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再遇夏英杰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果果 书名:剩女修真记
    <---凤舞文学网--->    【`小`燕^文^学^免费提供更新】  h_ttp://W^wW.x`iaoy~anw~enx~ue.c^oM    这杯咖啡的作用来得非常神速,在上班人群打卡尚未结束的时候,何烨就一脸煞白地冲进了洗手间,完全不顾丝毫仪态,大约在洗手间里耗了半个多小时,出来的时候脸比进去的时候还要白,扶着墙走到小会议室里,刚打起精神听了分析员对今天股市开盘的走向分析就一头倒在桌子上,鼾声大作。--凤-舞-文-学-网--

    秦明川闻讯从办公室走出来,查看了一下况并听取何烨的PA提供现场解说之后,宣布今天全组放假半天,让人把何烨抬到沙发上去好好躺平补眠,然后自己拿着资料回了办公室。

    岳青莲有点心虚,虽然谁也不会把这事和她联系起来,但接到秦明川内线电话的时候还是心惊跳了一下。

    幸好她语声平稳,没有表露出任何异常,秦明川并没察觉什么,只简单地说:“博纳基金的卫总派了老夏过来跟我们合作,你要是不方便的话……”

    岳青莲深呼吸,再次深呼吸,然后飞快地说:“老大,你太小看我了,我已经完全调整好了,真的,不然我现在就能出去给他笑一个。”

    “呃……那还是不要了。”秦明川也很无奈,“小岳,我能理解某些人有不能触碰的软肋,如果你能克服,那当然最好,但我并不强求,你一向是很能自我控制的人,如果你过度强迫自己,反而会造成我更不希望看到的后果,你明白吗?”

    以秦明川的个来说,这已经说得相当明确,岳青莲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轻轻一碰,痒痒的,酸酸的,好像整个心都被什么充满了,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放心,老大,我很好。”

    又谈了几句,她挂上电话,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有了秦明川给她做的心理建设,午餐时分她走出办公室,打算在去餐厅之前先去探视一下现在还睡得香甜的何烨,无意中一抬头,隔着会议室的窗户看见里面坐着的夏英杰的时候,竟然没有原来那种嫌恶到不能忍受的感觉。

    他和秦明川对面而坐,也许是因为在工作中,不再像平时那样骨头都没了的癞皮狗坐姿,板笔直,西服依然是廉价到完全谈不上版型的那种,袖子皱巴巴的,表严肃认真,没有吊儿郎当,这么看起来倒还是算浓眉大眼一表人才……

    呸!呸呸呸!岳青莲立刻在心里打了个大大的叉,男人嘛,以工作事业为生活中心,夏英杰虽然为人猥琐下流,但作为金融从业者毫无疑问是最优秀的那一批,不然怎么会做到首席基金管理人,在业内还声名远扬,但他工作时候的样子再帅又有什么用?一旦出了门马上就那副嬉皮笑脸占便宜没够的样子:‘弗萝拉你买个台机多好,这台笔记本就给我先用着吧……我公司是有配啊,这不是我乡下的侄子想要台笔记本么,小孩子用不着太好的,二手的也可以了。’‘我刚才可是请你喝了水了,你请我吃饭吧?俏江南怎么样?’‘打的?打的多费钱啊!坐车,坐车……嗳别坐空调车啊,坐八毛钱的。’‘弗萝拉你这个不用的给我吧’‘弗萝拉你那个不用的给我吧’‘我看上了件衣服你给我买吧’‘难道过节都没礼物给我吗?’

    自己当年怎么能忍受这个人那么久的?!难道天生有当包子圣母的潜质?

