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5)辞职【捉虫】

    江离说:“忘记告诉你,我行走江湖的名字,就是ad。”

    我手一抖,差点把杂志扔在地上。太神奇了,江离这种人都能上ZZ时尚?他除了比一般人聪明一点,比一般人懂得多一点,貌似也没什么过人之处吧?

    我不甘心地认真看那杂志的专访,当我看到“xQ网”三个大字时,我顿时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

    xQ网,短短几年之内迅崛起的一个网站,虽然没有其他几个大型网站的综合实力强,但却是成长度最快、展前景最被看好的网站之一。我是外行人,对xQ网的领域优势不太了解,不过从一个普通网民的角度来讲,xQ网确实做得不错。这个网站的眼光很独到,比如,现在国内有好几款网页游戏,最初流行起来,似乎都是在xQ网。而且这个网站的论坛很生猛,许多在别的网站有可能被掉的帖子或者言论,在这个网站的论坛里都可以若无其事地飘着。另外这个网站的服务器很强大,度级快,并且从来不出差错。除此之外我还喜欢它的一些比较独到的小功能,很方便实用。我的博客就是在xQ网开的,而且我有不少小东西都是在xQ网的购物频道买的。

    而这本最新一期的ZZ时尚,它的人物专访里的第一句话就是,“作为xQ网的创始人,ad……”

    于是可想而知我会有么地震惊了。

    ad是xQ网的创始人,而江离提供的证词显示,这个ad就是丫江离的马甲。那么,江离,他,就是,xQ网的创始人……

    于是,这个世界玄幻了……

    我死死地盯着杂志上的那一行字,然后摸索着在江离的手臂上掐了一把,随着江离的一声惨叫,我丢掉杂志,迟钝地看着江离,慢吞吞地说道:“原来真的不是幻觉。”

    江离揉着胳膊,状似无奈地摇了摇头:“官小宴,老老实实地接受现实吧。”

    我突然扑上去掐住他的脖子,一边摇晃着他一边痛心疾地说道:“你说你说你说,怎么会这样,你怎么突然就变成xQ网的创始人了……”

    江离轻而易举地掰开我的双手,泰然自若:“我一直都是。”

    我:“那你以前怎么不说呀?”

    江离:“你也没问。”

    我:“……”

    我捏了捏拳头,心底里有怒火在燃烧。这家伙是故意的,绝对!作为xQ网的创始人,而且他又长得这么美型,还会装模作样,他想上ZZ时尚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于是他故意设了个陷阱,说要和我打赌,等着我去跳!

    想到这里我不淡定了,揪起江离的衣领,凶狠地说道:“你!你是不是故意要和我打赌的?!”

    江离此时正双臂撑着沙,并不反抗。他得意地挑眉道:“我记得,是你主动要和我打赌的。”

    我一愣,随即想到了另外一点:“那你为什么假装自己没实力上杂志?”

    江离微微一笑:“这叫兵不厌诈,我说你就信?”

    我:“……”

    我又无语问苍天唯有泪千行了,这个世界太黑暗了,竟然生出江离这种人间祸害。他根本就是条害虫!

    江离拎开我的手,笑眯眯地说道:“官小宴,你还记得我们打的那个赌吗?”

    来了!我悲愤地看着他,我说忘记了你会相信吗?

    江离点头道:“我知道你没忘记。那么,从现在开始你所有的银行存款就都是我的了,你有什么意见?”

    我无力地摇头。

    江离继续自顾自地说道:“还有,后天别忘记去辞职,需要我的陪同吗?”

    我更加无力:“你想去就去吧。”我知道你想看看王凯。

    江离摇头深叹一口气:“官小宴,其实如果你在打这个赌的时候就把银行里的钱都取出来,那样不管赌局的结果怎样,你都不会有经济损失的。”

    汗,还真是个好办法,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江离啊江离,你早点不说,单等现在我赌输了的时候和我说,好让我后悔?你这不成心气我呢吗……

    我坐在地板上,背靠沙,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江离却揪了揪我的一缕头,心愉悦得很。他说:“官小宴,快去做饭。”

    我靠老娘钱也没了工作也没了,还做个毛的饭!饿死算了!

