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7)“秀恩爱”

    早上我正坐在镜子前整理仪容,江离突然说道:“你把头盘起来。”

    我一时没听明白他要干嘛:“啊?”

    江离从我的梳妆台里翻出一枚小夹子,又重复了一遍:“把头盘起来。”

    我:“为什么?”

    江离用小夹子敲着我的头,说道:“当然是有用了,快点,不然你就迟到了。”

    我只好乖乖听话,把头盘起来。

    然后,江离转到了我的后,拿着小夹子在我的后颈狠狠地一夹……

    “啊——疼啊——”我惨叫一声,捂住脖子,扭头对他怒目而视,“你要干嘛?!”

    江离无辜说道:“秀恩呀。”

    我:“秀个毛的恩,你这明明就是谋杀!”

    江离一本正经地说道:“恩之后会有痕迹,你要秀的就是这个。”

    我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他什么意思,然后脸就莫名其妙地烧。那个……大家也都明白吧?

    江离在我的脸上瞄了一下,阳怪气地说道:“想不到你也会害羞。”

    善了个哉的,老娘我也是女人啊!而且我还没有和人恩过呢……

    此时江离拎开我的手,准备在我的后颈再来一下,我却抱着脖子死死不从。于是他吓唬我:“你要是不配合,我只好用嘴咬了。”

    好吧,与被江离咬相比,我还是选择被夹几下吧,反正又不会死人。

    于是接下来,房间里久久地回着某个女人的惨叫声……

    等江离的虐待工作完毕,我尚有一事不明:“江离,你为什么只夹后面不夹前面呢?”

    江离:“因为后面你自己也看不到,笨蛋。”

    明白了,原来剧是这样的:我脖子后面有“恩的痕迹”,我自己也不知道,于是这天我傻了吧唧地盘了个头,然后兴冲冲地跑去上班……可是这样岂不是会有很多人看到?那会很丢人的……

    于是我向江离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江离温和地告诉我:“是啊,你不会现在才想到吧?”

    我,悲痛绝。

    可是我心里还是没底:“那要是我今天遇不到于子非呢?”

    江离十分坦然地答道:“那就明天接着弄,早晚有一天你会遇到他的!”

    掀桌,这是什么鬼主意!

    因为江离的杰作,我早上上班差点迟到。虽然我“不知道”自己脖子上有“痕迹”,可是我实在没有像江离那样优秀的演技,所以一进公司大门就心虚,一直低着头。

    后来,晚上下班的时候,江离告诉我,低着头,那“痕迹”只会更加明显地暴露在人们的视线之内。当时听到这话,我连死的心都有了。

    话说我低着头走进王凯的办公室,想问问领导有什么最新指示。此时王凯正悠闲地靠在沙上看报纸,手里端着一杯万恶的咖啡,装模作样地喝。

    作为他的秘书,我十分有责任感地提醒他:“王总,今天您要做的事貌似很多……”

    王凯抬头看我,笑道:“没关系,本少爷工作效率高。”

    无语。我无语的原因不是因为他自恋,而是因为,丫工作效率真的很高,我好嫉妒啊好嫉妒……

    上午有一个会议是王凯主持开,于子非也会到。当然了,我作为某人的秘书,也被拎进了会议室。

    王凯这人无耻,开会的时候一板一眼地,从不讲带颜色的笑话。也只有这个时候,他的气质才会稍微有点脱离猥琐,与平时的他判若两人。如果不是因为认识他很久,我一定会认为丫被鬼上了,或者是人格分裂了。

    开会的时候我坐在王凯的下手,而于子非刚好坐在我的旁边……这下我更不敢抬头了。

    我对会议内容本就不怎么感兴趣,加上现在心里很乱,所以干脆一个人伏在桌前盯着笔记本的电脑屏幕呆。我在想,于子非他到底会不会看到我脖子上“恩的痕迹”呢?如果看到了他会什么反应?如果他看到了,我会不会很爽?如果他看不到……不行,即使他看不到,回去我也要向江离汇报说他看到了,要不然老娘的脖子就在那个变态的魔掌下报废了!再说了,丫于子非能不能看到“痕迹”,很重要吗?重要到可以让我牺牲脖子吗?

    答案是,no!

    我正神游着,突然有人推了推我的手臂。王凯那熟悉且猥琐的声音传来:“小宴宴,在什么呆?”

