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9)滚床单之后的善后工作

    我醒的时候,正躺在江离怀里,感觉浑都疼,一点力气都没有。

    都怪江离!要不是他昨晚……我也不会这个样子……

    不过一想到昨天晚上,我的脸就像中了毒一样又又难受,果然是色字头上一把刀,我色迷心窍啊……

    而且我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不真实感,这就仿佛买彩票,虽然我很盼望能中五百万,但是我永远不会想到那五百万会真的砸到我头上。

    而且现在看来,不仅这五百万到了我手上,还一夜之间就被我花了……

    我偷偷看了一眼江离,这家伙还没醒。看着他睡梦中微微勾起的嘴角,我更加地难为。我悄悄地从上坐起来,想下找个没江离的地方冷静一下。我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消化“我和江离已经洞房了”这个事实。

    我刚下,胳膊突然被人轻轻向后一拉,我惊叫一声,向后倒去,随即跌进了一个怀抱里。

    我扭头,看到江离那双亮晶晶的眼睛里仿佛含着笑意。我顿时不知所措地朝他嘿嘿笑了笑,结结巴巴地说道:“那个……江……江离啊,早上好啊……”

    江离笑眯眯地吻了吻我的额头,说道:“早上好。”

    江离一吻我,我就感觉自己的脸颊又烧起来了。我不敢看江离,讪讪地别过脸去。

    江离却笑道:“你都快三十岁了,还学人家小姑娘装纯?”

    我又羞又愤,干脆地抓起江离上的一只手,放在嘴边狠狠地咬了一口。

    江离放开我的体,双手撑在我的脑袋两侧。他低头笑吟吟地看着我,说道:“想咬我?”

    我躲闪着他的目光,嘿嘿傻笑了两声。

    “那我只好以牙还牙了。”江离说着,低头噙住我的唇,一只手已经开始解我的睡衣扣子。

    我侧过头躲开他的吻,一边大口呼吸一边说道:“江离,我浑都疼。”

    江离重新躺下来,把我拉进怀里。他此时呼吸有些乱,喷在我的脖子上,那种感觉怪怪的。

    江离就这样静静地抱着我,没说话。我心里却有一些话想和他说,可是又不知道要怎么说。

    我叫:“江离。”

    “恩。”江离答应了一声。

    我:“江离啊,我还是觉得事展得有些跳脱,你说咱俩怎么就,怎么就……”

    江离闷声说道:“怎么,你不喜欢?”

    我:“也不是,就是觉得好快啊……”我才暗恋你没多久嘛。

    江离:“可是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

    我攥紧江离的手,问道:“那……江离,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江离特文艺地答道:“从我的目光离不开你的时候。”

    我打了个寒战,对此不作评论。

    江离又说道:“你呢,你真的喜欢我吗?”

    我朝他吐了吐舌头:“废话。”

    江离亲昵地捏了捏我的脸,说道:“说实话,在昨天之前,我还以为……”

    我在江离的怀里拱了拱,笑道:“江离你好笨。”

    江离:“彼此彼此,你也不聪明。”

    我:“江离,我还是不明白,你……你当初可是亲口承认自己是gay的……”

    江离瞪了我一眼:“我说错了。”

    我:“……”这也行啊?

    江离揉着我的头,温和地说道:“不管怎么说,我是喜欢你的,喜欢了很久了。”

    我一瞬间就被感动了,在他上蹭着,说道:“我也是。”

    我们两个抱在一起在上躺了一会儿,谁都没有说话。可是,我却突然想到一件很严重的事

    “江离,我……”我的声音堪比蚊子,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江离抓住我的手,牢牢地握在手心里。他说:“官小宴,我们都已经洞房了,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和我说的?”

    我汗,江离你有必要那么直接吗>_&1t;

    我深呼一口气,鼓足勇气说道:“江离,我……我昨晚没有流血……”

    昨天江离给我洗澡的时候我就没看到那些本该出现的红色,只是当时太累了,脑袋已经不能运转了。今天突然想到这件事,却让我怎么想怎么不舒服。我可以不在乎自己的第一次到底有没有见红,可是江离……他不可能不在乎吧?他会不会认为,我已经和于子非或者其他什么男人……了?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江离竟然伏在我耳边呵呵低笑起来,声音虽然很悦耳,可是我听起来却觉得有些着恼。于是我在江离的手背上掐了一下,以表达我的不满。

    江离任我蹂躏着,轻声说道:“所以呢?官小宴,你想表达什么?”

    我长叹一口气,信誓旦旦道:“江离,我真的是第一次。”

    江离在我的脸颊上吻了一下,随即说道:“官小宴,不管你是不是第一次,我对你都是一样的。”

    我失落地说道:“其实你……还是不相信我对吧?”

    江离抱紧我,柔声说道:“怎么会呢,你说什么我都信。”

    我有些感动,在他的怀里蹭了蹭。

    江离又说:“反正你有没有撒谎,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

    江离你确定你这是在安慰我吗>_&1t;

    江离似乎也觉察出自己说的话不对劲,于是他揉了揉我的头,说道:“官小宴,如果我说我也是第一次,你会不会相信?”

    我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开什么玩笑,二十一世纪还会有三十岁的处/男吗?尤其是这么高质量的!

