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初窥门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果果 书名:剩女修真记
    <---凤舞文学网--->    【`小`燕^文^学^免费提供更新】  h_ttp://W^wW.x`iaoy~anw~enx~ue.c^oM    十一月二,岳青莲请了进公司六年以来第一个病假。--凤-舞-文-学-网--

    当然其实她没有生病,而是穿着睡衣光着脚坐在自己的上,愁眉苦脸地看着站在边的、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自称是不知多少年前修真飞升的——祖姑岳朝歌。

    真是个活祖宗啊,她在心里哀叹,全勤奖啊,她拿了整整五年的全勤奖啊……今年算泡汤了。

    “我刚才说的你都记住了吗?”岳朝歌和蔼地问。

    岳青莲非常想说没记住,但是为金融从业者,她虽然不能象本部门老大那样可以对三年之内的报表如数家珍,但是记住那几百字的简单口诀还是没有丝毫问题的。

    “我传给你的只是入门第一层的心诀,本门心法不比其他,你只要多加用功修习,到了该突破之时,自然会醍醐灌顶,大彻大悟,同时,因为悟道不同,由此衍生而出的修行法则也不相同。你将来传授弟子,不可不知。”

    “是是是,我明白了,将来一定把祖师您的画像挂起来,让弟子们一天一炷香,晨昏三定省。您在异界也必然感受到弟子们的一片赤诚之心。”

    岳朝歌不悦地摇头:“这种世俗的勾当就少用些心,我说过,你先天灵质是万中无一,将来收弟子也要带眼识人。”

    妈呀,你祸害了我,还想让我去祸害其他人吗?岳青莲暗暗发誓,等这尊神走了之后,就算也许她会按口诀修炼什么气,什么丹,但收徒弟……啊呸,她还真想被抓起来判一个宣传迷信思想啊?

    万一她过上二十年又回来,就说没收到徒弟。

    “这枚玉印乃是我当年一件得意的法宝,威力仅在本命宝莲之下,我离开之时,将长居的洞府和一些零碎之物都封印在里面,现在正好归你所有。但所能开启的部分和你的修行相关,你突破第一层之时,才能进入更多的部分,现在你试着用神识探入。”

    岳青莲麻木地看着她:“什么叫神识?”

    “就是意识,你不要多想,就看着它,然后想着自己的意识能进入其中。”岳朝歌很有耐心地循循善

    带着一脸不相信的神气,岳青莲随意地看了那枚悬浮在空中,正散发着淡淡白色光晕的印章一眼,人的意识怎么可能进入嘛……

    ‘嗖’地一声,她眼前一亮,惊讶地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小公寓的上,而是到了一个奇怪的空间,看起来象是一个山洞,四周是光滑的青石,没有出口,没有窗户,却也没有憋闷的感觉,似乎空气还是流通的,地下丢着一个蒲团,是用金黄色的草杆编的,初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也许坐上去能催眠?

    洞的角落里有一弯异常的波动引起了她的注意,是地面上一个小小的凹陷,里面盛满了透明清澈的水,看起来大约有三百毫升那么多,无风自动,碗口大的水面漾起轻微的粼纹。

    岳青莲伸出手指蘸了一点,放进嘴里尝尝,甘甜清凉,比她喝过的任何矿泉水都要爽口。

    不!等等,明明只是她的意识进入了这个空间,为什么她居然还能蘸到这里面的水,还能尝到味道?

    一惊之下,她眼前一黑,再次恢复视线的时候已经又回到了自己的小公寓里,岳朝歌一脸严肃地看着她:“说过几次了,要全神贯注。”

    这种违背常理加世界观的事,说过一次哪记得住啊。岳青莲翻了个白眼,重新凝聚心神,再次进入了那个小空间,这次她逗留的时间比较长,还在蒲团上试着坐了坐,不得不说,也许真的是有所谓的仙家灵气什么的,她一坐上去,刚刚熟记的口诀就在心里自然浮现,眼睛半开半闭之间仿佛看到了自己的体,当然不是解剖的那种,而是很奇怪的,红红黑黑的人形,还有白色的经络在浮动,一缕金色的气息从顶门开始,一路顺畅地沿着经络飞奔,在全打了个转儿,然后猛地一头扎进腹部大约丹田的位置,化成一个芝麻大的金色光点,停止下来,还像活物一样,缓慢地呼吸,一涨一缩的。

    她再次回到现实世界里的时候,看了一眼钟,岳朝歌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告诉她:“在仙府之中的时间比尘世要过得慢,仙府一年,尘世一月,正合修行之用。”

    “说反了吧,不都是说天上一,地上一年吗?”

