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季 书名:[HP]重生盖勒特
    <---凤舞文学网--->    盖勒特莫名地觉得有些不安。--凤-舞-文-学-网--

    这些子他过得并不好,西弗勒斯在自己心里的重要程度比自己所想象的还要高。可是,连续多次被拒绝,盖勒特的魔王脾气也上来了。也不再试图去向西弗勒斯解释什么,只是一个人发泄自己的怒气。可是,这都一个月了,能做的他都已经做了,西弗勒斯却还是不来找他。这让盖勒特感到挫败,还有几分浅浅的委屈:难道,他这个父亲,当得就真的是这么失败?

    作为魔力高深的巫师,直觉这个问题是必须注意的。他有着那种不安的感觉,那么,多半是和他有关的人或其他出了问题。

    盖勒特想到了西弗勒斯。

    当下也就再也坐不住了,出了办公室,大范围地搜索着西弗勒斯。可是,整个霍格沃茨都几乎找遍了,却还是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人影。

    难道,西弗勒斯还在躲他?

    想到这个可能,盖勒特就是一阵气闷。虽然他这样生一个孩子的气,而且还气这么久显得很没道理,可是,西弗勒斯躲他的行为却没法不让他生气。有什么事,有什么不满,为什么不能直接告诉他就是,偏偏要这样躲着他?对于自己的对手,下属,他都很擅长猜测他们的心思,可是,对于西弗勒斯,盖勒特却只感到了无奈。

    强的自己狠不下去,软的那个人却躲他躲得那么彻底让他没一点机会。

    该死的!

    果然,扣分远远不足以发泄自己苦闷的怒气,只要一想到西弗勒斯躲着他这点,就足以让他有把霍格沃茨拆了的心思。

    “盖……盖勒特教授。”

    是在摩金夫人的长袍店里见过一次的红发男孩,他是格兰芬多的一年级生,但是与詹姆他们走得并不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对于他,盖勒特也就仅仅有着这样粗略的印象。

    “什么事。”虽然心里有气,但盖勒特还是压抑住了他,只是目光稍显冷漠地看着那个似乎有些惧怕他的男孩。

    惧怕——那才是正常的。

    盖勒特很清楚自己肆无忌惮的扣分在霍格沃茨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那个,盖勒特教授,你是在找西弗勒斯·斯内普吗?”男孩吞了口唾沫,有些紧张地看着盖勒特。

    “是,你知道西弗在哪里?”盖勒特的眼中多了几许温度。

    “我,我知道。”在盖勒特的目光下,男孩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我看见波特他们把他堵在了魁地奇球场外面,他们……”

    男孩话还没有说完,盖勒特就迈着大步风一样消失了。

    直到盖勒特都消失了好一会,男孩才像是突然回过了神来一般,心脏剧烈跳动着,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刚才,他差点就以为他会死在那样的目光下!看着盖勒特离去的方向,男孩依旧喘着气,脸庞也因此而红红的,眼睛里盛满了激动。

    魁地奇球场!

    盖勒特快速走向那里,周都似乎围绕着一股黑色狂暴的气息,让人毫不怀疑要是现在有人敢不知死活地拦着他的话……周围的小动物们迅速让着路,说什么也不敢挡在盖勒特的前方。虽然霍格沃茨是不许老师体罚学生的,可是,对于这个几乎把四个学院都扣成负分的教授,很难说他介不介意开那个先例。而且,以现在的他来看,挡路的后果应该绝对不是体罚那么简单吧?

    谁说只有斯莱特林才擅长审时度势的,事实上,只要你还长有一个脑袋,不管你是冲动格兰芬多还是愚笨的赫奇帕奇,都知道现在去惹脸上半丝笑容都没有的盖勒特是一件多么不明智的事。^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唔,让我们一起向梅林祈祷吧,希望他们以后可以过上好子。

    不过,也让我们向那能让这个霍格沃茨有史以来最恐怖的盖勒特教授脸上没了优雅笑容的人表示由衷的敬佩吧,如果,他还是健全的。

    四个学院的“有幸”看到刚才那一幕的小动物们在心里如此说着。

    盖勒特现在无比愤恨为什么在霍格沃茨不能幻影移形。虽然他不顾形象地赶到了那里,但还是险些迟了。

    格兰芬多的四人组将西弗勒斯围在中间,詹姆和西里斯的魔法药顺畅地多,卢平皱着眉,似乎有些不忍,但魔杖中不时还是有着光芒向西弗勒斯,至于彼得,他发的魔法是四个人中最弱的,因为颤抖也经常打偏。西弗勒斯似乎是中了虚弱之类的魔法,他躲得很艰难,但还是有抓住一切机会反击。

    “统统石化!”暴怒的盖勒特一个石化咒,除了西弗勒斯以外四个人都被定住了,詹姆和西里斯脸上还保持着得意的神

    “西弗,你有没有怎么样?”迅速跑过去,蹲下将瘫在了地上的西弗勒斯抱了起来。

    麻痹的感觉在一点点地侵蚀体与神经,詹姆他们嚣张的神让西弗勒斯愤怒的同时也忍不住埋怨自己,要是他注意些,就不会被詹姆的咒语打中,也不会落得现在这般狼狈的样子。他咬着唇,努力保持着清醒,可是,视线却是逐渐模糊了。可是,不论是詹姆西里斯那张狂的样子,还是卢平那可笑的不忍与彼得那几乎拿不住魔杖的胆怯,都似乎是离他越来越远了。可是,他还没有去和盖勒特道歉,他不能倒在这里。强自支撑着,直到传来那熟悉的声音。

