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8)生日礼物

    好不容易挨到周末可以休息一下,这时候却有人约我逛街。而且,这个人是让我无限吐血的薛云风。

    我实在想不明白,这个小少爷怎么会找上我?我一不是他朋友二不是他恋人,而且我是他男朋友的老婆……这种份对他来说应该是比较尴尬的吧?

    当然了,我更加不相信这是因为我个人的魅力所致……我这人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于是我疑惑地问他:“为什么找我逛街?”

    他答得具体而又模糊:“因为需要你帮忙。”

    于是我更加困惑。不过在被这个小正太眼泪汪汪地盯了五分钟之后,我内心的母怀不合时宜地作,于是我咬牙答应了他的要求。

    小正太欢呼一声把我抱住,嘴里还说着:“我就知道你会帮我的!哈哈哈哈……”

    我挣扎着把他推开,心却并不坏:“拜托这位弟弟,麻烦你自重一下下。”

    薛云风放开我,脸上略带嫌恶地把我上下打量了一下,最后盯着我的口,说道:“真碍眼!”

    我:“……”

    我语塞,哆哆嗦嗦地掏出纸巾擦了擦汗。此时我的心很复杂,很明媚也很忧伤。明媚的是,这么多年来,终于有人注意到我的了……忧伤的是,他说我的碍眼……

    正当我因为薛云风的一句话而不知所措的时候,江离开着他的风小宝马停在了公司门口。我有点尴尬,于是不等江离下车,急忙跑了过去。

    薛云风突然从背后叫住了我,我回头,只见他正一脸凶恶地看着我:“你要是敢抢我的江离,我就……”他说着,朝我比划了一个杀头的手势。

    我心里一颤,呵呵干笑道:“怎么会,怎么会……”我官小宴怎么会沦落到跟男人抢男人?那样我还混不混了……

    我钻进江离的车子,趴在车窗上看着不远处朝我们的方向注视的薛云风,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江离突然说道:“你跟他很熟?”

    “没有,”我扭头,小心问道,“江离,你……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薛云风?”

    江离似乎有些意外:“问这干嘛?你是不是对他有什么企图?”

    我觉得江离此时说话的样子很认真,这说明他还是很在乎“我有没有对薛云风有企图”这件事,那么,他心里其实还是有他的吧?于是我笑呵呵地答道:“哪里哪里,我怎么敢呢……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都没见你和他约会呢……”

    江离挑眉,似乎有些不满:“我和他约会怎么可能让你看到?”

    我讪讪地笑了笑,说道:“也对,可是你怎么都不在外面过夜呢……”我说得够露骨的了吧?

    江离勾起嘴角,斜看我一眼,说道:“好啊,那我今天就在外面过夜,我看你一个人睡不睡得着。”

    我意识到事态的严重,连忙摇头谄笑道:“强扭的瓜不甜,你们还是再修炼修炼吧,呵呵呵呵……”

    江离于是收起森森的笑容,目不斜视地开车。

    我突然想起刚才薛云风在看我的部时的那种嫌恶的表,是不是所有gay都讨厌女人的啊?于是我好奇,偷偷瞄了江离一眼,说道:“那个,江离啊,我问你……你说,我的……呃,我的部,是不是很碍眼?”

    江离飞快地朝我看了一眼,随即若无其事地答道:“不碍眼,可以忽略。”

    我:“……”

    我再次掏出纸巾,擦……眼泪。

    ……

    周六的阳光真明媚。我从出租车上走下来,看到不远处站在商场门口的薛云风。这孩子无论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喜欢把自己打扮得一丝不苟,加上其面容精致神慵懒,贵公子的气质十足。而且他上有一种不辨别的美,不同于女人的柔和男人的阳刚,他的美就像甘泉,清爽宜人,沁人心脾。此时薛云风百无聊赖地在商场门口一站,就引得周围的路人频频侧目,无论男女。于是我不感叹,这种人能迷倒江离,倒也合合理。

    我笑呵呵地跑上前去,和薛云风打过招呼之后,一起走进商场。我边走边问道:“你到底想买什么?”

    薛云风:“礼物。”

    圣诞和新年快到了,这家伙买礼物也是合合理,可是他为毛要拉上我?

    薛云风看出了我的疑惑,于是说道:“我要给江离买礼物,当然要你陪。”

    我挠挠头,笑道:“原来是这样啊,那你打算送给他什么?”

