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9)江离醉酒

    这几天看到于子非,我明显趾高气扬了许多,目光也不躲闪了,说话也有底气了,走路也不会跌倒了……总之,我在面对他时,感觉自己和以前真的不一样了,那种感觉说不出来,但很明显。江离说那是因为我赢了,其实我对“赢了”的含义一直不太明白,本来我和于子非就没有什么斗争,又何来输赢一说?

    江离对我的疑问不作解释,只是被我问得不耐烦的时候,会敲着我的脑袋说,官小宴你还真是笨。

    好吧,笨就笨吧,反正我现在不怕于子非了。我觉得我不怕于子非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我的背后有个让人胆寒的变态给我撑腰,那个变态当然就是江离。所谓“信江哥,胆子大”,就是这个意思。

    与我相反的是,于子非每次看到我,表都会比较纠结,比丢钱丢饭碗还纠结。我特喜欢看他这个样子,所以有事没事就和他说说话,让他多纠结几次。

    ……

    今天晚上江离出去喝酒了,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我一个人在各个房间中游着,感受着没有江离的世界有多美妙多快乐。

    晚上十一点多,江离总算回来了,不过是被人扶回来的。我一开门,就看到满酒气的江离被一个帅哥扶着……他连站都站不稳了。

    扶着江离的帅哥很清醒,他礼貌地叫了我一声“嫂子”。我依稀能认出来,这小子在我和江离的婚礼那天,曾经跟着闹新房来着。话说我这个人一般不太容易记住别人,除非他长得好看,眼前的帅哥就在此列。

    我地把他们请进去(当然主要请帅哥),并且招呼帅哥把江离扔到了沙上,然后我又趁帅哥不注意,狠狠地踢了江离两脚。

    帅哥大概觉得不太方便,所以把江离扔在沙上之后,坐也没坐,就要告辞。

    我地把帅哥送出门,地问道:“兄弟,怎么称呼?”

    帅哥腼腆地笑了笑,说道:“嫂子,我叫韩枭。”

    我点点头,回头瞪了一眼醉倒在一旁的江离,随即皱眉道:“这家伙怎么喝成这样?”

    韩枭笑道:“几个朋友在一起聚一聚,江哥一时兴起,多喝了几杯。”

    江离能把自己折腾成这样?靠,鬼才相信!不过看在韩枭那俊俏脸蛋的面子上,我也不过多地计较,况且江离平时也没少欺负我,这叫恶有恶报。

    韩枭很快就离开了。现在,房间里只剩下一个不省人事的江离,以及一个脑筋很清醒的官小宴。

    我踹了江离一脚,摆出一副凶恶的地主婆的姿态:“江离,你丫还不快给我起来!”善了个哉的,好久没这么爽过了!

    江离皱了下眉头,嘴里嘟嘟囔囔地说道:“我得回去,我那笨蛋老婆晚上一个人不敢睡觉。”

    他虽然说得不怎么清楚,但是我听得一字不落。当时把我感动得呀,江离啊江离,没想到你也有友好的一面啊,醉了好,醉了好!

    我摇晃着江离,把声音放柔和,轻轻说道:“江离啊,快起来,自己走去卧室。”我可没有力气背他。

    江离在我的摇晃中半睁开了眼睛,看了我一眼后又缓缓闭上。我不遗余力地继续摇,感动归感动,要想让我把你背过去,门都没有!

    江离在我的摇晃下又睁开了眼睛,依然半睁着眼睛看着我,口齿不清地说道:“官小宴。”

    哇靠,认识我了?太好了,继续摇晃,一边摇晃一边和他说话:“对啊对啊,就是我,你快点醒来,这沙没有舒服。”

    江离果然摇摇晃晃地从沙上坐起来,我以为他要站起来,却没想到他往沙上舒舒服服地一靠,大爷似的说道:“官小宴,去给我打洗脚水。”

    Tnnd,你丫喝醉了都不忘欺负我!我往他脑袋上扇了一巴掌,然后凶恶地说道:“赶快去睡觉,别惹毛了老娘!”

    江离吃力地从沙上站起来,步履蹒跚地朝浴室走去,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我要洗澡,不洗澡怎么睡觉呢?”突然,他哐当一下,栽倒在浴室门口。

    我实在看不过去了,如果今天江离受伤太多留下伤痕,那么明天我绝对没有好子过。想到这里,我只好凑过去,使劲把他从地上扶起来,一边扶一边哄他:“乖,咱不洗澡了,先睡觉,睡觉要紧!”

    江离就着我的力气,从地上爬起来,然后他俯视了我一眼,骄傲地说道:“想和我睡觉?你想得美!”

