一定带他去府上道谢,救命之恩哇!当涌泉相报。”

    岳青莲冷哼一声:“道谢就不必了,我也不是心狭窄的人,不过他还欠胡小凡一个道歉才是真的。”

    她侧头看夏英杰,揶揄地说:“这点就难办了吧,你知道,胡小凡可是个狐妖。”

    果然,夏英杰的眉毛都扭曲起来,愁苦地说:“那个……陈初这孩子死心眼,恐怕一时半会的……”

    “老夏,不是我多管闲事,陈初既然是你外甥,你就担负起教导的责任来,不能任由他这么胡来,什么人啊妖的,他都多大年纪了还这么狭隘、偏执。”岳青莲语重心长地说,“小树得砍,小孩得管,有句老话说得好:小孩子不听话,就要用——打的!”

    夏英杰吓了一条,连连摆手:“不能不能,怎么能体罚呢!你那大印砸一下,他哪还有命在!你放心,我一定好好教育他!以后绝对不会再有类似的事发生了!”

    “算了吧,你还教育他,看他对你那副鼻子都要翘到天上去的样子。^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你舅舅呢。”岳青莲不屑地说。

    夏英杰忸怩地低下头:“其实,陈初真的是个本质不坏的孩子。”

    “那就跟我没关系了,其实,我本质上是个非常邪恶的女人。”岳青莲耸耸肩,然后若无其事地说:“你知道我失业了吧?”

    “呃?呃……”夏英杰含糊地说,“知道一点……那天我打电话到你公司,她们说的。”

    岳青莲自失地一笑:“我说你怎么就这么准地逮到我在家的时候过来……算啦,你认不认识汇通银行的什么人?可以打听内幕的那种。”

    夏英杰做恍然大悟状:“你是要找新工作?汇通银行恐怕不太适合你的作风,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倒可以帮你去找几家……美国怎么样?”

    岳青莲摇摇头:“我不急着找工作,现在就好,想先休息一下,给自己充充电。不过,”她的指甲不自觉地狠狠敲打着方向盘,“我咽不下这口气。”

    “这个,弗萝拉,其实吧,工作什么的,都是浮云,你也没必要太放在心上,换个环境说不定会更好……你真不考虑去美国?”

    岳青莲挑眉一笑:“你要去的话,我就考虑考虑。”

    “这个不太好吧。”夏英杰厚脸皮地笑,“带家属可是总监级别才有的待遇。”

    “呸!”岳青莲笑着啐他,“走吧走吧,不耽误你赚钱了,我们谈五分钟话,股票说不定就跌得你直跳脚呢。”

    “乌鸦嘴啊弗萝拉!”夏英杰推开车门窜了出去,回头对她笑着挥了挥手,连跑带颠地进了大厦。

    看看时间还早,孟妮可也没打电话来,岳青莲决定顺便去嘉华广场给小麒麟补充一下哈根达斯的储备粮,再给胡小凡置两行头,搞不好孟妮可生意谈下来,以后胡小凡就不是‘客服001’,而是胡助理了,没衣服衬怎么行。

    她对男装不太在行,不能像给自己买衣服一样速战速决拿了就走,正沿着四楼的橱窗慢慢地边走边看,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丫头?”

    “嗳!”她完全是下意识地答应,一边已经在脸上挂起微笑转招呼,“曹总好。”

    这一行云流水,都是公司里养成多年的习惯,但直到她话一出口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被开除,已经不是懋华的职员了,这也不是在公司,而是在人来人往的购物广场。

    果然是曹向南,微笑着站在一家店门口,米色休闲衬衫,灰色西裤,手臂上搭着铁灰色羊绒大衣,风度翩翩,公司里私下传闻曹BOSS当年是金融街第一美男子,果然名不虚传。

    如果说秦明川是她的精神偶像,那么曹向南就是整个懋华大中国区的精神偶像,无论何时何地,外面多大风浪,内里波涛暗涌,只要他往公司里一站,目光一扫,那必定上下安定,风平浪静。

