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季 书名:[HP]重生盖勒特
    <---凤舞文学网--->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的时间,除了斯莱特林外,三个学院的漏斗里的宝石已经“如愿以偿”地变成黑色的了。--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而斯莱特林,以现在的况来看也是万分的危险,“命悬一线”了。

    这让斯莱特林那些一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小蛇们也没了看戏的心,坐不住了。虽然盖勒特在面对斯莱特林的时候,还是有稍稍留一下手,可是……梅林在上,斯莱特林绝对不能像那三个学院一样——宝石变成可耻的黑色!

    的确,他们其实不喜欢红色,格兰芬多的那些蠢狮子才会喜欢那样的颜色,可是,如果是事关分数的宝石的话,他们也勉强接受那不符合自己审美观的颜色。

    根据他们的观察,盖勒特会这样多半都和西弗勒斯有关,很多方面都可以看出来。可是,西弗勒斯一向不大和人相处,和他们这些同学顶多也就只是点头之交而已,唯一好些的,就只有戴维了。

    戴维应该算是西弗勒斯的朋友,那么事就由他去和西弗勒斯说吧。于是,在这样的心理下,戴维被众多小蛇推了出去。

    邓布利多也同样坐不住了。

    三个学院全是黑宝石——按现在的趋势马上就会是四个——那是自霍格沃茨建校以来就不曾发生过的事

    前校长们已经吵翻天了,要是他们不是画像的话,邓布利多毫不怀疑他们一定会跑到这儿来指着自己的鼻子骂说自己是一个不合格的校长。

    可是,他又能怎么样呢?以盖勒特现在的况,邓布利多毫不怀疑要是自己找他的话他就不一定只是扣分数而已这么简单的事了。而且,盖勒特的每一次扣分都是有理有据,他也不能只是因为他扣了学院的分数就把他赶出霍格沃茨。他猜得到盖勒特会这样多半都是因为西弗勒斯的缘故,可是要是他找西弗勒斯谈话的话……邓布利多总结了一下盖勒特对西弗勒斯的在意程度,觉得自己最好不要做那种极有可能造成更严重事的可能。

    所以,唯一能找的,就只有格兰芬多的四人组了。

    “詹姆,你们最近还好吗?”推荐完自己喜的甜点,邓布利多和蔼地问道。

    “不好,一点都不好!”詹姆道,语气里有着难以掩饰的愤怒。格兰芬多已经是黑宝石了,再扣分效果也不大,所以,盖勒特现在都改换让他们劳动服务了。

    “就是!那个盖勒特他总是想方设法地找我们麻烦,邓布利多校长,你不能再这样让他们猖狂下去了!”西里斯现在已经是完全和詹姆站在了一条线上,同仇敌慨地说道。

    “噢,孩子,盖勒特他是你们的教授,你们不应该这样直呼他的名字。”邓布利多不赞同地道。

    “可是邓布利多校长,格兰芬多的分数……”

    “我知道。”邓布利多慈地看着卢平,他很喜欢这个温和有礼的孩子,“我找你们来就是为了这件事的。”

    “?邓布利多校长你已经有了让那个盖勒特……教授不再扣我们分数的办法?”詹姆激动地道,因为负分的原因,整个格兰芬多现在都是一片愁云惨淡。不过,他也只是期望盖勒特不再那样扣格兰芬多的分数而已,至于加分——那比梅林复活还要不可思议!

    “不,没有。”邓布利多摇头打破四人组的幻想。

    “那……”拉住冲动的詹姆,卢平再次发问。

    “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和西弗勒斯搞好关系,毕竟躲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朋友地好。”邓布利多又拿出了新的甜点放在几人面前,不过这次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吃。

    “西弗勒斯?和那只油腻腻的鼻涕精搞好关系?!”詹姆大叫了起来,眼睛因为不可思议而睁得大大的。

    ——因为最近和盖勒特关系紧张的缘故,西弗勒斯一心扑在了魔药里面,本来就油的头发现在确实是油腻腻的了。

    邓布利多不易察觉地皱了眉,随即继续说道:“噢,詹姆,西弗勒斯他也是你的同学,你不应该这样说他。”

    詹姆愤怒地想要表达自己的不满,但看着邓布利多那张慈的笑脸,他却还是无法对着他吼,只能一个人咬着牙在那里生闷气。

    “我们被扣分和那只鼻涕精有关?”西里斯突然问。

    “你说什么?”詹姆一下扭过了头,卢平彼得还有邓布利多都惊讶地看着他。

    “是这样的吗,邓布利多校长?”西里斯继续问。

    “噢……”邓布利多感叹了一声,没说什么,不过半月镜片下的眸光却闪烁了一下——不管怎么样都是布莱克家的孩子呢。

    离开邓布利多许多办公室后,詹姆还是气愤难平,看着若有所思的西里斯,问:“西里斯,我们被扣分被罚去劳动服务真的都是因为那只鼻涕精?”

    “……我想是的,毕竟邓布利多校长并没有否认。”西里斯撑着下巴,“不过我还是猜不出那只鼻涕精和我们被扣分到底有什么联系。”他刚才也是突然想到了那个可能所有问一下而已,并没有什么把握,不过邓布利多的行为却把他的猜测坐实了。

    “管他是为什么,不过,我们那么惨竟然都是因为那只鼻涕精,我绝对饶不了他!”詹姆愤恨地握着拳。

    “詹姆,邓布利多校长希望我们不要惹事。^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卢平劝着他。

    不过很显然地没效。

    “惹事?我们哪里是去惹事?我们只是去‘讨回公道’而已!”