    “官小宴,你别这么看着我,这样我容易把持不住自己。”

    我讪讪地收回目光,思索片刻,便已了然。江离他三十岁之前都是和男人那啥的,和女人当然是第一次,很正常的嘛。想到这里,我戳戳江离的口,笑道:“我当然相信,我是你的第一个【女人】嘛……”我把“女人”两个字咬得很重,以表明我什么都知道,我很聪明。

    江离却突然抓住我的手,沉声说道:“不管男人女人,你都是我的第一次。”

    我愣神片刻,傻乎乎地说道:“也就是说,你连男人的菊花都没爆过,还好意思每次都威胁说要爆我菊花?”

    江离:“……”

    于是下一刻,我就捂着肚子笑岔气了。

    矜持的江离有些恼羞成怒,他拉过我来一顿强吻,想借此堵住我的嘴。

    我被吻得脱了力,却还是忍不住无声地嘿嘿直笑。

    ……

    因为太累,我睡着了,一直到下午才醒。醒的时候江离已经买回来了饭,很丰盛。我从昨天晚上就没有吃东西,到现在胃基本上是空的了,于是看到食物,那个激动啊……

    江离一边给我夹着菜一边轻轻拍着我的后背,说道:“慢点吃,没人和你抢。”

    我感动地看了一眼江离,江离你真好,全都是我吃的,我慢的起来吗我。

    江离又说道:“还累吗?上还疼吗?”

    我感动地摇摇头,不累!不疼!

    于是江离又笑呵呵地给我夹菜。

    等到一轮风卷残云之后,我满意地拍着圆滚滚的肚皮,有饭吃的感觉真好!

    江离和蔼地揉了揉我的脑袋,笑眯眯地说道:“吃饱了?”

    “饱了,真好吃啊,江离你表现不错!”

    江离把我拉入怀中,两只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我,暧昧一笑,说道:“你吃饱了,该我了。”

    我的小心肝儿又不争气地跳了起来:“呃,江离你……你干嘛……”

    江离轻佻地用食指挑起我的下巴,缓缓地低声说道:“你说呢,我还能干嘛?”

    我汗,大哥你能不能不要突然就表现得这么色/好不好,我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

    “可是江离啊,我,我……”

    “你不累,不疼,不饿,你有什么问题吗?”

    善了个哉的,原来他那几句问候都是有目的的,我还傻乎乎地感动呢……江离你太诈了>_&1t;

    此时江离理了理我的头,然后不停地用手指轻轻摩挲着我的脸颊,笑得那个风啊。他说:“我们去卧室?”

    “不要。”刚吃完饭就做剧烈运动,影响消化。江离低下头,薄唇若有若无地摩擦着我的嘴唇,他盯着我的眼睛,缓缓地、用他那低沉而有些沙哑的嗓音,对我说道:“那么,我不介意在这里做。”

    我:“……”

    我算是彻底明白了,在江离面前,我就永远都别想有翻的机会。

    江离把我抱上他的大,三下两下除掉我的衣服。我突然想到一个不合时宜的问题,于是问道:“江离,你不用去上班吗?”

    江离此时正专心致志地咬着我的耳垂,他听到我的话,头也不抬,含混地答道:“上班哪有上重要。”

    我:“……”

    江离你这样做是不对的>_&1t;

    ……

    我和江离折腾到很晚才睡,确切地说,是我被他折腾到很晚才睡(具体节请诸位自行脑补,作者很矜持)。开始的时候我还很享受,可是后来实在累得够呛,可恶的是江离那小子却一直乐此不疲,还声称要“把以前错过的都补回来”。我一怒之下集中全的力气把他踹下,然后义正言辞地警告他:“江离你明天不去上班咱俩就分居!”

    江离从下爬上来,把我拽进怀里规规矩矩地抱着,那表,怎么看怎么像一个委屈的孩子。我一个劲地对自己说,不要被这家伙的表象欺骗了,不要被他欺骗了……

    江离下巴垫在我的肩上,在我耳边低声叫我:“官小宴。”

    我:“恩?”

    江离:“明天我就去上班。”

    我:“恩,反正你不能在家待着。”

    江离:“我知道了,你别生气了。”

    我:“恩,我没生气。”

    江离:“真的?”

    我:“真的。”

    江离:“上班是明天的事……那么我今天晚上做什么?”

    我:“……”

    我还没说话,江离已经抬起我的下巴堵住了我的嘴,另一只手则顺着我的腰一路向下滑……

    我默默地垂泪,江离你这个色/狂,色/狂!

    ……

    江离履行了诺言,第二天就乖乖地去上班了,他临走时还不忘意味深长地笑着告诉我,不用给他送午饭了,让我在家好好休息……

    于是我就在家好好休息了一场,一直到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才醒来。

    刚起,就有人打电话。我一看来电显示,亲娘哎,竟然是薛云风薛小正太……

    我哆哆嗦嗦地握着手机,不敢接也不敢挂。虽然江离一再声称自己不是gay官小宴不是第三者,可是毕竟这小正太喜欢江离啊……我心里还是有一种抢了别人的男人的不安和愧疚感。

    手机响了一会儿就息声了,我长呼一口气,还没缓过神来,它就又响了。

    我丢下那只恐怖的手机,把头埋进被子里。

    过了一会儿,手机终于不响了,然而接下来是一条短信。信人赫然是薛云风。短信内容是这样的:

    老女人!我知道你不敢接我电话!限你四点钟之前来xx咖啡厅见我,迟到一分钟本少爷就砍你一刀!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跟我回家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