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 卧室谋杀

    为了坚持和剥削阶级斗争到底,我偷偷地给江离短信:“你明天不用来了,我不在我妈这。”为了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偶尔撒个小谎也是很有必要的。

    过了一会儿,江离回复我:“你语文果然没学好,一句话就让我看出破绽。”

    我窃以为他这是在试探:“随便你。”

    江离:“那么我明天还是要去拜见一下我的岳母的。”

    我:“我妈不喜欢你。”

    江离:“那我更要去讨好她一下。”

    我:“喂,我真的不在。”

    江离:“没事,明天我去的时候你在就可以了。”

    我:“你别我。”

    江离:“我懒得你。不过如果你想让我岳母担心,随便你去哪里吧。”

    江离总是能一语点破别人的突破口,这真是一个可怕的能力。看着那条触目惊心的短信,我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姐妹们,以后嫁人千万别嫁太聪明的,会被玩儿死的……

    ……

    第二天是周六,早上我睡得正香,却被我妈从上拎了起来。老太太一头是惊喜一头是恨铁不成钢,摇晃着我:“闺女,江离来了。”

    我嗯了一声,又倒了下去,接着睡。这世界上有一种奇怪的人,比如我妈,再比如江离,大周末的不睡懒觉,起那么早干嘛!

    我闭着眼睛听到我妈丢下一句“你来收拾她吧”,就出去了。心里默默地流泪……

    江离站在我的边,叫了一声“官小宴”。

    我很困,想睡觉,也懒得搭理他。于是哼哼了两下,抱着被子扭过去接着睡。

    江离带着威胁的口吻说道:“你再不起,我就扒了你的衣服。”

    你敢!这可是我的地盘!我用我那因困倦而迟钝的大脑思考着他行凶的可能有多大,结果是:零。开玩笑,在丈母娘家就敢非礼她女儿?想到这里,我便打算安心睡觉了。

    谁知江离一把掀开我的被子,然后一只手按到了我的肩膀上。我触电一般转过拍开他的手,然后睁大眼睛怒瞪他:“你干什么!”为毛我在我的地盘里还是被欺负?

    江离此时正双手抱,低头看着我,脸上浮起一丝得意之色。他挑了挑眉毛,说道:“我还能干什么?”

    我拎起上的一只玩具小熊朝他脸上砸去,恶狠狠地对他说道:“出去!”

    江离一把接住小熊,然后干脆一股坐在我的上。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突然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说道:“老婆,别生我气了好不好?”

    我差点以为自己是听错了,他他他他……他有毛病啊?江离说这句话的时候,虽然面无表,但那声音,那声音很明显就是说给他的那些小美男听的,温柔得能腻死人。

    江离挑眉看了我一眼,然后嘴角轻勾,似乎在等着看笑话。丫肯定没安好心。

    善了个哉的,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老虎不威你当我he11okitty是吧?我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直接把他推翻在,骑在他上,掐着他的脖子恶狠狠地说道:“你丫又作什么怪!”

    江离很配合地倒在上任我折磨。我以为他这算是悔改了,手下的力道便小了几分,毕竟杀人是要犯法的,本大爷今天就留他一条狗命!

    当然我忽略了一点,那就是,江离怎么可能这么讲道理呢?就在我放松警惕的时候,他做了一让我吃惊的动作:他先是抓开我的双手,呼吸了两下空气,然后惊恐地说道:“救命啊,小宴谋杀亲夫了!”说完,他又把我的手放回了他的脖子上。

    我惊讶地看着他这一系列动作,一时回不过神来。然而就在这时,房间的门“呼”地一下被打开,我妈站在了门口,看到我们那不黄但是很暴力的一幕。

    我妈气呼呼地走上前,把我和江离分开。她一边敲着我的脑袋一边怒道:“你这死丫头怎么不开窍啊,你想气死我呀……”

    我坐在上任我妈蹂躏着,明白了刚才是怎么回事:我妈肯定一直在门口偷听我们谈话,以她的品行,这种猥琐的事她的确干得出来。那么,我妈偷听,这事我不知道,江离却知道,于是他老老实实地被我虐待,然后适时地呼救一下,好让我被我妈抓个现行。

    江离太坏了!我此时真恨不得把他的脑袋敲开,然后把他的大脑抠出来喂猪……那是一只达而邪恶的大脑,这种大脑对人类的破坏太强。

    江离揉了揉脖子,对我妈笑道:“妈,你别怪小宴,她和我开玩笑的。”

    我妈听他这么说,干脆一巴掌扇到我的头上,怒气冲冲地说道:“开玩笑?有拿人命开玩笑的吗?”

