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空中热带花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果果 书名:剩女修真记
    <---凤舞文学网--->    【`小`燕^文^学^免费提供更新】  h_ttp://W^wW.x`iaoy~anw~enx~ue.c^oM    从餐厅出去拐了两个弯就是一条两边都是玻璃墙的长廊,墙那边陈列着一些盆栽植物,枝繁叶茂,肥美的绿色叶片苍翠滴,间或有大朵大朵颜色鲜艳的花在怒放,满园色,和外面十二月的寒冬形成强烈的反差,有人啧啧称奇之余加快了脚步,迫不及待地要去上层更广袤的天地一探究竟。--凤-舞-文-学-网--

    走上一个斜坡,再一拐,迎面就是金鑫大厦的顶楼,也就是花园的大门,头顶是玻璃天幕,仰头望去可以看见被霓虹灯染色的都市夜空,昨天夜里下了一场小雪,部分玻璃框上还积累着小小一团雪白,入口处三扇铁艺雕花的大门特地做得很古旧的样子,把手和花纹上布满了铜绿,岳青莲仔细辨认了半天,也没认出布满大铁门的藤蔓状花纹是什么款式,倒是在藤蔓间不时隐藏着一只不知名怪兽的脸,让她找得起了兴趣。

    粗略数了一数,铁门上差不多有几十只这样的兽脸,各不相同,光着一点就可见主人的用心和讲究。

    主办方的一位工作人员在门口担任简单地解说,是个皮肤黝黑貌不惊人的男子,态度很和气,正对她前面的那位海通证券的代表说:“是的,这里很多植物都是从顾老先生的庄园里移植而来……这表达了富洋金控扎根大陆谋求发展的决心……是的,您说的对,也聊解思乡之……”

    他一眼看到后面款款走来的岳青莲,微笑着让过那位先生,稍一欠:“小姐,晚上好。”

    “你好,这花园真美啊。”岳青莲这话倒不是出于客,刚一进门她就被满眼的翠绿给惊呆了,带花木生命力极强,大门处的空间已经不算狭小了,但浓绿色的爬藤类植物纵地在大门背后铺天盖地攀附着,搭配着一人多高的芭蕉树,让本来开阔的视野也被绿色渲染得迷离,几千平米的大楼顶端,这一刻看去完全就是一个完整的带丛林,岳青莲甚至开始担心自己走在里面会不会迷路。

    一种突如其来的莫名恐惧倏地攫取了她的心,明明处室温高达二十六度的室内,刚才还觉得,现在不知怎么的,背心处悄悄渗出冷汗,就好像黑暗中有什么可怕的怪物已经潜伏了很久,把冰冷的捕猎视线凝聚在她上,随时准备发出致命一击。

    她惊惶地回头环顾,后除了大门外稀稀拉拉的几个人之外,什么都没有,更别提她想象中的毒蛇猛兽。

    “小姐,您怎么了?”工作人员关切地问。

    岳青莲长吁了一口气,暗怪自己疑神疑鬼,这么多人呢,又不是午夜加班留在办公室,能出什么事,她微笑着摇头,示意自己没事,还开了个小玩笑:“我还以为真的到了带森林,正想着会不会从草丛里窜一条蛇出来咬我一口。”

    工作人员也笑了:“请您放心,所有的植物土壤进海关的时候都是经过严格检疫的,不会有蛇虫混杂其中,如果说动物的话,我们的确计划在花园里放养几只金刚鹦鹉极乐鸟,只是检疫手续还没有办下来。”

    “那真是太可惜了,我只在电视上看过金刚鹦鹉。”岳青莲倒是很喜欢那类花哨的鸟,不由多说了两句,“希望明年来的时候能有眼福。”

    工作人员的微笑不减:“一定一定。”

    他抬手示意岳青莲:“您要是想看得多一点的话,可以不走大路,从这边小路过去,走到前面路口左拐,这样正好兜一个圆回到门口,很方便,祝您参观愉快。”

    “谢谢。”岳青莲回以一个大方的笑,工作人员欠答礼,行动间耳上血红光芒一闪,岳青莲微感奇怪,但并没有多想,向着他指点的方向走去。

    等她的影消失在一排香龙血树后,该名工作人员伸手捂住耳边的通话器,低声说:“收网。”

    说着,他若无其事地放下手,继续对后面的来客笑脸相迎。

    踏着鹅卵石铺成的曲折小径,岳青莲兴致勃勃地欣赏着周围的景色,居然还在路边发现了几棵挂果的芒果树,这大概也是她唯一认识的树种,目光所及,顶灯照明下,室内犹如白昼,大蓬的花朵开得极其奔放灿烂,各种色彩交杂在一处,却并不显得突兀杂乱,反而勾勒出一派生机勃勃的带风景。

    可是她越向前走,那种不安的绪就越扩大,沉甸甸地压在心头,满目缤纷的色彩也失去了吸引力,岳青莲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的眉头已经开始紧锁,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到底是什么呢?

