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5 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季 书名:[HP]重生盖勒特
    <---凤舞文学网--->    第二天,盖勒特突然接到了邓布利多去了德国的消息。--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在收到这个消息的一瞬间,盖勒特就愣住了。说不清楚心里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绪。邓布利多的行为,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他都已经表现地这么明显了,邓布利多不可能一点动作都没有。

    他该高兴吗?邓布利多终于去德国了。可是,他是在怀疑他的份,还是仅仅想去看看自己曾经的朋友?盖勒特不知道。也不管自己马上就有课,盖勒特站了起来,刚想使用门钥匙,却又停了下来。

    西弗勒斯这节课是魔药课。昨天和盖勒特和好了,上的又是自己最喜欢的科目,喜欢找自己麻烦的四人组也不在霍格沃茨了。西弗勒斯觉得心是无比愉快。

    “斯拉格霍恩教授,打扰一下。”

    正讲到精彩的地方,却被人突然打断,斯拉格霍恩不由有几分怒气。头一扭,见到叫自己的人是盖勒特,也就迅速收起了那点怒气,转而满面微笑地问道:“盖勒特教授,你是有什么事呢?”

    “我找一下西弗,可以吗?”站在门旁,盖勒特那强烈的存在感让人实在是无法忽视。虽是询问,却也没带多少恳切,反而像是命令。

    自然地,西弗也发现了盖勒特。他停下了手中的笔,微动了下子,已经有了随时起的准备。

    “西弗勒斯?”斯拉格霍恩笑得两只眼睛都看不见了,道:“可以,当然可以,西弗勒斯是一个很优秀的学生。西弗勒斯,快出去吧,可不要让盖勒特教授等急了!”

    自从他来到霍格沃茨后,斯拉格霍恩对他似乎总有些谄媚讨好,虽然不明白是为什么,但就现在看来,那也并没有什么坏处。

    西弗勒斯站了起来,没有理会那些怀着各种不同意味的目光,面无表地走了出去,但稍稍有些急切的步伐还是显示出了他现在心里并不如他表面上的那般平静。

    盖勒特从来没有在他在上课的时候找过他,而且,虽然盖勒特的动作还是一贯的优雅,但西弗勒斯还是看得出那被他隐藏起来的焦躁。这由不得西弗勒斯不急切不安——究竟是谁,让盖勒特失去了一贯的冷静?

    是自己 ,或者……是其他人?

    一直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盖勒特才说话了。

    “西弗,我要回德国,你要不要和我一起?”

    一开口,就是一个重磅炸弹。

    “回德国?”西弗勒斯惊讶地看着他,在没有外人在的时候,盖勒特的焦躁也明显了起来。很显然,现在并不是询问的合适时机。

    “要,我要和你一起回去。”西弗勒斯迅速说道。

    西弗勒斯的适应能力良好,现在虽然还是有些不习惯门钥匙这种巫师的移动方式,但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在一次移动后就难受地面色苍白了。

    “这里是……”

    迷宫?

    西弗勒斯这样怀疑着。到处是高大的石壁,有着不少魔法的痕迹,地面很干净,幽暗的通道一直通向不知名的地方。^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抬头看向盖勒特,他的脸上没有了面具似的优雅自信,嘴唇抿着,目光冷凝,有着绝望的伤痛。

    “爸爸?”西弗勒斯担心地叫着他。

    过了几秒,盖勒特才低下头,对他说道:“走吧。”

    通道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脚落到地上,却没有声音,显得有些诡异。到处都有岔路口,西弗勒斯觉得有些头晕,可是盖勒特一直带着他坚定地向着某个方向走去。

    盖勒特对这里很熟悉。

    严格地说这并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但西弗勒斯那种自见到盖勒特就产生的不安却是越加浓烈。盖勒特一直没有说话,他周围的空气似乎是在扭曲,可是,西弗勒斯却像是处在风暴中心一样,没有一点事。盖勒特现在很不稳定,可是他还是在保护着自己,这样的事实让西弗勒斯既觉得难过又觉得心安——盖勒特在保护着他,小心地不让自己散发的魔压伤到他,这也就证明了现在他还是有着理智的。

    可是,这样的盖勒特,真的让西弗勒斯有些怕,可什么事都不清楚,怕自己会做出后悔的事来,也不敢问什么。

    只能紧紧地,握住盖勒特冰凉的手。

    盖勒特现在几乎已经被负面绪所笼罩。在他来到这里的一瞬间,那浓烈的负面绪便笼罩住了他。他感到了愤怒,绝望的愤怒。

    这里的确是迷宫,是邓布利多关押他的那个地下室外的迷宫,也一样是在地下。^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因为当初在建造这里的时候,他怀着的是无比美好的信念的,所以这个迷宫也仅仅只是为了让那里更安全一些。而后,在他把那个地下室改成监狱之后,也并没有动这个迷宫。如果,什么都剩不下了,那么至少让他保留一些来当做纪念。可是现在,当他时隔几十年再回到这里的时候,却发现这里完全变了。无论是墙壁还是地下都刻着魔法,他所知道的一切防护的攻击的魔法都可以在这个迷宫中找到。而且,经过了那么多年,那些魔法也没有半点消退的痕迹。毫无疑问,会这么做又有能力这么做的人,只有一个——阿不思·邓布利多。

