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1)江离很反常

    江离最近很不正常。

    他的行踪开始变得神秘,晚上总是很晚才回来,而且回来的时候总是搞得一脸疲惫。我问他怎么了,他也遮遮掩掩地不正面回答,只是说工作忙。

    工作忙吗?我以前可从来没见过他忙成这样。

    而且,他还拒绝我给他送午饭,理由是怕我累。善了个哉的,你以前怎么不怕我累?

    当我提出这个疑问的时候,他又会说,公司里比较忙,怕我添乱。我狂汗,送个饭也能给他添乱,我破坏力有那么大吗?

    江离的这种反常行为让我心里越来越不安,总觉得将要有什么事要生。

    我把这些事告诉了盒子,盒子神神秘秘地摇头晃脑道:“这种症状,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有外遇了。”

    我打了个寒战,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不……不会吧……”江离虽然偶尔欺负我,可是看起来也不像是那么花心的人啊。

    盒子瞪了我一眼:“小官啊,你别告诉我你没这么想过。外遇么,其实是男人的天,你自己得看好他。”

    我挠了挠头:“要怎么看好?”他连午饭都不让我送了,我能怎么看着他,想到这些我感到很泄气。

    盒子想了一下,说道:“你再观察几天,如果还有什么异常况马上向我汇报,到时候我再帮你出主意。”

    我煞有介事地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真希望江离不要再出什么异常况,可是我又希望他能出,这样我就可以介入调查了……果然经常和江离在一起近墨者黑,我现在变得好变态啊……

    这时,盒子眼睛眯了眯,脸上闪过一丝寒意,她握了握拳头,说道:“他丫的要是敢做对不起你的事,老娘就先废了那狐狸精,再阉了你男人!”

    盒子这话说得,我直冒冷汗……她似乎对于“阉割”这种事有着近乎狂的迷恋,变态啊变态!

    又过了几天,当我从江离的上闻到一股陌生的香水味之后,我终于坐不住了。

    盒子几乎是提着我的耳朵对我大吼:“官小宴你再不行动就等着当弃妇吧!”

    我揉了揉疼的耳朵,低声问道:“那怎么办?”

    盒子:“找个私家侦探,先把小三揪出来再说!”

    我仰头望天,装模作样地长叹了一口气,说道:“算了,还是我自己兼任侦探吧。”这事让别人知道了我会很难过,就算私家侦探也不行。

    盒子拍着我的肩膀,凛然说道:“放心去吧!记住,先不要打草惊蛇。”

    我郑重地点点头,趴在她肩膀上蹭了两下,眼泪差点掉下来。

    ……

    初的夕阳照得人有些温暖,xQ大厦的大门口,一个戴着墨镜,穿着很嬉皮的女人,鬼鬼祟祟地朝门里张望着,时不时地抬手看看手表。门口的保安注意到这个人已经很久了,他大概很想把这个人赶走,可惜实在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于是他只好提高警惕,死死地盯着那个女人。

    这个很嬉皮的女人就是我。

    我被那保安盯得心里有些毛,拜托,我是来跟踪自己的丈夫的,天经地义,有毛好盯的!

    我若无其事地在保安面前晃了晃,看看手表,江离这会儿应该就要下班了吧?我跑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钻进去等了一会儿,就看到江离那辆风的小宝马缓缓行过。

    司机师傅潇洒地一踩油门,我们就尾随上了江离的车。

    我很庆幸,虽然我没记住那宝马的型号,不过幸亏记住了他的车牌号。

    我在出租车上,给江离打了个电话。我问他:“江离你什么时候回来?”

    江离温柔地回答:“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今天晚上可能要晚一些,怎么,你想我了?”后半句带着笑意。

    我闷闷不乐地说道:“你还没下班啊?”

    江离:“这个,还有一些事要忙,你自己吃饭吧,不用等我了。”

    我:“那你吃什么?”

    江离:“我随便吃点就好,不用担心我。”

    我:“哦。”

    江离:“官小宴。”

    我:“恩?”

    江离:“你是不是想我了?”