    薛云风愤恨道:“我要是知道送他什么,还找你干嘛?”

    也对,我果然是被他的美色给迷惑了,脑子不灵光了。

    薛云风想了想,又解释道:“我要送的是生礼物,可不是圣诞礼物。”

    我惊奇道:“江离要过生啦?什么时候?”

    “你不知道吗?”薛云风眼睛里灼灼地光,很兴奋的样子,“他的生就是12月25号啊,你竟然不知道!可见江离是真的不在乎你,太好了……”

    我擦汗,江离不在乎我,是一件很值得庆祝的事吗?

    我定了定神,随即现一件很神奇的事:“江离的生竟然和耶稣是同一天,怪不得他那么变态!”

    “错!”薛云风白了我一眼,纠正道,“应该说,耶稣的生和江离是同一天,你明白吗?”

    呃,有区别吗?

    ……

    虽然今天是周末,不过商场里的人也不多,原因比较简单——这里的东西太贵。

    我跟在薛云风后面,看着那一排排的价签,顿时感觉到周冷气弥漫。原来在咱社会主义社会里,剥削阶级的生活就是这么腐朽掉的!

    我正义愤填膺着,薛云风突然回头对我说道:“我说你到底知不知道江离喜欢什么呀?”

    我摊手:“开玩笑,我连他生都不知道是哪一天,你觉得我会知道他的喜好?我除了知道他不喜欢吃辣的,其他一无所知好不好!”

    薛云风皱起眉头:“那我岂不是白找你了?”

    我点头:“完全正确。”

    薛云风可怜兮兮地看着我:“那我现在怎么办?”

    善了个哉的,平时对老娘不屑一顾,一需要帮忙就开始用美男计,跟我装可怜,这小正太着实可恶!可是,可是……我偏偏就吃这一,一看到他那可怜巴巴的样子,我的心都揪起来了……

    于是我拍着小正太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那么,咱们直接问问他不就好了?”

    小正太偏过头:“要问你问。”

    我不解加不满:“为什么?明明是你买礼物给他的……”

    他一跺脚:“我害羞……”说着,又用那十分秒人的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我。

    我颤颤巍巍地掏出还不行吗……

    “喂,什么事?”江离的声音没有不耐烦,还好还好。

    我嘿嘿笑了一下,尽量用一种轻松的语气说道:“帅哥,你喜欢什么?”

    手机那头的江离沉吟了一下,问道:“官小宴,你没打错电话?”

    汗,一点幽默感都没有。我只好直奔主题:“江离啊,你要过生了,想要什么礼物?”

    “礼物?”江离的声音很愉悦很动听,这说明他的心还不错,看来我选对时间了。

    那边,江离又说道:“官小宴,你长出息了啊。”

    我有些莫名其妙,难道他知道了我现在和薛云风在一起?所谓长出息又是什么意思,是说我竟然有胆量泡他男朋友?那么,这是一句赤 的威胁了?我打了个寒战,小心翼翼地说道:“那个……我以后和你解释。快说,你想要什么?”

    江离调笑道:“我想要你,你给吗?”

    我一个没站稳,差点跌坐在地上,还好薛云风及时地扶了我一把。

    善了个哉的,我早就知道,江离这小子,他要是一猥琐起来,那也是个中翘楚!我觉得江离这个人真不够意思,你说我正在他男朋友的小眼神的胁迫下给他挑礼物,他却优哉游哉地折腾我那脆弱的神经,太过分了!

    我重新站稳,定了定神,严肃地说道:“你快说,要什么!”

    江离终于被我的气势所震慑住(我是这么认为的),于是他懒懒地答道:“随便吧,送什么我都喜欢。反正就算我有想要的,你也不见得给得了。”

    江离的这一句话,更加使我确定,他是知道我在和薛云风一起给他买礼物的事,并且知道买礼物的是薛云风,而不是我……江离你丫太神了,你和诸葛亮什么交

    我挂断电话,薛云风充满希冀地看着我,紧张兮兮地问道:“他有说要什么吗?”

    我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放心吧,他说随便你送什么,他都喜欢。”

    薛云风眼睛一亮:“真的?”

    我点点头,突然觉得这个世界悲催的,真的。为毛他们俩之间的话还需要我来当传话筒啊……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跟我回家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