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江离的感情问题

    王凯这厮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突然对员工餐厅的饭菜有了极大的,于是每天中午都拎着我一起去员工餐厅吃饭,不亦乐乎。

    我倒是无所谓,反正只要饭菜干净,能吃就好。毕竟这天底下能把饭做得像我妈做的那么好吃的,不多见。

    因为来得比较频繁了,所以公司的员工们也不再像看外星生物一眼盯着王凯看了,当然个别花痴女或者幽怨女除外。

    王凯端着一盘虾坐在座位上,对我说道:“官秘书,你是我的秘书不?”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不废话吗。要不然你怎么不称呼我“官大爷”呢。

    王凯把那一盘虾推到我面前,笑嘻嘻地说道:“那好,给我剥虾吧。”

    我无视那盘红兹兹的一看就让人很有食的虾,说道:“我是秘书,不是佣人。”

    王凯竟然放软了声音,说道:“好小宴,你就给我剥一个吧!”

    我一阵恶寒,特别想提醒他,您都一把年纪了,实在已经不适合装嫩了。不过考虑到他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想来也不会在意这些,于是我只好眉毛一横,凶道:“你自己没长手吗?”

    王凯一点不以为意,捡起一只虾,笑呵呵地说道:“好吧,那我给你剥。”

    我:“……”

    王凯这人不喜欢说老实话,不过他以前说的一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就是那句“精力旺盛”,连吃顿饭都能想出这么多花招来,看来大脑能量真是过剩。我原本以为这人吊儿郎当,工作的时候肯定也很散漫,谁知道他却是很厉害,不仅把他分内的事做得很出色,还有许多事都是我这当秘书的没有考虑周到,被他现并解决了。公司里的员工们都很佩服他,虽然有不少人其实并不怎么喜欢他,比如某些找不到女朋友的男员工,或者一些曾经被王凯调戏过的贞洁烈妇(好吧,我不是贞洁烈妇,但我也不喜欢被他调戏)。

    此时我盯着王凯捏着虾的手指,叹道:“你还真是无聊。”

    王凯却得意地说道:“知足吧您哪,你知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让我给她们剥呀,别说剥虾了,剥衣服她们都心甘愿……”

    “打住打住,”我尴尬地咳了两下,“你怎么什么东西都能扯到那些事上去。”这只能证明,丫满脑子装的都是那些事……

    王凯对我的态度不屑加不满:“大家都是成年人,你也用不着和我装单纯了,再说你都结婚了,而且你男人没用又变态!”

    我皱眉,反驳他:“你总说自己魅力无边,女朋友多多,这几天我怎么一个都没见着呢?男人嘛,好面子,喜欢吹牛是很正常的,这个我可以理解。”

    王凯却说道:“物极必反,女朋友太多了也很闹腾,所以我现在就想耳根清净一下。”

    我满不在乎:“编,接着编。”

    王凯:“你还是不相信我的魅力啊,我在上可是……”

    我摆摆手打断他的话,问道:“你除了这些事,就不能谈点别的?”

    王凯状似无辜地说道:“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不谈上还能谈什么?”

    我义正言辞地指责他:“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

    王凯嘿嘿笑了一下,刚要接口说话,却被我打断了:“男人和男人在一起,不是也可以上吗?!”

    王凯敬畏地看了我一眼,哆哆嗦嗦地把他刚刚剥好的那只虾放进我的餐盘。

    而我此时已经羞愧得无地自容了,他母亲的,他大爷的,他个熊的,我这是在说什么呀我……我的形象啊,我的心灵啊,我的世界观啊,都让那个变态江离给扭曲了!

    我正寻思着说点什么话来挽回一下自己的形象,眼睛不经意间瞥向远处,竟然看到一个熟悉的影。然后,我就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王凯挥着手在我面前晃了晃,说道:“小宴,傻了?”

    我回神:“那个,王总啊,我想问你一下,你们这个员工餐厅许自己公司之外的人来用餐吗?”他一定不是这里的,怎么可能这么巧呢。

    王凯摇摇头:“不知道,似乎不可以吧……怎么了?”

    我愣愣地盯着远处的那个略显纤细的影,一时忘记了理会王凯。

    王凯顺着我的目光回头望去,大概也看到了那人。他嘿嘿一笑,说道:“原来红杏出不出墙,不是红杏的问题,而是墙的问题。”

    我收回目光:“什么意思?”

    王凯善解人意地笑了笑,说道:“别痴心妄想了,你没戏。”

    我听得一头雾水。

    王凯回头示意我看远处的那个人:“你就别打他的主意了,人家那小板,不住你这么彪悍的蹂躏,你充其量也就祸害祸害我吧。”

    我摇摇头:“你误会了。”

    刚才不经意间看到的那个人竟然是江离的小男朋友(也许是之一),就是在我们领证的那天晚上遇到的那个美男弟弟,当时就把我给惊艳到了。现在他出现在这里,八成就是这公司的员工了吧?我突然想起前几天江离对我说过的,他说我们公司的名字听起来有些熟悉,想来就是因为那美男弟弟就在这里工作,江离那哪是熟悉,根本就是知道。

    我正胡思乱想着,却现那个美男弟弟似乎感觉到了有人在注视他,于是朝这边望过来。我一时忘记了收回目光,就这么和他隔着人群相望。然后,美男弟弟竟然朝我们走了过来。

    我瞬间清醒,这个人他想干嘛?挑衅?示好?

