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7)王凯真无聊

    过了几天,薛云风突然又找到我,很不高兴的样子。他一见到我就更加地不高兴,问我说:“是你和江离说的?”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说什么?”

    薛云风:“你对他说我故意挑拨你们俩的关系,劝你和他离婚,对不对?”

    我摇头,大义凛然道:“我可是宁死不屈啊,没有出卖你。”虽然我和薛云风称不上是朋友,不过煽风点火挑拨人家侣关系的事,我可干不出来。

    薛云风狐疑地打量我:“真的?”

    我点头:“真的,信不信随你。”老子清者自清。

    薛云风有些懊恼:“好吧,我相信你。可是,我又被他骗了。”

    我好奇:“他骗你什么了?”

    薛云风:“他说是你对他说的,我就信了,还和他道歉。”

    我一点不惊讶,以江离的品德,他的确干得出这种事来。于是我又说道:“可是你应该很了解他,怎么还会上当。”

    薛云风握着拳头咬牙:“他说的跟真的似的,我就信了……我真傻。”

    我再次点头,江离确实有这项技能,他一向擅长表演。

    最后,我总结了一下:“江离太坏了!”

    薛云风附和我:“对,他太坏了!”

    薛云风临走的时候,对我说道:“其实你……你也好的。”

    我花枝乱颤地笑:“我哪里好了?”

    薛云风:“看起来傻乎乎的。”

    我:“……”

    这小正太实在是让我吐血。

    ……

    又过了几天,王凯突然把我招进办公室,笑眯眯地说道:“官秘书啊,你还真是厉害。”

    我:“???”

    王凯解释道:“连取向的障碍,你都能逾越。这一领域连我这种圣都还没有涉足呢。”

    我心里一惊,他……他知道江离的事了?

    我不敢轻举妄动,只好装傻地笑。

    王凯吊起眼角笑嘻嘻地说道:“你不用和我装,我什么都知道。我就不明白了,你是用了什么手段,竟然搞定了薛云风那小子?”

    我松一口气,原来他说的是这么一回事啊。于是我只好往脸上堆起微笑,说道:“王总啊,这是个人**,您就别打听了。”

    王凯似乎有些不满:“小宴宴,你不觉得我比他更适合红杏被出墙吗?”

    好一个“红杏被出墙”,我有些无奈,扯了扯嘴角说道:“您这的红杏太多了,闹腾。”

    王凯却笑道:“现在就你一个,考虑一下吧。”

    我懒得和他纠缠,于是一本正经地说道:“王总啊,我和薛云风真的没有什么,您多虑了……当然,我和您也不可能有什么。”

    王凯面不改色:“小宴宴,话别说那么绝嘛……现在我们就有机会了。”

    我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不解。

    王凯神愉悦地取出一份文件给我看:“看看这个广告策划怎么样。”

    我拿过文件翻看着,这是一家服装公司的广告策划。这服装公司还是个小企业,一般况下我们公司都不会和这样的企业合作的,嫌“活儿”小。这次广告的主打是“年轻与时尚”的休闲秋冬装,没什么新意。我虽然在广告公司上班,但对于广告策划什么的并不怎么了解,于是翻看了一会儿,老老实实地答道:“王总你也知道,关于策划什么的,我不懂。如果把那衣服拿到我面前,我倒是可以帮他们看看好看不好看。”

    王凯舒舒服服地往后靠着,说道:“不懂没关系,你只需要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就好了。”

    我更闹不明白了:“什么跟什么呀,我说你能不能一次地把话说清楚呀,这样像老大爷遛鸟似的,你累不累啊你!”

    “小宴宴啊,你的脾气越来越大了,还真是有点明星气质了呢。”王凯一边笑着,一边继续不知所云。他欣赏了一会儿我已经不耐烦得要暴走的样子,终于说道,“这是一个服装系列的平面广告,你来做模特怎么样?”

    我吃了一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说什么?”

    于是王凯把他的话又重复了一遍,说完还不忘加一句:“你是不是要喜极而泣了?”

    我真想把手中的文件直接拍到他的头上,荒唐,太荒唐了!老娘好好一秘书,干毛要跑去做平面模特?再说你看我这小板,虽然我经常否认自己材差这个事实,但自己的实力到底怎样,我还是很清楚的。要知道江离那家伙,他哪天不嘲笑一下我的材,他吃饭都吃不香……就这样的材,你好意思让我去当平面模特?就算你好意思,我也不好意思啊……

    于是我运一口气,让自己的绪稍微镇定一下。然后我瞪着王凯,测测地说道:“王总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想黑那家公司啊?他们招你惹你了?”

