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外之江离

    二十二岁,他大学毕业,遇到了她,一见如故。

    二十三岁,她成为了他的女朋友,两人相约白头到老一生不变。

    二十四岁,他辞去工作,自己创业。

    二十五岁,他创业失败,堕入人生的最低谷。

    二十五岁,她离开了他。

    二十五岁,他觉得自己甚至无力撑起自己的世界。

    她离开时,对他说,江离,请你原谅我,我是一个现实的人。要怪,就怪你自己没能力吧。

    要怪,就怪你自己没能力。

    江离从酒精中抬起头,睁着朦胧的醉眼,看着眼前的世界,纸醉金迷,光怪6离……要怪,就怪你自己没能力。

    没人有义务为你的失败埋单。即使是你最的人,也可以无牵无挂地离你而去。说什么,天长不地久,全都是废话,废话!

    男人,要用实力说话。

    江离攥了攥拳头,步履蹒跚地走进那美好而邪恶的世界。

    黑暗中,仿佛有一个人声音在对他说,江离,恭喜你,涅槃成功。

    ……

    二十八岁,江离的公司成功上市。

    二十九岁,江离已经不需要全心地投入到自己的事业中,他可以有时间顾及自己的感。然而,四年来,他每每看到女人,就觉得厌烦……看来那个女人对他造成的影响,远比他想象中的要严重。

    于是江离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对女人产生兴趣了。

    不喜欢女人,那就喜欢男人吧。随的江离这样想。

    二十九岁,江离遇到了薛云风。

    当时薛云风刚和自己的前男友分了手,心很糟糕。他偶然在一个同恋party上看到江离,便拉着他的手,对他说,你,做我男朋友怎么样?

    好。

    江离觉得,对于此时的他,男朋友和女朋友一样,都是可有可无的。当然两者的不同之处在于,女人会招惹他的厌烦,而男人不会。

    于是江离更加确信,自己已经是个gay了。

    他也看得出,薛云风其实并不喜欢他,只是找个伴而已。于是他更加满意,这样没有感的感,于他来说,最好不过。

    两人就这样不咸不淡地相处了半年。当然,在江离眼中,确实是不咸不淡。而在薛云风看来,也许未必……如果江离能及时现薛云风在看到他时嘴角不自觉地绽放出的笑意,那么他们大概就不会有以后的纠缠了。

    当薛云风眼神炽地站在江离面前时,江离……落荒而逃。

    薛云风不明白江离的想法,而江离,他自己也不明白。

    也许,也许我只是需要适应一下……江离这样想。

    可是每每一想到和男人…

    …他就,胃部抽搐。

    江离很迷茫,自从二十五岁那段黑暗的岁月以来,他从来没有如此迷茫过。然而江离虽然不明白,他却是一个执着的人,既然他已经相信自己是一个同恋,那么他就一定要把自家变成一个实实在在的同恋……说实话,本作者还从来没见过像他这样不遗余力地想把自家掰弯的男人。

    于是江离最后得出结论,依然是,他需要适应。

    人都有偏执的一面,高智商低商的江离,在遇到这种越理越乱的感问题时,难免走向偏执。

    直到官小宴的出现。

    ……

    江离妈妈和官小宴的妈妈,虽然类型不同,但属相同——都很彪悍。

    江离的妈妈坚持认为,一个男人如果到了三十岁都还没结婚的话,那么这个男人这辈子就算是失败的,极度的失败!为了让自己的儿子不至于太失败,这个美女语文老师没有用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传统工艺对付江离,而是用了一种更加狠绝的方式:断绝母子关系。

    江离一直觉得自己的妈妈神经不是很正常(这一点和官某人的母亲很相似),而且胆子出奇地大,虽然他不怎么相信她会做出这种事来,然而他又担心万一她一个感用事……

    而江离比官小宴更悲催的地方在于,他不仅有一个彪悍的妈妈,他还有一个彪悍的爸爸。

    他爸爸的彪悍之处在于,永远义无反顾不辨是非地站在他妈妈这一边。

    也就是说,如果他妈妈不认他这个儿子,那么他爸爸搞不好会在这个儿子头上踩上两脚,然后骂一声“滚蛋”。

    指望这种爸爸给自己说吗?你想都别想!