    我忍!

    江离抬手揉了揉我头上被我妈扇到的地方,然后顺手把我搂在怀里:“妈,你休息一下,我劝劝她就好了。”

    我那亲妈终于现她实在是不应该掺和到人家两夫妻之间的事中来,况且她刚才在门口也没干什么好事。于是她和蔼地朝江离笑了笑,说道:“那我就把她交给你了,实在不行你也掐死她吧。”说着,转离去。

    我幽怨地目送我妈的离去。等她关上门之后,我一把推开江离,怒目而视。

    江离无辜地看着我,低声说道:“谁让你不配合我。”

    我十分配合地踹了他一脚:“出去,老娘要换衣服!”

    ……

    江离算是跟我妈站在统一战线上了,他现在就是我妈的亲儿子,而我,就是那受尽折磨的小媳妇,天理何在!

    中午我妈做饭的时候,我趁机对她说:“妈,江离吃辣,越辣越好。”

    我妈不屑地瞥了我一眼,说道:“我早问过了,他除了辣的,什么口味的都能吃。”

    我一看谗言不成功,顿时溜之大吉。反正江离和我妈联合起来,就是让我一点钻空子的机会都没有。

    当然,本来我以为这形式上是女儿女婿丈母娘组合实质上是儿子媳妇恶婆婆组合的三人组,已经够让我郁闷的了,晚上的时候却又添了一员大将——小姑子。

    所谓小姑子,就是和我妈没血缘关系,但关键时刻总让人怀疑她就是我妈的亲生女儿的某d罩杯女郎,盒子。

    媳妇会受到婆婆的责骂,媳妇会受到小姑子的鄙视,媳妇还会受到丈夫的蹂躏……我现在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我是真的拿错剧本了。

    反正这顿晚饭吃得,大家是其乐融融宾主尽欢。两个人批斗,一个人围观,再加一个人默默地在心里流血流泪……我终于在心里做了一个十分之英明的决定:以后不要轻易得罪江离,即使得罪了,也不能让那两个丧心病狂丧尽天良吃里扒外的家伙知道……

    ……

    吃过晚饭,江离牵着我的手和我妈以及盒子告了别,然后就把我塞进了车里,扬长而去。

    我乖乖地坐在车里,一言不。

    江离看了一眼后视镜中的我,说道:“你还生气呢?”

    我没好气地说道:“废话,要不你也试试众叛亲离的滋味?”

    江离:“没你说的那么严重,他们也是为你好。”

    我摇摇头,有气无力地说道:“少在这虚假意,一切都是你算计的!”

    江离的表有些无辜:“我是要给你面子,才表现得好一点,谁知道你却一点都不上道。”

    脸不红气不喘说出这么厚颜无耻的话,江离的脸皮厚度还真是得到我妈的真传了。

    江离大概是因为做了坏事比较心虚,所以他先妥协示好:“好了,以后不会随随便便和你开玩笑闹分居了。”

    我气色缓和了一下:“这可是你说的。”

    江离补充道:“那你以后也不能让我挨饿。”

    我:“行了行了,就知道你没那么好打。”

    过了一会儿,江离又说道:“你是在哪里上班,如果顺路的话我接你吧。”

    我狐疑地打量着他,问道:“你能有这么好心?”

    江离直言不讳:“我对你的人品没信心。”绕来绕去还是怕我不给他做饭。

    我只好说出了公司的地址名称。

    江离听了我的话,明显有些愣神。我纳闷得很,便问道:“怎么了?难道这家公司是你开的?”

    “没,”江离老老实实地摇摇头,“就是有点耳熟。”

    xxx广告公司在业内的知名度还是蛮高的,耳熟也正常,于是我也没太在意。

    然而,很快,我就知道所谓耳熟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了。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跟我回家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