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季 书名:[HP]重生盖勒特
    <---凤舞文学网--->    在盖勒特彻底将格兰芬多的分数扣成负数之后,邓布利多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凤-舞-文-学-网--虽然有着其他学科的教授在拼命给格兰芬多加分,但那似乎也赶不上扣分的速度——格兰芬多的学生本来便很擅长让自己丢掉分数。

    再一次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看到邓布利多的信,盖勒特也就轻车熟路地用壁炉去了。

    虽然邓布利多有说自己办公室的口令,但是盖勒特还是更愿意直接用壁炉。他始终觉得说邓布利多所定下的口令……很蠢。

    虽然阿不思也很吃甜食,也会在吃蛋糕的时候一脸幸福的表,可是,看着那个会在胡子上扎蝴蝶结的老人,盖勒特更多的却是一种极为陌生的感觉。虽然知道那明明就是同一个人,但潜意识地盖勒特却总是不由地想要拒绝。阿不思,他心中无法割舍的人,为什么……他竟会觉得陌生?到底,是谁变了?

    “来点甜点吗?”大不了的乐意向任何来到自己办公室的人推荐自己的好,并且是乐此不彼。

    “不用了。”坐在大不了的对面,盖勒特耐心地等待着他想对自己说的。

    邓布利多用自己蓝色的眼睛看着他,像是看孩子一样的目光让盖勒特感到不舒服,还有一些莫名地气闷:难道,你就真的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吗?虽然我换了一个体,可是,阿不思,你就真的一点也没有察觉到我吗?

    “盖勒特。”

    再一次听到邓布利多如此叫自己,盖勒特觉得全不由地轻颤了一下,心脏像是被点击了一样,细微的酸麻,带着一种虚假的满足感。

    叫出他的名字的瞬间,邓布利多也稍稍停顿了一下,但神思恍惚了一下的盖勒特并没有注意到。那一瞬间的停顿真的很短,几乎可以忽略——邓布利多一向很擅长掩藏自己的绪。哪怕他们还只是少年的时候,盖勒特也觉得一向擅长探知人心的自己却也无法明确地猜出他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可是,邓布利多却总是很容易就猜出他的心思。

    “你在霍格沃茨教书也有两周了,怎么样,喜欢 这里吗,盖勒特?”再一次盖勒特的名字,邓布利多以及是无比自然了,就像是他叫其他教授一样,带着一种长者却与后辈的亲昵。

    盖勒特顿了一下,收拾了那有些不受自己控制的绪,盖勒特用细节一贯的态度表道:“还好。”

    “呵呵,”邓布利多笑了笑,似乎很满意,“那就好,我原本还有些担心你是在德姆斯特朗上的学会对霍格沃茨不习惯。”

    改了它点了点头,不知道该作何回答。^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习惯或是不习惯,那又怎么样,会有什么影响?

    阿不思,你到底是想问我什么?

    “阿不思,你到底是想要问我什么?”猛然惊觉,话却是已经出了口。

    突然的话,让邓布利多也愣了下。

    阿不思,不是没有人这样叫他,事实上,整个霍格沃茨,这样叫他的人并不少,但却从来没有一个人像是盖勒特叫他一样,会让他有一种心悸的感觉,浅浅的幸福,淡淡的痛,悠悠的怀念……盖勒特……亲的盖勒特……盖勒特,你知道吗,霍格沃茨也来了一个盖勒特,他和你长得很像,很多方面都和你很像,可是,他却不是你,盖勒特……

    邓布利多半月眼镜后的眼睛看着他的那种目光,让盖勒特不由猜测他其实是认出了自己的,就像是自己一样,无论他变成了什么样子,他都能在第一时间就认出他。可是,邓布利多那种似乎只是在透过他看着另外的一个人的目光,却让盖勒特的心有些冷了下来。他不知道自己该庆幸还是该难过。

