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吃饱了撑的

    在马尔代夫当了十天的猩猩,我终于又踏回了祖国的领土。

    通过这次马尔代夫之旅,我含泪现:还是中国好啊,跟着中国,有馍吃……

    回到家之后,我拖着江离、提了三个环保购物袋跑去市,买了一大堆的食材让江离抗回来。什么?江离怎么会任我驱使?开玩笑,他还想不想吃饭了!

    然后我做了一大桌子丰盛的菜肴。

    然后吃饭。

    然后我就吃多了……囧。

    因为晚饭吃太多,我像个孕妇似的,连动一下都费劲。我躺在上,摸着肚皮,一边满足着打着饱嗝,一边撑得直哼哼。

    江离十分鄙夷地看了看我,说道:“你这是纵过度。”

    江离的表达能力实在是让我惊悚,因此我也懒得理他,吃力地从上爬起来,从抽屉里翻出健胃消食片来吃。

    我正吃着药,江离也从上坐起来,拿过我的药瓶翻看着,心不在焉地问道:“看来你经常吃多?我还真是开了眼界了。”

    我懊恼道:“哪有,我的生活很健康。”

    江离看着那药瓶,突然眯起眼睛,笑道:“确实很健康……你这药起码有三年没吃过了吧?”

    我:“?”

    江离晃了晃手中的药瓶,十分温和地宣布了一个让我痛心疾的消息:“这药过期了。”

    我大惊,夺过药来一看,善了个哉的,还真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可怎么办?难道要着肚皮去医院,告诉医生我是先吃多了饭然后又吃错了药?太丢人了!

    我犹豫了一下,问江离道:“你说,我用不用去医院啊?”

    江离思考了一下,答道:“应该不用吧?”

    我随即点头,表示赞同:“对对对,我也是这么想的!”

    然后江离接着说:“只要全都吐出来就好了。”

    不用去医院,只要全都吐出来就好——这是什么鬼主意!

    我觉得江离这是在幸灾乐祸,于是不再理他,翻过体躺在上。还是睡觉吧,再多的东西,一个晚上的时间也够消化的了。

    江离却用枕头砸我的头,完全不想让我睡觉。他说:“我可不想明天一早背你去医院。”

    我吃力地翻了个,不耐烦地说道:“用不着你!”

    江离却不依不饶:“上次你睡死过去,还不是我把你抱过去的?比猪还重!”

    江离的最后一句话彻底把我激怒了。你说谁谁谁谁比猪重?!

    我霍地一下从上站起,将上的被子扣到江离头上,然后朝他踢了两脚,还不等他反应过来,我就跳下跑了出去,拖鞋都没顾上穿。

    我跑到洗手间,冲着马桶干呕了半天,可惜还是没有培养出呕吐的绪。于是我学着小说里讲的样子,伸出食指在嘴里乱倒腾,也无济于事,倒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咬手指流口水的智障……

    我正忙活着,冷不防有人从后面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一个惊吓,差点被口水呛住。

    我收回手指,擦了擦嘴角的口水,依然弯着腰,对江离说道:“你离远点,这个场面很暴力。”

    江离并没有离远点,而是在我后揶揄道:“你还能再笨一点吗?”

    我正想反驳一下,告诉他这东西跟智商没关系,纯粹是经验问题。这时,江离却把一只手搭到了我的脖子上……他他他,他想干嘛?

    我还没说话,江离又说道:“把嘴张开。”

    我老老实实照做。

    江离抬起另外一只手,伸出两根手指探进了我的嘴吧里。

    我汗一个,咬自己的手指我已经够丢人的了,这会儿还要咬别人的手指,这让我何以堪呀何以堪……

    江离似乎也不太适应,他不耐烦地说道:“你别咬我,舌头也别乱动,紧张什么我又不会杀了你……”

    我乖乖地低着头任他蹂躏。一边配合他一边心想着,他是不是应该先洗个手呀……

    江离把手指伸进我的口腔深处,在我的舌根上轻轻一压,然后迅抽回。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已经控制不住哇地一下吐了出来。

    江离一边轻轻拍着我的后背,一边嫌恶地自言自语道:“真恶心。”

    我在心里腹诽他:你才恶心,你比便便还恶心……

    虽然呕吐是一件痛苦的事,不过肚子的确舒服多了,而且不用担心因为吃错了药而中毒了。我吐完之后,冲干净马桶,然后在洗手池边清洗自己。江离也在另一个洗手池边洗着手。

    清洗完毕,我抬头想和江离说一声谢谢,谁知一看到江离的脸,我就现了一件十分离奇的事件。

    莫名其妙地,江离的脸,竟然红了!!!