    江离见我无动于衷,于是说道:“那好,你不做我做。”

    我打了个寒战,无奈道:“行行行我做还不行吗?江离你真是我大爷!”我说着,吃力地从地板上站起来,朝厨房走去。

    背后的江离突然说道:“我有那么老吗?”

    我转瞪他:“闭嘴!江离你好冷!”

    ……

    江离的体真不是盖的,被我伺候了一天,到1月4号的时候已经生龙活虎了。于是,他可以大摇大摆地押着我去辞职了。

    我从来没听说过有谁因为和人打赌而辞职的,于是我真的要为自己掬一把同泪了。

    王凯正悠闲地坐在巨大的办公桌后面。当他看到我走进他的办公室的时候,咧嘴笑了笑,然后,他看到了我后的江离,于是王凯的笑容僵在脸上了……

    我从嘴角上扯出一丝勉强的笑容,把辞职报告放在他的桌上。

    王凯看到辞职报告,脸色一变。他扫了江离一眼,淡淡地对我说道:“官秘书,你是真的想辞职吗?”

    我犹豫着点了点头,低头不敢看王凯,王总,其实我真不想辞职……我那好不容易坑蒙拐骗来的高薪职业啊……

    王凯:“为什么?”

    我:“辞职报告里有写的。”

    王凯:“我要听真正的理由。”

    真正的理由就是,我打赌打输了。可是这么丢人的理由我是打死也说不出口的……

    这时,一直沉默的江离说话了:“辞职报告已经交了,小宴,我们可以走了。”

    我觉得也是,于是朝王凯歉意地点点头,转和江离走开。

    “江离!”王凯突然拍了一下桌子,我吓了一跳,回头看去,他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上笼罩着一层怒意,让人不敢鄙视。他盯着江离,说道:“你有什么资格给她幸福?”

    江离看着王凯那张俊脸,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无声无息地笑了笑。那种笑意,仿佛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或者不可理喻的事

    江离一只手臂勾在我的肩膀上,朝王凯说道:“那么,你有资格?”

    王凯板着脸答道:“我当然有,至少我不是gay!”

    江离:“那好,我们来比一比。先,硬件条件。想必你早就知道我是谁了?南星似乎确实比xQ有钱,不过你好像忘记了,南星是你爸的,就算要和我比,也是王成海那老家伙和我比吧?”

    王凯脸色挂起讥诮的笑:“也许他真的和你比过。”

    江离低头看了我一眼,又说道:“况且官小宴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她只要每天有饭吃就好,如果再加上一年能拿上十几二十万的薪水,她做梦都会笑醒的。至于你是不是南星的继承人,我是不是xQ的创始人,她才懒得管。”

    我汗,就因为你是xQ的创始人,老娘所有的钱都被你骗光了,你还好意思说!

    江离似乎感受到我的不满,他拍了拍我的肩膀以示安慰,随即又对王凯说道:“算了我们还是比关键的地方吧。你说你能给官小宴幸福,你拿什么给?拿你那些对付女人的花招吗?不管我是不是gay,至少我从来不玩弄女人。”

    王凯:“我玩弄别的女人不代表我会玩弄她,我对她是真心的。”

    “真心?”江离冷笑,“真心是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如果几句花言巧语就算是真心,那这个世界上的真心也太掉价了吧?官小宴虽然傻,但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我拽了拽江离的衣角,抬头仰望他感的下巴……江离你丫太有口才了……

    江离低头对我微微一笑,随即又对王凯说道:“我不和你浪费口舌,事实胜于雄辩。我们现在掌握的事实,已经足以证明,对于女人来说,你这种人,才是她们最大的安全隐患!”

    “退一万步讲,就算你真的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官小宴,你能喜欢她多久?一个星期?一个月?还是一年?那么一年之后呢?你想没想过当你不喜欢了,你会对她造成一个什么样的伤害?如果你不能设处地地为她着想,那就麻烦你离她远点。”

    “想玩女人就光明正大地玩,别打着的幌子……当然我是不可能放任官小宴被你玩的。”

    “官小宴她生是我江离的人,死是我江离的死人!”

    江离说完,不等王凯回答,拎着我转出门。估计王凯也会有那么一瞬间大脑突然运行缓慢的感觉吧……毕竟我们都是凡人,而江离,他是一条害虫……

    而我……我的大脑已经完全死机了,黑色的屏幕上只来回蹦跶着一句话:官小宴生是我江离的人,死是我江离的死人!

