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3)圣诞夜醉酒

    在这世界上,难缠的人分好多种,有些人难缠得让人厌烦,比如于子非;有些人难缠得让人抓狂,比如王凯;还有些人,难缠得让你很无奈,比如薛云风。

    事要从那个不怎么平静的圣诞节说起。

    话说12月25,别人都过圣诞节,人家江离却过生,也算是有个了。我寻思着江离估计要和小美男薛云风一起共进浪漫晚餐,为了不碍江离的眼,我告诉他晚上有事会晚一些回去,江离冷嘲讽了我几句,对此我浑然不在意。然后下班之后我就直接跟着王凯蹭了顿饭,接下来就钻进他的车子去酒吧哈皮去了。

    圣诞节好歹也算个节,酒吧里的气氛和平时不大一样,还有一些有意思的小节目。今天的节气氛太浓厚了,大家都玩疯了,周围很吵,不过这也算是都市男女们的一种泄生活压力的方式吧。

    从酒吧里出来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我刚一出酒吧的门,手机就响了起来,我拿出来一看,是最近魂不散的薛云风小朋友。

    我接起手机,那头马上传来了断断续续的抽泣声,伴随着咕嘟咕嘟的喝水的声音。我很奇怪,“喂喂喂”地喊了好几声,薛云风才开口讲话。他叫了一声“官小宴”,接着又是呜呜的哭声,我仿佛隔着手机都能闻到他上的酒气,这小子八成已经醉了吧。

    我这人虽然不怎么善良,但是心软,尤其遇到这么漂亮的小正太对着我哭,让我的小心肝儿实在是受不了。于是我急忙对着手机说道:“你怎么了吗,是不是江离欺负你了?”

    我一提江离的名字,他哭得更凶了,一边哭还一边叫着江离的名字。

    我捏了捏额头,捂着手机对王凯说:“你先走吧,我还有点事要办。”

    王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这么晚了你去哪里?要不要我保护你?”

    我想了想薛云风的体格,虽然他也许打得过我,不过考虑到他已经喝醉了,应该也不会很难应付吧。于是我摆摆手说道:“不用了,我有事再给你打电话吧。”

    “好吧,那你有事要第一时间打给我。还有,”王凯倾过来,颇神秘地眨眨眼睛,“不要随便上别的男人的车。”

    我靠你有完没完了。我白了他一眼,转离开。

    外面太冷,我躲进路边的一家快餐店给薛醉鬼打电话:“薛云风,你在哪里?”

    薛云风哼唧了两声,结结巴巴地说道:“关……关你……什么事……”

    丫的你要是不打电话扰我我才懒得管你呢,关我毛事!我想把电话挂掉,可是一想起他这个孩子其实也不坏,何况和我还有点裙带关系(如果老公的人也算是裙带关系的话),于是我只好耐心哄他:“你告诉我你在哪里,我带江离去给你道歉。”

    薛云风:“你……江离……”

    我:“说啊,你在哪里,江离可是等得不耐烦了!”

    薛云风的声音突然变小了些,我隐隐听到他对边的服务生说:“告诉她,我在哪里。”

    我顿时无语,这小子醉得连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了。

    ……

    我来到y酒吧的时候,薛云风正豪气干云地自斟自酌,喝酒像喝白开水一样。我跑过去一把拉住他的胳膊,说道:“别喝了,跟我回去!”

    薛云风哪里肯,他甩开我,皱起眉头不耐烦地说道:“走开!”

    不生气不生气我不生气……md,气死我了!

    我端起他面前的酒杯咕咚咕咚喝了个干净,然后擦擦嘴巴:“薛云风你再喝酒,江离就不要你了!”

    薛云风怔了一下,然后突然趴在吧台上呜呜地又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抽抽噎噎地说道:“江……江离他不要我了……呜呜……”

    我被他吓了一跳,果然这世界上最难伺候的就是醉鬼了。于是我哄儿子一样地拍着他的背,尽量把声音放得很温柔很有母的光辉:“好孩子,江离说了,你乖乖回家,他就要你。”

    薛云风抬起头睁大眼睛望着我:“真的?”那一双醉眼朦胧的眼睛里还挂着泪水,看着他梨花带雨的面庞,我见尤怜啊。

    于是我忍着在那脸上啃上一口的冲动,信誓旦旦地说道:“真的……赶快回家吧。”看来跟江离在一起待久了我也没学什么好,演戏的本事倒是精进了不少。

    于是薛云风十分乖巧地点了一下头:“好,我们回家。”

    我扶着站都站不稳的薛云风,歪歪扭扭地走出酒吧,然后拦了辆出租车。还好薛云风现在没有醉彻底,还知道自己住哪。

    刚坐上出租车,江离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我一按下通话键,就听到江离的怒吼:“官小宴你到底去哪里疯了,怎么还不回来!”

    我看着倒在一旁的薛云风,心里有无数的怨气和怒气,于是同样吼回去:“我在哪关你什么事啊!”老子还不是为了料理你男朋友的事,真奇怪为毛你自己的男朋友总是要我来照顾!

    江离被我吼了一下,竟然平静下来。他沉默了一会儿,语气里有些幽怨地说道:“今天我生。”

    我不明所以:“礼物不是昨天就给你了吗?”虽然那是个失败的礼物。

    江离怒道:“我过生你连点表示都没有?送我个育不良的花瓶就打我了?”

    我深刻怀疑他“育不良”一词实在有指桑骂槐的嫌疑,可是我又奈何不了他。于是我忍了忍,说道:“那你还想让我干嘛?”

