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8)我的幸福与你无关

    江离举着雨伞走到了我公司的门口,他看了看我,然后又扫了我边的于子非一眼,最后视线停留在王凯那把花哨的雨伞上……那把雨伞还真是吸引人。

    江离突然一把把我拎进怀里,然后用一种标准琼瑶男主语气,低头对我说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我颤抖了一下,心里不感叹,江离的演技似乎又精进了不少。

    这还没完,他突然拨开我额前的碎,在我的额头上狠狠地亲了一口,然后又说道:“宝贝儿,冷吗?”

    我又颤抖了一下。本来是不冷的,但是你这一句“宝贝儿”,已经足以让我遍体生寒了……

    江离低笑了一声,捏了捏我的脸。然后他脱下外给我披上,撑开伞,拥着我走入雨中。

    我被江离按在怀里,连回头都做不到……也不知道于子非看到我这么“幸福”的样子,会不会有一种挫败感?

    江离突然又低头在我额头上吧唧亲了一口,然后语气轻松地说道:“不用看了,你赢了。”

    我抬手使劲蹭了蹭额头,都赢了你还亲!

    江离低头看了我一眼,突然不怀好意地笑道:“你脸红了。”

    废话,这是气的,气的!

    “不过你脸红的样子,”他顿了一顿,似乎在找合适的形容词,“看起来很笨。”

    靠,这什么话!我虽然比较大度比较能忍,可是面对江离的挑衅,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他就不知道老娘的威武!于是我牙一咬心一横,抬脚就往江离的鞋上踩去。

    江离似乎知道我的企图,迈开步子躲过了我的攻击。而我,却因为一脚踩空,导致站都站不稳了……为了不至于跌倒,我厚着脸皮抱住江离,干脆挂到他上。

    江离皱皱眉头,说道:“我刚才说错了。”

    哇靠,江离改过自新了?这种话都说得出来?果然暴力就是战斗力啊……

    江离:“你不是看起来很笨,你是本来就真的很笨!”

    我,咬碎一口钢牙,却拿他没有办法。

    江离完全无视我的不满,直接把我塞进车里,然后走人。

    我趴在车窗前,透过玻璃看着门口的于子非和王凯。此时他们两个站在一起,貌似也在朝这边张望。因为下雨,所以我看不清楚,不过看着那两个模模糊糊的影,我突然感慨起来,自言自语道:“他们两个倒是般配的。”

    话刚说完,头上就着了江离的一记爆栗。我怒,瞪他,凭什么你丫可以搞男人,我却连腐一把的资格都没有?

    江离悠哉地驾着车,随口问道:“你那不着调的网友也在这里工作?他倒是对你上心啊。”

    我:“怎么着,你吃醋了?”我一直怀疑江离对王凯的态度,除了讨厌,更多的可能是垂涎。虽然王凯这厮的气质不咋地吧,但单论长相,他也算是极品了。

    江离听了我的话,嗤笑一声,说道:“对啊,我吃醋了,你看着办吧。”

    我看着办?我怎么办?善了个哉的,老娘才涨一倍的工资,难道要辞职?开玩笑,就为了他江离的桃花,老娘要放弃我那狂涨一倍的薪水?想到这里,我斩钉截铁地摇了摇头:“要我辞职,是不可能的。”

    “恩。”江离答应了一声,便没了下文。

    我又有点怕,江离这个人吧,那真是杀人不见血啊,万一他报复我,怎么办?……于是我又狗腿地笑了笑,说道:“那什么,下次我把他骗回家,然后随你处置。”

    “不用了,”江离摇摇头,“那种货色,我看不上。”

    哦,敢是他不合您口味。我脑袋里突然冒出薛云风的影,还是那样的小美男吃起来可口啊。

    江离于是自顾自地开着车,不再和我说话。快到家的时候,他突然说道:“你那网友姓王,他和王成海有什么关系吗?”

