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退再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果果 书名:剩女修真记
    <---凤舞文学网--->    【`小`燕^文^学^免费提供更新】  h_ttp://W^wW.x`iaoy~anw~enx~ue.c^oM    夏英杰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警觉地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岳青莲也紧张地直起了体听着,黑暗的室内除了两人的呼吸声之外,没有任何别的动静。--凤-舞-文-学-网--8 9文学网

    电梯口离他们所在的地方并不太远,也就不到一百米,加上她服用灵泉洗髓伐筋之后,听力视力都比过去有了显著的提高,按理说,在这么静的深夜,外面的任何声响都不应该逃过她的耳朵去才对。

    可是,两人屏息听了半天,什么都没听到,一门之隔的外面毫无声息,仿佛什么都没发生,刚才的那一声不过是两人的幻觉。

    岳青莲无声地拽拽夏英杰的衣袖,用眼神问他怎么回事,夏英杰用手指挡着嘴唇示意别发出声音,用眼神回答她:“我也不知道。”

    这个时候,岳青莲才晓得,最恐怖的不是可见可闻的,而是就处在她这样的境地:明明一点声音一点异常都没有,自己却要拼命发动五感去捕捉空气里任何一丝异动,心里一会儿侥幸地想:也许它没发现我们就直接走了,一会儿又激烈地否定自己:不要放松!那只是对方用来麻痹你的,等你稍有喘息,以为逃出生天的时候,突然给予致命一击。

    不知道外面是什么,甚至不知道‘它’在不在外面,未知的恐惧淹没了她的心,抓着夏英杰衣袖的手指关节痉挛得发白。

    夏英杰不假思索地回手安抚地握住了她的手,还紧了一下,肌肤接触的温让两人同时一惊,扭过头去,正好眼睛对上了眼睛,彼此都在眼神中看到了惊愕,夏英杰惊讶于这次居然没有岳青莲看向自己时一贯的厌恶和嫌弃,岳青莲则更加惊讶地觉得:其实夏英杰的眼睛生得很好看,漆黑深邃,一点都不像她记忆中的带着猥琐的油滑。

    如此接近,呼吸相闻,就在这一瞬间,外面门上悬挂的无数串小铜钱突然同时震动了起来,清脆的敲击声由远而近,在深夜的无人楼层里敲击出一曲人心魄的乐章。

    岳青莲紧张得透不过气来,死死地抓住夏英杰的手,用口型告诉他:“来了。”

    夏英杰的脸色从未有过的严肃和凝重,侧耳听着门外的动静,从大门下的缝隙可以看到外面楼层的声源灯并没有亮起,还是一片黑暗,乍看起来似乎毫无异状,只有一阵阵的铜钱敲击声如疾风骤雨,越来越密,那声音几乎要和他们的心跳声重合在一起,锤击着腔,剥夺他们最后的理智和镇定。

    从夏英杰的掌心透过来的温暖多少缓和了一点岳青莲绷得像弓弦一般的神经,不然她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突然发疯。

    夏英杰的体却随着声音的密集越绷越紧,整个人都变了,那种慵懒油滑的姿态一扫而空,黑眸死死地盯着不远处的门,手臂上的肌都凸了起来,像一头蓄势待发的猎豹,随时准备对强敌发出致命一击。

    门外的声音越敲越响,越来越密,毫无间歇,终于,在岳青莲的耐心和敲击的频率都达到一个顶峰的时候,‘砰’地一声巨响,整个世界仿佛突然坍塌了一般,震得两人的体同时向后一扑,随即就听见噼里啪啦,无数细小的铜钱碎片如冰雹一般,从空中碎裂而下,落了满地。

    楼道里的声源灯,就在此刻,应声而亮!

    门下的缝隙,透出外界的灯光,很明显有个什么东西站在门前,阻挡了一部分光线,铜钱碎片在‘它’后滚落了满地,慢慢地打着转儿停下来,空气中再度恢复了平静。

    岳青莲心里拼命祈祷着:它不知道我们在这里不知道不知道,它看不见我们看不见看不见……

    “走!”夏英杰却暴喝一声,手臂一伸,揽住她的腰,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直接抱起她扑向了后的总裁办公室。

    这一下正是时候,岳青莲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前面的大门传来近似拉扯丝帛的嗤拉声,她猛回头从夏英杰肩膀上看过去,本来是若隐若现的红色符咒突然红光迸裂,但在光芒还没有完全舒展开的时候,已经从中间被一把撕裂,顿时连着好好的大门一起分崩离析,四分五裂,一股熟悉的冰冷感觉迎面扑来!

