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第一天上班

    xxx广告公司规模不小,在广告界也有些地位,当然这些都是公司简介上写的,具体什么况我也不知道。反正这年头吹牛不犯法,只要你脸皮厚,随便你怎么忽悠。

    不过我盯着那公司简介看了半天,越看越眼熟,终于现,原来这公司的控股集团是南星集团。我曾经买过这个集团的股票,当时是被盒子撺掇着买的,后来现,竟然还涨了,而且涨得不少。因为当时买了好几支股票,而属南星集团的这支收益最大,所以印象也深刻一些。

    于是,一瞬间,我对这xxx广告公司的好感如坐着火箭般,飞升上去了。正常人都这样,谁给你带来利益,你就看谁顺眼……当然不义之财除外。

    于是我下定决心,就去这个xxx广告公司了吧,反正王凯那厮是他们公司的人力资源总监,只要我这个人的质量还说得过去,那么结果就应该也能说得过去,我无耻地这样想着。

    ……

    为了给新老板留留下个好印象,我今天早上起得很早,好好把自己捯饬了一番。江离看到我打扮得人模人样的,好奇地问道:“你要约会了?”

    “不,我要工作。”老娘终于翻农奴把歌唱,不用当江离的私人厨师兼保姆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江离不屑地说道:“你在家吧,我给你工资。”

    切,谁稀罕!我昂起我那骄傲的头颅,说道:“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女,女强人才是我的终极目标,请理解我。”

    江离以更加不屑的口吻说道:“你能成功地当个女人已经不容易了,还女强人?”

    我怒:“谁不成功了?我多有女人味!”

    “无所谓,反正小时候被人追在后面叫假小子的又不是我。”江离说着,不再理会我,直接走进厨房了。

    喂喂喂,那是小时候好不好!我现自己真有挖坑的潜质——总是挖坑把自己埋进去,然后江离会在旁边顺势踩上两脚,悲哉!

    当然江离也没得意太久,他在厨房转了一圈,就愤怒地冲了出来。他走到我面前,说道:“早饭呢?”

    我没理他。废话这还看不出来吗,老子一大早起来就忙里忙外的,谁有功夫伺候你!

    江离不可置信地说道:“你一整个早上,就是在涂抹自己这张脸?”我觉得江离学生时代的语文成绩肯定比我还烂,好好的化妆,到他嘴里竟然成了“涂抹”,惊悚。

    因为心好,我不和这个家伙计较,收拾一下,出门。

    一想到今天江离那郁闷的样子,我就有些幸灾乐祸。没办法,一个人被欺负惯了,总要讨回一些本来吧。

    ……

    考虑到我是王凯引荐的,于是我打算先找到王凯,到时候让他带着我去找他们的副总,多少也能给我壮壮胆,熟人好办事。

    我来到xxx广告公司的前台,对那前台小姐说道:“我找你们的人力资源总监。”

    那小姐冲我礼貌一笑,说道:“请问您是官小宴女士吧?请跟我来,王总已经在等你了。”

    我矜持地朝她点了一下头,然后尾随着她上了电梯。

    前台小姐带我来到了一间办公室门口,看着那门上挂的写着“副总经理”的牌子,我心想,王凯这厮想得还周到。

    于是我欣然走进办公室。本以为能在这办公室里看到王凯的影子,然而等我走进去才现,整个房间里只有一个人。

    此时那个人正坐在办公桌前,拿着一份报纸在看。

    我清了清嗓子,上前恭敬地说道:“王总您好,我是您的秘书,官小宴。”

    那人缓缓放下报纸,露出被报纸挡着的脸。那张脸除了好看之外,最大的特色就是,它总是若有若无地带着笑意。

    这张脸大家都不陌生,因为它的主人的名字叫做,王凯。

    我此时就仿佛拿错了剧本的演员,立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凯向椅子上靠了一下,悠闲地说道:“官秘书,别来无恙啊。”

    我恍然大悟,善了个哉的,王凯是就是副总?丫不是人力资源总监吗?怪不得昨天晚上那么急匆匆地就下线了,八成是怕我问他副总经理叫什么名字吧?奇了怪了,我当时怎么就那么笨呢……

    此时王凯饶有兴致地看着我的反应,似乎很满意。

    我真的有一种冲上去把他那一头杂毛一根根拔干净的冲动,你丫哪天不出点幺蛾子会死呀?

    王凯看出了我的不满,于是恬着脸笑道:“我这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吗。”

    我压了压心中的怨气,说道:“那你干嘛撒谎?”

    “我没有。”王凯无辜地看着我,那眼神,很假很受伤,让人看了窝火。

    我刚想质问他为什么要冒充人力资源总监,却突然想到他似乎真的没有承认他是,只是没有否认,而我就这么一直以为着……他大爷的,又被这厮戏弄了。

    好吧,就当是因为我自己笨好了。

    可是王凯成了我的顶头上司?这个我总觉得别扭。上司嘛,本来就是应该敬而远之的,可是如果你眼前的这个上司是和你一起打怪一起胡侃的朋友,那么你以后要怎么样对待他呢?接着打怪胡侃?我做不出来。敬而远之?好像还是做不出来。

    我左思右想,终于说道:“王……总啊,您能不能给我换个职位?”