    很快我就明白了他为毛要走过来,原因很简单,这孩子眼神貌似不太好使。他走得离我已经很近了,这才认出我来。于是他脸上的表瞬间从疑惑变成了……不屑?嫌恶?嫉妒?愤怒?……总之很复杂很纠结,看得我都有点心疼这娃了。

    于是我心虚地朝他扯开嘴角笑了一下,据目击者王凯称,我当时可真是实实在在的笑比哭难看。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我是他男朋友的老婆,呃,这句话说起来比较乱。

    美男弟弟无视我的示好,冷笑一声转离去。

    我只好接着吃饭。反正被帅哥鄙视得多了,也就习惯了。

    王凯却兴奋地问:“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你们早就认识?”

    我顺口胡诌道:“你没看见吗,我是有心勾搭,奈何人家小正太嫌我不够档次。”泪奔,被别人鄙视我也就认了,现在我竟然要自己鄙视自己……

    王凯得意地笑道:“我早就说了,你没戏。”

    我抬眼扫了他一眼,问道:“你怎么知道,难不成你认识他?”

    王凯点头道:“他是南星集团第二大股东的小儿子,大学刚毕业,被他爹丢到这里来锻炼。”

    看来当个富豪的儿子也不见得一定能整天旅行赛车泡美女,他们也有他们的责任,而且貌似更重一些。

    一般况下,有第二就有第一,出现第二之后,大家就会对第一比较感兴趣。于是我也和正常人一样,随口问道:“那第一大股东是谁?”

    王凯随手又往我的餐盘里丢了一只剥好的虾,轻描淡写地答道:“王成海。”

    我:“他也姓王呀。”

    王凯:“他是我爸。”

    ……

    通过王凯,我知道那美男弟弟名字叫薛云风。我觉得王凯知道薛云风是同恋,但是他又不想随便透露别人的**,于是一直支支吾吾地没说。我只好大言不惭地告诉他,我看到那人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是个gay……王凯自此对我的腐能力深信不疑,导致我再也没有勇气跟他解释,我不是腐女,反正事都到了这份上,我解释他也不信。虽然我真的真的不是什么腐女。

    ……

    晚上吃过晚饭,我决定好好和江离谈一谈他的小美男的事,为毛那小美男一直对我充满敌意?他明明应该知道,我和江离实在是没有什么关系吧?

    于是我趁着江离吃饱饭心好,问道:“江离啊,你知道我今天上班的时候遇到谁了吗?”

    江离此时正在上网,他的眼睛不离电脑屏幕,随口问道:“谁?”

    我:“就是你男朋友,薛云风。”

    江离不咸不淡地答了一句:“恩。”

    我等了半天,没等到他说什么有实质意义的话。太过分了,我准备了半天的话,到他这里就换来一个字?于是我不满道:“你能不能表点看法?”

    江离终于把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移开,转看我,问道:“你要我说什么?”

    我要你说什么?这什么态度!于是我一改循循善的方式,直截了当地说道:“他好像对我很有敌意啊,你没有跟他说清楚咱们俩的事吗?”

    江离答道:“我告诉他了,我要娶你。”

    我有些不可思议:“就这个?”

    江离点了一下头,算是承认。

    我抚额叹道:“你小子会不会谈恋呀,就这样是不够的!你要告诉他,你和我之间除了有个结婚证,其他什么关系都没有,要不然他会误会你的,你们的感就破裂了!”最重要的是那小美男会一直用怨恨的目光看我,任谁都受不了啊……

    江离皱眉道:“他也没问啊。”

    真是个不开窍的东西,没想到一向腹黑聪明的江离在这种事上这么不靠谱。我只好说道:“他没问不代表他知道了啊,有些事必须讲清楚。”

    江离:“没想到男人也这么麻烦。”

    “废话,感的事能不麻烦吗?你明天就和他解释吧,要不今天也行,赶紧的。”

    江离摇头:“你去和他说不就好了。”

    我汗:“他那么讨厌我,我说了他也不会信哪,更何况我是他什么人?我用什么立场和他说?”

    江离想了一下,大概是觉得“男朋友的老婆”这种立场确实有些混乱,于是不耐烦地摇摇头,说道:“不用了吧,他会理解的。”

    我:“不行!你没看到他今天看我那眼神,就仿佛我是个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罪恶滔天的女魔头!我们好歹也在同一间公司啊,好歹也是同事啊。再说了,万一这小美男有了心结解不开,把我谋杀了怎么办?反正大家都一起上班,作起案来也方便……”

    “行了行了,”江离按了按额头,受不了我的啰嗦,“我去说就是了,女人真麻烦!男人也麻烦!”

    那你和猪谈恋吧,猪不麻烦!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跟我回家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