    在心里叫了一遍这个名字,只觉得满是苦涩,还有心脏被划开的钝痛。

    若是当初,他不是强行使用幻影移形离开,若是之后他没有因为不知道的原因变成了托比亚而是一直呆在了这里。那么,那些压制魔力的、刺激灵魂的以及那些一点也不比他差的黑魔法,他的死亡,也只是时间问题。

    阿不思,你就这么地不相信我吗?

    哪怕仅仅是为了黑魔王的尊严,我也不会轻易违背自己的诺言,更何况是我答应了你的事?阿不思,为什么你不相信我,为什么你这样对我?!

    在邓布利多与他走向完全相反的方向的时候,在邓布利多赢了他把他关在这里的时候,他都只有难过没有愤怒。可是现在,那种被在乎的人背叛的愤怒,却像是恶兽一样,在凶残地啃食着他的心脏与理智。

    魔力不由地溢出了体外,空气在震动。

    被负面绪包围的盖勒特愤怒地想要毁灭,毁灭这个倾注了自己无数心血的迷宫,毁了一切!

    可是……

    在魔力散发出去的时候,却突然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是西弗勒斯。

    盖勒特觉得自己几乎已经变成了坚冰的心脏软了下来,也有了温度。

    西弗勒斯……西弗勒斯陪在他的边。

    理智回笼,盖勒特将西弗勒斯小心地保护了起来。

    察觉到西弗勒斯紧紧握住他的手,盖勒特觉得心里更是暖了几分。有人没有离开他,有人没有背叛他,他的……西弗。

    “西弗。”在快要到迷宫尽头的时候,盖勒特蓦然出声,“拿好它,等会,要是有危险,就立即用它离开。”

    冰凉的蛇形挂饰在手中有些咯手,西弗勒斯知道那是门钥匙。

    心里有着数不清的疑惑,但西弗勒斯还是没有问出口,只是顺从地将门钥匙放在了上易拿的位置。

    终于,他们在通道了尽头停了下来。

    没有门,没有路,是与墙壁一样的石壁,似乎真的就只是尽头。当然,也有可能是他们走错了路。西弗勒斯发现这样的想法并不能让他感到轻松,反而更紧张了几分。

    盖勒特拿出了魔杖,眼里透出一股狠绝。

    “爸爸……”西弗勒斯拉住盖勒特,嗫嚅了一下唇,“你要小心。”

    盖勒特的目光中终于带上了点点暖意,然后缓缓点了一下头。

    “放心,西弗,我不会有事。”

    盖勒特挥舞了一下魔杖,从魔杖的顶端出了一道光芒,光芒打向了石壁。就像是被什么溶解了一般,刚才看起来还是那样坚不可摧的石壁蠕动了几下,然后,就像是水银那样流了下来,再消失地无影无踪。石壁消失后,便露出了那隐藏在之后的木门。

    西弗勒斯正在感叹着魔法的神奇,那突然从门后传来的声音却让西弗勒斯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那个声音他听的次数并不算少,是霍格沃茨的校长邓布利多的声音。可是,校长为什么会在这里?又一个疑问重重地压在了西弗勒斯心上。

    以咬唇的方式让自己冷静下来,西弗勒斯迫自己不再想其他的,仔细听邓布利多是在说什么。

    “……盖勒特,你恨我吗?我知道的,你肯定恨我,恨我背弃了我们的理想,恨我把你关在了这里,所以,你不愿意再理我,宁可这样一直沉睡不醒也不愿意再看我一眼。盖勒特……”

    在惊叫破喉的刹那,西弗勒斯举起手,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嘴。怕发出声音里面的邓布利多会听到——毕竟他都能听到邓布利多在里面说话的声音——西弗勒斯也不敢说话,只能以惊讶的目光看着盖勒特。

    盖勒特的眼眸中流转出几缕悲痛,然后迅速恢复了平静。

    抬起手,仿佛是耗尽了一的力气般,盖勒特推开了那并不沉重的门。

    “我不恨你,可是,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站在门外,盖勒特用着冰冷的目光看着那个坐在旁显得越是老了几分的人,缓缓说道。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像是什么破碎的声音。

重要声明:小说《[HP]重生盖勒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