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都是坏消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果果 书名:剩女修真记
    <---凤舞文学网--->    岳青莲是垂头丧气地去赴约的,徐丹宁出乎意料也是一脸晦气,简单地问了句:“妮可怎么不来?”得到回答之后‘’了一声,仿佛‘孟妮可在家画符’是一个很常见的理由,完全不值得惊讶。--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岳青莲看她动都没动菜单,倒是把餐厅赠送的玫瑰红茶喝了整一壶,不问道:“你有心事?”

    “没有!”徐丹宁放下茶壶,招呼服务生续水,然后又斩钉截铁地说了一句:“没有,我已经想的很明白了。”

    “既然想明白了,为什么又一脸纠结?”

    徐丹宁抿着嘴唇,她上次因为说好暂时不进入修□,所以没有像孟妮可一样喝下灵泉,连稀释过的美容水都只是带了一瓶走,大概用的次数并不多,现在脸上竟然有一些深思熟虑之后的憔悴。

    不过想想高彤,岳青莲认为徐丹宁无疑是聪明的。

    “我要和周林森分手。”她郑重其事地说。

    岳青莲有些惊奇,如果说到‘分手’这个词,那她和徐丹宁都彼此在对方嘴里听过没有二十遍也有十八遍,好像并不值得徐丹宁……一脸壮士断腕的决绝。

    “是嘛?我还以为周老师的保鲜期起码可以到节,你不是打着带他回家见父母的如意算盘吗?”

    徐丹宁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玫瑰红茶,苦恼地说:“你不知道啊,元旦三天,我和他到灵谷山旅游了,听说那里的梅花开得很好。”

    “唔,短途旅游,突发况频出,的确是考验男友的好手段,然后呢?”

    “然后我发现……我还是接受不了他。”

    岳青莲暂时放下了自己的烦恼,认真地劝说:“丹宁,人没有十全十美的,我记得你前段时间还和周老师相处得不错,并且亲切地称呼其为‘阿森’,所以你不要太挑剔了,男人有个把奇怪的好,比如研究风水之类的,这无伤大雅嘛,宅男总要有点和别人不一样的兴趣的,难道你希望他打网游?蹦迪?驴行?收集凌波丽手办?”

    “不是这个!”徐丹宁低声吼了一嗓子,然后无奈地摊开手,“好吧,说出来不怕你不信,灵谷山上香火很旺,有五六个庙,山下也趁旅游人多顺便搞一点封建迷信的东西,有远近闻名的‘算命一条街’,去旅游的人都喜欢在那里算个命,抽个签,批个八字……成了一种正规产业了。”

    “他带你去算命?这个没什么嘛,我公司的PA们一天到晚还不是算来算去的,我大学时候还玩过塔罗牌呢。”

    徐丹宁的样子像是刚才喝下去的玫瑰红茶是山西老陈醋,眉毛眼睛都皱在了一起:“不是他带我去,是我无聊了,拖他去看闹,想既然去了,就算个命吧,好歹是个景点。”

    “然后?算出你克夫?”

    “克你妹的夫啊!”徐丹宁受不了地一墩杯子,差点把茶水泼了一桌,“我和他刚走到街口的牌坊那里,一条街的‘大师’都走出店面站在街边对他行礼!”

    岳青莲惊得下巴都快掉了:“丹宁,你看错了吧,是城管来了吧?”

    “我要是看错了我明天就被炒鱿鱼!”徐丹宁发了毒誓,“千真万确,周林森拉着我走了之后,他们才纷纷回去,不管你信不信,我看到连路边摆摊的瞎子都站起来,好像能看见他一样!”

    岳青莲捂住额头:“他怎么跟你解释的?”

