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高彤的短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果果 书名:剩女修真记
    <---凤舞文学网--->    为了防止有人监视后门,岳青莲最后是选了一个僻静的卫生间窗口,从四楼跳下来的。--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Com

    她之前练过无数次的‘御气悬浮’此刻派上了用场,但就算这样,从四楼看下去,地面还是远了点……就在她准备钻出窗外的一瞬间,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起了短信提示音,吓了她一跳,差点以倒栽葱的姿势就这么扑出去。

    惊险地落地后,岳青莲确定四周无人,做贼一般溜上了马路,她现在穿着琦琦的呢大衣,帽子拉起来,口罩戴上,围巾挡着脖子,就露出一双眼,装的好像是一个不住冬寒风的路人,急匆匆地奔向地铁站。

    买票进站之后,等车的时候她才有时间掏出手机看刚才发短信过来的到底是哪个家伙,要是卖假发票的就让小麒麟去烧了他全家!

    居然是一条语音短信……

    居然是高彤发来的……

    岳青莲呆住了,高彤现在不是应该躺在医院的急救室里吗?怎么还会给自己发短信。

    努力控制住手指不颤抖,她按下了收听键。

    “嗨,弗萝拉,如果你接到这条短信,那证明我今天上午没有例行地取消定时发送,这在很大程度上表示,我可能遇到了什么意外。”

    的确是高彤的声音,岳青莲闭上眼睛,如此清晰,好像高彤就站在自己面前,对自己说话。

    “最近一段时间,我总感觉到似乎有人在我周围监视我,具体没有证据,唯一察觉到的一次,是12月23号公司年会晚上,我喝醉了,艾顿,就是我助理韩骏,开车送我回家,他趁机翻了我的包,我不以为这是个偶然,或者是见财起意,韩骏不是个小偷小摸的人,这点我自认为没有看错。^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这件事发生在你说的,PA们他向我询问保养品之前,所以,那也不是他这么做的原因。为了彻底查证,我特地留出了几次可以让他轻松窃取公司机密的机会,但他什么举动都没有,所以,我判断他的行为只针对我本,而不是公司,如果是这样的话……”高彤的声音低了一点,“我个人而言,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唯一特殊的,就是我用了你的灵芝护肤品,我想,如果我真遇到了意外,那应该对方就是冲着这个来的,弗萝拉,你要小心。.Com”

    岳青莲死死地闭着眼睛,拳头握得紧紧的。

    “这条短信你是听后即毁,还是交给警方,完全由你决定,弗萝拉,不要因为我可能出的事而责怪自己,我从来不后悔那天去你的办公室,向你买了这瓶水,它真的改变了我很多,从生理上,心理上,都给了我一个崭新的人生,你知道每天早上我都可以轻松一跃而起的感觉有多美妙吗?就为了这个,我也得感激你。”

    地铁进站了,呼啸而来的声音充塞着岳青莲的耳朵,尽管如此,她还是听清楚了高彤最后一句话:“青莲,谢谢,还有,再见。”

    白色依维柯里,监听员突然回头:“不好!目标脱离!”

    年长警官腮帮子绷紧了:“通知医院加强监视。”

    秦明川耐心地等到电话忙音结束,换成无人接听的长音,皱着眉头,又接通了琦琦:“琦琦,你们主管呢?”

    “啊,弗萝拉肚子不太舒服,刚才去了洗手间,有什么我可以转达的吗?”

    “不用了,等她回来打个电话给我。”

    “是。”

    医院,永远都是拥挤而令人烦躁的,走廊上浓烈的来苏水味道呛得人喘不过气,来往的人川流不息,偶有中风偏瘫的病人由家属扶着在颤巍巍地走路,空气中似乎都弥漫着沉闷的病气。^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岳青莲隔着ICU的玻璃看着躺在里面的高彤,年会舞会上她的笑容仿佛还在眼前,仅仅几天不见,原本一个活色生香的俏佳人,就变成了躺在上,上连着管子电线一动不动的病人。

    一个人活着,是能够开口说话,睁眼看人,会笑,会走路会有绪的……不是靠冷冰冰的仪器告诉你:她心跳九十八次,血压90/60,呼吸频率15次……这样来确定的。

    岳青莲没见过多少病人,最近的一次就是李娜中毒发烧,相比起来,高彤看起来并没有那么严重,头发都向后拢在消毒帽里,露出光洁的额头,睫毛静静地合着,嘴唇轻抿,脸颊像白玉雕成的一样,干净美丽,没有晄白的脸色,没有黑眼圈,没有病态的红晕……惟其如此,才更加让人心惊跳,在没有病像的同时,也没有生气。.coM

    病区的医生正愁找不到人签病危通知书,岳青莲跟他自我介绍说是‘可靠朋友’之后,他一边拿来通知书请她过目一边本着医生职责详细地向她介绍了病

    “病人的况比较特殊,啊比较特殊,送来的时候我们做了仔细检查,确认全无外伤,起初判定为吸入麻醉气体而导致昏迷,这个是常有的嘛啊,但是后来经过进一步仪器检查,发现病人的脑电波异常紊乱,完全不正常,这个很特殊,我们脑电图室的医生都没法出报告,因为太罕见了,根本不是正常人所能有的,我们唯一能得出的结论就是,病人可能被什么人用大功率的电压仪器强刺激过脑部,所以才导致这个样子。”医生怕她不明白,又解释说,“这也是经过我们把她的脑波等比例缩小之后,才勉强吻合部分资料里记载的,通过电疗刺激脑部,达到治疗某些精神疾病效果病例的数据,比如说网瘾,精神异常,等等,啊当然我们不是说这个病人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其实呢是这样的……”

    岳青莲勉强地笑了笑,打断了他的话,很显然,这个医生自己都不能解释为什么高彤的脑电波是这个样子,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医生,我只想问问,有什么办法吗?”

