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暗潮汹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果果 书名:剩女修真记
    <---凤舞文学网--->    周一上班的时候,琦琦盯着岳青莲瞧了半分钟,终于忍不住问:“弗萝拉,你的新耳环蛮好看的……不过为什么只戴一边?”

    岳青莲笑颜如花:“新潮,新潮嘛!”

    她上班的时候可不敢把小金鲤留在家里,万一它和小麒麟高兴起来要探讨一下精怪修仙心得,那自己的宝贝地板还不得泡汤。--凤-舞-文-学-网--好在小金鲤到底也是五百年修行的底子,善会变化,闻言立刻摇一变,化成一条不到三公分长的小小纯金点赤的鲤鱼坠子,岳青莲从首饰盒里找出一只闲置的耳环,取下珍珠,小鲤鱼就咬着吊环,在她耳边打着秋千,上班来也。

    “很精巧啊。”琦琦看了又看,恨不能伸手去摸一摸,“还是多截式会活动的呢。”

    岳青莲笑着,迅速溜进自己办公室,嘱咐琦琦一声:“老大开会结束之后通知我一声。”

    “哦!”琦琦去端了杯咖啡进来给她,出门做事。

    岳青莲很快就沉入工作之中,聚精会神一边对着电脑一边核对文件,过了几分钟,伸手去拿咖啡杯,凑到嘴边刚要喝的时候,眼角一扫——好像有点异样!

    她定睛一看,差点把杯子摔了:小金鲤不知什么时候舒舒服服地泡在了咖啡杯里,只露出个鱼头,惬意地闭着眼睛,双鳍枕在脑后,圆圆的O型嘴不慌不忙地吐着泡泡。

    “小鱼!你给我出来!”岳青莲压低声音怒骂,手忙脚乱地伸手去捞,却被咖啡给烫了一下,不由得惊叹这远远高于三十六度的水温,一个活的生命体是如何能在里面安之若素的?

    小金鲤懒洋洋地睁眼看她,不太愿地尾巴一甩跳出了咖啡杯,啪啪嗒嗒跳到了桌面上,岳青莲的电脑屏幕,键盘,文件……上,星星点点溅满了咖啡污渍!

    “小鱼!信不信吃了你?!”岳青莲扯出纸巾忙不迭地擦拭,“你要是闲得没事的话,外面走廊上还有你的同类,去那玩!只要别被人看到,看到你就死定了!”

    琦琦敲门进来,看她手忙脚乱的样子愣了一下,急忙过来帮忙:“怎么了,咖啡洒了吗?是不是我泡得太烫了。”

    “不不,是我自己不小心。什么事?”岳青莲把纸巾揉成一团扔进垃圾箱,门口红影一闪不见了,幸亏琦琦背对着门,什么都没看到。

    “那个……”琦琦有点吞吞吐吐,“前台有送你的东西。”

    又是顾景行,岳青莲神色如常地点点头:“拿过来好了,另外再给我泡杯咖啡。”

    她才不要喝小金鲤的洗澡水!

    “哦。”琦琦没有刺探到预想中的八卦报,端着杯子有些小失望地出去了,过了一会儿,背后跟着前台工作人员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个盆:“弗萝拉,这个放哪里?”

    真的是一个盆!绝不夸张!比脸盆略小一点,粗陶本色,外表朴素古拙,里面一汪清水上漂浮着几片圆翠荷叶,中间捧出两只茶盅般大小的莲花,一朵含苞待放,一朵已然盛开,亭亭玉立,花瓣底部粉白,色彩向上逐渐加深,尖端处染上一抹深紫红色的晕彩,中间鹅黄色花蕊半遮半掩嫩绿莲蓬,着实好看。

    岳青莲都傻了,坐在原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还是琦琦伶俐,张罗着把外面的一张放报纸杂物的小几给端了进来,放在办公桌一侧:“就放这里吧,看,多合适。”

    这就是他认为的‘大众喜闻乐见的普通花卉’吗?!有钱人什么的,最讨厌了!

    不过想归想,她做不出把这种还生长得好好的植物一把揪起来乱拍乱打的缺德事,只有叹了一口气,望着眼睛晶晶亮还在观察她反应的小助理说:“我的咖啡呢?”

    “嗯……老大开会回来了,我刚要报你知道!”琦琦立刻转开话题。

    岳青莲吐出一口气,起走向门口:“那等我回来的吧。”

    迈步走到秦明川办公室门口,薇薇安熟稔地站起来替她敲门通报,问一句:“弗萝拉,喝什么?”

    “不用麻烦了,几句话的事儿。”岳青莲走了进去,秦明川坐在办公桌后,头都不抬地说:“小岳,坐,什么事?”