    “他说,一定是认错人了。^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你信嘛?他竟然用这样的理由来敷衍我,当我智商七十啊?”徐丹宁用牙签狠戳着桌面,“后来我跟他摊牌,他最终吞吞吐吐地告诉我,他本来是当地一个大家族的远方子孙,这个大家族专精算命风水等技能,收了很多徒弟,在那条街上算命的基本都是,所以认得他,为了对师门表示尊重,才对他行礼,你信嘛?到了这个时候还不说实话!他要不是那个大家族正根正派的嫡子嫡孙,跟什么七十二代衍圣公五十四代张天师一样,我明天就把堆在餐厅里的建筑涂料都当牛喝下去!”

    “丹宁,不要激动。”岳青莲说着端起杯子,也喝了一大口红茶,“我们都需要镇定一下。”

    徐丹宁仿佛从自己的陈述中找到了决心,一拍菜单:“分手!分手没商量!我可以接受他业余兴趣研究风水,也不在乎他出,可要是他出什么风水算命世家,那这事就完全不可能!”

    岳青莲抽了抽嘴角:“嗯……你真不需要再考虑一下?从其他条件来说,周老师还是不错的,为人也好,他既然在大学当数学老师,而不是在家收徒传授——家传奇术,也许你们结婚之后会过得好的,不必太担心。”

    “我没法不担心。”徐丹宁黑着脸说,“我都做噩梦,梦见在我的结婚典礼上,酒店来了一大群长袍马褂戴墨镜的瞎子送贺礼!”

    岳青莲噗嗤一声笑了:“你会不会想太多?”

    “你没意识到这事的严重,青莲,如果周林森的确是什么大家族的,那么肯定识货懂行,从小耳濡目染,他谈起风水来头头是道,我听着也蛮像那么回事的,万一以后他忍不住泄露天机,报应到我或者孩子上,那怎么办?”

    “你会不会想太多……”岳青莲无意识地重复了一遍。

    “据说很多算命看风水很灵的都是命中天煞孤星,我和不少包工头合作过,他们都很信这个,说起来都是某某大师算得很准,但一生孤单,没有妻子子女,只能到处认干儿子干女儿,说是这样可以给小孩子带来福运,对自己泄露天机也有弥补作用。唉,总之是很烦恼。”

    徐丹宁托起腮帮子,岳青莲也撑着下巴:“唉,丹宁,到底是谁在搞封建迷信啊……你一个大好职业女,受过高等教育的,居然还信这个。”

    “本来我是不信的。”徐丹宁斜着眼比了比她,“自从我的好朋友去修真之后,我就不得不信了。”

    “修真和迷信是两码事好不好。”岳青莲弱弱地反驳了一句。

    “点菜,点菜!先吃饱肚子再说!”徐丹宁吆喝着,“你怎么脸色也这么难看,相亲一百零一次遇见JP?”

    岳青莲恨恨地说:“工作的事都搞不定,还有美国时间相亲!我一个案子砸手里了,真是祸从天降,我最近太沉迷修真了,乱七八糟的事又多,等会慢慢跟你吐苦水,这次虽然老大说是不怪我,但我都恨不得以死谢罪了。”

    好好一顿饭吃得两个人都没尝出滋味来,最后岳青莲吃梅花糕的时候问:“那你说要分手,周老师怎么个意思?”

    徐丹宁低下头:“他说尊重我的选择,但希望我能多考虑一下。”

    “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立刻奉上存折房产证蒂凡尼白金钻戒以示诚意吗?”

    徐丹宁愤怒地从她盘子里抢了一块梅花糕:“我在意的不是这个!要是真的一条街都是他家的学生,那他拿十个八个房产证根本是小菜一碟!你不晓得这玩意儿多赚钱!抽个签要八十八!批个八字也要八十八!”

    岳青莲皱眉:“好像看起来就我们宗混得最惨?”

    “妮可不也开发出了拳头产品吗,安心吧,钱会滚滚而来的。”

    “我可不敢指望那个,树大招风,现在是创业初期,还是以平稳为主……越说我就越不想去欧洲了,在这里还有好多事啊。把妮可她们扔在这里,万一再发生高彤那样的事,我飞回来救她们都来不及。”

    徐丹宁也替她犯愁:“不过,还是职业生涯更重要一点吧?你想开点,修真嘛,不是说寿命就很长了?那放着慢慢来也行啊,我们又不指着你2012拯救地球去。”

    岳青莲不说话,刚才脱口而出的一句话,从模糊变清晰,渐渐在心里成型:如果自己不去欧洲了,会怎样?