    明知道,若是被邓布利多发现自己就是盖勒特·格林德沃,他多半不会有什么好结果。邓布利多从来都把大多数的利益看得比他重要得多——他一直都知道邓布利多是这样的,可是,心里却还是觉得有些难过。可是,自他第一次来霍格沃茨,他就从来不曾掩饰过自己,为了连自己也说不清的理由。

    可是,什么也没发生。

    邓布利多似乎一点也没有怀疑他的份。

    “呵呵,我没什么想问的,我只是……盖勒特,你也知道,孩子总会犯些错,我们要尽量包容他们。”

    “包容?”他没有对他们施魔法以及很包容他们了。

    “是的,格兰芬多的……”

    “你是想说詹姆·波特和西里斯·布莱克?”盖勒特的声音有些冷,隐含着怒气。

    “额,是的。”

    “你是不想我再扣他们的分数?”声音再冷,带着冷冷的怒气。——格兰芬多的宝石变成负数,那两个绝对是起着决定的作用的。

    “……或许你可以少扣些。”邓布利多眨着眼睛带着几分俏皮地道。

    “你可以选择让我扣他们的分数或者是……给他们一个阿瓦达。”盖勒特将手放在腿上,手握紧又松开。

    “……”

    “他们竟然敢以那样的称呼来叫西弗勒斯,”盖勒特再道,全都泛着寒意,“你应该庆幸,我的脾气已经是比以前好了许多。^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否则,就凭那个侮辱的“鼻涕精”的称呼,就足以让他们接受他最残酷的刑罚……西弗是他最在乎的孩子,他们竟然敢……可是,看向面前那个似乎因为他的话有着些许思量的邓布利多,盖勒特目光闪烁了下,再次开口道:“我想,相比于期望我不再扣他们的分数,你更应该教育那些蠢狮子不要再来挑战我的耐。而且,作为一个校长,你更应该公正一些。”

    不是他没有发现这个学校若有若无地对斯莱特林的一些不公平待遇,虽然那样或许对那些小蛇有不错的锻炼,可是,从私心上,却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的。

    他的孩子,西弗勒斯,就是在斯莱特林。

    “噢,那应该只是孩子们之间的玩笑,我相信詹姆他们没有恶意……”

    邓布利多似乎还想要说什么,盖勒特却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校长,我还有些事,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就先走了。”他不想再呆在这个会让他觉得气闷的地方。“再说一句,你相信他们,可是,我不相信。若是他们继续那样,我想,作为教授,还有别的方法可以惩罚学生。”若非亲耳听到,盖勒特都不敢相信,竟然有人敢这样对待他的孩子。仅仅只是扣分,那是绝对不够的!

    “,那么好吧,我会找他们聊聊的。”邓布利多说。

    看着盖勒特消失在壁炉,邓布利多看向了一直在旁边装睡的福克斯。

    “福克斯,你看他,是不是很像盖勒特?”骄傲强大自信,对黑魔法偏,对自己所在乎的人极为护短……他究竟是像盖勒特,或者说是因为他也是从德姆斯特朗出来的,而那个学校出来的人都有着一样的特质。

    ……只是在自欺欺人。

    ……只是不想因为这个也叫盖勒特的人却不由地想那些已经被封在了记忆深处的东西。

    “福克斯?”

    福克斯的头还是埋在翅膀中,稍稍动了一下表示它有听到,但是却没有发表任何意见的打算。

    “呵呵,福克斯,你最近是越来越懒了。”邓布利多笑道,可是他的笑容里究竟有多少真实,却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不,或许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那种烦闷的感觉却是依然存在。

    是人都会偏心,那很正常,如他偏心有西弗勒斯在的斯莱特林一样,格兰芬多出生的邓布利多偏心格兰芬多那也是绝对正常的。可是,可是……阿不思,为什么你就不能站在我这一边,曾经是那样,现在还在那样!