    我眼皮都不抬一下,说道:“拜托,王总!你在开会好不好……”

    王凯的声音里带着笑意:“白痴啊,会已经开完了,人都走*光了。”

    我抬起头,现确实如他所说。现在整个会议室,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王凯好奇地问道:“小宴宴,你脖子后面上有什么?刚才于总监一直盯着你的脖子看,跟丢了魂似的。”

    我的脸“腾”地一下烧起来,低头结结巴巴地说道:“那个……我……我怎么知道……”

    王凯见我尴尬,更加好奇起来:“小宴宴,你不会对于总监芳心暗许了吧?”说着,他凑过来想看看我脖子上到底有什么。的

    我下意识地抱起脖子:“王总,咱是不是该考虑回去了?”

    王凯根本不理会我说什么,他抓住我的手腕,轻而易举地便往两边扯开,然后瞄了一眼我的后颈。

    我惭愧地低下头,等着被他嘲笑。

    等了好一会儿,也没听到他说什么。我抬头看他,只见他此时的神色那叫一个平静,连平时的猥琐气质都暗淡了一些。的

    我挣扎着想把手腕抽回来,可是王凯他抓得太紧,靠!

    我有些急:“王总,你是要绑架自己的秘书还是怎么着?”

    王凯依然抓着我的双手,笑眯眯地说道:“小宴宴,你老公用的什么壮阳药?”

    我就知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正要反驳他,这时,会议室的门却被推开了,有一个人走了进来。

    我抬头一看,Tnnd,于子非?!

    于子非看到我们,明显一愣。我这才现,此时我和王凯之间离得太近了,我的后背几乎贴到了他的口上。而且……他还抓着我的两只手。

    总之,这场面就是,让人想不误会都难。

    我用力甩开王凯,眼神有些飘忽。

    王凯却镇定自若地说道:“于总监,你还有什么事吗?”

    于子非平静地答道:“我有东西落在这里。”说着,便朝我边的座位走过来。我扫了那座位一眼,现桌上有一沓资料,这估计就是他落下的东西吧。

    于子非拿起资料的时候,王凯突然很不合时宜地凑到我的耳边,笑眯眯地说道:“小宴宴,昨晚疼吗?”

    我一听这话,头差点竖起来,丫这叫什么话!他非要把我气死才算罢休吗!

    我朝王凯飙的时候,于子非已经拿着资料一声不吭地离开了。

    “王凯,你丫活腻味了是吧?!”

    “小宴宴我不敢了,下次一定会对你温柔一些的!”

    “你还说!”

    “啊啊啊啊啊……喂,你要谋杀领导吗?!”

    “废话我杀的就是你!”

    “啊啊啊啊啊……我是你的领导啊,你工作不想要了?”

    “Tnnd,这子没法过了,老娘要辞职!”

    “啊啊啊啊啊……我正想给你加薪呢,既然你要辞职……”

    “加多少?”

    “百分之十怎么样?啊啊啊啊啊……二十,二十……啊啊啊啊啊,三十吧?……啊啊啊啊啊,五十,不能再多了!……啊啊啊啊啊,加一倍,一倍!再多就成包养了……”的5751enetbsp;  我放下手中的签字笔,心满意足地拍拍手,然后戳着王凯的肩膀,笑眯眯地说道:“加一倍的薪水哦,从明天开始。”

    王凯垂头丧气地哼哼了两声,算是应了下来。

    哇哈哈哈,怪不得江离那个变态喜欢欺负人,果然欺负人的感觉就是爽啊!

    晚上下班的时候外面突然下起了雨。我站在公司门口,跟个望夫石一样,看着门口来来往往的车辆。等了一会儿,不见江离的影子……要是在平时这个时间,他已经过来了。

    善了个哉的,江离这厮肯定是嫌下雨太麻烦,所以干脆不来了.

    在肯定了这个推测之后,我有些沮丧,丫该来的时候就不见人影了!今天这雨下的,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而且现在已经是秋天,要是淋那么几下,非感冒不可。感冒会头疼,感冒会吃药,感冒还可能会打针……我打了个哆嗦,不能再想了。

    就在我犹豫着到底是冲出去还是冲出去还是冲出去时,于子非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他手里拎着一把伞,低头看我,张了好几次嘴,终于说道:“宴……官秘书,我送你吧。”

    我摇头,老娘宁可感冒打针,也不接受他的援助。

    于子非定了定神,又说道:“我只是站在一个同事的立场上,要送你回去。”

    我还未张口,却听到后面有人接口说道:“不然你还想以什么立场,于总监?”

    我回头,王凯正拎着把花里胡哨的伞,笑嘻嘻地走了过来。考虑到今天他在我手上吃了亏,于是我有些心虚地别过脸,不敢看他……王凯可不是省油的灯,万一他想找我报仇怎么办?

    我侧脸朝外面望去,不远处有个颀长的影正举着一把伞,朝

    我呲牙笑了一下,江离你丫还算有良心。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跟我回家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