    江离觉得,这对夫妻已经失去理智了。

    江离还有半年就到三十岁生的时候,这对彪悍的夫妻组合提前预演了一下断绝关系的戏码。江离打电话他们不接,江离突然回家,他们连门都不给他开……

    绝望的江离只好紧急进行各种各样的相亲。好朋友韩枭给他设计了一心理测试题,据说可以测试一个女人麻烦不麻烦,聪明不聪明等各种指标,并且可以测试这个女人的取向……江离认为最后一点最重要。

    江离把心理测试题撒到网上之后,便又投奔到各种各样的相亲去。

    他的要求不高,只要两个人挂名就可以,其他的什么夫妻之实,当然用不着。

    正常人一听他的这个要求,大概都会觉得很变态,或者他很有隐。于是即使和他相亲的女人满眼冒着心形泡泡,到最后也不得不或愤然或怅然地离去。

    江离把邮箱里收到的答案整理之后,随便捡了一份符合要求的,拨通了她的电话。

    他捏着手机,又看了一眼件人的姓名:官小宴。

    ……

    与江离之前见过的一些聪明漂亮又能干的女人相比,官小宴实在是很平常,平常到他如果不多看她几眼,都不一定能记住她的长相。

    平庸,无大志,脑袋不怎么灵光,偶尔会短路……这就是江离对官小宴的第一印象。

    他就是想找个低调的老婆,当然如果这个老婆连高调的资本都没有那就更好了……于是,官小宴的这些缺点,在江离看来,俨然成了她的优点。

    就这么糊里糊涂地结婚了,两个人都没有丝毫犹豫。

    两个当事人都天真地以为,结婚之后他们就可以各过各的,互不干涉。

    ……

    江离现,官小宴也有过去,她的过去可能和他一样,也可能不一样……当然江离对这些不感兴趣。他对自己的过去都不甚在意了,更何况别人的。

    官小宴在新婚之夜里偷偷看“惊悚片”,被他撞到时的那种窘迫,让他差一点忍不住笑出来。他现眼前这个女人,已经笨到了让他有了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的程度……其实偶尔逗逗她也蛮好玩的,他脑子里突然冒出这样一个**头。

    确切地说,这个**头之前也有,只是从来没有如此清晰过。

    江离觉得莫名其妙。

    当听说官小宴晚上一个人不敢睡觉的时候,江离实在没忍住,笑了出来。他觉得自己这不是嘲笑,然而在官小宴看来,那就是。

    江离觉得自己应该算是一个善良的人,想起官小宴那个倒霉样子,他有些于心不忍。算了,把自己的大让给她三分之一吧……反正他的够大。

    以前的江离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许一个女人爬上自己的……女人啊!他不怎么喜欢女人。

    可是当他看到她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又觉得,虽然他不喜欢女人,但是也不能太为难女人。

    官小宴这次聪明了一把,居然要和他讲条件。

    江离有些哭笑不得,他自己都没想到,这件事其实是可以做成一笔交易的。

    于是,交易达成,他给她提供位,她给他做饭做家务。

    无论如何,这笔买卖都是江离赚了,虽然从一开始,他也没想到。不过这样也好,以后省了在她的注目礼下吃她做的饭了……她做的饭确实不难吃,江离脑子里突然冒出这样一个**头。

