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3)江离很奇怪

    回到家时,我有点累了,连衣服都来不及换,仰头靠在沙上休息。

    江离站在我旁边,低头俯视我,那神色说不出的诡异,盯得我心里直毛。江离突然弯下腰,离我的脸近了几分。我呆呆地盯着江离的脸,莫名其妙心里涌出来的**头竟然是,他的皮肤真好啊……

    江离看了我一会儿,突然凉丝丝地说道:“官小宴,你就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

    “呃?”我一时摸不着头脑,我有什么想和他说的?

    “那么,”江离拉下脸来,“你们在化装舞会上玩了什么?”

    “吃东西,跳舞,玩游戏。”

    江离挑了挑眉毛,眼睛中飞地闪过一丝寒光:“是吗,都玩了什么游戏了?”

    “我……”我一想到王凯亲我的那一下,就怪不好意思的,好歹咱也是比较矜持的人……于是我讪讪地说道,“就一些乱七八糟的游戏而已,很无聊的。”

    江离慢悠悠地、像个游魂似的说道:“是吗,接吻也很无聊?”

    我愣住:“你……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很早就去那里了?”

    江离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愤恨:“听一个狐狸精说的,说什么花神吻了白雪公主……我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你前夫和你表白,却没想到,原来之前还有那么一段。官小宴,你可真是好样的,恩?”最后一个上扬声调的“恩”字,明显是威胁的语气。

    我就不明白了,老子招他惹他了?不过转**一想我又释然了,这小子惦记着王凯呢……于是我挑眉笑道:“你吃醋了?”

    江离危险地看着我,两只眼睛很亮很亮。我现这小子其实也就是个纸老虎,多数况下只是逞口舌之快而已,于是此时我壮着胆子,继续装淡定,嚣张地笑道:“哎呀我们的江小攻吃醋了,该怎么办好呢?”

    “这样办就好。”江离说着,突然低下头来。

    我本能地感觉到不妙,刚想从沙上站起来,却被他一把按回去,然后,他堵住了我的嘴……用的是他的。

    软软的、凉凉的两片嘴唇,在我的唇上摩擦着。我被他吓了一跳,慌忙去推他,却无法撼动他分毫。此时江离两手按着我的肩膀,我感觉他手上的力道越来越重,嘴上的力道也,呃,也越来越重。他已经改摩擦为啮咬,并时不时地用舌尖勾勒着我的唇形,我全僵硬,心脏上却莫名其妙地仿佛有许多小虫子在爬,难受极了……

    于是我顿时火大,抬脚狠狠地踹了一下他的膝盖,江离吃痛,放开了我。

    我怒气冲冲地使劲擦着自己的嘴,一边擦一边骂道:“江离你丫有病是吧,只有相的人才可以接吻你懂不懂啊?!”你丫不就是我挂名老公吗,把亲吻当儿戏,最讨厌这样的男人了!

    江离转坐在沙上,我旁边。面对我的怒气,他嘴唇,眼角里闪过危险的光,转瞬即逝。然后他邪邪地笑:“那么,你和王凯是真正相了?”

    我大囧:“那只是玩游戏,游戏你懂不懂?”

    江离双手搭在脖子后,靠着沙,很平静,平静得我都要以为刚才那个变态的他是个错觉。平静地说:“那咱俩也算是在玩游戏吧……你以为我会当真?”

    我把抱枕砸到他头上,丢下一个“滚”字,就跑去换衣服洗澡了。江离这个变态,简直不可理喻!

    ……

    自从那次化妆舞会之后,于子非再看到我时,已经从原来的纠结变成躲闪了。不久之后,他主动请缨去了s市的分公司,算是彻底远离了我们。我不知道这是因为他在这里受到了什么不公正的待遇,还是对我的意兴阑珊,抑或者江离所谓的“半盒避 孕”让他望而却步……总之结果是美好的,虽然过程有点诡异。

    由于我是个知恩图报的好人,于是在于子非走后,我决定拿出我的诚意,请江离去一家豪华饭店吃顿饭。当然江离也没客气,专拣最贵的菜色点,瞬间点去了我半个多月的薪水,我那个心疼啊。

    江离点完餐,又点了一瓶拉菲,据说是八二年的(说实话,我不怎么信)。我连忙阻止他:“吃中餐喝红酒,不合适,不合适……”那种酒点下来,老子就要破产了。

    江离思考了一下,点头说道:“也好,那就点茅台吧。点什么年份的比较好呢……”

    我连忙说道:“江离,咱得与时俱进,就点今年最新出产的吧。”

    江离挑眉,似笑非笑:“你就这点诚意?”

    我嘿嘿地干笑,诚意也得用经济实力来说话啊……

    江离优雅地吃着我的工资,我看他心不错的样子,突然想起一事,于是说道:“江离,谢谢你啊。”

    江离:“别客气,我又没白干活。”

    我恭维他:“其实你这个人也好的。”

    江离抬头狐疑地看我,最终说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那个……你看事都解决了,你能不能把博客还给我?”我的好几个朋友都是知道我的博客的,前几天盒子还骂我,怎么可以随随便便把老公的照片贴出来,我当时悲愤的啊……

    江离并不答应,只是说道:“你这算过河拆桥吧?”

    我:“可是那本来就是我的啊。”

    他不置可否,我又问道:“那你到底给不给?”

    江离摇头:“不给。”

    “为什么?”太欺负人了!

    江离:“我还没玩够。”

    我:“……”

    江离我恨你恨你恨你恨你……(回声)……

    江离又凌虐了一会儿我的工资,突然抬头说道:“前几天我和我岳父一起吃了顿饭。”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傻乎乎地问:“谁是你岳父?”