    据说他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自费赴美留学生,哈佛商学院毕业之后奔赴华尔街,十年跳了三次槽,一次比一次高,最后谁都以为他会在雷曼兄弟安顿下来做高管,拿着股权终老此生,他却突然投奔了懋华,只带了个PA杀回大陆开辟分公司,金融街在当年还不过是一片荒野,懋华虽然不是第一个入驻本市的外资财控集团,却是当年算下来亏损最少的一个。

    那之后,懋华和金融街就一起轰轰烈烈发展,一直到今天。

    岳青莲进公司太晚,已经没机会看到曹BOSS老辣果断的行事手段,只能从秦明川上略窥曹BOSS当年的风采。近年来曹BOSS大权下放,已经在为退休做准备,开会也总是微眯双眼,淡定喝茶,公司里却始终流传着老员工留下的谣言‘曹总不睁眼,睁眼要杀人。’

    “真的是你。”他漫步走过来,从上到下打量了岳青莲一番,“还以为你回老家去了,不错,气色还行。”

    岳青莲有点尴尬地低下头,无论如何,在这种场合遇见前公司大老板,总是件不太顺遂的事,早知道自己就不来了!

    “曹总,这么巧,您也来SHOPPING……上次没能参加您的送行会,实在很遗憾。”她打算客几句就开溜,曹向南却显然不这么想,安慰地伸手拍了拍她的肩,“,那个啊,无关紧要。你的事我听说了,小秦这次是处理得急躁了点,事完全还没弄清楚,他就做出了决定。我知道他是想快刀斩乱麻,在我要离开,权力交接的时候不要多生事端,维持公司的稳定运作。想法是好的,但误伤了你,让你受委屈了。”

    岳青莲抿了抿嘴,保持微笑:“这是秦部长的权力,在接受他的处理的同时,我也保留申诉的权利,我会找到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瞧瞧,还是有绪了不是?”曹向南和蔼地说,“证据,什么证据?投资本来就充满一切不确定因素,任何况都可能发生,没有人能保证投下去的钱一定能得到收益,更没有人能保证某个项目一定能顺利完成,哪怕准备得再充分。市场就是这样,各种意外况都有可能发生,大家各凭本事竞争,都有两把刷子,背后更是个中人脉关系错杂,对手搭上某条线就可能从我们手上夺走到手的项目,这并不丢脸,更扯不到什么内鬼,什么出卖上面去。”

    他叹了口气:“你们哪,还是太年轻,失败了一次就疑神疑鬼,除了把自己内部搞得风声鹤唳人人自危之外,还有什么用处?”

    岳青莲很聪明地没有提到那来历不明的五百万,她相信秦明川也不会提到。

    “好了。”曹向南看了看手表,“多的话我就不说了,丫头,你这么聪明,一定能想明白的,也不要对小秦心存怨恨,这件事嘛……”

    他沉吟了一下,又看了看手表,“倒真要委屈你了,按理说我现在可以插手干涉这个结果,但这个决定是小秦下的,我马上就要去美国,他是下一任的BOSS,在这个时候我开口,对他,对你,对公司的稳定和以后的发展也没有好处。”

    岳青莲笑了笑:“曹总,您的心意我领了,谢谢,就先这样吧。”

    她这样不明不白地回公司,秦明川会怎样看她?猜她怎么搭上了曹BOSS的关系?

    “暂时放放是可以,但我一离开中国,恐怕这事就更没人给你做主了,这样吧。”曹向南不紧不慢地说,“我下午正要和本市的一个公司股东喝茶,不如你也一起来,向他说明一下况,改天我再约小秦和他见个面,大家彼此沟通一下,尽量在小范围内了结此事,我也好放心地去美国,你看怎么样?”

