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7 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季 书名:[HP]重生盖勒特
    <---凤舞文学网--->    那天的事两人都没有再提,盖勒特依旧在霍格沃茨当着自己安分守己的黑魔王大人,而西弗勒斯则继续当着霍格沃茨的优秀学生。--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似乎没有什么变化,然而,有什么东西,确实是改变了的。

    很简单的一个例子,盖勒特不许西弗勒斯再和他一起睡了,理由很简单,他长大了。用“长大了”这个西弗勒斯用来拒绝再叫盖勒特“爸爸”的理由,西弗勒斯只能沉着脸生闷气。还有就是,不管盖勒特说什么,西弗勒斯现在是说什么都坚定地叫他盖勒特了。

    不过,虽然没有再讨论那个关于喜欢的话题,但盖勒特还是和西弗勒斯好好谈了一下的。盖勒特希望西弗勒斯展现在自己面前的是最真实的他,而不是小心翼翼地讨他的欢心。

    事实上西弗勒斯也没打算那样做。以前那样是因为他还没有理清楚,现在再那样的话,他与盖勒特,就真的是会遥遥无期了。

    “西弗,你想要继承自己的家族吗?”在一起悠闲地喝着下午茶的时候,盖勒特突然问道。

    西弗勒斯愣了一下,“我没有想过那个问题。”

    盖勒特所说的家族,是普林斯家族。

    “那个家族也不该我继承。”西弗勒斯淡漠地说道。

    “不,西弗,除了你,没有人有资格继承那个家族。艾琳·普林斯她早就已经脱离普林斯家族了,不管从哪方面讲她都已经没有了再继承它的资格。可是你不一样,虽然你是混血,但是,就现在的况而言,你才是普林斯家族的顺位继承人。^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盖勒特放下杯子看着西弗勒斯说道。

    “现在的况?”西弗勒斯很容易就抓住了盖勒特话里的重点。

    “除了你与艾琳,这个世界上在十年前,就已经没有还有普林斯血脉的人了。”盖勒特看西弗勒斯听到他的话并没有什么异样才继续说道,“如果,再没有人宣布继承普林斯家族,那么,魔法部就将收取属于普林斯家的所有财产。我觉得,那是属于你的东西。”

    西弗勒斯挑了一下眼角:“魔法部?”

    “是的,他们以为普林斯家族已经没有人了,已经对普林斯家族的那些财产垂涎了好一段时间。”盖勒特笑着说,笑容里含着些冷意。财富,那是大多数人都无法抗拒的魅力。若是别人的或者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真的了,他怎么可能许别人拿走属于西弗勒斯的东西?普林斯家族的财产,不论西弗勒斯要与不要,他都绝对不会让它落到魔法部手中。

    “事实上还有。”西弗勒斯也是冷笑,然后又问:“我继承普林斯家族,她会同意?”

    盖勒特知道西弗勒斯口中的“她”,就是艾琳·普林斯。自从西弗勒斯看到那份盖勒特让米卡收起来的艾琳签下的转让监护权的文件后,西弗勒斯就没有再叫过她妈妈。

    “她没有权力不同意。”

    “那么,我该怎么做?”在没有明白自己的心意之前,西弗勒斯或许会拒绝。不过现在的况可是已经不同了,他需要除了“黑魔王的孩子”外的其他份。

    “我会让人把文件送过来,你只要签署一下就可以了。”有他黑魔王的份在,再麻烦的事他也能让它简单下来。

    只除了西弗勒斯。

    斯莱特林式的别扭,魔药大师的坚定,还有西弗勒斯本的固执。盖勒特知道,这段时间虽然西弗勒斯没有再提那件事,但是,他也如他所说的,他不会放弃。

    对于西弗勒斯为什么会对自己产生那种感这点,盖勒特现在都还没弄明白到底是为什么。绞尽脑汁地总结了一下,也只能苦笑着把原因归到了自己上。

    呐,西弗勒斯除了喜欢上他这点没有做错什么,那么错的就只可能是他盖勒特了。

    可到底是哪里出的问题?

    盖勒特百思不得其解。

    “盖勒特你就打算这样一直留在霍格沃茨吗?”

    “西弗不想看见我了吗?”盖勒特回过神来问。

    西弗勒斯眉头一皱,仿佛盖勒特问了什么蠢话一般。

    “只要你那脑袋还没有被邓布利多那只老蜜蜂的糖浆糊住,你就应该知道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希望伟大的黑魔王能够以你那超人的智慧想一想,不要再问出那种问题。”西弗勒斯一连串的话冒了出来。

    盖勒特嘴角向下拉了几度。

    是的,他希望西弗勒斯在自己面前能够展现出他真实的自我,可是……难道西弗勒斯的“自我”就是毒舌吗?而且,为什么明明他对别人都还是一派温和有礼的形象——忽略那浑的黑色低气压的话——偏偏只喜欢对着他喷出自己那斯莱特林的毒液呢?

    难道说,西弗勒斯是在自己上做练习,练习完了之后再用到别的人上?