    岳青莲一面唾骂自己,然后小小地花痴了一下背对窗口坐着的秦明川:老大就是老大,坐姿端正拔,沉稳的背影可以给女人最大的安全感,这样的好男人……可惜已婚。

    好男人是不是在大学里就被挑光了,剩下夏英杰这种歪瓜裂枣三十多了还冒充钻石王老五。

    何烨在下午快四点的时候终于醒来,他的PA偷偷跟琦琦抱怨:“我们主管睡得脸上的油都能淌下来了,我还没见过油皮肤这么重的人呐,拿了我一包吸油面纸擦还不够,现在洗脸去了,其实我觉得他应该洗个澡才对……”

    助理之间适当的八卦的确可以吸收不少有用信息,岳青莲一边集中注意力听着,一边鬼鬼祟祟地监视着何烨会经过的方向。

    很快何烨就回来了,神清气爽,脸色白里透红,走路脚下带风,也不咳嗽了,完全不是早上那一脸烟熏腊色的憔悴神气,非常具领导气派地一挥手:“F组集合,三号会议室。”

    PA一溜烟地就跟了上去,琦琦张大嘴巴看着他的背影,喃喃地说:“果然熬夜是美容的大敌啊,看,看!何主管就睡了一个好觉而已,现在像年轻了十岁!”

    岳青莲微笑不语。

    因为要去医院探视,岳青莲今天没打算加班,但是一出办公室大门的时候,她就开始后悔应该再磨蹭个半小时的。

    夏英杰似乎是结束了会谈,正从会议室出来,恢复了那吊儿郎当的神气,打哈欠,伸懒腰,把手臂向后尽量地伸展,直到骨节发出咔哒声,西装更皱了,下巴上冒出的青色胡茬,在一般男同事来说不过是‘五点钟的影子’,在他来说简直就是五点钟的杂草。

    “哟!弗萝拉!”他一脸看到熟人的惊喜模样,歪歪扭扭地走过来,抱怨着,“可把我累坏了,怎么,你也才下班?我记得你有车的吧,顺路捎我一程呗?”

    顺你妹的路!捎你妹!

    岳青莲在心里痛骂着,脸上却一反常态地表现得淡定从容,很有礼貌地说:“真不好意思了,我先不回家。”

    夏英杰习惯地把舌头卷起来咋了一下嘴,歪着嘴笑,故作神秘地低声说:“约会啊?”

    “哎呀,我哪有您夏先生的桃花多多,金融街白领丽人排着队等约您都排到2012年了。”岳青莲假惺惺地笑。

    “好说,好说。”夏英杰用一种近乎猥琐的忸怩神态客气着,让岳青莲那戴得好好的标准工作微笑面具差点滑下来,她咬了咬牙说:“我要去医院看一个朋友的妹妹,应该还是你们博纳基金的实习生呐,李娜,认识吗?”

    “不认识。”夏英杰谨慎地说,黑眼睛里闪过一道贼亮贼亮的光。

    岳青莲耸耸肩,优雅地转:“我想您也不认识下面的一个小小实习生,所以不耽误您的时间了,拜拜。”

    她走向电梯,夏英杰并没有死皮赖脸地跟上来蹭车,进电梯门的时候岳青莲侧头看了一眼,他还站在原地,正用手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样子。

    依旧带了粥去医院,陪护的还是姚如欣,李娜维持老样子,躺着一动也不动,本来充满青气息的脸蛋迅速地消瘦了一圈,病态的红晕下闪着晄白的光。

    姚如欣继续絮絮叨叨地说着这几天的治疗如何不起作用,头顶的伤口医生也看过了,没有任何进展,只是找了外科会诊,每天都给换一次药,检查又做了很多,钱又扔下去一万五,家里的公公婆婆一直没接到女儿电话,已经开始疑心……

    岳青莲心不在焉地点头附和,运起灵气到眼周络脉,仔细一看,那股黑气更加浓稠,在李娜的心口处盘旋成一个拳头大的黑团。

    不知道灵泉有没有用啊?看起来毒很厉害的样子。

    岳青莲等了一会儿,姚如欣去倒水了,她迅速地闪到边,飞快地滴了一滴灵泉到李娜烧得通红的嘴唇上。

    她把笔形香水管又别回领子上,若无其事地站回原位,聚气一看,李娜口那团缓慢起伏的黑团好像被什么东西戳了一下,剧烈地沸腾起来,像波浪一样,周围溅起白色的光圈,不知道是不是她心理作用,好像是开始变小了。

    “老六?青莲?”她看得入神,姚如欣叫了她两声才听到,连忙回答:“啊?”

