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5)乱

    第二天我一觉醒来,看到头上的闹钟指针赫然已经指到了九点半,我傻了,把它拿起来晃了晃,这闹钟坏了吧?

    这时,江离走进来,看到我正抱着闹钟折腾,便轻描淡写地说道:“早上好。对了,你闹钟响了,我帮你按掉了。”

    我怒:“你……”

    江离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还有,你手机在客厅,刚才响了,我也帮你按掉了。”

    我抓了抓头,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可是江离这么变态,那一定是真的!于是我对江离怒目而视:“你到底干嘛,你知不知道这样子我会被扣工资的!”

    江离:“没事,你被炒了才好呢。”

    我拎起枕头朝他扔去,md,一大早就气我!

    江离接住枕头扔在上,然后面无表地说道:“快起吧,我买了早餐……当然,你可以选择不吃。”

    善了个哉的,我凭什么不吃?

    江离送我上班的时候,我的心十分地沉重。说实话,我上班不是没迟到过,只是一下子迟到将近两个小时,还是比较耸人听闻的。

    江离把车停在我公司门口,扭头对我脸色不善地说道:“官小宴,这工作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

    “废话。”这可是我的饭碗。我说着,也不理他,下车走人。

    江离摇下车窗,在我背后说道:“还是说,这里有重要的人?”

    我头也不回,懒得理他,这人简直莫名其妙。

    我走到王凯的办公室门口,想象着他要扣我工资的欠揍表,颤抖着敲了敲门……没人应。

    我刚想继续敲,这时门里突然走出一个人来,差点和我撞个满怀。我后退几步,站定一看,原来是薛云风。这孩子看起来脸色不怎么和善,于是我也不敢招惹他。

    薛云风朝我点了一下头,把门一摔,然后就板着个脸离开了。我看着他的背影不感叹,这小美男生气的时候还真是叫人畏惧,那气场,啧啧……

    我正自感叹薛云风的气场,后的门突然“霍”地一下打开。我回头,看到王凯站在门口,同样脸色不善地盯着我看。我立即打了个哆嗦朝他笑了笑,刚想说话,王凯却先开口了。他说:“官秘书,你和薛云风说过什么?”

    我心里一抖,不是吧?薛云风你这么快就把我招出来了?

    王凯见我不说话,继续咄咄人:“官秘书,我没招你没惹你,你为什么和薛云风说我勾引他男人?!”

    果然,薛云风这个家伙,还真是靠不住!我翻了翻眼睛,干脆破罐破摔地说道:“没有啊,我只是觉得江离有可能喜欢你……”

    刚说到这里,王凯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我吓了一跳,茫然地看着他。他把我拉进办公室,关上门,然后靠在门上,双手环,笑嘻嘻地看着我。

    我心虚:“怎……怎么了?我真的没说别的……”

    王凯眼角眉梢都挂着笑意,让人完全想象不到他刚才还处在盛怒之下。他盯着我,笑道:“果然是你说的。”

    我脑袋里一黑,玩了,我上当了。这种把戏多老土啊,却让人防不胜防……江离也曾经用它骗过薛云风。

    王凯沉思了一会儿,突然一拍后脑勺,大彻大悟:“我就说嘛,你老公不正常,居然他是个gay?还是薛云风的男朋友?”

    我无语,完了他什么都知道了……我怎么就这么笨呢!

    这时,王凯单手拄着下巴,像个侦探家似的陷入沉思,并伴随着自言自语:“可是他既然是个gay,你又为什么和他结婚呢?你缺钱?貌似是,不过钱的问题好解决。你被他胁迫?有可能,gay都是很难讨到老婆的……不管你是因为缺钱还是被他胁迫,我都是可以解救你脱离苦海的,对,就是这样,”他突然抬起头,双手搭在我的肩上,低头盯着我的眼睛,十分真诚而郑重地说道:“小宴宴,我决定了,我要解救你。”

    我傻掉,愣愣地看着他,疑惑道:“解救什么?”

    王凯难得笑得很阳光,他说:“我知道你其实不想嫁给江离,有什么困难只管找领导。说吧,你想要我做什么?”

    我推开他的手臂,朝他微微一笑,说道:“我要你忘掉刚才的谈话,就这样。”

    王凯明显很震惊:“我没听错吧?他可是个同恋哪!”

    我:“然后呢?”

    王凯:“他不能给你幸福。”

    我:“我又没需要。”

    王凯:“那你为什么和他结婚?”

    我:“我不想结婚,又不得不,然后就结了。”

    王凯睁大眼睛看着我:“这样也行?那你怎么不找我呀,说不定我比他更早认识你呢。”

    我:“我觉得,嫁个gay总比嫁一头色狼要安全一些。”

    王凯笑道:“小宴宴你别这么说嘛,我对你可是一心一意的。”

    “王总,你省省吧。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我说着,便要去开门。

    王凯却将门按得死死的,他收起笑容,说道:“你真的不打算考虑我?”

    我皱眉:“这话你都问过多少次了,你累不累啊?”