    我:“……”

    江离:“官小宴,我想你了。”

    我:“哦……江离我在炒菜,不和你说了。”

    我说着,挂断了电话。

    我靠在座位上,看着前方不远处正在等绿灯的白色轿车,江离就坐在里面。他说他想我了……

    我突然觉得自己好无聊,江离有自己的事业要忙,我怎么可以一直缠着他呢?可是,我一想到昨天他上那陌生的香水味道,我就……

    我无力地闭了闭眼,算了,真相一会儿就揭晓了。与其整天让自己这样疑神疑鬼,倒不如跟着他看个明了。

    我愿意相信自己亲眼看到的一切。

    ……

    江离的车停在了一家高级餐厅的外面。我付了车费,刚想下车,却看到了一个很眼熟的影,和他走到了一起。然后他们一起进入了餐厅。

    那是个女人的影……

    我的心跳几乎停止了,大脑里一片空白。江离,女人,江离,女人,江离,女人……

    江离他……在和别的女人约会吗?

    我感觉手脚冰凉,全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般。

    司机师傅突然说道:“喂,你怎么了?”

    我茫然地看了他一眼,这时他又说道:“你是还想去哪里吗,怎么还不下去?”

    我突然惊慌失措地跳下车,“嘭”地一下关上车门。

    司机莫名其妙地看了我一眼,开车离去。

    此时天已经黑下来,我站在原地,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涌上心头。我看着不远处灯火明亮的餐厅,那里面有两个人在约会,这个高级法国餐厅里,气氛还真是浪漫。

    我深呼一口气,小心地朝餐厅入口走去。

    当我走进餐厅,毫无准备地撞上那个巧笑嫣然的笑脸时,我真希望自己这辈子都没来过这里。

    那个笑脸曾经风万种地对我说:“小宴姐姐,你对我真好。”

    那个笑脸也曾冷若冰霜地对我说:“官小宴,其实于子非不适合你。”

    那个笑脸还曾经理直气壮地对我说:“你既然口口声声说我们是朋友,那为什么不把于子非让给我?”

    是的,那个笑脸的主人,她叫雪鸿。

    我望着雪鸿苦笑,果然冤家路窄,狭路相逢,天涯何处是我家啊……

    那边的雪鸿似乎也看到了我,她对着江离笑得更加款款有,还烟视媚行地和他交谈着什么。

    我看着江离的背影,心里仿佛被一块大石头压住了,透不过气来。他说他很忙,他说他想我了……他说这些的时候,心里想的到底是谁?

    我捏着手机,犹豫了很久,给江离了个短信:江离,你在做什么?

    不一会,江离回我:我在忙,乖,等回家陪你。

    我望着手机屏幕上那行触目惊心的几个字,绝望地闭了闭眼,转离去。

    走出餐厅没多远,我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是短信。我有些懊恼有些希冀又有些紧张,总之心很复杂。我打开短信,看到一个陌生的号码来的短信,短信内容为:江离已经不要你了,自觉一点离开他吧。

    我心里一沉,刚才那张明媚而妖冶的脸庞出现在脑海中。我颤抖着回复她:你是谁?

    没一会儿,她回复我:你已经知道了,何必问。

    我盯着那一行字,犹豫了良久,还是回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号?

    其实这个问题好像很多余吧?我自嘲地笑。果然,没一会儿,她回复我:还能有谁,你亲的老公呗。

    我感觉脑袋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敲了一下,很沉很疼。我捏了捏额头,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然后我回复她:我会找江离问个清楚。

    过了一会儿,她回复我:随便你,反正问了也是自取其辱。

    我在回复框里打 了“你这个人”几个字,狠了半天心,终于了出去。然后我深呼一口气,顺手把手机丢到了路边的垃圾桶,这下世界清静了。

    我刚想离开,却听到垃圾桶里有微微的震动的声音。我犹豫了一会儿,很没骨气地在垃圾桶里掏啊掏,把江离买给我的那只手机掏出来,打开,然后我就看到了她的短信。

    她说:你败在了一个人的手里。

    我抱着手机,蹲在路边呜呜地哭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跟我回家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