    “统统石化!”他听得出盖勒特声音里满满的愤怒。

    攻击戛然而止,西弗勒斯想跟盖勒特说什么,可是,体却是再也支持不住地倒在了地上。他听到盖勒特在担心得叫着他的名字,问他有没有事,可是,他现在真的连睁眼的力气也没有了。

    爸爸,对不起,可是我现在好累,等我醒了,再认真地向你道歉。

    把昏过去的西弗勒斯抱了起来,盖勒特看着那四个还被石化的人,眸中一片冷凝。从袖口拿出自己的魔杖,盖勒特将它对准了四人。

    “阿——”

    “詹姆,西里斯?!”莉莉惊叫着跑了过来,打断了盖勒特未完的咒语。“盖勒特教授,发生什么事了?”她听带格兰芬多的同学说詹姆他们又来找西弗勒斯麻烦,因为担心西弗勒斯而赶来想要阻止。可是,谁可以告诉她,现在的状况——詹姆四人有拔出自己的魔杖却动也不动,西弗勒斯被盖勒特抱着,而且盖勒特还拿着魔杖指着詹姆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盖勒特教授?”

    “莉莉·伊万斯,你和他们是朋友?”盖勒特用一种有些古怪的语气问道。

    “啊?”莉莉吃了一惊,“也不算是,只是是一个学院的,所以……”

    “那么,你有把西弗当做朋友?”

    “当然啊!我们一直是朋友!”莉莉点着头说道,对盖勒特会这样问感到万分奇怪,“斯内普叔叔,怎么了?”

    “离开。”冷冷地丢下一句,盖勒特没有再理会莉莉的心思。

    听得明白盖勒特是在叫自己离开,可是,现在的况,莉莉却觉得自己应该留下来。

    “斯内普叔叔,詹姆还有西弗勒斯他们是怎么了,是被谁施了恶咒了吗?”莉莉问,“我们要把他们送到医疗翼去吗?”

    送他们去医疗翼?不,他打算送他们去梅林那里。

    既然莉莉不愿意离开,他也就不再管她了,将魔杖微微抬了些,打算进行自己未完成的咒语。

    可是,这里是英国的霍格沃茨不是德国的德姆斯特朗,在他念出“阿瓦——”之后,又有人阻止了他。不是无意的,而是在他刚念出那两个字的时候便有人对他施了“咒立停”。

    “唉,人老了可真就是不好使了呢,差点就走错地方了。”邓布利多摸了摸自己长长的胡子,笑眯眯地看向了两人——盖勒特与莉莉,石化和昏迷的人被他忽略过去了。

    盖勒特看着邓布利多,目光森然:“不要阻止我,阿不思——邓布利多。”

    邓布利多顿了下,然后才道:“盖勒特,他们还只是孩子。”梅林才知道在发现盖勒特打算对詹姆他们施索命咒的时候他的心脏都险些跳了出来。

    “只是孩子?”盖勒特低头看了看西弗勒斯,“我的西弗他也只是孩子。”

    “呃……”

    “在我打算对他们实行惩罚的时候,你立刻就来了,可是,在刚才他们围攻西弗勒斯的时候,你在哪里?”不要告诉他,是没有注意到不知道。

    听到盖勒特的话莉莉惊讶地睁大了绿色的眼睛,这个看看那个看看,却发现这里现在似乎并,没有自己插话的余地。不过,他们围攻西弗勒斯?莉莉看向被石化的四人,眼里闪过恼怒的绪,她已经说了那么多遍西弗勒斯是她的朋友,他们竟然还——

    “是我的错,盖勒特。可是,你的惩罚对他们而言,确实是太重了。”索命咒,那已经是被魔法部止使用了的咒语,可是眼前这个人……邓布利多觉得有些事确实不容他再逃避了。盖勒特·斯内普,绝对不像是他所说和表面查出来的东西那样简单!

    不过,那都是之后的事,现在应该先解决眼前的事。詹姆他们太冲动了,竟然围攻西弗勒斯,还被盖勒特发现了!看着盖勒特那蕴含着杀气的目光,邓布利多觉得一阵头疼。

    “那个……我想,西弗勒斯或许需要先去医疗翼看一看。”莉莉小心地插口。

    的确,现在有邓布利多在这里,他想对詹姆他们做什么必然会被阻止,而且,找他们麻烦的机会还有很多,现在最重要的是西弗勒斯。

    “我带西弗离开了,希望在我回来的时候,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冷冷地留给邓布利多一句话,盖勒特收起了魔杖,转,走了。

    看着盖勒特离开,邓布利多才放下了心来,不过,看着被石化的很彻底的四人,邓布利多也很清楚这件事还没有完结。

    “可的格兰芬多的姑娘,你愿意帮助我这个老人带他们去医疗翼吗?”邓布利多对着莉莉说道。

    “是的,校长先生,我很愿意。”校长比自己所想的还要和蔼平易近人,对自己的态度也有几分亲昵,这让莉莉觉得有些受宠若惊,连带着对西弗勒斯的担心也暂时放了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HP]重生盖勒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