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1)一个赌局

    这天下班,我一坐进江离的车,就现气氛不怎么友好。

    江离的脸仿佛深秋的湖水一样,让人瞬间产生一种凉意。他目不斜视地开着车,丝毫没有理会我的意思,连讽刺都不打算。

    我忐忑地坐在座位上,不说话。我觉得江离今天肯定吃了谁的亏,现在正在气头上。虽然我不敢和他说话,不过我对于能把江离气成这样的人,是很好奇并且崇拜的……我是真想拜会一下那个人,如果可以的话,也许能拜他为师也说不定……

    不过我突然就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江离心这么差,肯定需要泄,如果他泄……那我就是那个倒霉的出气筒吧?哭无泪君,我怎么这么悲催啊我……

    果然,刚回到家,江离就开始找茬了。他倚着门,板着脸看着沙上的我,说道:“官小宴,你就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我虽然怕他欺负我,但又十分反感他这种找茬行为,于是面无表地回击道:“江离,你就没有什么话想问我?”

    江离走过来把一本杂志扔到我面前:“ 看第七页,你的杰作。”

    我觉得莫名其妙,翻开杂志找到第七页,于是了然。第七页是一个广告图片,满满一页纸上,是我和王凯两人的相得益彰的混搭服装,以及大大的笑脸。我头一次现,原来我自己笑起来还是灿烂的嘛。而且王凯那厮的眼神和表都很到位,他低头动地看着小红帽,那眼神有些温暖,有些炽,又有些宠溺……如果单看这张照片,绝对不会有人相信,这厮其实就是个喜欢调戏各色女人的大尾巴狼。

    于是我欣赏着这则广告,由衷地感叹道:“这张图片拍得太成功了,我得保存下来,留个纪**。”顺便也可以拿它羞辱一下王凯。

    我刚说完,江离却突然一把将杂志夺过去,讥笑道:“都红杏出墙了还这么理直气壮?”

    我靠,说什么呢你!谁红杏出墙了,谁谁谁!我被江离说得有些炸毛,反驳道:“拍个广告就是红杏出墙吗?拜托你有点常识好不好!”

    江离:“拍个广告至于笑这么开心吗?”

    我觉得江离简直不可理喻,于是挥挥手说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你心不好,厨房里的杯具洗具餐具随便你摔,别找我麻烦就行了……再说了,我就算红杏出墙,有你什么事呀?”

    “我……”江离言又止,停了停,终于说道,“我只是突然现,你的品味比你的智商还要低。”

    我冷哼一声,说道:“我很怀疑,你是不是嫉妒我了?说实话吧江离,你这辈子是不是都没上过杂志?……当然征婚启事除外哦。话说,姐不仅上杂志了,还拍了这么漂亮的广告,还……”我说到这里停止,站起拍了拍江离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道,“说实话,我很理解你的心,毕竟大家都是普通人,其实想出名,很难的……”我现我的思维现在是严重脱线了,怎么会扯到这些方面……你别问我是怎么想的,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反正我莫名其妙就这么说了,可能是八岁的时候的那个明星梦在作祟吧,毕竟大多数人心底深处都是希望被人关注的。当然以我现在拍的这个广告的影响力,出名的概率那也基本是零。

    江离听了我的话,冷笑一声拍开我的手,说道:“拍个二流广告上个三流杂志你就成这样了?说实话吧,这种杂志我才懒得上。”

    我一本正经地点头:“吃不到的葡萄永远是酸的。”

    江离捏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突然说道:“其实上杂志也不是什么难事。”

    我觉得他这话很好笑:“开玩笑,不信咱打赌?”