    “可是……”

    卢平还想说什么,却被詹姆一句话给堵了回去。

    “格兰芬多可没有受了欺负还不敢讨回来的胆小鬼!”

    彼得抖了一下,看了看一旁无奈的卢平,还是跟在了詹姆他们后面。卢平叹了一口气,还是只得跟了上去。现在,只希望西弗勒斯是在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或者寝室研究魔药了。

    可事实却不是如卢平所期待的那样。

    西弗勒斯现在正在湖边发呆。

    是的,是在发呆。

    魔药天才竟然会没有抱着魔药书籍或者是钳锅,而是一个人坐在湖边发呆!这要是被人看到了,不知道得惊掉多少人的下巴。

    不过,看到的人是有,不过却没有被惊掉下巴,因为看到的人是卢修斯。

    “斯内普。”

    西弗勒斯抬了抬眼,并没有理会这个并不熟识的学长。

    卢修斯也不介意,而是直接走到了他旁坐下,开门见山地问道:“你和盖勒特教授吵架了?”

    直接就是一个冷冷的眼刀飞向了他。

    “看来的确就是这样了。”卢修斯顿了一下,“虽然很不礼貌,但是可否问一下,是什么原因。”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得出来,盖勒特有多重视西弗勒斯,而西弗勒斯也是一样地在乎盖勒特,这样的两个人,怎么会……吵架?

    如果只是普通的吵架他也是不会管的,关键是他们两个人的吵架波及了整个霍格沃茨,而他作为斯莱特林的级长,自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斯莱特林也遭殃。

    没有吵架,只是在冷战。

    是什么原因?

    是他以为盖勒特丢下他了,所以就自觉地离他远些,至少那样他不会更讨厌他。可是,事实却不是那样,是他自己误会了。在盖勒特第一次来找他的时候他就知道是他误会了,因为他看他的目光与以前并没有丝毫的变化,可是,明知道是自己误会了,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做。对于那他盖勒特丢下自己的事,西弗勒斯心里还有着疙瘩。

    然后,在西弗勒斯说服自己不要再别扭下去去和盖勒特和好的时候,盖勒特却似乎已经因为他的不理会而真的生气了。

    盖勒特不再来找他了。

    西弗勒斯感觉很慌,可是……盖勒特生气了,他该怎么办?

    “……我误会他了。”盖勒特那天或许是真的有事,又或许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总之他并没有不要他,可他却就这么以为了。

    艾琳与托比亚的事始终让他有一种不安全感,如果,连他的亲父母都是那样了,那盖勒特并不是他的亲父亲,会丢下他……也不是不可能。

    “有误会去说清就好,如果你们再这样继续下去,哪怕是父子,也会产生裂痕的。”卢修斯努力扮演着自己“知心哥哥”的份。“如果你觉得你错了,那么就去和他道歉。……盖勒特教授是一个很好的父亲,他会原谅你的。”——正是因为你是他的孩子,因为你在斯莱特林,所以斯莱特林才能维持住现在少得可怜的红宝石。

    西弗勒斯扭过了头,看着卢修斯,半晌才问:“你真的是卢修斯,而不是谁喝了复方汤剂假扮的?”

    毕竟,在入学之后,他所看到的卢修斯都是一个现的花孔雀形象。虽然作为一个级长和斯莱特林他都是极为合格的,可是那也改变不了他骨子里那孔雀的事。西弗勒斯对孔雀这种生物是不喜欢的——暂时还没有发现它的药用价值——再加上在对角巷的那次相识,他对卢修斯更是没有什么好感。可是这次,或许他真该对卢修斯·马尔福这个人刮目相看了。

    听到西弗勒斯的话,卢修斯哪怕涵养再好也忍不住抽了一下嘴角。难得他的一次“好心”,反正卢修斯是认为自己是好心的,却被人这样怀疑,这由不得他不郁闷。

    “我想,霍格沃茨大概还没有人敢假扮我,贵族的尊严可是不容人羞辱。”卢修斯假笑,也就是皮笑不笑地说道,目光测测地看着他以掩饰自己的真实绪:一年级可不会接触复方汤剂这样深奥复杂的知识,看来,他对西弗勒斯和盖勒特的认知应该更提高一层。

    “我相信你是卢修斯了。”其实本来也就是随口一说以转换心的。

    “……”

    “谢谢。”在离开的时候,在与卢修斯错之际,西弗勒斯轻飘飘地随风留下一句谢谢。——哪怕这只孔雀来开导自己了,但西弗勒斯确定自己还是不喜欢他。

    为什么他怎么都觉得他似乎是有些心不甘不愿的样子?难道他这个“知心哥哥”当得真的是很不合格吗?卢修斯摸着自己的下巴,然后起。袍子上有了些草渍,虽然因为衣服颜色问题其实并不明显,不过因为贵族那不大不小的洁癖问题,卢修斯还是决定立马就去换了它。

    西弗勒斯着急去找盖勒特解释,四人组着急找西弗勒斯“讨债”,然后,在距魁地奇球场不远的时候,冤家路窄了。

重要声明:小说《[HP]重生盖勒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