    “以讹传讹。”

    岳青莲怀疑地看着她,后者惋惜的神不象是假装的:“原来真的跟过去不一样了。”

    “对对对,的确跟过去不一样了,祖,你看,在现在这个社会里,根本没人会对修真啊什么的感兴趣,你要我做的实在是有点勉强。”

    岳朝歌反而笑了起来:“没有半点执着坚韧之心,做什么都不会成功的,更勿论修仙。”

    这点岳青莲倒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她自认是个非常执着坚韧的人,要不然也不会在三十岁之前就坐到现在的这个位置,但是,修真这么虚无缥缈的事……

    “对了,我当年尚有一只护山神兽封印在洞府中,你现在法力粗浅,正该放他出来,助你一起开宗建派。”

    “别!”岳青莲失控地尖叫起来,她留学的时候有个看动物惊悚片的合租同学,现在一提到什么神兽,她本能地就想起哥斯拉,恐龙,大怪兽,金刚之类的东西,要是给她放出这么一个玩意儿往城市中间一站,别说护山了,她恐怕后半生都得以危害公众安全罪在监狱里度过。

    “为何不要?这可是我费尽心血才降伏的一只上古神兽,只不过不久之后我就飞升而去,没有他用武之地,现在有他陪在你边岂不是正有用处?”岳朝歌手指一弹,在岳青莲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阻止动作的时候,从小小白玉印上突然漾起一圈强光,瞬间暴涨,岳青莲本能地闭上眼睛,满脑子就剩下一个念头:她的屋!她的还欠银行五十万房贷的宝贝小公寓啊~~~这下完了!

    没有听到预料中的震天咆哮,也没有感到地动山摇房屋倒塌,她悄悄睁开一只眼,然后是另一只。

    地上站着一只……小黄狗?

    揉了揉眼睛,地上的确站着一只小黄狗,大头,肥圆,皮毛流光水滑,拧成一个一个细小的螺旋纹儿,正矜持地翘着小尾巴,拿鼻子在岳朝歌裤脚上闻来闻去,然后又疑惑地调过头,黑漆漆的眼睛看着岳青莲。

    “这……这是啥?”岳青莲颤抖地伸手指着问。

    岳朝歌弯腰摸了摸‘小黄狗’的脑袋:“此子乃是我收的上古神兽,麒麟。”

    “麒麟怎么会这么小?”

    “他尚在年幼,长长就大了。”

    “麒麟怎么没有角?”

    “他尚在年幼,长长就有了。”

    “麒麟上不是有铜钱的鳞片吗?”

    “他尚在年幼,长长就硬了。”

    “他既然这么年幼你给我干啥?是他护我还是我护他?再说办狗证要好多钱的你晓得伐?!”

    小黄狗不满地哼哧了一声,大模大样地转过,一下跳到了上,呲出一口小白牙:“吾乃神兽麒麟,才不是狗!”

    岳青莲挥手做驱赶状:“下去下去!我才换的单!他会说话……会说话狗也不能上!”

    “放肆!吾不是狗!”依旧是小男孩嫩声嫩气的声音,但从一只狗嘴里发出来怎么听怎么让人觉得诡异。

    岳青莲想自己受的刺激太大了,是不是干脆昏过去还好一点?

    “其余事物我不再交待,若是你勤加修炼,定会自己领悟,若实在无缘,也不必强求,对了,本门灵力乃从浑沌未开时天地间三十六样至宝之一青莲子而来,你叫岳青莲,正合本门修炼心法,也也算是天意注定,不可再生退意。”

    “我叫岳青莲是因为我爸爸曾经是个文学男青年,特别迷恋李白。”岳青莲有气无力地辩解说,虽然这个时候她已经不指望能让岳朝歌相信什么,来摆脱自己半是荒谬半是无望的修真前途了。

    岳朝歌没说话,站到窗前,静静凝视着光普照的城市,岳青莲买房子的时候选的顶层,从这个高度看下去,附近的街景一览无余。

    小黄狗还在和岳青莲大眼瞪小眼地对峙,忽然听见岳朝歌叹了一口气:“时间到了。”

    “你要走了吗?”岳青莲敏感地抬头,口气不是不欢乐的,这个不速之客到目前为止已经给她平静如水的生活惹了不少麻烦,何况看着一张和自己照镜子一样的脸在面前晃来晃去,无论如何都不是好感受,她又不自恋!

    “不是走,是消失,我的灵力只能维持到现在了。”岳朝歌转过脸来看着她,目光中尽是怜悯与无奈:“这个世界并不如你所想,仅这几个对时,我也看出四处戾气弥漫,还有妖气纵横,你要在这样的地方生存下去,殊为不易。”

    这句话正好说到岳青莲的心坎上,差点鼻子都酸了,谁容易啊,她一个区区小海龟,上无父母庇荫,下无三亲六戚,那点遗产都在处理父母的后事中用得差不多了,跟她一样文凭的海龟街上一抓一大把,从进公司开始埋头苦干几年下来都不知周末为何物,更别说准时下班是什么概念,到现在她独坐一间办公室神采飞扬挥斥方遒,其中多少甘苦只有她自己知道。

    “我去了,你自己多加小心。”岳朝歌深深地凝望着她,阳光从南向的玻璃窗外直直地进来,照得她全笼罩在金黄的光环中,就象看CG特效一样,整个体慢慢地从边缘开始模糊,一点一点,象颜色在水里氲开,渐渐消失不见。

    岳青莲被吓傻了,一动不动地看着。

    就在即将消失的一瞬间,岳朝歌开口了:“你父母……”

    只有三个字,然后一片金色光粒四散而逸,沙子一般散落在地板上,转眼消失。

    小黄狗从上跳下去,颠颠地奔到金沙消失的地方,凑过去闻了闻,还用爪子扒了扒,结果一无所获,它不甘心地回头问:“朝歌道友去哪里了?”

