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3 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季 书名:[HP]重生盖勒特
    <---凤舞文学网--->    或许,自己是太过于宽容了一些。--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宽容地不像是一个黑魔王,所以,早已有人忘记了他的威严,忘记了他为主人的份。

    是的,主人。

    虽然他不喜欢别的人称呼他为主人,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与他们之间,是类似于主仆之间的关系。可是,在这次回德国之后,盖勒特却惊讶地发现,在他回来后,竟然还会有人叛变。

    重生后,安逸的生活消磨着他的斗志,曾经的得到与失去也让他不再对权力那些那样重视,他变得温和仁慈了,可是,那并不是真正的他。他是黑魔王,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他的温柔,真正给予的只有西弗勒斯一人,其他的……难道他们认为,现在的他,真的就善良地可以容忍背叛?

    “雷奥,除了亚巴·安德列斯外,没有其他异常了吗?”高高地坐在椅子上,俯视着那站在下方的男子。几年的时间过去了,他脸上增添了些许岁月的痕迹,并不明显,反而让他以前那种带着些青涩的英俊中多了几分成熟与稳重。

    “是的,大人。”雷奥静静地站着,微垂着头。

    亚巴·安德列斯——盖勒特记得这个人——在他失踪后以不可想象的速度发展起来的人,其地位在当时几乎超过了茨威格家,一直都极为高调。在他让雷奥传回他还活着的消息后,带头要证据的也是他,但在他正式宣布回归后便安静了下来,并向他宣誓了效忠。因为当时诸多的事他也并没有对这个人做出什么处置,难道,那让他产生了什么错觉,所以现在才敢做出这样的事

    “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我?”轻点着扶手,盖勒特收回思绪,目光中带着几分不满与审视。

    不像是以前那样在盖勒特的问话后立刻回答,那并不常见的沉默让盖勒特眯起了眼。

    “雷奥。”声音中,带着不满,亦是放出了威压。

    雷奥的子动了动:“大人,我只是不想打扰你。而且,这件事,卡路安就能够解决。”

    卡路安,盖勒特一手扶植起来的,为的,便是在他不在的时候由他来替他处理事,可是……“雷奥,我以为,你所效忠的……是我。”

    “当然,我所效忠的,只有您!大人,请您不要怀疑我对你的忠心!”雷奥子一震,抬起头,英俊的脸苍白而坚定。

    怎么可以怀疑我的忠诚,自出生的那天开始,我忠于的,就只有您一个人……雷奥眼中那尽管深埋却还是无法藏进的受伤让盖勒特察觉到了自己说错了话。

    “雷奥,我并没有怀疑你的忠诚。”盖勒特放柔了声音,“只是,发生了那样的事,你应该第一时间告诉我。”亚巴·安德列斯的突然叛变绝对不像是表面所表现出来的那样简单,卡路安的确很不错,但他毕竟还年轻,而且,圣徒的领导者是他盖勒特,很多事,他也是无法做主的。

    “大人,请您不要怪罪雷奥,是我不让他告诉您的。是我想是向您证明自己的能力,是我急功近利了,不关雷奥的事,要责罚的话……”卡路安上前一步,抬起头急切地说道,双手在袖中紧紧握成了拳,心脏剧烈跳动,因为着急白皙的脸颊也染上了异样的红晕。

    “我并没有说要责罚你们。”盖勒特奇怪地看了卡路安一眼,但没有说什么。

    严格地说,除了没有将这件事第一时间告诉他以外,雷奥和卡路安根本没有做错什么。事实上,在他离开德国的这段时间,他们一直将这边的事处理得很好。也正是因为有他们在,他才可以那样轻松地呆在英国和西弗勒斯呆在一起。而且,在明知巫师界动乱了的况下,他还是留在了英国……是他任了,是他没有尽好自己的责任。真要说错的话,第一个错的就是他。

    幸好,事还没有错到不能弥补的时候。

    真正的圣徒,都是绝对忠于他的,他就是他们的信仰一样的存在。亚巴·安德列斯还没有那个能耐让他们也叛变。现在跟着他高呼着脱离了黑魔王走向正义的人,若是还留在他这里,那才是他盖勒特之耻!

    “卡路安,由你去查,在前几个月内,安德列斯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举动,接触了些什么人。”事已经发生了,再追究是谁的过错也于事无补,现在最重要的是该怎么解决它。亚巴·安德鲁森的叛变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但是,几个月的时间,或多或少都会露出一些异样,总能查出些事来。

    “是。”没有责罚,这让卡路安放下了心来。抬着头,带着几分喜悦的一张脸让满是自信:“大人,您就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事做好的!”

