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计划取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果果 书名:剩女修真记
    <---凤舞文学网--->    白玉印中灵气充沛,不等夏英杰稀里哗啦吃完一碗面,小麒麟就拎着几棵药材走出卧室,往他怀里一丢:“喏,拿去!”

    夏英杰嘴里还含着面条,手忙脚乱地跳起来接,猛地一吸,把挂在嘴边的几根面条全数吞进嘴里咽下去,才说得出话:“谢谢,谢谢啊!下次一定给你带冰棍儿。--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坏人!吾要吃哈根达斯!”小麒麟恨恨地发泄了一句,打着哈欠去开冰箱找食去了。

    岳青莲拿过一个纸盒递给他:“装起来吧,你还真就是抱着这几颗草一路来的?”

    “嘿嘿……嘿嘿……”夏英杰小心翼翼地把几颗药材放进纸盒里,顾左右而言他,“出门旅行啊,弗萝拉?”

    岳青莲没好气地转过头:“每次都这样!转移话题!是,我是要回老家一趟,扫墓,不是跟你说过吗?”

    “哎哎,我忘记了是今天嘛,那就走呗,别误了飞机。来来来,咱们一起下楼。”

    岳青莲恨得简直想拿起白玉印敲他的头:“夏英杰!你这个来了就吃,吃了就走的家伙!”

    她抬腕看看手表,皱了下眉头:“好像是有点来不及了,又不能开车,机场大巴也不一定能赶上,算了,反正我也不去欧洲了,等清明节再回去扫墓一样的。”

    她的确有点不想在这么狼狈的时候回去面见父母,和当初定下机票时候的意气风发不一样,现在的生活完全是在谷底,忙着收拾自己还来不及,回去对父母说什么?他们在天有灵也会为自己担心吧?

    “哎!哎哎!”夏英杰大惊失色,眉毛都跳了起来,“可别啊!这时候运,飞机票多贵的!你就这么浪费了?”

    “反正浪费的也是我前公司的钱,你心疼什么。”岳青莲把那个前字咬得很重,这又是另一个方面的原因:她虽然当时收下了飞机票,但潜意识还是不愿意拿着前公司出钱的机票回家的。

    她知道自己是有点矫,但还是一点都不想欠别人的。

    “不行不行!你又不是去游山玩水,是回家扫墓,这个很庄严的,怎么能说不去就不去呢!不孝啊!这是大罪!天雷会劈的!”夏英杰激动起来,胳膊底下挟着纸盒就站起来催她,“走走走,快点!赶紧的!别误了飞机!”

    “你没病吧?我就是推迟一下而已,又不是说这辈子不回去了。”岳青莲奇怪地看着他,“就算我想修葺一下父母的坟墓表达孝心,快过年了哪里还找得到人,不如等天了再说。”

    “哎呀,你都买了机票还不回去,太任了!这又浪费又不孝!”夏英杰急的差点要跳脚了,“快快快!大不了打个的去机场。”

    岳青莲叹了口气,无奈地说:“好好,我去……真是的,都搞不清楚是我回家还是你回家………夏英杰你没事吧?现在到底是谁比较急?你还不快拿药去救你外甥的命,在这跟我唠叨我回不回家的问题。”

    夏英杰的手机这时候响了起来,他摸出来凑到耳边‘喂’了一声,脸色微变。

    这让岳青莲也紧张了起来,总不至于是陈初的病突然恶化了吧?

    “嗯,好,我知道了。”他简单地说了几个字,挂上电话,再看向岳青莲的时候,挂起了一脸谄媚的笑:“啊……哈哈,弗萝拉,我想了一下,孝顺是论心,不是论行为的,所以你不回去其实也不代表什么,清明节好嘛!清明节是国家法定节假……清明上坟才是传统,对吧?”

    岳青莲无语地看向孟妮可,后者趁夏英杰看不见的时候,用手指在太阳上画了一个圈,询问地看着她。^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

    “我懒得理你!”岳青莲发狠地说了一句,俯去提自己放在地板上的旅行袋,夏英杰殷勤地伸手:“我来我来,一起下楼呗?”

    本来客厅的面积就不大,茶几旁边是方寸之地,两人挤在一起,他胳膊肘一拐,啪地一声,放在茶几边上的面碗被碰翻了,掉在地上摔成了几瓣,里面的小半碗面汤泼洒得地上、沙发上、裤子上、岳青莲的旅行包上都是。

    “夏英杰!”岳青莲怒吼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夏英杰没口子地道歉,手忙脚乱地收拾着地上的碎片,孟妮可实在看不下去了,走过来推开他们俩:“别添乱了!我早上才擦的地板啊!”