    上午的阳光从窗口洒入,整个房间温暖又明亮,他坐在那里,稳健,成熟,浑散发着男魅力……

    岳青莲不微笑起来:就这样吧,仰慕他,接近他,想什么都做到最好,想让他注意到自己的努力,认可自己的存在……这就是自己对于秦明川全部的野心吧……

    和无关,也好。

    “老大,我考虑过了,愿意去欧洲分部工作。”她平静地开口。

    秦明川看了她一眼,点点头:“好,节之后差不多就可以过去了,你抓紧时间,把年假休了,也回老家看看。”

    “这么快?”岳青莲本来以为起码要到三个月之后的,有些意外地说,“我手上的收购案进行的差不多了,本来想结束了再走的。”

    “本来是可以,但民裕银行郑总那个老狐狸,你这段时间恐怕搞不定他。”秦明川交握双手,平静地说,“所以你最好还是做两手准备。”

    “是,我明白。”

    两人又谈了几句工作上的事,岳青莲起离开,秦明川这才把一直放在文件上的注意力收了回来,皱着眉头,向后靠在椅背上,计算着时间。

    离节还有一个多月,中间再安排她休半个月年假,但愿,一切都来得及……

    完成了人生职业规划上的一件大事,岳青莲的心好了很多,步履轻松地回到办公室,啜饮着仔细检查过的确不加小鱼配料的咖啡,连小几上的碗莲,看着都顺眼了很多。

    一道红影蹦蹦跳跳地从门缝里挤进来,在她还没看清的时候就嗖地一声跳起,大头冲下,空中转体N周半,兴冲冲地奔进了陶盆里,溅起数点水花,围着两朵莲花,摇头摆尾游得很欢。

    唔,看它这么欢快的样子,这水啊花啊,应该不会有毒。

    考虑了一下,基于礼貌是不是该给顾景行回个电话?

    于是她拿起内线电话接总机:“你好,我风投部岳青莲,请帮我查一下富洋金控顾景行先生的电话,谢谢。”

    总机小姐以空前的直接给她接通了外线,听着电话那段和缓的音乐等候音,岳青莲还能保持平和的心境,但等到电话那头真的传来顾景行清越的声音时,她又没来由地有些心慌。

    “岳小姐,你好。”

    “顾先生,您送的花我收到了,很喜欢,谢谢。”

    “你喜欢就好。”顾景行的声音明朗,和冷峻的外表截然不同,岳青莲不得不捂住一颗老鹿乱撞的芳心继续客,“您费心了,送这么别致的东西。”

    “我一向喜欢园艺,昨天到一家花店里,正好看见老板新培育的碗莲开花,我觉得很适合你,就买下了。”顾景行停了一下,又说,“知道这个品种叫什么名字吗?”

    “不知道,我对花……没有研究。”

    他低沉地笑了,笑声仿佛有魔力,一直穿透到岳青莲的心里,再度开口的时候,声音又像一只小手,痒痒地挠着她的耳朵:“我问过老板,这个品种的碗莲叫……”

    他有意地做了一个停顿,才一字一字地说了出来:“青莲姑娘。”

    的感觉从岳青莲的耳朵慢慢向脸颊蔓延,她费力地咳了一声,才说得出话:“谢谢。”

    “不客气,如果方便的话,一起吃个晚饭好吗?”

    “呃,很抱歉,我最近比较忙。”岳青莲的手胡乱地拿了只笔在把玩,“工作原因马上要外派了,手头的事比较多。”

    顾景行的声音依然很温和:“工作调动是很正常的事,平常心去对待就好,你没必要给自己太大压力。”

    这句话倒说得蛮中听的,岳青莲嘀咕,笑着说:“是,但真的是很忙,所以,你的晚餐邀请,只能抱歉了。”

    “那好吧,我能理解,弗萝拉,希望我能有机会,在你动之前,和你说一句一路顺风。”

    “会的会的,谢谢。”

    放下电话,岳青莲拍了拍口,心理素质还是不过关啊!修道之人,理应淡泊,无无求,哪能看到帅哥什么的就乱了方寸呐!

    据岳青莲对琦琦她们八卦俱乐部——PA俱乐部活动的观察,一般午餐时间是最活跃的时候,上司不是赴商务午餐约会就是和几个下属一起边吃边谈工作,女孩子们乐得聚集在一张桌子边,叽叽喳喳交流八卦新闻。

    她本来预料今天午餐活动时间,琦琦会成为焦点,做好了看小妮子鬼鬼祟祟跟人传自己的“绯闻”的准备,但是出乎她的意料,走到餐厅的时候,却发现众PA的重心竟然不是琦琦,而是不动声色分散几张桌子呈包围之势困住了坐在角落里的韩骏。

    在公司里,韩骏不是仅有的男PA,但却是仅有的“女上司的男PA”,大学毕业之后跟随高彤已经五年之久,可以说是心腹助手,毕竟年龄差距摆在那里,而且他也确实精明强干滴水不漏,蝉联四年公司十佳助理大奖,所以纵然也有一些小小的粉红色流言蜚语,也早已淹没在八卦洪潮当中。

    今天,又是犯了什么事?

    岳青莲随便挑了两样水果和一碗蔬菜汤,端着坐到离她们并不算近的位置上,竖着耳朵听八卦。

    “艾顿!”为首的乃是财务总监的PA温迪,相当泼辣的小妮子,此刻柳眉倒竖,手持一把雪亮汤勺,直韩骏:“说!我们是不是好姐妹?!”