    岳青莲朝它瞪眼:“这是神仙的事,我哪里知道。”

    “哼,真是无用。”小黄狗大摇大摆地走回前,“汝且安心修炼,本神兽会保护你的。”

    “还安心修炼!你晓得做一个现代职业女,时间代表着什么?时间代表着好多马内!”岳青莲唠叨着伸手抓起被迫关掉的手机,刚开机不到三分钟,短信就噼里啪啦地进来,还有一个未接电话,是徐丹宁。

    惦记着昨晚岳朝歌一挥手就凭空消失不见的徐丹宁现在是不是跑到另一个时空当上贵妃娘娘了,岳青莲心惊胆颤地拨通了她的电话:“喂,丹宁?你还好吧?”

    徐丹宁那头似乎是在忙,还听得见她的咆哮:“这份资料你下午三点之前不给我总结好就给我回人事那领一个月薪水走路吧!这是谁的图?!透视线都歪了,你闭着眼睛画的吗?”然后就是不耐烦的声音:“当然好,半瓶红酒而已,早上你怎么没回我短信,真醉啦?”

    “啊,是有点……可能喝酒之后受了寒,有点头痛,我担心你所以来问一声……你昨晚怎么回去的?”

    “你傻啦?打车啊,你自己都打车走的还能送我吗?喂,到底什么事,没事我挂了,忙。”

    “没事没事,你忙吧。”岳青莲立刻挂上电话,徐丹宁也是聪明人,自己要再唧唧歪歪下去她立刻就会起疑心的,到时候万一岳朝歌的记忆清洗手段不怎么高明漏了一点半点的,自己怎么跟她解释这荒谬的一切。

    伸手从空中抓下那枚仍然静静悬浮的白玉印,抽屉里翻出根红绳拴好挂在前,长叹了一声:“悲剧啊!为啥偏偏就是我呢?”

    这个时候,小黄狗已经把这间一室一厅的小单公寓给视察了一遍,摇着尾巴走回来,不客气地指责:“俗物太多,全然不是修行人的做派,汝怎么连个蒲团都没有?”

    “哦,对了,还得先带你去打疫苗,办狗证。”岳青莲可是个奉公守法的公民。与其等到带出去的时候被打狗队拦住,还不如现在去办一个。

    “大胆!吾不是狗!”小黄狗的眼睛瞪得溜圆,一转拦住了她的去路,“就算你是宗主也不能信口开河。”

    “我算那门子宗主哦?我当主管当得好好的,才没兴趣跳槽,我说,你既然会说话,那一定是具有人类的智商,那我跟你正式沟通一下:你现在的份是动物,而动物在城市里活动是要有份证的,不然就会发生一系列很可怕的事给我添很多麻烦,刚才那位大姐姐不是说了吗,你以后要保护我,那么你既然要跟随我在城市里行动,就必须有一个份证明,而你的份特殊,这世界上是不给麒麟发证的,所以你只能去办一个狗证,明白了吗?”

    岳青莲的口齿伶俐不是自吹的,小黄狗的眼睛闪了两下,似乎不那么抗拒了,看到它的反应,岳青莲放下了心,推开浴室的门进去洗漱化妆准备出门:“不要那么紧张,就拍张照,顺便带你出去跑一圈认认地方,我每天要上班没时间遛你,你认得家的话就可以自己出去玩了。如果是神兽的话这点智商总该有吧……”

    她用了五分钟时间把自己洗漱干净,又用了五分钟时间化了一个简单的淡妆,顺便惊讶了一下昨天看到的眼角那条小皱纹已经消失不见,心顿时大好,吹着口哨走出门来:“来,我换完衣服我们就能出去了……”

    小黄狗不见了,地板上坐着一个两三岁大,粉嘟嘟,嫩生生,乌溜溜的大眼睛一转都能让人萌得尖叫着扑上去的小娃娃,只是这小可娃娃的眼神,怎么看怎么象极了刚才对她龇牙的小黄狗。

    红菱角一般的小嘴里,声音倒是熟悉的:“那变成人就没有问题了吧?”

    “你……你是小麒麟……”

    “正是吾!”

    从昨晚到现在积聚的所有惊慌,恐惧,愤怒,不甘……等等负面绪都在一瞬间爆发了,岳青莲几乎是捏紧拳头嚎叫了起来:“吾你妹!你晓得私生子办个户口有多难哇~~~~~”

    【`小`燕^文^学^免费提供更新】  h_ttp://W^wW.x`iaoy~anw~enx~ue.c^oM

    【小&文&学&交~流~群:114187151】

重要声明:小说《剩女修真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