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江离的厨艺

    我开口刚想说话,眼泪却“刷”地一下流了出来,止也止不住。

    江离蹲下子,不可置信地看着我的脸:“你……哭了?”

    废话,你看不出来吗!

    江离语气缓和了一下:“你哭起来比笑起来好看。”

    我抬眼看了一下他那张近在咫尺的脸,真想一拳抡过去把他的脸打歪。

    江离起坐在沙上,顺手拿过纸巾递给我:“脸皮这么厚都能哭成这样,谁欺负你了?”

    我接过纸巾,只擦眼泪不说话。是啊,我为毛哭啊,谁欺负我了?没有人啊……还有,谁说我脸皮厚了……

    江离靠在沙上,满不在乎地说道:“是不是你又把工作给丢了?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养你。”

    我觉得他这是在幸灾乐祸,于是没好气:“谁要你养!”

    江离却说道:“在外面受了欺负,跑回来朝我火,你也就这点出息。”

    我懒得理会他,起准备做饭,顺便分散一下注意力。

    江离:“你要干嘛?”

    我:“做饭。”

    江离却突然抓住我的手腕,往下一拉,把我重新拉回到沙上。

    我这下真的怒了:“你做什么!”

    江离不紧不慢地答道:“我怕你把厨房点了。”

    “江离!你能不能看在我心不好的份上就别欺负我了?”

    “我没有欺负你,”江离思考了一下,突然站起,说道,“好吧,我做饭,你监工。”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

    ……

    因为江离做饭实在是十分罕见的一幕,所以此时我也打起精神,和他来到厨房。

    江离指着厨房的一角,对我说道:“你站在这里别动,只管监工。”

    我老老实实照办。

    江离把冰箱里的剩菜统统翻出来,扔掉不新鲜的,然后把剩下的放到洗菜池里,熟练地边摘边洗。

    我有些奇怪:“你很专业嘛,不像不会做饭啊。”

    江离低头一边洗菜一边答道:“我只会洗菜,以前在家是我妈做饭,我洗菜,我爸洗碗。”

    多幸福的一家啊,我有些羡慕他。江离似乎猜到了我在想什么,他突然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以后我爸就是你爸,不用和我见外。”

    虽然这话有点不伦不类,不过我心里还真是有些小感动。江离这人,偶尔也说句人话。

    江离洗完菜,便把胡萝卜菠菜等一干蔬菜堆在一起,左手缩到背后,右手拎起菜刀便乒乒乓乓地“切”了起来。

    我震惊在当场,许久才回过神来。然后,我哆哆嗦嗦地说道:“江离,你剁排骨呢……”

    江离停下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怕切到手……”

    看来江离是个珍生命的好孩子。江离出糗是难得一见的事,虽然他没有切过菜是可以理解的,不过此时我还是十分珍惜机会,不厚道地笑了一下。

    江离也不生气,脸不红气不喘地继续“剁”着那些可怜的蔬菜。

    看着案板上那一堆杂色蔬菜,我脑子里竟然蹦出了一个极其恐怖的词汇:碎尸。

    剁了一会儿,江离收起菜刀,十分满意地望了望我,问道:“还不错吧?”

    我心里打了个哆嗦,违心答道:“还好。”

    “那么,下一步怎么办?”

    我盯着那堆菜思考了一下,终于痛下决心:“要不,就炒了吧。”

    于是江离干脆利落地开火,捧着一把他刚刚切过的菜,抛进了锅里,然后有模有样地用铲子胡乱扒拉。

    我也顾不得笑了,急忙上前说道:“不是那样不是那样,你得先洗锅后放油然后再放菜!”

    江离把天然气关掉,转指了指我刚才站的角落:“站回去。”

    我的气势顿时矮了半截,乖乖站回去。然后我就醒悟了,他大爷的,我为毛要听他的啊?

    于是我不服气地用他的话反驳他:“江离,我怕你把厨房点着。”

    江离满不在乎地答道:“没关系,有你呢!”

    这叫什么话!

    “江离,等锅了再放油。”

    “哎呀呀,不要放太多。”

    “你笨哪,等一会儿再放菜。”

    “好了好了可以了,然后放酱油……那是醋!”

    “着火了!!!”我立即抱头蹲在地上,虽然我经常炒菜,不过着火事件还是比较少见,而且我这人很怕火。

    江离急忙把锅盖盖到锅上,一点都不惊慌。他扭头看到我的熊样,得意地说道:“这一招在幼儿园里就学过。”

    我:“……”

    我就不明白了,明明不会做饭的人是他,为毛到头来被嘲笑的人是我?

    江离非常有成就感地把他炒的菜盛在一个盘……盆子里,是的,你没有看错,我也没有写错,的确是一个盆子!因为盘子装不下……

    盛完菜,他又意犹未尽地说道:“还要做点什么?”

    “要不,再蒸点蛋羹吧?”蒸蛋羹的失误率比较低,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除了鸡蛋,我们没有别的原材料了……

    江离点点头表示对这个意见的肯定,就蒸蛋羹。

    我好心提醒他:“江离,你还没有蒸饭。”

    “对,还要蒸饭,”江离看着手中的鸡蛋,自言自语道,“先蒸蛋羹还是先蒸饭?”