    “那就好。”盖勒特露出点笑容,气氛也随即轻松了许多,“雷奥,圣徒的内部也需要清理一下,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他绝不许再有那样的事发生!他相信他们的忠诚,可是,在相信的同时,他也不介意在它之上再加上一层保证。

    “是的,大人。”

    “好的,你们出去吧。”

    安静地关上房门,雷奥的脸色却还是不大好。盖勒特不在,他把自己黑黑的,沉的脸色表现了个彻底。雷奥是个美人,从样貌到材都达得到美人的标准,可是,在美人沉着脸的时候,那也是很可怕的。

    “雷奥,你还在生气吗?”卡路安走在他旁小心地瞄着他,“我承认,是我的错,我不该阻止你把亚巴·安德列斯的事告诉大人,可我那不是……雷奥,我都已经道过谦了,而且大人不是也没有责罚我们吗?你就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

    “……”

    “雷奥……”看着雷奥丝毫没有缓和的脸,卡路安是越发的心虚了。

    “卡路安。”雷奥突然开口。

    “啊,在!”卡路安一怔,竟然条件反地立了个军姿,然后觉得自己这样看起来似乎很傻,于是又换了个随意些的姿势,讨好地看着雷奥。

    “绝对,不许放过亚巴·安德鲁斯!”最后那个名字,说地恶狠狠,像是在牙缝中挤了再挤被碾地不成样子后再挤出来的。

    亚巴·安德列斯……叛变盖勒特不说,竟然让他被盖勒特怀疑他的忠诚……不可原谅!

    那样透着杀气的目光让卡路安打了个寒战,然后迅速回答:“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雷奥的意思,他很明白。若是可以的话,卡路安毫不怀疑雷奥会亲自处置亚巴·安德列斯,但是他是一个魔药大师,不说战斗人员,盖勒特是不会让他去处理那样的事的。

    卡路安都不知道自己该为雷奥那样在乎另外一个人的看法而难过还是该为他把自己想做而无法做的事交给自己感到高兴——至少那说明了他其实还是相信他他还是有那么一些重要度的。

    总是,卡路安觉得自己的前途,在某一方面……暗淡无光。

    英国的巫师界现在已经是彻底乱了,而德国现在的况也不容乐观。盖勒特毫不掩饰的高调与传出的各种消息,让德国的巫师也是人心惶惶。唯一可以感到庆幸的,便是至少,在德国,无辜的巫师只要不去参合那些不该参合的事,还是很安全的,不论血统。

    德国和英国间隔的距离虽然很远,但是在有魔法的况下,那也是很容易就可以解决的事

    在傍晚的时候,在食死徒和凤凰社之间打了个转的西弗勒斯便来到了盖勒特的庄园。在这里呆的时间不算长,不过对于路线什么的还是很熟悉的,更何况还有无处不在的家养小精灵,西弗勒斯轻车熟路地就到了书房。

    门钥匙是很方便,但是各自有各自的事,西弗勒斯也不可能每天都来。现在英国的况也不太好,对于他的份与况,双方都是心知肚明,可是那样也并没有让西弗勒斯变得有多轻松,反而,西弗勒斯的事多得让他想去抢邓布利多那儿的那个反时器。

    盖勒特的况也不比他好多少。

    所以,在进书房看到的是盖勒特靠着椅子睡着的景的时候,西弗勒斯也没有多惊讶。可是,不惊讶归不惊讶,并不能代表他接受盖勒特的这种行为。

    可是,看着盖勒特安稳睡着的样子,西弗勒斯还是不忍心叫醒他。

    一个月没怎么见面,他看起来瘦了些,很疲惫的样子,事真的很麻烦吗?所以,西弗勒斯对那些给盖勒特找麻烦的人也就更加怨愤了——他决定增加对卡路安的毒药提供度。可是该死的,那个雷奥·茨威格不就是一个魔药大师吗?为什么他总让家养小精灵来找他要魔药?!

    在西弗勒斯打算把盖勒特抱起来去房间的时候,盖勒特睁开了眼,眼神清亮,一点也不像是刚睡醒的人。

    “西弗,你来了。”陈述语气,盖勒特站了起来,动了动有些僵硬的体。

    “如果你的眼睛没有坏掉的话,这很明显。”

    “西弗希望我眼睛坏掉吗?要是西弗想的话那很容易。”眨眼,盖勒特对西弗勒斯的毒液适应良好。

    “……”西弗勒斯的习惯毒液却喷不出来了。

    看着一脸微笑的盖勒特,西弗勒斯内心悲愤:为什么现在的盖勒特变得这么恶劣了?他的那个温柔的强大的冷静的宠他的盖勒特到哪里去了?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HP]重生盖勒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