    “扣扣。”

    正烦闷着,却传来了敲门声。

    迅速整理好自己,盖勒特淡淡地道:“进来。”

    进来的是卢修斯。

    “有事吗,马尔福先生?”意思是没事就可以走了。

    “是的,盖勒特教授。”卢修斯递给盖勒特一封有着精致花纹还有着香水味道的信,“这是我的父亲让我转交给您的。”

    卢修斯的父亲想要见自己——盖勒特有些疑惑,因为阿布拉克萨斯写给自己的虽然是贵族一贯的华丽的辞藻一大堆需要在里面找它所表达的真实意思的的信,但却也能从字里行间感觉到那个人的谦恭。噢,谦恭,要相信,贵族从来就是高傲的,甚至所那种欠扁的骄傲,可是,哪怕是落魄了的贵族,他们也同样骄傲地不会轻易表现自己的谦恭。

    他们的谦恭,只对——上位者。应该可以用那个词来解释。

    这更让卢修斯感到疑惑。为什么呢?他并没有表达出什么超越普通贵族的东西,他的份的绝对保密的,不可能有人知道他就是盖勒特·格林德沃——哪怕有那么点怀疑也会因为他能这霍格沃茨安然地当教授而彻底打消这个想法。那么,阿布拉克萨斯写给自己的带着谦恭语气的信,便是更让人觉得费解了。盖勒特可不认为马尔福家的家主是一时的心血来潮。

    将信抛在桌上,盖勒特将头靠在椅背上,微闭着眼思考。

    “爸爸。”西弗勒斯走来进来——他是整个霍格沃茨唯一能够轻易进盖勒特房间的人。

    以往,只要头一进来,盖勒特就会微笑着迎接他,可是今天却有来变化。直到西弗勒斯已经出来声,盖勒特也没有动一下。他安静坐在沙发上,头往后仰,眼睛闭着,几缕金色的头发在他脸上轻抚——西弗勒斯压抑住惊惶,快步走了过去。

    他的腔还在规律地起伏。

    西弗勒斯呼出一口气,这才放下来心来。放松下来,连西弗勒斯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在刚才,他想到的竟然是盖勒特出事了!可是,盖勒特怎么会出事?他那么厉害,而且这里是在霍格沃茨。那大概就是所谓的关心则乱了。

    那么现在……他是睡着了?

    西弗勒斯认真地看着盖勒特,虽然已经相处很久了,甚至是晚上睡在一起,但西弗勒斯真的不曾真正地仔细看过盖勒特。现在看起来,才发现,盖勒特真的很俊美。就像是现在,安静睡着的盖勒特就像是……一个天使?西弗勒斯想了想,觉得盖勒特的容貌绝对不比那传说中的天使差,可是,天使这个词用中盖勒特上却有着一种违和感。他包裹住体的黑袍和那偶尔露出的气势,实在是和天使相差甚远。那么,吸血鬼?西弗勒斯摇了摇头,虽然吸血鬼也是俊美的,但西弗勒斯觉得盖勒特比吸血鬼强多了,怎么能把盖勒特和那种只能游走于黑夜的生物相比较呢?那么,盖勒特像什么?

    西弗勒斯想不出来。

    几分钟后,西弗勒斯又觉得自己有些好笑,他怎么会想这么奇怪的事?盖勒特像什么?盖勒特就是盖勒特,他谁也不像,就只是他而已。

    其实,盖勒特并没有睡着,而且,哪怕是真的睡着了,在有人进来的一瞬间他也绝对会醒。知道西弗勒斯进来了,却还在那里装睡,只是……心里面有些不舒服。

    简单地说,就是盖勒特在怄气。气西弗勒斯没有把詹姆和西里斯给他取那种侮辱的外号并明里暗里地找他麻烦的事告诉他。

    原以为,在他“睡着”的时候西弗勒斯或许会说些什么,可是,西弗勒斯进来后却一直没有什么动静,这让盖勒特感到不解。

    睁开眼,便对上了一双黑色的眼睛。

    “西弗,你不打算告诉我什么吗?”