    等到岳青莲换下裤子,打开旅行包把东西都倒出来,时间已经真的不太够了,仓促之间她又找不到大小合适的行李箱,偏偏这时候手机还响了,是顾景行。

    “喂,顾先生?我?,我要回老家一趟,现在正在机场。”岳青莲捂着手机跑进了洗手间,“不好意思,决定得比较仓促,回来之后再请你吃饭,谢谢你上次。”

    顾景行在手机那头笑着说:“快节了,是该回家和亲人团聚一下,岳小姐家乡哪里?”

    “,远的,一千多公里呢,浙江新海。”岳青莲轻快地说,顾景行下一句话却让她张口结舌:“真巧,我要去上海公干几天,这两个地方很近吧?”

    “呃……是很近。”岳青莲干笑着说,“顾先生哪天的飞机?”

    顾景行低低的笑声像一只温软的小手,酥酥地刮着她的耳膜:“今天。”

    岳青莲接完电话从卫生间出来就好像换了一个人,大力地拍着夏英杰的肩膀说:“老夏,你今天来的真及时!”

    “啊?”夏英杰迷茫地半张着嘴,神态困惑。

    “哈哈,不说了,来,我送你下楼。”岳青莲豪迈地大笑。

    “这太客气了……”夏英杰有点受宠若惊。

    “朋友嘛,应该的。”岳青莲雀跃着推他出门,按电梯的时候还哼着歌,神色愉悦,夏英杰偷偷窥探着她的脸色,确定她是真的高兴而不是要用笑容麻痹自己好拖出去胖揍一顿,才小心翼翼地开口:“弗萝拉,有什么高兴的事吗?”

    “没有没有。”岳青莲立刻摇头,“我很忧虑的,你看,陈初还病得很重呢。”

    陈初病再重你也不会忧虑的吧……夏英杰嘀咕,又问了一句:“那个,你家怎么这么多人?”

    岳青莲做恍然大悟状,往电梯壁上一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动心啦?”

    “啥,啥呀?”

    “我闺蜜呀,姓孟叫妮可,家世清白,书香门第,单,年龄么,比你小三岁,目前淘宝开店中,收入养活自己没问题,外表么你看了好几眼的,还吃了人家一碗面……”岳青莲越说越笑得厉害,“怎么样,是不是贤妻良母的范儿?真动心了就跟我说,我给你们介绍,没问题的。”

    夏英杰嗖地一声紧贴着她对面的电梯壁站着,眼睛瞪圆了惶恐地说:“这种谣言别瞎说啊!”

    不知怎么的,岳青莲心里忽然真的高兴起来,她低下头,忍住唇边的一缕笑意,又板起脸来说:“你们男的不都这样吗?没事就挑剔‘一天到晚忙工作,回家连做饭洗衣服收拾屋子都不做,我娶的是老婆,不是公司同事!’,好像老婆在你们心目中,唯一的作用就是做饭洗衣服收拾屋子,对呀,我是不会做饭,难得看到一个会做饭的,你还不加紧扑上去,还等什么呀。”

    夏英杰讪笑着分辨:“我就是看你家里人这么多,提醒你一句……”

    知道他是真的为自己着想,岳青莲抿嘴一笑,等电梯门开了推他出去:“知道了!那是我铁杆闺蜜,没事的……你快去吧,路上小心。”

    夏英杰摸摸头,露出一个憨笑,转跑着出了公寓大门。

    回到家里,孟妮可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小麒麟凑在胡小凡旁边一边指指点点一边吃冰激凌,岳青莲坐下,伸长双腿,叹口气说:“总算过去了。”

    “您这位贵客是哪尊神啊,也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孟妮可翻过一页报纸,头都不抬地问,“下次我好绕着走。”

    “哎呀,无非是我若干位前男友之一,现在还保持着纯洁的朋友关系而已。”

    “啧啧,青莲,我今天头一次发现你原来还有做包子的潜质。”

    岳青莲无语,侧头去看她手里的报纸:“财经版?有什么耸动的消息没有?!”

    孟妮可虽然是个理科生,但对金融财经的认知还停留在初级阶段,刚刚能弄清楚‘一篮子货币’是怎么回事,如果她的目光停留在财经版,莫非是央行加息这样的大新闻?!