    我:“……”

    我就想不明白了,为毛喝醉的江离,其杀伤力一点没有减弱呢……

    我幽怨地扶着他进了浴室,善了个哉的,你丫就洗吧,淹死你丫的!

    我把江离丢进浴室,便想出来。谁知江离却一把拽住我,十分不满地说道:“你要伺候我洗澡!”

    我算是明白了,丫江离骨子里就是完全把我当一保姆or女佣or使唤丫鬟对待的,要么为毛明明是让我帮他忙,他还这么理智气壮?

    算了算了,我跟一醉鬼置什么气呀我。想到这里,我便笑呵呵地说道:“好啊,儿子啊,来,妈妈给你洗澡!”

    江离甩开我的手,没好气地说道:“谁是你儿子!”说着,他开始脱衣服。

    我呆立在原地,愣愣地看着他。江离他……在脱衣服……

    江离一颗一颗地解开衬衫的扣子,因为喝醉了,手有些笨拙,他总是每一个扣子都解好几次才能解开。于是,他脱衣服的过程异常得漫长。我直勾勾地盯着他的每一个动作,在心里一个劲地为他加油鼓劲。随着那水晶扣子一颗一颗地被解开,江离的锁骨露出来了,江离的膛露出来了,江离的腹肌,也露出了来了……

    我吞了吞口水,眼睁睁地看着他把衬衫褪去,眼睁睁地看着他,把男人的次重点暴露在我面前。我感觉鼻子有点痒,下意识地用袖子抹了一下,然后低头一看袖子,吓了一跳……老子流鼻血了……Tmd,还没到重点呢,官小宴你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家伙,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

    江离已经完全入戏,一心想着要洗澡,早就忘记了他面前还有一个成年雌人类正两眼放光地看着他。

    江离忘乎所以地开始解裤子,解了半天终于解开,然后脱掉。江离修长的双腿,也终于出现在我的面前……

    然后,只剩下最后的小裤裤了。

    为了避免失血过多的尴尬,我决定先回避一下,于是我捂着鼻子便想撤离。这里太血腥太疯狂了,真不是人待的地方,更不是女人待的地方!

    江离却眼疾手快地一把把即将踏出浴室的我拎回去,不满地说道:“还不快给我放水!”

    我捂着鼻子,一边蹲在浴缸边给江离放水,一边悲催地感叹:江离啊江离,你的取向异常我理解,可是你也照顾一下我的取向好不好啊?妈的,搞这么一具□的美型男体在我面前晃来晃去,还让不让人活了……待会老娘兽大,你就自求多福吧……

    水放好了,江离踏进浴缸,满足地靠在浴缸上哼哼了两声。我的目光在水中那具□的体上来回游,此时浴缸里只有清水,里面的东西我看得一清二楚,于是我就……再一次汹涌地流起了鼻血。妈的,这子真是没过了!

    江离眯着眼睛摇头晃脑自言自语了一会儿,突然说道:“官小宴,陪我洗鸳鸯浴。”

    鸳鸯你个大头鬼的浴,老子都快阵亡了!我堵着鼻子,站起打算离开。不行了,这里一刻也不能多待了。我算是明白了,原来江离最具有杀伤力的武器不是他的大脑,而是他的体!老子已经在他的大脑下吃了无数败仗了,在他的体面前,当然也讨不到好。个熊的,你说你一同恋,也不怎么待见女人,你长一副这么勾引女人的材干毛用啊你!

    我正要离开,却现江离突然将整个体都沉到了水中!他躺在浴缸底部,睁大眼睛望着我,看得我心里一阵紧……善了个哉的,这小子要自杀吗?

    江离睁大眼睛躺在水中,一动不动地看着我。浴缸里的水漾着,伴着微黄的光灯,那种美竟然让人心头生起一股怆然。此时江离就像一条将死的美人鱼,静静地躺在水里,对人世间没半分的留恋。我的呼吸一滞,盯着水中他□的体,竟然忘记了流鼻血。

    我只感觉江离似乎就要在水里融化,离我远去。

    我脑子一,趴在浴缸边缘,不顾一切地使劲地往上拽江离,一边拽一边喊道:“快给我起来,你丫不要命了!”

    拽了两下没拽动,我刚想把浴缸里的水放掉,突然一股大力传来,将我直直地拽进浴缸。

    我在浴缸里扑腾着,心里暗骂,妈的江离,反了你了!

    这个浴缸很大,两人一起洗澡是没问题的。当然我现在是没有心和江离一起洗澡。我捉住江离,把他的头按进水里,再拽出来,如此反复了好几次,一边施虐一边骂道:“叫你丫不听话,叫你丫欺负老娘,你这个混蛋王八蛋……”

    江离挣脱开我,用前所未有的严肃口吻争辩道:“我不是王八蛋,我是鱼。”

    我:“!!!”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跟我回家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