    突然对上盖勒特睁开的眼睛,西弗勒斯吓了一跳,一下子便往后仰,但是平衡却没有掌握好。见西弗勒斯要摔倒,盖勒特也顾不得继续问什么了,手一伸,便拉住了西弗勒斯,再收力,西弗勒斯便往回倒。

    “扑通……扑通……”

    那是心脏跳动的声音。

    西弗勒斯扑在了盖勒特的前,将盖勒特的每一下心跳声都听得无比清晰。盖勒特的心跳很稳,可是西弗勒斯却觉得自己的心跳快了起来,一下一下,在腔中鼓动着。

    莫名地,脸便觉得有些燥

    噢,不过是被盖勒特抱在怀里而已,又不是没有被抱过,他害什么羞?西弗勒斯觉得有些恼,连忙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对了,爸爸你刚才问我什么?”

    盖勒特不由将环住西弗勒斯的手臂松了些,西弗勒斯也就趁机离开了盖勒特的怀抱,坐在了他旁的沙发上。

    “爸爸?”他应该没看错,盖勒特的脸色是差了些,“出什么事了,爸爸?”

    “西弗,你没有什么事打算告诉为我吗?”

    “嗯?事?”西弗勒斯想了想,“没有。”

    “真的没有?”盖勒特再问。

    “爸爸你想问什么?”西弗勒斯不解地看着他,却只能看出他的脸色似乎更差了些。“爸爸?”

    “没事。”盖勒特道,站起了,“西弗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我是想问你一些关于黑魔法的事,书上对它的解释并不多。……爸爸,你真的没事吗?”盖勒特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好吧,其实和平常并没有什么不同,可西弗勒斯就是可以感觉到:他在生气。可是,为什么,他为什么会生气?

    “我还有些事要去做,你晚上再来吧。”

    “啊,好。”

    看着盖勒特一下子消失在房间,西弗勒斯便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难过,脸上没有了半点笑容,坐在沙发上,只剩下了满满的难过。爸爸,你有事为什么不肯告诉我?还有,是什么事,让你觉得比我更重要?

    虽然觉得自己这样的想法有些无理取闹,盖勒特他是大人了,自然有自己的事要做,所以他很多时候都在尽量避免打扰到他,可是……虽然早已经有了觉悟,可当自己真的成了被丢下的哪一个的时候,却还是那样地难过,难过到,心脏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一下子站了起来,西弗勒斯想要去找盖勒特,可是,地窖内微凉的空气却让他不由感到茫然。他连霍格沃茨都离开不了,他能到哪里去找盖勒特?而且,就算是找到了,他又能怎么样?

    那种被丢下被抛弃的感觉更强烈了,全都像是在被毒蚁啃噬着。

    蹲下,西弗勒斯双手抱住自己的膝盖,蜷缩着,就像是曾经托比亚打自己那样的茫然无助。

    其实盖勒特现在也并不好过。

    他觉得很生气,很难过,还有失望。西弗勒斯竟然真的什么也不告诉他,他是他的爸爸啊,他有事为什么不肯告诉他?盖勒特快步走在对角巷的街道上,可是那种烦躁的绪却没有消失半点,反而有了加深的趋势。

    西弗,为什么你不肯告诉我,是不信任我吗?我的孩子,你怎么可以不信任我?

    拳头在袖内握紧,脸上也没了什么优雅的笑容,全都在散发着“生人勿扰”的黑暗气息。盖勒特有了一种受到伤害的感觉,就像是阿不思为了那些不相干的人而与自己起争执一样。

    或者更甚。

    太多的负面绪不利于思考,很多时候还会造成很大的麻烦,盖勒特是深知这点的。所以,在还没有把街道走完的时候,他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绪。不过,心底却是有了要和西弗勒斯好好谈一谈的想法。

重要声明:小说《[HP]重生盖勒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