    岳青莲对于这个突然的邀约有点意外,本能地想开口拒绝,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住了:怎么看,好像自己都没有回绝的理由,和公司股东认识一下喝次茶怎么看都是好事,而且别的不说,难道要给曹向南留下一个其实自己并不衷于复职的印象吗?那岂不是正好证明自己就是那个内鬼。

    曹向南没有等到预期中的回答,‘’了一声,笑着说:“在和朋友约会,没时间?”

    “不,不是。”岳青莲急忙摇头,“会不会太仓促了一点?”

    她今天是出门当司机的,头发扎了个马尾,脸上脂粉未施,穿着去年的黑短夹克,哈伦裤,脚踩铆钉短靴,下地干活是足够了,去见公司股东就……

    “丫头,别紧张。”曹向南笑了,“这又不是面试。”

    他稍稍收敛了笑容,认真地说:“坦率地说,我并不是非要挽留你不可,如果你这次是属于正常离职,我不会干涉小秦的任何决定,但这次非同小可,等于是破坏了公司一贯的团结气氛,我不会许在没有决定证据的况下,满金融街都在传我公司的某个员工被开除是因为她出卖了公司机密。”

    他停了一下,又说:“如果今天你实在不方便,那也不要紧,这样吧,我把刘先生的电话留给你,等你有时间的时候和他再联系,你看怎么样?不过,我很快就要去美国了,恐怕到时候不能在场。”

    曹向南说着作势去掏名片,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岳青莲哪能不知好歹,急忙说:“曹总,谢谢您的安排,那就今天吧。”

    她想过了,去和公司股东喝次茶,总不会发生什么事,难道曹向南还想劫色不成,真有那心思自己在公司的六年内他有无数机会可以下手……再说自己又不是无力自保的小姑娘,到时候谁劫谁还说不定,顾景行那样的自然是要躲着点儿,自己公司朝夕相处了六年的BOSS怕什么。

    曹向南愉快地笑了,一摆头:“走!丫头,跟上。”

    孟妮可挂了手机,对高彤说:“是青莲,她临时遇见了你们公司的曹总,去喝茶了,说让我自己打车回去。”

    “,好啊,正好我们一起。”高彤若无其事地说,辞别了美体中心的老板,两人出门分头打的而去。

    回到公司,高彤一边拿刚泡好的巧克力暖手,一边按铃叫来安妮塔,说了几句工作上的事之后,状似无意地问:“周一曹总那三张机票,走了报销程序没有?”

    “还没有,艾玛说等曹总今天凌晨的返程机票和这几天的酒店账单拿到之后一起送来。”安妮塔有点奇怪高彤怎么会过问这等小事。

    “。”高彤点点头,笑了笑,“BOSS也真是忙的,都要出国了,还到处跑,哎,他这次去的地方是……”

    “浙江新海。”安妮塔急忙提醒。

    “好的,听起来就是个好地方。”高彤淡淡地说。

    等到安妮塔出去之后,隔了一会儿,她叫进来琦琦,先问了几句新工作适应不适应,有没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之后,忽然说:“琦琦,我一直知道你们PA俱乐部是八卦聚集地,消息都传得特别快,有没有这回事?”

    琦琦暗暗吐了吐舌头,直腰板说:“报告!偶尔是有的……但绝对没有影响工作。”

    高彤笑得高深莫测:“你多心了,琦琦,现在我交给你个任务——”她体前倾,把声音压到最低,“刚才,我看到弗萝拉和曹总上了一辆车……下班之前,我要风投部主管以上的人都知道这个消息。”

    琦琦吃了一惊,小脸绷紧了:“这样……不好吧?弗萝拉不是那样的人,她和曹BOSS一向没什么瓜葛,不!她和公司任何男领导都没有瓜葛的!”

    高彤曲起手指敲她的脑门:“你这小脑袋里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快去,照我说的做,没准这一次,我们就能揪出那个内鬼了!”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剩女修真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