    “格格格,格格格格。”出现的人形怪物外观上很像那天在20楼敲窗子的怪物,只是这一只大了很多,移动的时候发出令人牙酸的也不知道是骨头的声音还是磨牙的声音,站在劈裂的门口对着他们‘冷笑’,并不急于进攻。

    这一切发生在几秒钟之内,夏英杰在怪物撕裂符咒的时候,一只手已经按上了总裁办公室的大门,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橡木大门应手而开,一道在室内盘旋已久的尺许长银色剑光夺门而出,尖啸着向怪物冲了过去,那股冷到骨髓里的冰寒感觉顿时一松,夏英杰趁此机会抱着她冲进房间,狠狠关上大门。

    两人同时倒在地上,夏英杰背靠着橡木大门,喘着气说:“这下完了,动用了卫总的看家宝贝,他非扣我工资不可。”

    “那是什么?”岳青莲惊得连嘴巴都合不上,素来只在电影里看过类似特技,但这可是在现实里,那道从她头顶一闪而过的银色剑光是真的,那个恐怖的怪物也确确实实存在。

    “飞剑,法宝,或者其他什么称呼。”夏英杰苦笑着说,“不是本体,只是一道化影,是卫总从家族得到的护宝贝,希望……希望能挡住那个吧。”

    “希望?”岳青莲敏锐地抓住了这个关键词,夏英杰目光躲闪着不敢直视她,吞吞吐吐地说:“弗萝拉,我可能……判断错误了……如果那样的话,你别恨我。”

    意思就是八成,大概是……挡不住,岳青莲想明白了反而镇定下来,耸耸肩:“别说了,不是你救我,我在刚才就死了,现在还搭上了你。”

    夏英杰不说话,抬头看了一眼时钟,十一点三十七分,离午夜还有二十三分钟。

    “别看了,到天亮还有六七个小时呢。”岳青莲抱着膝盖坐在地板上,背后靠着会客用大沙发,脑子里不想起上一次自己来的时候,就是坐在这张沙发上听着秦明川和卫总侃侃而谈。

    自己,居然就要这么死了吗?

    生命中还有很多事没做:父母的墓还没有祭拜,手上民裕银行的收购案才刚开了个头,徐丹宁下个月过生自己还没挑礼物,房贷还没还清,车子也是,如果我死了,那接管C组的会是小吴还是小孙……

    岳青莲忽然笑了起来,自己都要死了,还心这些事干嘛。

    “也许,还有希望。”夏英杰自言自语地说,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开解她,“卫总这柄飞剑还是蛮厉害的,虽然是化影,但一般的妖怪都不是对手。”

    仿佛为了印证他的话,门外隐隐约约传来激烈的拼斗声,伴随着桌椅板凳碰撞的声音,可见战况凶猛。

    “那到底是什么怪物?”岳青莲收敛了一下心神,问。

    夏英杰挠了挠头:“我也不太清楚,看起来像是东南亚一带的,降头什么的吧。”

    “金融街真是藏龙卧虎,这种东西都有。”岳青莲冷哼着说,“卫总也是得道的高人,我们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夏英杰识趣地保持沉默。

    “现在说好像是有点晚了,不过,谢谢你来救我。”岳青莲微带别扭地说,说着叹了一口气,“可惜现在和外界完全隔绝,连透消息给别人都办不到,你说,我们在这里留张纸条,跟卫总说明况,他会看到吗?”

    夏英杰不安地动了一下,干裂的嘴唇:“没用……我是说,就算他看到了,也不会替我们报仇的,我们就是运气坏,遇到了。”

    看到岳青莲不解的目光,他苦笑着给她解释:“上次大楼里已经发生过一次人员失踪案,其中一个受害者是逃到十五楼又被怪物猎杀的,还记得吗,你说我们公司有钱,大理石都是从意大利进口的,带着一抹红。”

    他停了停,低声说:“那不是红,是血没擦干净。”

    岳青莲想了起来,紧张地倒吸凉气:这么说那天她和秦明川来的时候,就踩在前一个人刚刚遇害的地面上?

    “你们那时候已经知道……知道有怪物了?”

    “就算那时候不知道,后来我们公司也有一个硕士跳楼的,那也不是意外,从监控录像里,可以看到他走路的姿势很奇怪,左摇右摆,像是被什么东西束缚了手脚。”夏英杰犹豫了一会才又接着说,“还有你朋友的妹妹,李娜,你不会以为她的病真的只是无名吧?我向卫总要了一颗清瘟丹偷偷放在她的口服药里,不然她现在就算起得了,也活不过三十岁。”

    【`小`燕^文^学^免费提供更新】  h_ttp://W^wW.x`iaoy~anw~enx~ue.c^oM

    【小&文&学&交~流~群:114187151】

重要声明:小说《剩女修真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