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身临绝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果果 书名:剩女修真记
    <---凤舞文学网--->    【`小`燕^文^学^免费提供更新】  h_ttp://W^wW.x`iaoy~anw~enx~ue.c^oM    岳青莲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这时候门外传来一声巨响,厚重的橡木大门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撞击着,摇晃了两下,夏英杰被震下的尘土给呛着了,跳起来拉她:“来,离门远一点。--凤-舞-文-学-网--”

    “这是考验你们公司装修商有没有偷工减料的时候了。”岳青莲就着他伸出的手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走到后面的单人沙发上坐下,“目前看来,十分值得信赖。”

    夏英杰默默地看着她,大窗外洒进的月光照着岳青莲苍白却依然镇定自若的脸,发髻在刚才的奔逃中不知什么时候散开了,秀发披肩,一凌乱,脚上的一只靴子还割得破破烂烂的,但她就那么坐在那里,依然秀丽如昔,坚韧从容。

    三年了,三年的时光没有在她上留下印记,也没有从自己心里抹去关于她的一分一毫,她还是自己记忆中那朵自信坚强的高岭之花,让人看到就移不开眼睛。

    夏英杰垂下头,嘴里一阵苦涩,也许今天,就是他和岳青莲的死期,怎么也没想到,以为一生再也没有交集的两个人,会有这样的结局。

    对方却没有察觉到他千回百转的心思,指节轻轻敲击着桌面,岳青莲沉吟了一会说:“你的意思我明白,卫总,或者其他的势力也好,是不会为了死几个人就和这个怪物以及后的势力作对的,尽管他们可能有这个能力,但那也不划算。”

    “是,从金融的角度上来说,谁也不会干赔本的买卖。”

    “那如果损失大到他们无法承受的地步呢?”岳青莲以一种很冷静的语调说,夏英杰陡地打了个寒颤,干笑着说:“你不会是想把金鑫大楼给炸了吧?这犯法的。”

    “我当然没有这个本事。”岳青莲的目光落在桌上的液晶屏上,“但如果我毁掉贵公司全部的电脑档案,并且归咎于怪物入侵,公司所有电脑数据毁于一旦呢?”

    夏英杰笑了:没想到岳青莲竟然还这么孩子气,她知不知道,别说一个博纳基金,就算连懋华也一起搭进去,在家族眼里只不过是绿豆大小的事,绝对不会因此和楼上那家开战的。

    “你要是能做完这些,天都亮了。”他只是提醒了一句。

    岳青莲也知道自己这个提议有些儿戏,这时候门上又传来了一声猛烈的撞击,厚重的橡木板竟然吱呀裂开了一条缝!

    两人相顾失色,从那条大缝里可以隐约看到,那道银色剑光已经减弱了几分,不再像刚才出现时那么光华四盛了,而一道黑影却鬼魅一般地窜来窜去,那诡异的影迹尽管只是惊鸿一瞥,却足以让他们知道目前的势不妙。

    “那只有最后一条路了。”岳青莲轻松地笑起来,“等一会,我开窗跳下去,让你们博纳基金摊人命官司。”

    夏英杰心里一紧,脑子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冲口而出:“别胡说!”

    岳青莲还在笑,但笑容越来越勉强,终于,她强自镇定地补上一句:“别劝我,我可不想死在怪物嘴里。”

    一想到自己如果死在怪物手下,搞不好它也会剥下自己的皮,以后深更半夜披起来装成自己的样子出来害人,还会把自己的脸皮像块破抹布一样扯来扯去作怪,岳青莲就快疯了,她宁肯从十五层跳下去也不要变成那样!

    夏英杰摇摇头:“还没到那一步,你别瞎想,我不会让你死的。”

    岳青莲费力地扶着沙发扶手站了起来,站到能看清他的距离处,伸手抓住他的衣领,强迫他看着自己。

    “干……干什么……我可是清白人家的好男人……”夏英杰结结巴巴地说。

    “闭嘴,夏英杰,你不说话的时候还没有那么讨厌!”岳青莲恼火地说,“我们马上都要死了,你还不能认真点儿?!”

    “我……我很认真啊,你把,把手放开。”

    “闭嘴!”

    和岳青莲这声大吼同时响起的是门外愈加大声的碰撞声,一寸厚的橡木大门已经被连着攻击了好几下,摇摇坠地挂在合页上,两人都知道,几乎是马上,怪物就能破门而入了。

    岳青莲喊出了这声之后也沉默了,夏英杰体僵直地站着,眼巴巴地看着她。

    “我说,其实你这个人就是嘴坏点,也没有那么讨厌,以前我对你态度那么恶劣,对不起啊。”

    “没……没关系,我不介意的。”

    岳青莲抬头看了他一眼,把目光投向他后那扇快要被撞开的门,“我知道,等会怪物进来了,你是一定会挡在我面前的……但那有什么用呢,只不过你比我早走一步而已……既然今晚我们俩都注定要死在这里,你好歹让我选个死法。”

    她的声音低了下去:“我不想死了之后还被怪物剥了皮走,去害别的人……”

    ‘咔啦’一声,大门被撞开了半扇,轰然倒地,一道黑影敏捷地想要冲进来,那道黯淡得几乎看不清的银色剑光从后面缠绕而上,又将它退了两步。

    岳青莲毅然决然地吸了一口气,一把抓住夏英杰的领子:“给我挡一秒钟,一秒钟就够了!”

    说着,她踮起脚尖,飞快地在夏英杰嘴唇上碰了一下。

    仅仅只是碰了一下而已,一秒钟都不到,没有任何别的意义,甚至不能算是一个吻。

    然后她放开夏英杰,转一瘸一拐地走向东侧的大窗,一把拧开了其中一扇的把手,用力一推,窗外十二月的夜风呼呼地直窜进来,把室内的暖气一扫而空,也带走了她脸上一抹不正常的红晕。

    紧握着冰冷的不锈钢窗棂,岳青莲的黑发在风中飞舞了起来,她探出头向下看了一眼,高度让她眩晕,从这么高摔下去,一定是死无全尸吧……

    忽然有只手强力地抓住了她的手臂,吓得岳青莲啊地一声惊叫,扭头望去,不是她想象中的怪物,是夏英杰!

    难道说他要一起跳下去?那明天的报纸头条会不会造谣说他们俩是殉?!

    她还没想明白,夏英杰的眼睛里闪着她从来没看过的神采,像是痛苦,又像是完成了什么高难项目之后的兴奋和激动,还隐隐带着一种骄傲和满足。

    “青莲。”他低声喊她的名字,双手捧住了她的脸,额头相碰,近到鼻子都几乎贴在一起。

    “青莲。”他又叫了一声,摇着头,“我不会让你死的……”

    粗糙的指腹触碰着她脸上的肌肤,被他那双黑眸里不熟悉的光彩所震慑,迷迷糊糊的,岳青莲甚至都没注意到他接下来的动作,就被夏英杰塞进嘴里一颗圆圆的东西,入口即化,带着一股芳香清凉,转眼就流下咽喉,直冲丹田。

    她还没来得及品味吃到嘴里的是什么东西,那道黑影终于彻底摧裂了银色剑光,发着格格的怪声窜进了房间,夏英杰头都不回,双手一推,用力把岳青莲从窗口直接推了出去!

    “呀~~~~~~~~~”岳青莲发出一声惊心动魄的尖叫:她是想要跳楼,可没想过会被夏英杰推下去呀!

    【`小`燕^文^学^免费提供更新】  h_ttp://W^wW.x`iaoy~anw~enx~ue.c^oM

    【小&文&学&交~流~群:114187151】

重要声明:小说《剩女修真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