    他的脸本来是一种珍珠色,现在覆上了一层淡粉,一副任君采撷的小模样,哇靠,太劲爆了!我要是一gay,直接把他扑倒了!

    我吞了吞口水,两眼放光地打量着江离,说道:“你你你你,你的脸怎么红了?”

    江离侧过脸去,没好气地说道:“还好意思说我,麻烦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有多yd。”

    我转看看镜子中的自己,顿时羞愤交加。此时镜子中的那枚女子,睡衣的第一个扣子抖开了,光乍泄一片,因为刚才的呕吐,现在她两颊通红,双眼含泪,呼吸还有点急促……

    我慌忙系好扣子,平复了一下呼吸。为了化解尴尬,我故作镇定地和江离开玩笑:“你是不是被我上隐含的某种纯爷们儿的气质所吸引了?我小时候还总是被人追着说是个假小子呢。”

    江离不理我,面无表地转走出卫生间。

    我跟在他后面,又说道:“还是说,你本就对女人也感兴趣?”天哪,那样我不就危险了?

    江离突然转,居高临下地说道:“我是怕你色迷心窍,侵犯我。”

    我:“……”

    是不是所有男人都是自恋狂!

    ……

    这几天我正在忙另外一件事:找工作。

    我和江离虽然结婚了,但是现在还各过各的生活,我当然不能老花他的钱。即使他不介意,我也会介意,毕竟对我来说,靠着男人生活,是一种极端不具安全感的生活。

    找工作就像找老公,是个全方位多角度的双向选择的问题。我先后去了几家公司的面试,最终要么因为我不满意,要么因为人家公司不满意,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于是在某一天,我在网上和王凯诉苦,说现在找个工作怎么这么难这么难……

    当时王凯很彪悍地回复了我一句:“我们公司的副总经理正好缺个秘书,你要是不介意就来吧。”

    我说:“你们公司是做什么的?非法的事我可不干。”

    王凯:“xxx广告公司,有非法的事也轮不到你干。”

    我:“你们副总人品怎么样?”

    王凯:“人品不错,至少不会打你的注意。”

    我:“==!这是什么话……”

    王凯:“你以前当过秘书吧?别给我丢人。”

    我:“我干了三年秘书了,还满意吧?”我说的是实话。

    王凯:“你以前的老板是谁?有没有染指过你?”又来了!

    我:“没有,她是个女人,不具备染指我的硬件设备。”

    王凯过来一个哈哈大笑的表

    我又说道:“那么,我需要提前准备点什么吗?”

    王凯:“我这里有我们公司的基本资料,你把它看看就行了,其他的不用准备。”说着,给我传过来一个文件。

    我:“谢谢了。那我还要不要面试?”

    王凯:“你想面就面吧,无所谓。”

    我:“……”这是什么逻辑?

    我:“我当然不想。”

    王凯:“那你明天来上班吧,资料上面有我们公司的地址以及电话。你来的时候,和前台说你是副总经理新请的秘书,就可以了。”

    我:“你是不是你们公司的人力资源总监啊,一句话就能让我当副总秘书?”

    王凯:“你现在是不是开始崇拜我了?”

    我:“有点。”

    王凯又过来一个哈哈大笑的表。得瑟吧你就!

    王凯:“好了不说了,我今天很困,睡了。88”

    我:“晚安,8”

    大概是因为被惊喜冲昏了头脑,所以我也没有去考虑为毛王凯平时都难缠得很,今天却这么仓促地下线。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跟我回家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