    生是我江离的人,死是我江离的死人……

    我被江离拎着走出xxx广告公司的办公大楼,一路上招来了无数人的侧目,期间似乎还夹杂着一些不太矜持的女人的低声尖叫。当然我此时已经基本上没什么观感了,满脑子都是江离最后那一句话的回放,一遍又一遍。

    我心里突然涌起一股淡淡的悲伤,江离他,他怎么可以随随便便说这样的话呢!他知不知道这样子很容易引起我的误会的?

    可是,为什么我的心底里又似乎流淌着一种……呃,感动?

    我侧头看着江离,心想,如果江离他不是个gay,如果他不是gay……

    我摇头苦笑,如果江离不是gay,那我官小宴也不会有机会靠近他吧?

    江离把我塞进车里的时候,我依然在呆。他帮我系好安全带,又拍了拍我的脸,奇怪道:“官小宴你怎么回事,脸色这么苍白?”

    我垂着眼睛不看他,淡淡地说道:“我没事,谢谢你。”

    江离:“别客气,其实失个业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用不着那么沮丧。”

    “哦,”我答应了一声,犹豫了一会儿,鼓足勇气说道,“江离你……”你是不是其实有一点点喜欢我?可是怎么可能呢,你明明是个gay……可是你既然是个gay,就不要表现得好像有些喜欢我的样子吧?我紧张得很,自己都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了。可是我言又止了半天,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江离有些奇怪:“我怎么了?”

    我靠在座位上,小心地垂下眼眸,低声说道:“其实你用不着对我那么好的。”

    沉默。

    还是沉默。

    我以为江离没有听到我的话,正好,我也觉得不好意思的,权当没有生吧,那些自恋的想法统统抛在脑后,我一遍遍告诉自己:江离喜欢男人,女人全部退散……

    就在这时,江离清冷的声音从一侧传来,他说:“我乐意。”

    ……

    我觉得江离应该是拿错剧本了,按照原定思路,他应该是对王凯很感兴趣的,可是现在……虽然我不敢说他似乎是对我感兴趣了,但是他对待王凯,一点都不客气。想到这里,我又小心翼翼地问江离:“江离,你跟我说老实话。”

    江离此时正吃着我做的午饭,心不错的样子。他盯着盘中的糖醋排骨,头也不抬地回道:“说。”

    我支支吾吾了半天,终于鼓起勇气说道:“江离你真的不喜欢王凯吗?”

    江离:“废话,难道你很喜欢?”

    我解释道:“我说的不是那种喜欢,是那种喜欢,呃,就是,男人对男人的喜欢,你理解的唔……”

    江离夹着一段排骨塞进我的嘴里,脸色不善:“官小宴,你别我。”

    ……

    由于再有一个月就要过年了,因此我也不急着找工作。虽然我的存款全都没了,不过江离说了,只要我好好给他做饭做家务,他就会不定时地给我一些零花钱,表现好的话还有奖金。

    我说:“要不我去你们xQ工作吧?”xQ耶,我最喜欢的网站之一,想一想都兴奋。

    江离却面无表地回答:“我觉得你更适合做一个全职太太。”

    于是我就这样悲催地摇一变成为了江离的保姆,而且连他的午餐都要送,并且还要陪他吃……因为江离不喜欢一个人吃饭。我被他折磨得有点悲愤,这小子欺人太甚哪……

    我实在想不通事怎么会展成这样,要知道,当初刚结婚那会儿,江离想吃我做的饭,那还要看我的脸色好不好!

    不管我有什么想法,反正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我还是拎着巨大的保温锅,颠地来到了xQ的总部。

    长相甜美的前台小姐着比她的长相更甜美的喉咙,笑眯眯地问我找谁。我想也不想,就回答说找江离。前台小姐傻掉。

    我突然想起江离的那个马甲,于是改口道:“我找ad,给他送午饭。”

    甜美的前台瞥了一眼我手中的饭锅,眼神虽然礼貌,却依然难掩轻视。她礼貌地问我有预约没,然后噼里啪啦地说了些话,那意思大概是,想找ad的人多的是,你算老几?