    “赌就赌,”江离说着,又拎了拎那本杂志,随即嫌恶地扔在一边:“比这本杂志级别高的杂志,你随便挑一种,如果我能上,那么你就输了。”

    “行,我还就不信了,你真以为自己是神吗。”我觉得江离已经自恋得失去理智了,不过考虑到他有可能出卖色 相,于是我又补充道,“不能学我拍广告,你要有专访。”

    江离想都没想就点头:“没问题。”

    我有点心虚,怕江离真的有两把刷子,于是说道:“那么,就选ZZ时尚吧。”

    江离答得更加干脆:“好,就选这一家。”

    这下我有些疑惑了,江离这家伙难道疯了,他不知道ZZ时尚的门槛有多高吗?话说,ZZ时尚是国内最顶尖的时尚杂志,能上这个杂志专访的,都是那些很成功的知名人士,并且还要十分地有品位会生活,当然对于时尚的敏感度也是很高的。

    我看看江离,摇摇头。其实江离更像是一个无业青年。那么,成功的知名人士——如果他真的是什么成功的知名人士,他的老婆,我,总该知道的吧?于是这一条,pass。再说有品位会生活,他除了有点洁癖,不喜欢吃辣,其他的没什么特别之处,而且他连香水都不怎么喜欢。于是这一条,也pass。最后,时尚敏感度?开玩笑,时尚敏感度高的人,会举着一本三流杂志对我耀武扬威?于是,时尚与江离没半毛钱的关系,pass。

    总之,江离全上下唯一可取的地方就是他的那一皮相,如果ZZ时尚是一个很漏*点的杂志,那么也许其中的某一页上会出现这枚小攻的影——当然极有可能是衣不蔽体的。

    于是我得意地笑:“你就等着认输吧,ZZ时尚是随随便便一个人都能上的?”

    江离却满不在乎,他开始考虑赌注问题了:“要拿什么当赌注?你最喜欢什么东西?”

    我毫不犹豫地答道:“钱。”

    江离:“好,咱们就用各自全部的银行存款来打赌吧。你输了,你的钱全归我,我输了,我的钱全归你。”

    我倒吸一口冷气,江离这个自信的样子总让我心里慌,他……他不会认识ZZ时尚的主编什么的吧?想到这里,我犹豫着问道:“江离啊,你很有把握上那个杂志的专访,对不对?”

    江离摇头:“没有,我不怎么了解那本杂志。”

    我不信:“那你为什么还要和我打赌,你不怕输吗?”

    江离:“我觉得上杂志应该不是难事吧。”

    好吧,变态的思维是和正常人不一样的,尤其是一个自恋的变态,这个我可以理解。所以我鄙视之余,也不去细究江离的大脑构造……我终于现,原来江离最大的缺点就是自恋轻敌,哇卡卡卡,这次有你好受的!

    于是我觉得自己差不多稳胜券了,便说道:“那好吧,你银行存款是多少?”

    江离继续摇头:“不知道,反正比你多。”

    我再次无语,不过想到他的宝马,还有他的这大房子,于是我也认了,应该是真的比我多吧……

    江离:“考虑到我比你钱多,如果就这样的话,不公平,所以你还得加点条件。”

    我:“好吧。”早知道江离不是省油的灯。

    江离:“我要是赢了,你就……辞职吧。”

    我惊悚:“为什么?”我现在的工作多好啊,除了上司有时候有点无聊,其他的基本无可挑剔,而且钱又多。

    江离挑眉看我:“你不愿意?”

    我当然不愿意,想当初王凯那厮可是给我加了一倍的薪水啊,这样的好工作打着灯笼都难找好不好!

    江离:“不愿意就算了,本来我也觉得上杂志可能没那么简单的……”

    我一把抓住江离的手:“愿意愿意我愿意!”江离难得这么冲动没理智,看来这次我是赢定了,不抓住机会,这辈子都会后悔!

    江离低头看着我的手,勾起嘴角,说道:“成交。”

    我悬着的心总算落下来。这时,江离又说:“可是我觉得,你好像占了我的便宜。”

    我义正言辞地斥责他:“都说好的事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不行我不相信你的人品,咱们还是签个协议以防万一。”

    我说完,不等江离反应,跑去书房刷刷刷地写了两份协议,自己签好字,然后拿给江离。江离提着笔,迟迟不肯签:“我觉得不太公平,要不我们别打赌了吧?”

    我一叉腰:“不行,你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还是不是男人啊你……”

    于是,在“男人论”的威胁下,江离老老实实地签字。

    我笑眯眯地收起协议,开始憧憬着江离被我赢光钱的美好未来。

    此时江离的声音却不合时宜地响起:“官小宴,后天是我生,你的生礼物准备好了吗?”

    一句话把我打回现实。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跟我回家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