    江离:“算了,现在十一点五十五,你给我唱生歌吧。”

    我:“江离你不会也喝醉了吧?”一般况下他喝醉的时候都会干一些比较幼稚的事

    江离冷着声音说道:“你唱不唱?不唱的话,让我想想用什么方法收拾你……”

    “好了好了,我唱,我唱还不行吗?”怕了你了!

    于是在幽暗平静的车厢里,赫然响起了一曲气回肠的生歌,并且还是中英文对照版本。我从后视镜中看到出租车司机那忍得很痛苦的表,同地说道:“师傅你想笑就笑吧,我脸皮厚着呢。”

    于是那司机豪放地大笑起来。

    江离听完我唱歌,说道:“不错,我见过唱歌偶尔跑调的人,却是第一次见识唱歌偶尔不跑调的人。”顿了顿,他又补充道,“尤其是能把生歌唱成这样的,真是百年不遇。”

    我靠你什么意思!

    江离没有感受到我的不满,他说:“其实今天,你应该跟我一起的。”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为什么?”难道要拉着我和你的小男朋友玩3 p?哦买糕的,我是正常人好不好!

    江离没回答,而是突然话锋一转,说道:“你今晚还回来吗?”

    我一时没跟上他的思路:“啊?呃,应该……会回去吧……”

    江离:“你跟谁在一起?”

    我也没有隐瞒:“还不是你男朋友,喝得烂醉如泥……我说,你们俩吵架了?”

    江离:“喝醉了?喝醉好啊,酒后乱的好时机。”

    我笑:“那你过来吧,赶快趁这个时候把他吃了,这么漂亮的小正太一定特别可口。”

    江离似乎又生气了:“我们两个的事用不着你来管。”

    我:“我才懒得管。”

    江离:“送他回去之后就回来吧,你不要对他有什么想法。”

    我笑,他明明很在意薛云风,为什么一定要吵架呢?于是我安慰他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对同恋没兴趣。”

    江离没说话,我又补上一句:“只是这小子老是让我有一种当妈的感觉。”

    江离轻笑:“你想当妈了?我不介意帮个忙。”

    我:“去死吧你!”

    江离呵呵地笑了起来,笑完之后他说道:“在哪里,一会儿我去接你。”

    江离突然而降的友好让我感觉不对劲,于是说道:“不用了,他家在市区,打车特方便。”

    江离:“那也不行,万一遇到个审美有点畸形的司机,打算劫个色呢。”

    我靠,劫色就劫色呗,干嘛还一定要审美畸形的?江离你丫不挖苦我会死啊!

    江离:“一个小时之后,我在他家楼下等你。”

    我:“江离你说实话吧,你到底什么居心?”我才不相信他会有那么好心。

    江离:“你如果非要为我做点什么,那就回来给我煮点夜宵吧……我要吃长寿面,一根面条一碗的那种。”

    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那种东西看起来简单,其实做起来很麻烦的好不好!

    江离:“不听话?不听话的后果也许会很严重……”

    我:“行行行,我听话。你也太无耻了!”

    江离又得意地呵呵低笑起来,我一怒之下挂断了电话。

    ……

    薛云风的住处离他上班的地方不远,估计是他为了上班方便,租的房子。我扶着他上了楼,从他的衣服里翻出钥匙,开门,找到卧室,然后把他扔到上,给他脱掉鞋子,盖好被子。

    好了,大功告成,我可以解脱了。我擦擦头上的汗,拎起包包走出卧室,刚打开门,却听到后一个十分清晰的声音说道:“你要走了吗?”

    我吓了一跳,转看去。只见薛云风正倚着半躺着,眼神清明得很,一点没有喝醉的样子。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他,震惊得说话都有些结巴:“你你你你……你不是喝醉了吗?”

    薛云风脸色暗了暗,答道:“我只是想醉而已。”

    哇靠,那就是说你刚才一直都是装的?装成喝醉的样子让老娘傻了吧唧满头大汗地把你送回来?我一想到这里就悲愤了,于是不管不顾地跑到他的边,倾掐着他的脖子摇晃他,一边摇晃一边痛心疾地说道:“你小子怎么就这么恶劣呢,你知不知道要处理一个醉鬼是很浪费精神以及体力的!”

    薛云风在我的魔爪下,整个体像木偶一样一晃一晃的,他也不反抗,只是垂下眼眸,平静地说道:“我又能怎么办,我醉不了,只好装。”

    我停下手,有些心疼地看着他。我突然想到于子非刚离开我那会儿,我也是经常夜夜买醉,但是由于本人的特殊体质,对酒精几乎是免疫的,于是每次我都喝很多酒,很清醒地撒着酒疯……现在想想,那时候真是傻啊,谁离了谁能过不下去呢。

    我甩掉回忆,拍了拍薛云风的脑袋,笑道:“好孩子,以后不要乱喝酒了,伤。”

    薛云风拍开我的手,不满道:“我不是孩子!”

    我笑:“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孩子……要不,我认你当干儿子吧?”

    “你……”薛云风对我怒目而视,气得嘴唇直哆嗦,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被他这个样子逗得嘿嘿直笑,捏着他的脸蛋说道:“正太,你好可啊。”

    薛云风偏过脸,对我不予理睬。

    我拎起包,又拍了拍他的头:“乖孩子,好好睡觉吧,姐姐要走了。”

    薛云风却拉住我的手:“你……你能不能陪陪我?”

    我回头看着他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顿时一点抵抗力都没有了。于是我坐在他的边,风万种地笑了笑:“帅哥,你很需要人陪吗?”

    薛云风的脸顿时红透,我才现原来调戏小正太是这么好玩的一件事,哈哈。

    薛云风看着我幸灾乐祸的样子,低头轻声说道:“你看起来很开心嘛……如果我告诉你江离要和我分手,你会不会更开心?”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跟我回家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