    我觉得江离这事干的真不地道,明明想让我送饭,可是为毛却卡着前台不让放行?我翻出手机气愤地给江离打电话,质问他又想出什么幺蛾子。江离笑呵呵地说没事,让我把手机给前台。我照做。

    然后,我看到那甜美的前台小姐在把手机放到耳边的一刹那,脸上充满了惊喜和激动,还有一股子崇敬,就仿佛那其实不是一只手机,而是梁朝伟遗落的一只鞋子……然而一句话的功夫,那脸上所有的正面绪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失望惊恐以及不甘。

    我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的表变化,在这么短时间内竟然能变换出这么多表,这姑娘真有才。

    甜美小姐唯唯诺诺了几声,就把手机递给了我,并且心地告诉我江离的办公室在哪里。

    ……

    我走进江离办公室的时候,看到他正在看一些文件。我走过去,豪气干云地把饭锅往他的办公桌上一放,大声说道:“开饭了!”

    江离抬起头,看到是我,勾了勾嘴角。他活动了一下肩膀,说道:“先给我揉揉肩。”

    我靠你真当我是你保姆了?我刚想反对,江离却说道:“关于奖金……”

    我很没节地跑到他后,不轻不重地给他揉着肩膀。江离的肩膀真宽阔啊……打住打住,我这是在想什么呢……

    我一边揉着一边问江离:“你刚才跟前台那小妹妹说什么了?把她吓得啊。”

    江离答道:“没说什么,我只不过是告诉她,你一句话就能让她离开xQ。”

    我吓了一跳:“我我我我……我有那么牛吗?”

    江离惬意地享受着我的服务,一边翻看着午餐都有些什么,一边随意地说道:“你可以试试。”

    好吧我承认我没胆子试,这种变态的事江离没准还真做得出来。我突然想到古代的太监宫女们都拼了命地想去皇帝的手下办事,偶尔三言两语吹吹风,就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虽然此种职业有点危险,不过这种接近上位者的感觉,真的好爽哇……等一等,为毛我想到的是太监宫女而不是皇后贵妃?不对不对,貌似我也不能算皇后贵妃,我只是江离的挂名老婆,呃,这个在古代那就是……没有被临幸过的皇后贵妃?自pia,我这都是在想什么啊啊啊啊……

    吃过午饭我没有立即回家,反正回去也没什么事干,倒不如在江离的办公室里玩一会儿,参观一下xQ创始人的办公室也不错,然后我就可以在xQ的论坛里胡说八道吹吹牛,恩,好。

    我窝在宽大的沙上,看着不远处的江离。他正在电脑前敲着什么,很专心。他的皮肤白皙而细腻,眼睛深邃,鼻梁高,薄唇微抿。从我这个角度看,他的五官堪称完美,就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男人。他的型很简单,不长不短地立在头上,像一个规规矩矩的中学生。他依然懒得往上搭衣服,上只随便了一件白色衬衫,第一颗扣子开着,随而从容。很普通的一件白色衬衫,在他的上,却容易让人读出不一样的味道。冬里的阳光铺洒进来,为他的体镀了一层金色的光,我突然傻乎乎地想,站在那层光晕下,会不会很温暖呢……

    这时,江离突然抬起头朝我这边看。我一个没反应过来,就这样傻愣愣地和他对视着。

    江离突然弯起嘴角对我微微笑了一下,金色的阳光打在他的唇角上,很好看,也很……人……

    “官小宴。”江离突然叫我。

    我:“恩?”

    江离:“把口水擦掉。”

    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慌忙抬起袖子在嘴巴上擦了擦……哪有!我突然想到,这种花招江离他玩儿过,我又想到了当时江离薄薄的浴衣下难掩的结实材,我差一点鼻血又流出来……

    对面传来了江离愉悦的低笑声。他一边笑一边说道:“官小宴,你觊觎我的美色已经很久了吧?”

    我:“……”

    我气呼呼地倒在沙上假装尸,江离你不说破坏气氛的话会死啊?!

    我在沙上躺了一会儿,竟然真的睡着了。我做了一个梦,而且是个,呃,梦。我梦到江离低头动地吻着我,而且我还厚着脸皮伸出舌头嘴唇,然后江离张嘴捉住我的舌头,继续缠绵……

    可是,我的心底总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回着:可惜你是个gay,可惜你是个gay……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跟我回家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