    非常有气势的开头被这句台词一搅合,顿时变了味道,周围的姑娘发出嘘声,她本人不觉气馁下来。

    韩骏不慌不忙地嚼着糖醋小排,完全咽下去之后拿起餐巾抹抹嘴,才从容地回答:“温迪,我想我没有这个荣幸吧。”

    “嗛!”还是风投部的员工有屡败屡战百折不挠的气魄,蜜雪儿立刻施以援手,起一把雪亮餐叉,对准了韩骏:“是问你有没有把我们当成好姐妹!”

    韩骏叹口气,木然地看着离自己鼻子只有一公分远的餐叉,无奈地说:“有活动的时候我不参加都会交份子钱,只要不违背原则的事我哪一次没替你们干过……小姐啊,我已经跟组织上汇报过了,我们老大的确在年会上和保监部老大跳过一只舞,但那是因为我们老大喝高了,证据就是她跳完舞之后硬说毕业答辩就在明天,要我送她回学校去拿论文做PPT……现在可以让我吃饭了吧?”

    “组织上才不是为了打听迪奥王那点事来找你的呢!”一向务实的薇薇安远程火力支持:“我们就想知道,密斯高最近用的护肤品的牌子!”

    韩骏怔了怔:“你们难道想让我去老大面前问这个?!你们自己去问!”

    “我们问得出来还要你做啥!”温迪迫不及待地说,“密斯高的手腕我们应付不了,只有靠你出马了,当我们是姐妹的话,你就旁敲侧击地问一下。”

    “或者你悄悄观察一下她用的什么牌子也行。”蜜雪儿帮腔。

    韩骏第一次露出了为难的神色,摇了摇头:“这个太难了,我一个大男人,去打听用什么护肤品……你们还是另外找人吧。”

    薇薇安眯起了眼睛,几乎所有的PA姑娘都有样学样地蔑视着韩骏,后者被她们盯得浑发毛,在‘被老大认为是娘娘腔’和‘得罪全公司的PA’之间权衡再三,还是苦着脸说:“我觉得我无法胜任这项工作啊。”

    “不行也得行。”PA俱乐部的会长,曹向南大BOSS的PA艾玛,在悠然地吃完了自己那份意面之后,一锤定音,端起餐盘款款走开,完全不给韩骏任何的回绝余地。

    岳青莲在一边啃着水果憋笑到肚子疼,自己是不是该催催孟妮可,早点把淘宝店开起来,只要到时候高彤一个口风漏出去,那生意肯定好得不得了!

    带着这样的心思,她吃完午餐之后回办公室,看看午休时间还没结束,打了个电话给高彤。

    高彤今天没去餐厅,听声音也不在外面,接到她的电话时候笑声朗朗:“弗萝拉,什么事?”

    “哦,格瑞丝,没什么,我只想跟你说一声,我朋友那个灵芝水,她马上准备开网店了,到时候请多多捧场。”

    “是吗?成规模制作了?那真是太好了,我一定给好评,地址是?”

    “她还没有做好,我第一时间告诉你的,等过两天,网址出来了,我再给你。”岳青莲说着笑了起来,“刚才在餐厅,你没看到,PA们围着你家助理,非让他去打探你用的是什么牌子的护肤品不可。”

    她本意只不过想暗示高彤一下:首先可以在公司PA里小范围推广,但高彤却意外地沉默了。

    岳青莲纳闷地等了一会儿,出声呼唤:“格瑞丝?”

    “啊,没什么,我刚接到一封邮件正在点开。”高彤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异常,“是嘛?那帮小丫头们,艾顿不会答应了吧?这么尴尬的事,我想他是没胆子来问我的。”

    “那我就不知道啰,你的人,你最清楚。”岳青莲笑着打太极推过去这个问题。

    “呵呵,我倒要看看小猴子能使出什么招数来。”高彤的声音忽然变得轻快,“那说定了,弗萝拉,过几天你就把网址给我,我去拍。”

    “好!”

    挂上电话,高彤挑起眉毛,若有所思地看着挂在一侧衣架上的拎包,里面装着她随的喷雾小瓶,正是‘灵芝美容换肤水’

    她沉思了一会,站起来,走到窗边,用一根手指微微拉下百叶窗,明媚的眼睛向外看去,从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韩骏格子间的一角,他吃完午餐,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低头忙着,时而移动鼠标在电脑上作着什么,从背影看去,年轻男子的健康体把银灰色衬衫绷得紧紧的,清爽利落的短发,露出一截蜜色肌肤的后颈,一切都和公司里任何一个男员工没有什么区别。

    高彤静静地看着,过了一会,手指一松,百叶窗弹回原地。

    她露出一丝了然的笑意,自言自语地说:“如果说是今天才被PA们得走投无路,那为什么年会那天晚上,你就翻我的化妆包呢?”

    小_燕^文~学_网友自发提供更新,与小_燕^文~学_立场无关,请下次直接登录小_燕^文~学_观看hT_Tp://wW_w.x_Iao_yAnWen_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剩女修真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