    王凯笑道:“小宴宴,你不要对自己这样没信心嘛。其实你的材比例好的,除了某些地方育得不是很成熟之外……另外你的脸蛋看起来很清纯啊,我们这个广告,就是要给人一种,很年轻很阳光很有动感很朝气蓬勃的感觉。”

    我无力的翻了翻白眼,说道:“拜托,我都奔三的女人了,现在比较适合我的形容词应该是成熟感有韵味,你说我清纯,是夸我啊还是骂我啊?”

    王凯把我上下打量了一下,十分遗憾地说道:“说实话,我虽然经常夸奖女人成熟感,可是你……我还真夸不出口。”

    我也顾不得形象了,狠狠地往桌子上一拍,目露凶光:“你到底什么意思!”

    王凯抬头凝视我,那眼神,明显没有被我震慑到。他笑嘻嘻地说道:“我的意思就是,这广告适合你,而且报酬也不错哦。”

    我听到“报酬”两个字,脸色缓和了一下。不过一想到对方竟然莫名其妙地要让我当模特,我就心里不踏实,于是问王凯:“我还是觉得奇怪,咱们并不缺专业的平面模特,这广告为什么非要拉上我这个半吊子?哦不,门外汉?”

    王凯笑得很妖娆很欠扁:“呵呵,其实我觉得这广告有意思,就揽了过来,幸亏我气质独特魅力无边,征服了所有人……”

    我摇手打住他:“停停停,这关我什么事?”

    王凯无辜地眨眨眼睛:“你还不明白吗?我是男主角,可是这广告还需要一个女主角啊。”

    我捏了捏拳头,明白了。原来是王少爷您想玩票,顺便拉我当垫背的?

    ……

    我这人缺点很多,最大的优点,可能就是脸皮厚了。拍广告就拍广告吧,厂家既然不怕产品滞销,公司既然不怕作品报废,我又怕个毛!……当然了,如果没有王凯所谓的丰厚的报酬,如果他没答应我年终奖翻倍,我是死也不会站在这里任人摆弄的。

    当我齐齐的刘海衬托着带着点婴儿肥的脸,前垂着两条小辫子,头顶红色针织帽,脚踩粉色小棉靴,穿着级可的碎花小外出现在王凯的面前时,他一个没忍住,笑喷。我斜着眼睛看着他欠扁的样子,不予理睬。说实话刚才我自己站在镜子前时,看到我这一造型,也是怪不好意思的,好歹咱也是一把年纪了,现在这个样子,如果不看脸,还真是像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的……

    王凯笑够了,揪了揪我帽子顶端的线球,说道:“这造型不错哈。”

    我面不改色道:“你呢,你不会打算就这么痞痞的吧?”开玩笑,到时候后那广告的主题恐怕就要变成能量少女勇斗大灰狼了。

    王凯有成竹地说道:“我自己已经设计好造型了,等着瞧好吧你。”说着,走进化妆间。

    王凯从化妆间走出来的时候,我着实叹了口气,心想果然人靠衣装马靠鞍,他这么一打扮,也算是个正常人了。

    此时王凯把一头的杂毛全梳向脑后,露出线条完美的脸。那张俊脸上顿时少了几分轻浮,多了几分不羁。同时那一双眼睛依旧笑吟吟地,让人感觉到一种别样的温暖。他上罩着一件浅灰色针织衫,脖子上一条红色的围巾十分耀眼,然而搭在他的上却并不显得突兀……□穿着普通的休闲裤,鞋子。

    衣服很普通,型也很普通,可是这几样普通的东西放在他的上,却让人移不开眼睛……我想我前面是说错了,不是“人靠衣装马靠鞍”,而是“衣服靠人鞍靠马”,人家天生一副妖孽的脸蛋模特的材,就算只穿一条小裤裤,那也是很有型的(我好色=。 =)……

    王凯走到我面前,歪着头冲我柔柔地笑了笑,这让我顿时从他上感觉到一股邻家男孩的气质……不要啊,他其实很猥琐好不好!

    王凯捅了捅我的胳膊,笑道:“怎么样,很不错吧?你是不是已经迷上我了?”

    我托着下巴点点头,很好,他一句话就显了原形了。

    拍照过程进行得很顺利,虽然我不怎么专业,不过只要好好配合造型师和摄影师,加上表和动作不要太僵硬,那么也算是勉强达标吧。

    我们拍完照,摄影师满意地点点头,说:“不错。”

    然而王凯那厮却十分敬业:“我觉得我有几个表还不是很自然,要不咱们明天再拍一些吧?”

    摄影师于是也敬业地点头同意。

    于是某个不敬业的我在一旁哀叹:那我明天岂不是又要顶着小红帽踩着小粉靴来被人蹂躏?

    后来我就现了,我当时的想法错了,大错特错。我要受折磨,不是明天,而是明天+后天+大后天……

    王凯那厮玩小红帽与大哥哥的游戏玩上了瘾,足足折腾了一个多星期,直到后来,摄影师一看到我们就想跑,他才算罢休。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跟我回家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