    王凯垂下眼睛,过了一会儿,说道:“这次是真的。”

    我突然想起上次化装舞会,那时候他的表比现在还认真,结果呢?所以王凯这人的话你永远都不要当回事,尤其是谈感的时候。于是我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说道:“行了我知道了,那么我先出去了,有事您叫我啊,王总。”

    我走出王凯的办公室没几步,他突然在背后叫住了我。他说:“官小宴,其实我们两个可以试着谈场恋。”

    我头也没回:“算了吧,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那个上午之后,王凯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依然是一副玩世不恭花花公子的模样,当然工作的时候除外。他也会时常调戏我,对此我也司空见惯,浑不在意。我想,像我这样厚脸皮的人,实在是不多见了。

    ……

    到年底了,公司的各层领导们开完了年终总结的会议,就一起跑去某饭店里吃饭了。这顿饭开始的时候还蛮正式蛮隆重,展到后来,就完全是推杯交盏了,反正中国人不管说什么,都喜欢在酒桌上见真章,这个可以理解。令我不能理解的是,为毛总是有人来给我敬酒。后来我突然想到一句古语,什么“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我估计我就是王凯的鸡犬,别人对我客气,也全是看在他的面子上。

    看来领导就是领导啊,虽然这个领导让我真的尊敬不起来。

    虽然我对酒精有免疫体质,但是咱不得不承认,这东西是真的很难喝,远没有可乐果粒橙喝着痛快。如果不是有心事,怎么喝怎么难受。好吧,虽然我喝不醉,但是我可以装醉。我演戏演不好,不过装醉真的很成功,比薛云风那小美男不差。

    于是我几杯酒下肚之后,便哼唧着趴在桌子上不肯起来,老娘喝醉就这样,怎么地吧!

    醉得不省人事的人是不能主动要求回去的,因此我只好乖乖地趴在桌子上装睡觉,大家也渐渐忽略了我这号人的存在,继续觥筹交错着。王凯这人还算有良心,他自己喝得差不多了,便拎起我,和大家告了个别,出去了。我装着醉眼朦胧地回头一望,现在场的清醒的人当中,十有**看我们的眼神都是不对劲的。唉,现在这年头的人,怎么都这么不纯洁呢……

    王凯掏出钥匙想去取车,我死活不同意,抱着饭店门口的柱子不肯放手,嘴里嚎叫着:“不要不要,酒后驾车是违法的!”善了个哉的,你不要命我还要呢。

    王凯笑呵呵地揉着我的头,说道:“没关系,在市区里只有堵死人的,没有撞死人的。”

    我完美地演绎着一个醉鬼应有地固执,抱着柱子埂起脖子,说什么都不行。

    王凯无奈,只好揣起钥匙,扶着我去拦出租车。他一手拉着我的胳膊,一手扶着我的肩膀,几乎将我整个人扯进怀里。我对这个姿势很不满,不过考虑到我现在是个醉鬼,于是只好忍着不反抗。

    我靠在王凯怀里,晃着走着路,边走边断断续续地说:“送……送我回家……”

    王凯的声音从我的头顶上方响起:“好好好,知道了。你这人,都醉成这样了还知道提防我。”

    我怕他看出破绽,只好又胡说八道地乱扯了一顿。

    王凯把我塞进出租车,和司机说了我家的地址,我这才放下心来。说实话王凯这个人吧,我也不能说他道德欠缺,只能说,这个人的思想太过开放,他似乎从来不把和女人上\当回事,而且在他的意识里似乎别的女人也应该这么想。因此我今天还真是不得不防着他,万一大家酒后乱饥不择食了呢。

    王凯把我塞进车厢,自己也钻了进来,然后他又把我扯进他的怀里。我挣扎着动了动,他却按着我,说道:“别动,我怕你碰到头。”

    他的理由这么正当,我倒觉得自己有些矫了。于是我只好乖乖地靠在他的怀里,闭着眼睛假装睡觉。

    王凯撩了撩我额前的头,突然低声问道:“小宴宴,你最的人是谁?”

    我含混地答道:“妈妈。”

    “呵呵,真是个孝顺的孩子,我喜欢。”他说着,又揉了揉我的头。

    王凯又说:“小宴宴,我可以吻你吗?”

    我:“不可以。”

    王凯:“你到底有没有喝醉啊?”

    我:“我没醉,真的没醉。”

    王凯:“恩,你醉了,真的醉了。”

    王凯:“小宴宴,我不可以吻你,那么谁可以?”

    我:“妈妈。”

    王凯:“除了妈妈呢?”

    我:“芒果。”

    王凯:“芒果是谁?你男朋友?”

    我:“芒果是橘子的男朋友。”

    王凯:“橘子又是谁,你的好朋友?”

    我:“恩。”

    王凯:“你竟然抢你的好朋友的男朋友?”

    我:“恩,它们不介意。”

    王凯:“你朋友都是一群什么人啊。”

    我:“它们都是小狗,很可。”

    沉默。

    隔了一会儿,王凯又说:“小宴宴,江离可以吻你吗?”

    我:“不可以。”

    王凯:“那么于子非呢?”

    我:“不可以。”

    王凯:“薛云风呢?”

    我:“可以。”

    王凯:“你喜欢薛云风?”

    我:“恩,他是我干儿子。”

    再次沉默。

    一路上我和王凯就一直进行着这么没营养的谈话,我含糊着回答着他的问题,尽量让他相信我已经醉了,期待着他赶快把我送回家完事。

    我觉得和江离在一起待久了也是有好处的——至少我的演技是真的精进了不少。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跟我回家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