    从餐厅出来,先把徐丹宁送回家,在往自己家开的路上,她一边开车一边挂上耳机,拨通了夏英杰的电话。

    不知为什么,她感觉夏英杰接电话的声音有些心虚:“喂,弗萝拉,周末你居然这么闲,打电话给我,这也过了吃饭的点儿啊。”

    “老夏,我不想去欧洲了。”岳青莲习惯地绕开他的碎嘴子,直截了当地说。

    出乎意料,这句话像踩了夏英杰的尾巴一样,他在手机里大声地叫了起来:“你不去欧洲了?!弗萝拉,你想想清楚!这是多好的机会!”

    被他吓了一跳,岳青莲受不了地把耳机拉松了一点,还听到他在电话那边叫唤:“那是赚欧元的机会!虽然说现在欧元不景气,但换成人民币也够翻好几倍的,你再省着点吃喝,别买那些没用的包包啊衣服啊,三年之后能带一笔回来呢!”

    “说得这么好,你外派美国三年,带了多少回来啊?”岳青莲没好气地说,夏英杰顿时就不吭声了,一会之后说:“唉,美元实在是跌得太狠了。”

    “老夏,我搞砸了一个案子。”岳青莲自己都没意识到说话的时候,语气里带上了一丝在别人面前从来不会有的软弱,“虽然老大并没有说什么,但我还是觉得,我是不是太不成熟了,生活中有一点波动就影响到工作,这样的话,就算去欧洲工作,也不可能给我多少提高的空间,我还是应该留下来,面对自己的失败。”

    “别扯淡了,面对什么失败?你一辈子还不知道有多少失败,每次都要面对的话头发都白了,”夏英杰不客气地说,随即才醒悟过来,嘿嘿干笑着,“对不起啊弗萝拉,我一时心急……”

    “朋友之间就不要计较这些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这次失败实在是太莫名其妙了,也可能是我过不去心里这道坎儿,罗杰安慰我说,就算我这几天没请假,一心扑在工作上,对手突如其来地截胡,而且准备这么充分,还是一样没有机会的,让我不必自责。”

    “嗨,那他说的对啊,罗杰周虽然满肚子算计,偶尔也能干点好事吧。”

    岳青莲不理他,自顾自地说:“我愿他们骂我一顿,也好过安慰我,就算真的是他说的这样,我始终难以跨过的是面对我自己的轻忽,所以我想,是不是把去欧洲的时间推迟一年比较好。”

    “你疯了呀,公司的人事调动都是安排好的,你说晚一年就晚一年,老秦那里你怎么交代?青莲,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要这么幼稚好不好?我也买砸过不少股票,哪次不是吐口血说你给老子记住,然后该干嘛干嘛去,从来没有像你这样怂包过。”

    岳青莲咬着牙说:“你说得对,在尽过最大努力之后,我能坦然接受最坏的结果,无愧于心,但是这次,我始终觉得有愧。”

    她对于修真只是一知半解,但修真修心这句话还是懂的,无论如何不想在心境上留下任何遗憾和牵绊,不然将来境界上再进一步的时候,就怕凭空出现不测。

    夏英杰已经不耐烦了:“弗萝拉,你就是子过得太舒服了,所以东想西想的,你要是还把我当朋友就听我的劝!赶紧回家,洗澡,睡觉!”

    说着他啪一声挂断了电话,岳青莲一时回不过神来,看着前面的绿灯都没有发动,直到后面的车鸣喇叭提醒才反应过来。

    是不是……自己有点小题大做了?既然连夏英杰也这么说,这个家伙虽然有那么多缺点,但在职业上还算是个精英,他说的应该没错……大家是朋友,他总不会害自己。

    岳青莲深深地叹了口气,拉下耳机,专心开车回家。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剩女修真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