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1)博客-艳照

    今天周六,不用上班。

    中午,我正在上网,江离突然说道:“官小宴,去你的博客看看。”

    于是我悲催地用游客的份再度浏览我自己的博客,去看看江离又出了什么幺蛾子。

    江离果然没让我失望,一看到博客里最新的那篇志的标题,我就有一种用脑袋去撞显示器的冲动。

    那华丽丽的标题在博客页飘着:深夜偷*拍到我老公的人艳照!

    我瞬间打了个冷战,好吧,虽然我也承认你那照片确实很xx也很xx,可是你把这些东西用这么麻的话全讲出来还要以我的名义,我就实在有些接受不了了……更何况你自己如此评价你自己,你脸皮厚不厚啊你……

    我又看了一下他的那篇志,很简短,就大致说了一下此博主有多么多么她的老公,她老公有多么多么的迷人……除了让我胃里面有些翻腾,别的还算正常。

    然后就是上图片。江离还算比较理智,只上传了几张看不清长相的、尺度也不是很大的,但是看起来就是特别“人”的“艳照”。

    那几张照片我都看过了,更夸张的我也看过,所以我扫了几眼,便跳过,看下面的留言。

    我的博客访问量本来就不怎么样,留言更别提。结果今天江离的照片一出,下面就仿佛炸了锅,一下子多出许多留言。其中大多数是对着江离的“艳照”流口水的。面对这些色女我有些无语,如果她们知道了江离是个gay,还不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

    当然相对于色女们的留言,江离的回复更让我无语。比如:

    网友a:你老公没穿衣服耶!

    博主回复:是啊,我也没穿。

    (你确实没穿,可是现在你代表的是我!)

    网友B:你们昨晚都做什么了?

    博主回复:我说什么都没做,你信吗?

    (你丫醉成那样,说你做了什么,我也不信。)

    网友c:你老公好帅!你也是大美女吧?

    博主回复:我不是大美女,我没脸没材,还很笨。

    (掀桌!老子有脸有材好不好!不就是小点吗……但还是有的!)

    ……

    我越看越悲痛,当机立断地给此篇志留了个言:这男人一看就是个gay,有什么好炫耀的!

    我又上了一会儿网,便又回到自己的博客,想看看大家对于江离是gay这件事的反应。然而当我点开那篇志时,却看到下面华丽丽的一片骂声。除了几个起哄的支持者外,大部分人都说我嫉妒,险,不怀好意……与那些不明真相的群众的留言相比,江离的回复斯文得多,却也让我更加愤怒。他说:“我理解你的心,但是我不赞同你的做法。”他不就是想说我嫉妒此博主有个好老公吗?要骂就骂干脆点,跟老子装什么装!

    虽然愤怒,我却也没辙。看着留言区里那一串以江离为的家伙们对我的鄙视,我算是彻底败下阵来。算了算了,老娘大度,不和他计较!

    ……

    今天晚上公司要举办一个化妆舞会,据说是为了活跃公司文化,促进员工之间以及员工与领导之间的交流云云,总之就是一句话:这场化装舞会的意义很重大,得去。虽然我对意义重大这一点保留意见,不过王凯说了,不去的话就扣工资,于是我只好乖乖听话。

    我问江离:“你说我打扮成什么比较好?”

    江离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对我说了许多动物,如猪,狐狸,刺猬……

    我翻了个白眼,不满道:“你能不能说个人类的?”

    江离答道:“那就灰姑娘吧,符合你的气质”

    “我偏不,我要扮白雪公主!”灰姑娘太悲,不适合咱。

    江离看了我一眼,用的是他一贯的不屑的眼神:“现在的公主也太掉价了。”

    喂!

    ……

    化妆舞会其实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群魔乱舞。你看看,你看看,骷髅头,海盗,妖女,吸血鬼,巫师……置于这样一群人里面,我突然现,我这人还算正常的。

    在化妆舞会里想要认出一个人来其实并不难,虽然大家脸上都带着面具,但是格上却没有戴。比如,那个装扮得既风又花哨,像只孔雀一样五彩斑斓而且还极其地刺激人的眼球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的、总是在不同女人之间徘徊的,八成就是王凯。还有那位穿着暗色系的衣服,搞得像个杀手的、低调地躲在角落一个人慢慢喝酒的,大概就是于子非了。当然有些人的外貌特征太过明显,明显到即使他带个埃及法老的面具蹲在角落里一动不动,群众也能一眼把他认出来,比如策划部经理,他的体就是个球(这不算爆粗口)……

    后来我曾经问过江离,他能不能在化装舞会里一眼认出我。江离当时斩钉截铁地回答,能。我问他为什么,他回答说,人群里最木讷的那个,一准是官小宴……你说这人欠扁不欠扁……