    我:“王成海?这名字还真是耳熟。”

    江离又解释道:“王成海是南星集团的股东,你的公司就是受南星集团控股。”

    我一拍脑门,想起来了:“对呀,王成海是他爸。”

    突然一个急刹车,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吓了一跳。

    我扭头刚想质问江离,却现他正用一种有些危险的目光看着我。正常况下,这种目光所代表的含义就是,官小宴犯错误了,江离很不满。我被江离盯得有些毛,低下头不敢看他。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可是……我怕呀……

    官小宴果然是个没出息的家伙。

    “官小宴,”江离的声音响起,有点森森的冷,我那小心肝儿,又颤了两颤,“你倒是越来越能勾搭了,恩?”

    哇靠,是他勾搭我好不好!而且我一直顽强不屈地没有被他勾搭上!

    晚上,我正给江离削着苹果……好吧,我在家里就是这个地位,江离他就是一大地主,资本家,不榨干我的最后一滴血汗,绝不罢休。至于他为毛就能让我官小宴乖乖给他做事,开玩笑,你认为官小宴能斗得过江离吗?别说一个,就是十个官小宴,她们斗得过江离吗?

    善了个哉的,又提起我的伤心事来了。不说了不说了,我专心削苹果吧,削不好的话,江大爷会不高兴,后果会很严重!

    我苹果刚削到一半,手机突然响起来,是短信。我可怜巴巴地望了江离一眼,能不能让俺看看短信?丫眯着眼睛大手一挥,算是准了。

    我放下苹果,拿过手机来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短信的内容只有短短八个字:“宴宴,你真的幸福吗?”

    江离拿起苹果接着削,一边削一边问道:“谁的短信?”

    我看着那串陌生的号码,说道:“是于子非。”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会叫我“宴宴”。

    江离的动作没有停下来,他连头都懒得抬:“然后呢?”

    我低头看着那八个短信:“然后不过是问候一下。”

    “哦。”某人继续削着苹果。

    我盯着于子非的短信愣了一会儿,突然开口说道:“江离,我觉得这一切都很没意思。”

    “恩……恩?”江离抬头看我,不解。

    “我是说,在于子非面前演戏,很没意思。你说我们俩都分开四年了,已经尘归尘土归土了,我干嘛还老跟他斗气啊?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无聊了。”

    江离已经削好了苹果,他此时正把苹果切成小块,一边细心地切着,一边漫不经心地附和我:“对啊,你是无聊的。”

    喂!

    我:“江离,你要是遇到你的旧,你会怎么做?”

    江离:“该怎么做怎么做。”这不废话吗。

    我:“那如果你旧脱光衣服躺在你上,你会怎么办?”

    江离:“把他扔出去。”

    我:“我才不信,你怎么可能得住 惑呢。”

    江离:“要不就给他拍□,趁机敲一笔。”

    我:“你太卑鄙了!”

    江离:“算了,还是起诉他吧,私闯民宅,侵犯。”

    我:“……”

    我只是单纯膜拜“侵犯”三个字。

    江离又说道:“官小宴,你这个人,太执着,执着到偏激。”

    我挠挠头,无辜说道:“没有啊,我这个人很懂得变通的。”

    江离:“在你的意识里,离开就等于抛弃,抛弃就等于背叛。所以离开你,就等于背叛你。”

    我眨眨眼睛:“不是吗?”

    江离摇摇头:“谁规定别人必须厮守着你,不能离开你?即使是抛弃,也不见得是他做错了事,也说不定是,你选错了人。”

    我一时语塞,想了很久,终于说道:“他……他说过要和我一辈子在一起的……”

    江离又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你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还会信这种东西?承诺有时候还不如牛粪值钱。”

    我愣住。是啊,承诺算个毛啊,我对盒子就老是说话不算数呢。连我力所能及的小事,我都会失信,更何况是一辈子?那些也不过都是当甜言蜜语来听听罢了,可笑我当时竟然把它们全当真了。

    “江离,我以后不会了。”

    江离:“什么?”

    我:“不会相信承诺,任何人的。”

    江离:“其实你偶尔可以相信我的一下,我这人人品一向不错。”

    我:“我实在看不出你和人品这俩字有半毛钱的关系。”

    江离眯起眼眸:“是吗?”

    我打了个寒战,连忙改口道:“不是不是,你人品很好,级好!”

    Tnnd,你连点言论自由都不给我,还好意思跟我谈人品?

    晚上临睡前,我给那个陌生的号码了条短信:“是的,我很幸福。而且,我的幸福,与你无关。”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跟我回家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