    刚才还滔滔不绝的医生忽然沉默了,尴尬地低头翻着并不厚的病历,看起来像是在研究到底有多少页:“现在我们主要方案是支持治疗,营养脑细胞……我只能说,希望是有的,但作为家属和朋友,你们最好先做心理准备。^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病人的脑电波乱成现在这个样子,根本不是人类的大脑能够承受的,就算抢救过来,那预后也不会很好。”

    岳青莲点了点头,拿起笔,在病危通知单上龙飞凤舞地签了一个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名字,“我可以进去看看她吗?”

    医生迟疑了一下:“这个……ICU是不许有陪护的。”

    岳青莲放低了姿态,温柔地请求:“她都快死了,我不想让她一个人孤孤单单地走,总得让我跟她最后说几句话……现在里面又没有别的病人,通融一下可以吗?”

    医生最终被她打动,跑去和护士交涉了,趁这个时候,岳青莲闪到办公室外的公用电话旁,塞进几枚硬币,拨通了夏英杰的手机。

    电话那头,依旧是夏英杰破锣一样的嗓子:“喂,哪位啊?”

    “夏英杰,是我,现在说话方便吗?”

    “方便啊,只要你打电话,啥时候我都方便,干啥啊?不会又请我吃饭吧,唉,你说两天吃你两顿,吃得这么勤……其实我不太好意思。”

    “行了,这次你帮我一个忙,别说两顿了,我连着请你一个月。”

    夏英杰顿时大喜:“这么好?可不可以打包?”

    “吃上再说打包吧,你听我说,就是那个,在法力啊,符咒啊,还有各种总之是不可思议的手段里面,有没有一种,表现出来的症状是受害人脑电波紊乱,像被大功率电流刺激过一样,而导致生命垂危的?”

    夏英杰小心翼翼地问:“弗萝拉,出什么事了?”

    “不是我,是我一个朋友,我现在就在医院,医生是这么跟我解释的,我觉得以常理而论这很像是你我都明白的,属于某个特定群体才能做到的,所以问你……”岳青莲嗓子里忽然一阵堵塞,她用力咽了口唾沫才能继续稳定地开口,“我也只认识你一个懂这些的了。”

    夏英杰犹犹豫豫地说:“当然是……有的,搜魂术并不高深,学起来也不难,只是要看个人修为,除非是压倒的道行差距,一般不是很灵,人类的记忆实在是太复杂了,很难一下就找到想要的东西。而且会对受术者造成很大的伤害,重者发疯致死,轻者也会变成白痴,所以一向为人不耻,我们家可从来没人用的!”

    岳青莲咬牙切齿地在心里诅咒着:高彤除了往脸上抹点稀释灵泉之外,可以说一点修真基础都没有,任何修道者对上她,那都是‘压倒的道行差距’,究竟是什么人!丧心病狂地对一个普通人下这么大的狠手?就为了得知灵泉的一点线索?

    她现在已经不在乎袭击高彤的人是不是已经从高彤脑子里搜到了关于自己的记忆,反而满腔怒火,那个人真要是出现在自己面前,那就看看到底谁“道行高深”吧!

    家里有小麒麟坐镇,她倒不是很担心,现在最主要的,是这边的高彤。

    “有办法破解吗?”她的声音里第一次带了点哽咽,上次在金鑫大厦里遇见妖怪,也知道死了人,但这次不同,高彤是她的同事,天天见面,音容笑貌都在眼前,忽然一下子就因为自己卖给她的灵泉护肤水而招来杀之祸,岳青莲怎么也过不去自己心上这道坎。

    “也不是没有,如果还没死的话,是可以用镇魂收魄,宁神养气的办法恢复正常的,这样吧,我马上发个短信给你,里面有一段咒语,你在她耳边念,念的时候要专心,要用那个那个的力量,你懂的。”

    岳青莲忙不迭地点头:“我懂!”

    “另外,我给你发几张图过去,是三个符咒,你照着,看好位置,用清水在病人的印堂和两手心画上,最好是无根水,你买瓶纯净水也可以……哎呀我的手机发不了彩信,你等着,我去借个手机。”

    岳青莲发急地说:“夏英杰,我知道这个要求可能有点唐突,不过看在朋友面上,你就不能过来一趟,帮帮我吗?!”

    又是咒语又是符咒的,还是三个?!她这个比半吊子还要半吊子的初等修真者怎么应付得了!这可关系到高彤的命啊!

    电话那头忽然沉寂了,夏英杰干笑着说:“不是我不帮你,嘿嘿嘿,都说了,我不是你们那圈儿里的,我过去,过去也没用啊。”

    “都到了人命关天的时候了,你还跟我遮遮掩掩的!你说你不是修的,那你怎么知道这么多?连符都会画!”避免惊动别人,岳青莲压低声音怒吼,“这种一戳就穿的谎话,你就不能少说点?!”

    “我没……”

    “你有什么条件,开出来!我能做到的一定答应!夏英杰,你上次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我很感激你,把你当朋友,承认过去是我狭隘,错看了你,这次为什么你就不能来帮帮我呢?照样是一条人命啊!”

    她说得激动,夏英杰那边却寂静无声,过了一会才听到他沙哑而疲惫的声音,很轻:“对不起啊,弗萝拉。”

    然后他挂断了。

    一分钟之后,岳青莲的手机上收到四条短信,一条咒语,和三个符咒。

    不是和这个猥琐男置气的时候!这个时候还是要靠自己!

    岳青莲握紧手机,买了两瓶纯净水,在护士的引导下,换装进入ICU。

重要声明:小说《剩女修真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