    “你可以一起蒸。”一起蒸,大家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吧?

    江离却不可思议地望着我,十分不确定地问道:“可以一起吗?”

    “废话,当然可以!”

    于是江离淘好米,放在电饭煲里,添水,插电,开蒸。

    然后他在碗中打了几个鸡蛋,把碗里的蛋壳用汤匙挑出去(狂汗),搅拌了几下(这还是我教的),加上麻油和盐(也是我教的),再然后,他做了一个十分彪悍的动作,彪悍到我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他端着那碗打好的鸡蛋,掀开电饭煲的锅,然后“刷”地一下,干净利落地把鸡蛋倒进了还未蒸好的米饭中。

    我呆立在原地,看着那滚滚的开水,卷着鸡蛋和饭粒,嘲笑着这个世界的疯狂。

    完了,全完了……

    江离得意地用筷子搅拌了一下电饭煲里的东西,然后回头看我,现了我的不对劲。他于是小心问道:“怎么,哪里不对吗?”

    开玩笑,哪里对吗?

    江离仔细思考了一下,无辜地说道:“没有错啊,全按照你说的,淘米,打鸡蛋,一起蒸……”

    一起蒸,原来他是这么理解“一起蒸”的?我踉跄了一下,扶着后的墙,才勉强站稳。

    江离把他亲手做的那些惨不忍睹的饭菜端到餐厅里的时候,我依然傻站在厨房的角落里。我的脑子里久久地回着一个声音: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江离端完了菜,把我拎进餐厅:“吃饭了,别跟我装矜持,难道还等着我喂你不成。”

    我拼死反抗:“不要不要,我不要吃饭!”

    江离不耐烦地拖着我走:“都给你做好了,就别挑三拣四的,你看我吃饭什么时候挑过食?”

    喂喂喂,那是因为我做的饭是正常的好不好!

    江离把我按到椅子上,盛了一碗鸡蛋煮米饭放到我面前。我用筷子捅啊捅,捅啊捅,就是不吃。

    江离火了,他坐到我边,夺过我手中的筷子。我以为他要扔掉,正好,扔掉就不用吃了。

    然而,江离却用筷子夹了一块鸡蛋米饭混合物,然后按住我的脖子,将那块鸡蛋米饭混合物伸到我的面前,低沉着声音说道:“来,快吃。”

    我一直以为,略带沙哑的低沉男的声音,是用来勾引女人(或者男人)用的,没想到,其实它也可以用来哄骗别人吃东西。

    可惜我现在对待美色的觉悟已经比以前大多了,所以即使他着这么魅惑的声音引我,我也不吃。

    江离不罢休,低头在我耳边幽幽地说道:“你要是不吃,后果会很严重的哦。”

    我笑:“比如说?”纸老虎,我就不信你能把我怎么样!

    “比如说,”江离喃喃着,突然沉下声音冷冷地说道:“比如说爆你菊花!”

    我一个冷战,差点没从椅子上跌下来。

    江离你太狠了!

    江离勾住我的肩膀,笑眯眯地说道:“来,吃吧,很好吃的。”

    我哆哆嗦嗦地张开嘴,咬住了那块鸡蛋米饭混合物。

    出乎意料的是,那东西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难吃,鸡蛋煮得很老,米饭的味道还算正常,当然其实也并不怎么好吃,但好歹能下咽。

    “好吃不好吃?”

    我几乎是含着泪点了点头,我敢说不好吃吗……

    江离满意地点了点头,又夹了一块胡萝卜:“来,吃点菜。”

    我看着那块奇形怪状且有些黑的胡萝卜,哭无泪。

    在江离表面上是连哄带劝实际上完全是威胁下,我吃了半碗鸡蛋蒸米饭,还有一些加多了酱油和盐的炒咸菜(也可以叫咸炒菜)。在我的乖乖的配合下,江离终于放开我。他满足地看着他的成果,问道:“好吃吗?”

    这话他问了不下二百遍了。我狠狠地点头,好吃好吃,好吃个p!

    江离谦虚地笑了笑,说道:“好吃啊,那就多吃一些吧?”

    我拼命地摇头,不吃了不吃了……江大爷,麻烦你放过小的吧……

    江离和蔼地拍了拍我的头:“老婆啊,我现我的厨艺还真是不错,要不以后都由我来做饭?”

    我被惊吓到了,连连摇头,江大爷,歇会吧您哪!

    江离面露为难:“可是你又不做。”

    “我做,我做,我誓!”我的目光里饱含着真诚,我的表无限地严肃。开玩笑,不带这么折磨人的!

    江离状似为难地点了点头。我松了一口气,善了个哉的,我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折腾了。

    江离夹了一块咸炒菜放到口中,还没嚼,就吐了出来。

    而我的心里,已经泪流成河。

    从此之后,我的心中无比坚定了一个信**:江离他不是人类,他是个败类!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跟我回家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