    王凯的眉眼之间挂着笑意,就仿佛一条刚刚调戏完小姑娘的大尾巴狼。当然我知道这事也怨不得他,主要是他的长相。话说这天底下能将美貌与猥琐集一的男人实在不多见,王凯算是其中的中坚分子。

    此时王凯冲我笑了笑,说道:“你干嘛老躲着我呀,难道真的是怕自己不住惑着了我的道?”

    这话说的,好像我是一妖怪而他是一降妖除魔的法师一样。我正想反驳他,却听他又说道:“我请你来是为了让你给我工作的,你又在瞎想什么?”

    从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的表,我实在看不出他是在装正经还是真的很正经,不过一想到在马尔代夫的时候他对我说过的那“想通了”理论,我就释然了。看来猥琐男王凯在工作方面还是很积极很阳光的,这一点倒让我刮目相看。

    于是我收起自己的小人之心,说道:“王总,以后我就是您的秘书了。”

    王凯笑眯眯地点点头,表示满意。

    ……

    厚着脸皮来讲,今天上午我的秘书工作做得还不错。

    其实想把秘书的工作做好,并不是很难,当然如果你非要做得很好很好,那就另当别论了。我这个人是个无大志的人,凡事能做得差不多就好,这是很没出息的做法。做一个合格的秘书,只要专心做事、听领导的话,再顺便多少要有那么点眼力见儿,那就差不多了。至于那些高难度的问题,都踢给王凯自己解决好了。说白了,我这人天生就是一混子的。想起今天早上对江离说过的要当女强人之类的p话,我自己都汗颜。

    很快中午就到了,中午有一个很愉快的节目,那就是,吃饭。

    xxx广告公司里有一个自己的内部员工餐厅,据王凯说,味道还不错。于是他以迎接新员工的名义,准备在员工餐厅里请我吃顿饭。

    我们荤素各点了几样菜,便在餐厅里找地方坐下了。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周围总是有一些各色目光朝我们过来,当然我是个无名小卒,充其量只能当个陪衬,于是,这些人的目光应该是集中在王凯上的。

    我很好奇,便问道:“大家为什么总是看你?你是外星生物?”

    王凯笑道:“大概是因为我长得太帅了吧。”

    王凯的无耻程度是我以前领教过的,所以也不以为意,接着说道:“那些男的为什么也看你?难道你们公司其实是个同恋大本营?”

    王凯难得从脸上扯出一丝苦笑:“实在不理解你们这些腐女的想法,同恋就那么有意思?”

    说过多少次了我不是腐女!

    为了避免嫌疑,王凯又解释道:“我很少来这里吃饭,今天一来,大概他们觉得奇怪吧。”

    原来如此,那你平时都在哪里吃?我觉得这个问题一提出,那厮肯定会回答“都有美女专程给我送到办公室”,哇靠,那样我没吃饭就先吐了……

    我夹了一块放入口中尝了尝,还行。

    王凯自己也不动筷子,盯着我说道:“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凑合能吃,比我做的差远了。”我承认我在吹牛,其实差得没那么远,我做的饭也就这档次。反正就是开个玩笑而已,王凯也不会信。

    本来吧,在领导面前这么嚣张是不对的,不过王凯这个人,我实在很难把他当领导来看。最开始他是我的网友,然后展成为损友,现在成了上司了,我想修正一下自己的态度,谁知这厮却从来不把自己当上司看,该说什么说什么。戏要两个人一起唱,现在他要□,你说我能演独角戏吗?我演了也没人看呀。所以现在我和他,依然像当初在马尔代夫刚认识(应该说,相认)的时候一样,这种感觉,习惯就好。

    本以为王凯会义无反顾地反击我,却没想到他只是淡淡地一笑,说道:“还真是想尝尝你做的菜。”

    那你就想吧,反正我不会给你做的。江离那家伙已经够折磨人的了,再加一王凯,我还活不活了?

    王凯见我不说话,又问道:“你老公一定经常吃你做的菜吧?他倒是有口福。”

    我摇头晃脑道:“那得看他哄得我高兴不高兴。”这个不算吹牛吧,大家互惠互利。

    王凯饶有兴致地问道:“那他都怎么哄你?”

    我实在没脸告诉他,我给他做饭的条件是,他要陪我睡觉。当然这话要是说出来,到了别人的脑袋里,尤其是王凯这种家伙的脑袋里,那肯定会变个颜色。于是我只好岔开话题:“王总啊,你前一个秘书为什么离开了呢,是不是被你欺负了?”

    王凯摇了一下头,答道:“是我把她辞了。”

    汗,我似乎又问到了不该问的,吃饭吧,吃饭。

    然后王凯说了一句话,差点把正在吃饭的我噎死。他说:“那秘书长得太漂亮,影响我的工作。”

    然后你就找了个丑的?然后你就找到了我?苍天啊,不带这么埋汰人的!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跟我回家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