    江离好久没去公司了,当然公司里的大事小事不需要他解决,只有级难搞的事才需要他。不过他还是习惯经常地去公司转转,反正无聊……况且有许多技术问题,他还是很感兴趣的。

    于是江离打算让官小宴一个人去马尔代夫,反正那地方他也去过几次,除了潜水,也没什么别的吸引他的地方。

    只是当他现官小宴似乎跃跃试地想要在马尔代夫生一场艳遇时,他又突然觉得,也许拆散官小宴的姻缘,会更加有意思一些。

    江离就是这么恶劣,他自己也承认。他不仅不喜欢女人,还不喜欢乱搞男女关系的女人……这是有历史背景的。

    男人都有男人独特的尊严,这个我们了解。于是当江离在马尔代夫酒吧里听到官小宴和一个小混混一样的年轻人谈论她老公x无能的时候,他有一种冲动要把眼前这对男女活埋了。

    好在官小宴识相,及时地明哲保,把那个男人彻底出卖了。江离的怒火才稍微平息。

    从马尔代夫回来之后,官小宴竟然吃多了饭,继而又吃了过期的药……这个女人真是不让人省心,江离终于现了这一点。

    只是,在现她前的光的时候,江离感觉仿佛有一只小耗子在抓挠他的心脏,很难受,这种感觉陌生又熟悉。

    官小宴没有及时回来给江离做饭,江离很生气,他自己都感觉有些奇怪。只是,他也没想到,有人比他更生气。

    官小宴你胆子真是大了!这是官小宴挂断江离电话时,他心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头。

    第二个**头是,她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江离又觉得莫名其妙,总是感觉有些事已经脱离他的掌控,慢慢滑向未知的方向。

    官小宴果然没有回家,而是很没创意地回了娘家。

    想要搞定官小宴,江离简直不用费脑子。当看到官小宴又被他欺压得无话可说的时候,江离的心豁然开朗……还是这种感觉好。

    官小宴不接电话,老实说,江离有些担心,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

    然后回到家,然后看到没事人一样的官小宴,然后就有一种朝她火的冲动。

    再然后就看到了她流泪。

    看到官小宴流眼泪,江离慌了神。他想劝她,又不知道从何劝起;他想哄她,可是又开不了口。好吧,还是做点别的事,分散她的注意力吧。

    于是江离选择了做饭,他最不擅长的一件事

    官小宴看到江离出糗,果然忘记了悲伤,开心地鄙视他。江离无奈地摇头,这个女人还真是没心没肺。

    可是,江离又很想知道官小宴为什么哭,很想知道。

    当江离看到官小宴和王凯穿着同样的衣服,站在他面前时,他的面色很平静,内心,呃,有点不平静。

    所谓秀恩,江离也说不清楚,他到底想给谁看。于子非?还是王凯?

    只是,当江离在这两个人面前,把官小宴拥入怀中时,他又忍不住想去吻她。那吻,到底是真是假?江离不知道。

    他只知道,他对她的感觉,好像有点奇怪。好像是……男人对女人的感觉?

    这下麻烦了,他到底喜欢男人还是女人?

    对此,江离觉得头疼。他本来想顺其自然,可是现在,他似乎连顺其自然都做不到了。晚上和几个老朋友喝酒,大家起哄,说他结婚最早,要喝。

    江离一想到官小宴,就觉得迷茫而无力,想把握住什么,又什么都握不住的那种无力感。他想,还是先用酒精解脱一下自己吧。

    江离看到官小宴偷*拍到的他的 照,第一反应是愤怒,第二反应是……还不错……

    他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他一想到官小宴看着他的/体流鼻血的样子,就想笑,同时心里那种被小耗子抓挠的感觉,又出现了。那是……男人对女人的感觉。

    江离有些迷茫又有些苦恼,还对官小宴的态度有些不满。凭什么,他对她有男人对女人的感觉,而她对他却没有女人对男人的感觉?

    相对于于子非,江离更忌惮的是王凯。一个是过去,一个是现在。过去的不足为虑,现在的,才让人更加警惕。

    于是,在听到官小宴确认了那个吻之后,江离的理智,彻底流失了。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跟我回家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