    “,不是,我刚看到一条消息。”孟妮可指着报纸下方一条小豆腐块,“德国SPKS银行高管结束香港考察,临时决定转赴内地,第一站暂定浙江。”

    “怎了?欧元区还没复苏,外资钱进入大陆也不是第一天了,没啥好奇怪的。”

    “这个银行嘛,我们刚到德国的时候一起开的户头,就是这家。感到亲切的。”

    “亲切吧?我也很亲切,我还在这家银行法兰克福的某分行实习过三个月呢。”岳青莲懒洋洋地说,“算了,往事不堪回首……行长是个很古板的德国老帅哥呢。”

    孟妮可合上报纸,若有所思地说:“青莲,你前男友刚才的药材能在我们山上催熟,是吧?”

    “是,你想干嘛?”岳青莲警惕地看着她,“你想种萝卜?”

    “哎唷,什么萝卜呀,要种也是种人参嘛。”孟妮可虚假意地笑着,走过去一把抱起小麒麟,“麒麟,现在想不想嘘嘘?”

    “不想。”小麒麟咬着勺子,眨着大眼睛看她。

    “如果我这就去哈根达斯给你买五大桶冰激凌呢?”孟妮可哄着。

    小麒麟伸出一只小胖手,比了个‘八’:“这样的话,吾就勉强想一想。”

    “小鬼头!”孟妮可笑骂了一句,揉乱他一头短毛,“先欠着,等收成了再给!”

    “喂喂喂!”岳青莲惊悚了,拼命在沙发上往后退:“你们想把我的朝歌山变成青莲宗生产大队吗?!”

    孟妮可举起小麒麟往她前一丢:“村长,分田了!”

    岳青莲不得不承认,淘宝上还真的是什么都有,孟妮可坐在电脑前又是比评价又是比价格地忙活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下午,快递就送来了一包包的……种子。

    “人参,何首乌,山茱萸,百合,黄精,石斛,当归……”岳青莲一包包地翻着看,最终还是忍不住说:“妮可,你真的觉得这样种下去能收获吗?”

    “啧,青莲,你未免太小看我了,我在厂里的时候,在阳台上种着香葱,罗勒,大蒜,小番茄呢,充分做到自给自足。”孟妮可把种子分类放好,不知道在纸上画着什么阵势,“真可惜,种冬虫夏草需要虫子做母体,我怪恶心那玩意儿的。”

    “哇!”岳青莲惊跳了起来,把手里的种子包扔了一茶几,“这里没有虫子吧?!”

    “没啦没啦,宗主,胆子放大一点,你都修真了,还怕虫子。”孟妮可画了半天,还是不得要领,皱眉问:“麒麟,你说种灵药的时候,是按五行分列呢,还是按八卦分列?哪一种排列方式可以更好地吸收天地灵气?”

    “这个吾怎么会知道,吾又用不着在药圃里劳作,看守药圃的都是门派里最低级的弟子,吾走到那附近的时候,挖几棵来尝鲜就好。”

    岳青莲拍拍她的肩:“我知道有个人一定懂……丹宁的前男友。”

    “不是吧?你们的前男友一个个都是神人呐!”孟妮可抱怨着去打徐丹宁的电话,出乎意料徐丹宁一口答应下来,说等会可以QQ三方语聊,认真地进行学术讨论。

    岳青莲在洞府里打坐了一段,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孟妮可,小金鲤,小麒麟都进来了,小麒麟抱着临时征用来挖土的炒菜铲和汤勺,不甘心地问:“小狐狸为什么不进来,嗳?”

    “小胡不说他守门吗?不然真有强盗闯进来,把你的哈根达斯搬空了我们都不知道。”孟妮可敷衍地说。

    “骗人。”小麒麟仰起脸看她,“孟长老一张符咒即可布下结界,虽你修为甚浅,防御效果甚微,示警总是可以的。”

    “小鬼,你还真是童言无忌。”孟妮可看岳青莲睁开了眼睛,一手敏捷地捞住要蹦过去喝灵泉的小金鲤,“哪,这地界她最大,找宗主说去。”

    岳青莲从蒲团上站了起来,问:“小凡不肯进来?”

    孟妮可摊开手:“看上去是很想的样子,但又犹豫。”

    “麒麟,去,跟小凡说,就说我的话,农业生产是本宗的首要任务,让他赶紧进来参加集体生活,出一份力,算DKP分数的。”岳青莲又补上一句,“这是他作为本宗唯一成年男丁的不二职责。”

    小麒麟丢下炒菜铲和汤勺,形在空气中一阵扭曲,消失不见,再度回来的时候,后出现了一只三花小狐狸,皮毛颜色斑驳,羞惭地低着头,拱了拱爪:“宗主,我……我只能以这般模样进入,恐难当大用,还是让我出去罢。”

    “胡说!有一分力出一分力,你不是还有四个爪子嘛?我们只有两只手呢!”岳青莲一挥手,“走!”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剩女修真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