    想着,盖勒特的嘴角越是往下拉,差点维持不了自己的微笑,于是,只能貌似轻松地道:“西弗,邓布利多他是校长。^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老蜜蜂?这个称呼到底是怎么来的?

    西弗勒斯一声冷哼,优雅地继续着自己未完的下午茶,摆明了一点也没有改变对邓布利多称呼的意思。

    ……孩子,果然是越大越不可

    盖勒特在心里叹息,然后看向西弗勒斯。仔细看的话,西弗勒斯真的算不上那种很惹眼的人,尤其是在容貌普遍出色的贵族中。可是,总是带着冷漠疏离的黑色眼眸,高高的鼻梁,显得有些薄的嘴唇,配上他坚毅的脸型和柔软顺滑的黑色头发,却格外有一种人的魅力。或许第一眼的时候看过去不会很注意,但是只要看了第二眼,就绝对不会再忽视他的存在。那样的魅力,比凭借优秀的外貌更加容易俘获人心。

    他的西弗,真的是越来越有魅力了。盖勒特再一次感叹着。唯一的缺点,便是那怎么补也补不起来的体吧。不管他怎么对它做出努力,西弗勒斯还是不长,从后抱的时候后背上突出的骨头会有点咯人,可是西弗勒斯的体很柔韧,应该会很舒服……

    噢,梅林,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那本该死的书!!

    把杯子里的咖啡一口喝掉,希望能借它把自己刚才脑袋里冒出来的诡异画面给压下去。

    “盖勒特,你怎么了?”西弗勒斯诧异地看着盖勒特的举动,然后更是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盖勒特的脸,微微有些发红……

    俊美的青年男子,金色的头发在午后的阳光下熠熠生辉,蓝色的眸子里闪烁着不安的慌乱,白皙的面庞上染着粉色的晕红,红润的唇靠着搪瓷的杯子……西弗勒斯的喉结狠狠地动了一下,紧紧地握了几下拳头才阻止了那股突然冒起来的火焰,在盖勒特抬头看自己的时候能以比较正常的神面对他。

    “没事,只是突然想到一些……没什么了。”一大口凉了大半的咖啡咽了下去,而且黑魔王的控制力也不是盖的,所以盖勒特也很快就正常了。

    压下心里的悸动,西弗勒斯点点头没再问,只是在桌下将本就是合拢了的双腿再紧了些。

    自己已经成年了……西弗勒斯深刻地感觉到了那所带来的另外一种意义。

    盖勒特换了换姿势,一条腿优雅地翘到另外一条腿上,然后才若无其事地继续说道:“还有一年多的时间你就要毕业了,西弗有什么打算?”

    “盖勒特希望我做什么?”他的理想是做一个魔药大师。

    “我希望你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不为了什么,只为了你喜欢。

    “……我会的。”

    “那么,今天的下午茶就到这里吧,你等会还有课。”又坐了一会后,盖勒特站了起来,等西弗勒斯也站了起来之后用魔杖在圆桌上敲了敲,瞬间,桌椅以及桌上没吃完的咖啡点心就都消失了。

    西弗勒斯看着盖勒特收起了魔杖后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噢,西弗,不要惊讶,虽然我是黑魔王而且确实偏好黑魔法,但是那并不代表我对其他的魔法就很差劲,有时候,一些小魔法也同样很有用。”

    “我没有惊讶。”西弗勒斯淡淡地说。

    盖勒特对于他口中的“其他的魔法”的造诣,岂止是不差劲,而是完全已经把他们练到了炉火纯青。石化咒和清洁咒就是很好的例子。

    看西弗勒斯的样子,盖勒特笑了一下,也不再说什么,两人几乎是秉着肩一起进了城堡。

    感谢巫师特有的宽大的袍子……这是几乎面无表的西弗勒斯的心理活动。

    至于盖勒特的,呐,那个很难猜测,不过他走路的速度比平常慢了些那是完全可以考证的。

    西弗勒斯去上课了,所以,在霍格沃茨可以说是被供了起来整个人都显得无所事事的盖勒特,也就在和邓布利多打了一个招呼之后,从壁炉离开了霍格沃茨,去了魔法部。

    黑魔王莅临魔法部,这个消息只要一传出去,那造成的轰动绝对不会小于他去了霍格沃茨。幸好,盖勒特是以私人的份去的,除了现任魔法部长也没人知道这个看起来温和有礼的俊美青年是曾让人闻风丧胆的黑魔王,所以那可能的轰动并没有发生。

    倒也说不上是有多怕盖勒特,毕竟在他不曾将触手伸到英国,所以他在这里的影响要小得多,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这个德国的黑魔王的可怕。可是,盖勒特既然已经来了,那也不可能把他当做什么阿五阿六地忽略过去。更何况,关于西弗勒斯份的事,也并不难查。所以,虽然有些不甘心眼看就要到手的肥就要交出去,魔法部的人还是乖乖地把继承普林斯家族的有关文件全都交给了盖勒特,只要西弗勒斯在上面签了字就可以生效。

    心不错的盖勒特打算离开,却在快到门口的时候看到了两个熟悉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HP]重生盖勒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