    “你先回去吧,别等病房关门了,你平时那么忙,本来就不必来。”姚如欣卷起袖子一边拧毛巾一边说,“我都说你有这个心就行了,你也不是医生,自己忙成那样,还老来看她……娜娜的病我们都想好了,不行就转院吧,到北京去,李睿倒是说应该先请个老中医看看……”

    岳青莲咳嗽了一声,打断了她的话头:“老三,娜娜好像出汗了。”

    “真的?!”姚如欣惊喜地叫,“听说出了汗体温就能降下来。”她扑到边,看着李娜脸上泛起的一层油乎乎的水光,用手一摸额头,声音都颤抖了:“谢天谢地,真的出汗了!”

    在岳青莲眼中,从额头笔直向下的黑线已经开始变细,口的黑团更是缩小到核桃般大小,但凝聚的颜色却更深了,李娜开始有所感觉似的,眉头不安地皱了起来,嘴唇翕动着,手指也开始伸缩。

    “她好像是要醒了!”姚如欣起要按铃,被岳青莲一把拉住,“别急着叫医生,她既然出了汗,我们还是赶紧给她擦个水澡好了,更有利于降温。”

    “对对对,应该的。”姚如欣立刻快手快脚地投了两条水毛巾,掀开被单,慢慢地给李娜擦着脸颊和颈部,接着是腋窝,手臂……

    很快毛巾上就布满了黑色的污浊油泥,带着一股恶臭,连岳青莲都不后退了一步,姚如欣百思不得其解地看看小姑子:“我每天都给她擦的啊,怎么还会这么脏?”

    “这个……是人体内发烧引起的毒素排泄吧,我觉得是这样。”岳青莲不得不胡诌了一番,姚如欣却坚信不疑地点头:“对对对,就是这样。”

    因为实在太脏了,姚如欣干脆把用过的毛巾都丢进垃圾桶,又换了两条新的,在擦到李娜腹股沟的时候,她模糊地呻吟了一声,勉强地睁开眼睛,叫了一声:“嫂子……”

    姚如欣大喜过望,急忙凑过去:“娜娜,是我,嫂子在这,你可算醒了,我这就给你哥打电话。”

    李娜似乎还不明白自己发生了什么况,费力地眯着眼睛四下看:“医院?……岳姐也在……啊……”

    岳青莲微笑着点点头,还没来得及说话,李娜的眉头已经搅成了一团,脸色唰地苍白,痛苦地抓住姚如欣的手,艰难地挤出几个字:“嫂子……嫂子,快!”

    “啊?!你怎么了,娜娜,什么地方不舒服?”姚如欣刚落下来的心又提了起来,抱着小姑子大惊失色地问,“哪儿疼?我这就叫医生去!”

    “上……厕所……”李娜大汗淋漓,脸都扭曲了,岳青莲想起自己第一次不知死活连喝好几口灵泉的样子,不感同受,连忙上前帮着姚如欣把李娜从上半扶半抱地架到病房的洗手间里坐在马桶上。

    出来之后,她对姚如欣说:“娜娜醒了就好,放心吧,这么一拉一出汗,多高的烧也能退了,你别担心,我先回去了,有事打电话给我。”

    姚如欣抓住她的手摇了摇:“老六,谢谢的话我不说了,你真是这孩子的福星。”

    “别迷信啦,老三,那我走了,你也注意体,拜拜。”

    医院的探视时间还没结束,病房大楼门口还有三三两两的人出出入入,岳青莲下台阶的时候,眼角余光似乎扫到一个熟悉的影,回头一看,又没了。

    八成也是熟人有亲人住院吧,现在奇奇怪怪的病这么多,她模模糊糊地想着,于是再不关心,直接回家。

    【`小`燕^文^学^免费提供更新】  h_ttp://W^wW.x`iaoy~anw~enx~ue.c^oM

    【小&文&学&交~流~群:114187151】

重要声明:小说《剩女修真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