    因为置于一群妖怪中间,我的白雪公主的角色有些素,而且没创意,所以也不怎么起眼。当然我本也实在也不怎么想和一群在各种各样的恐怖片惊悚片里经常出现的角色们跳舞,所以干脆一个人低调地躲在暗处吃吃喝喝。反正不用我掏钱,我很小市民地这样想。

    另外一处的杀手先生现了白雪公主,于是他走了过来。杀手先生没有请我跳舞,而是坐在了我的对面。我面无表(即使有表他也看不到)地继续吃吃喝喝,完全无视他。

    杀手先生也不说话,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的手。我心里纳闷得很,低头也去看自己的手。然后我就几乎可以肯定,坐在我对面的这位杀手先生,就是于子非。

    因为我的食指上有一颗痣。

    四年了,你连我手指上的痣都没忘吗?可是,借用江离同志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你早干嘛去了?

    于子非刚想和我说话,这时,不远处那只五彩斑斓的孔雀走了过来。他向我微微弯了一下腰,说道:“这位美丽的女士,我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虽然用语很礼貌,但我还是嗅出了轻浮的味道。于是我更加可以肯定,这只孔雀就是王凯。

    先我的舞跳得很蹩脚,其次我不想和一只孔雀跳舞,再次我更不想和花心大萝卜王凯一起跳舞。综合以上原因,我坚定地摇摇头,干脆利落地答道:“不可以。”

    王凯充分挥了他脸皮上的优势,干脆一撩衣服坐在了我的旁边。他面具上那簇级大的火红色羽毛就在我面前抖啊抖,抖得我头晕。

    于是某只孔雀无耻地说道:“那我陪你聊聊天吧。”

    说实话,我觉得吃东西更有意思一些。

    这时,主持人突然宣布要玩游戏了。玩就玩吧,我在聚会场所向来是看着别人玩,一边吃东西一边看表演,倒也不算无聊。

    游戏规则没什么花样,大致就是先抽签,选中被玩的人,然后再从游戏方法里抽出一个,那游戏方法更像是处罚方法,不过就是图个乐呵。

    我觉得我今天很倒霉,因为第一个签就抽中我了。好吧,抽中就抽中吧,反正我脸皮厚,咬一咬牙也可以过去。然而下一个签,主持人竟然抽到了比我脸皮更厚的……王凯。

    我突然悲凉地现,这厮还真是魂不散的主儿,哪里都有他。

    然后主持人抽到了玩人的方法,这个方法吧,即使我脸皮很厚,也当场脸红了……善了个哉的,到底是谁干的,出这么无聊的把戏!

    那纸签上赫然写着,被抽中的两个人无论别,都要接吻!

    靠靠靠,他母亲的,他大爷的,他个熊的……

    江离一看那纸签,眼睛里顿时布满了笑意。他不怀好意地看着我,仿佛在说,你是玩啊,还是玩啊,还是玩啊?

    我我我我我……我不玩!我扭过头,刚想和主持人抗议,手腕却被王凯抓住。

    他笑得那叫一个灿烂:“游戏而已,何必当真?”

    可是,游戏也不能作为老娘被揩油的理由吧?

    王凯似乎猜出了我心中所想,他扶着我的肩,说道:“咱俩要是接吻,谁占谁的便宜,还真不好说。”

    我:“……”

    我早就知道,王凯这厮和江离就是一路货色,都他娘的欠抽,欠修理,欠教训……

    就在我因为愤怒而失神的时候,王凯迅抓住战略时机,把头压了下来。他贴着我的唇,轻轻咬了一下,然后舌头打着旋在我的唇角了一下……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放开了我。

    周围传来一片起哄声,而我就在这一片起哄声中,脸红了。

    我很不爽,可是我又没有生气的理由,毕竟大家是在玩游戏,而我也已经过了那个纯的年代了,被人揩了油,如果闹得太凶,反而是我矫。于是我只好自认倒霉,任王凯拉着离开人群中央。

    王凯拉着我的手,突然说道:“这位美女,我吻你的时候,你有没有一种……全过电的感觉?”

    我甩开他的手,怒道:“老子又没有被雷劈,怎么会过电?”

    王凯却笑呵呵地说道:“可是我有啊,那种感觉很奇妙。”

    这种赤 的调戏,我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位先生,有病的话要尽快去医院,不能拖着。”

    王凯无所谓地笑了笑,我以为他就会这样算了,却没想到他突然又握住了我的肩膀。我使劲挣扎,他却不放。

    于是我火了:“王凯你丫到底想干什么?!”

    王凯低头看着我的眼睛,那眼神吓了我一跳……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正儿八经的王凯,就连他开会,也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

    王凯盯着我,缓慢而有力地说道:“官小宴,做我的公主怎么样?”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跟我回家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