    江离摇头轻叹:“官小宴,你是没救了。”

    我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于是没好气地说道:“他找你干嘛。”

    江离:“还能干嘛,他自己的亲生女儿不认他,只好到女婿这里来找点安慰了。”

    我:“他恐怕是想拉拢你吧?”

    江离:“那也算是他用心良苦了。”

    我:“开玩笑,他也就骗骗你。如果他真的用心良苦,那他当初为什么离开我妈?”

    江离摇头,状似无奈:“官小宴你这个人太极端,这样的人活着会比较累。”

    我低头不语,想不通为什么所有人都要为那个人说话,他明明抛弃了我妈。

    江离又说道:“你不是都已经原谅于子非了吗?”

    我皱眉:“谁说我原谅他了?”

    江离说道:“至少你已经不恨他了。”

    我错愕,的确,好像,我确实不怎么恨于子非了?

    江离循循善道:“乖,快承认,其实你已经不恨于子非了。”

    我只好点点头,说道:“好吧我确实不恨他了,可是那又怎样?”

    江离状似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又说道:“官小宴啊官小宴,你还不明白吗。你总不能一辈子活在别人的错误里吧?其实恨一个人,是很浪费体力的。有谁会傻到把这辈子的力气全浪费到仇恨上面?你不恨于子非了并不代表你已经原谅他了,而是,你真的已经放下了。你能放下于子非,同样也能放下你爸。如果一个人总是用别人的错误来恶心着自己玩儿,那这个人就真的无药可救了。”

    我被江离说得一愣一愣的,大脑一时迟钝下来。我结结巴巴地反驳他:“可是……他做的那些事……”

    江离揉揉额头,说道:“好吧,他的确做过不怎么厚道的事,那么,你恨他,是恨他抛弃你,还是恨他抛弃我岳母?”

    “我……”

    江离:“如果你恨的是他抛弃我岳母,也就是你妈,那么,现在你妈还恨他吗?我估计她早已经很明智地放下那段过去了吧,说不定现在还想来第二呢。你说人家被抛弃的人都已经想开了,你还有什么想不开的?总不能在这件事上你受到的伤害比你妈妈还大吧?”

    “我……”

    江离:“再说你,如果你恨的是他抛弃你不管你,那你这种想法就更可笑了。他养了你十六年,疼了你十六年,这十六年里他对你好不好?好吧?那么,他对你好了十六年,你却因为他的一个错误而恨他一辈子……你还觉得委屈的是你?好吧,虽然我不赞成你爸爸当年那样做,但是我也更加地不赞成你因为这件事闹得父女反目!”

    “我……”我惊慌地看着江离,不知所措。今天的他很不一样。平里江离都是掩藏住锋芒,即使生气的时候也不会太激动,只是偶尔皱一下眉。而现在,他仿佛全了兴奋剂,两眼冒光,脸上的表那叫一个精彩生动,焕着耀眼的活力,就仿佛辩论赛中的明星辩手。

    江离又说:“咱们退一步讲,你觉得你和你爸闹成这个样子,你妈妈会因为女儿为她出气而开心吗?”

    呃?

    江离:“恰恰相反!我岳母她老人家才没那么狭隘。她其实最担心的是你不能和自己的父亲搞好关系吧,她自己的女儿总是对自己的父亲怀着仇恨,你觉得这样的母亲心里会好过吗?”

    我不敢看江离,满脑子混乱。

    江离最后作了一个总结陈词:“总之,官小宴你就是个思想极端的傻瓜笨蛋,还软弱自私不会替别人考虑,我岳母能忍你到今天,也算是个奇迹了。”

    我沮丧地垂着头,不置可否。

    江离却审犯人一样:“你把头抬起来,不许逃避,逃避只能让你更软弱。”

    我抬头看江离,兴许是我此时眼睛太朦胧导致的错觉,我竟然看到他眼中有一闪而过的慌乱。

    江离恢复了平静,轻皱着眉头说道:“咦,你怎么又哭了。”

    我擦着眼睛,不说话。你把我说得一文不值,还不许我伤怀一下吗?

    江离无奈地摇摇头:“你就会对男人用这一招。”说着,他招手叫来服务生,结账走人。

    我因为绪比较低落,所以任江离结完帐拉着我出去了……后来我也没再提这事,也没还他钱,就仿佛这顿饭的确是我请的一样(女人,就要对男人狠一点)。

    我趴在车窗上,看着B市璀璨的夜景。

    我一遍遍地问自己,我真的恨他吗?恨那个会接我上下学,会带我去游乐场,会背着妈妈买零食给我,会在妈妈的巴掌落到我的头顶上时笑嘻嘻地把我抱起来的……爸爸?

    十年了,“爸爸”这个词,在我的词典里已经有些生疏了,可是,它又是曾经那么清晰地存在过。

    我恨么?如果我真的恨,那么我是因而恨,还是故意用一个**头驱使自己去……恨?

    如果我恨,那么恨有多久?

    我假装不认识他,是因为恨他,还是因为想报复他?抑或者是因为,我想让他心里更加愧疚一些?

    可是不管怎样,这一切有意义吗?他已经离开了,而我的子还要过,我妈也依然会每天人来疯一样地生活着,自由自在,一点没有老年人的觉悟。

    似乎没有我想象得那么糟。

    江离说的没错,为了别人的一个错误,而使自己陷入痛苦,是真的没必要。

    我妈说的也没错,放下别人,其实不过是为了放过自己。

    更何况,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他曾给予了我无法替代的温暖与关

    何必谈恨呢。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跟我回家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