    她顺着小路向左拐,再走了几步,眼前出现自树丛中奔涌而出的一条小溪,溪水清澈见底,水下铺满晶莹可的鹅卵石,几瓣鸡蛋大的白色落花飘落在溪水上顺流而下,很快就不知飘到什么地方去了。岳青莲饶有兴趣地看了一会儿,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的疲倦,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看见小溪上流有一架小小桥梁,那头用青石板铺出方圆之地,陈设着树根雕琢的圆凳和茶几,大概是供人休息用的。

    她快步走了过去,一股坐在圆凳上,感觉浑又累,额头沁出了一层汗,她怕把妆给弄花,又不敢抬手去擦,手按在茶几表面倒是多少吸取了一点凉气,越发让她懒得动弹。

    “空调也开得太高了,一点都不环保。”她稍微扯开一点领口,低声抱怨着,烦闷的感觉从心口直涌上来,也许是全封闭温室的原因?这里的空气带着一股带花卉的甜香,刚进门的时候闻到的确让人醺然醉,但闻久了,香味里夹杂的丝丝缕缕土腥味就侵染而来,让人不太舒服。

    她用一只手撑着头,另一只手在包里翻着,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能让自己提提神,好容易翻到一管薄荷味的唇膏,不管好歹在人中处涂了涂,清凉的味道扑鼻而来,刚才还昏昏沉沉的大脑这才稍微恢复了一点思考能力。

    周围静谧无声,只有溪水欢快地奔流过林间的潺潺水声,岳青莲迷茫地抬起头,看着四周遮天蔽的植物,往头顶看去,玻璃天棚被藤蔓攀爬得满满当当,再也看不见一丝城市的夜空。

    她的眼神被那一片铺天盖地的绿色所占满,整个天地的绿在她眼中疯狂地旋转开来,越来越快,让她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体和大脑。

    “啪嗒”一声,岳青莲软软地一头趴伏在茶几上,手中的唇膏随之掉落在地,滚了两下,不动了。

    于此同时,在她全经脉中徐缓流淌的金色灵力像是被什么东西给锢了一样,停留在原地,丹田处那颗绿豆大小的内丹也不再随着呼吸而一收一放着微弱的金色光芒,完全凝固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再细看,内丹中金色的气旋却猛然加快了转动的速度,飞一般地在被凝固的表壳下拼命地流动着,好像冬天冰层下奔涌的流水一样,终于,在越来越猛烈的冲击下,被僵化的内丹表面出现了一道细微到几乎看不见的裂纹,一丝比头发还要细的金色灵力窜了出来。

    这一丝外泄的灵力立刻引发了连带反应,不仅自己疯狂地冲击着已经完全停止流动的经脉中的灵力,内丹表面的裂纹也渐渐多了起来,终于喀啦一声,锢内丹的表面转瞬间蛋壳一样四分五裂,金光冲天而起,在经脉中苦苦挣扎着前进的那一丝灵力得了后续支援,犹如初破冰的河水一般,一往无前地冲破了所有的羁索,再度流淌于岳青莲全

    伏案沉睡的岳青莲也在同时浑一抖,彻底清醒了过来,她睁开迷蒙的双眼,打量了四周一下,双手一撑桌面,站了起来。

    “怎么会在这里睡着了?”她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掏出手机来看了一眼时间,大惊失色,竟然已经快十点了!

    她清楚地记得,晚餐开始的时间是六点,就算加上吃饭的时间,她进入花园最晚也不过七点,那么说来,她刚才居然睡了三个小时?!上次在办公室里也是稀里糊涂就睡着了,这是患上嗜睡症了吗?

    想到上次在办公室的经历,那个似真似幻的在二十层的高楼外敲玻璃窗子的人型怪物一下子涌入脑中,岳青莲脑中警铃大作,不假思索地快步过桥,沿着自己来时的路走向园区大门口,不管怎样,先离开这里才是明智的,深更半夜,一个人在几千平米的花园里,这真是傻大胆才有继续留下游览的兴趣。

    走上小路,岳青莲忽然又停住了步子,皱起眉头,刚才自己下意识地想着‘一个人’,她怎么知道这花园里就没有其他游客了呢?

    是,时间已经很晚了,当时和自己一起进来的,参加年会的各公司代表一定已经走光了,可是,这次会议主办方安排得十分细心周到,几乎不可能出现还剩下一个人没有离开就此不闻不问的况吧?何况会议后拿纪念书的时候是需要签字的,他们立刻就会发现还缺自己一个。

    不对!岳青莲用手狠掐了一下太阳,让疼痛刺激自己更加清醒: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重点是自己刚才为什么会本能地觉得,在这个带花园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了呢?

    电光火石之间,她明白了!

    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想?因为在这偌大的花园里,竟然感受不到一点生命的气息!

    【`小`燕^文^学^免费提供更新】  h_ttp://W^wW.x`iaoy~anw~enx~ue.c^oM

    【小&文&学&交~流~群:114187151】

重要声明:小说《剩女修真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