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 五监区的神秘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猪肉干 书名:惊艳嚣张
    黑暗之中,两名狱警胆战心惊的将谢啸天抬到第五监区门口,匆匆忙忙的将谢啸天放在地上之后,然后两人敲了敲门就飞也似的逃开了。

    准确的来说,第五监区该改名为第五监房,因为第五监区只有一层百平米的占地面积,而且里面只关了一人。有事什么人能在监狱中享受到如此优厚的待遇呢?

    两名狱警走后好一会儿,号称地狱魔窟的第五监区的地狱之中终于吱呀一声的打开了,接着微弱的灯光,可以看清楚从门后伸出一只强壮的手臂,手臂之上有着两只粗左右的铁链,那手臂抓住谢啸天之后,呼啦一声的将谢啸天拖进房间,地狱之门又重新关回。

    房间中一片漆黑,让人看不清任何形,黑暗之中,偶尔出几声哼哼的冷笑声,黑暗中的那人盯着谢啸天,嘴角的笑容嗜血又残忍,当他将手伸到谢啸天手臂处之中,却不jin在黑暗之中咦了一声,原本准备抓住谢啸天的手瞬间变幻姿势,以眼难以捕捉的度迅的搭在谢啸天手腕处,房间又一次陷入可怕的沉寂之中。

    正当一切归于沉寂之时,黑暗之中的谢啸天却突然睁开了眼睛,怒目圆睁,眼中的红芒仿佛要撕开黑夜一般。一醒来,他的鼻中便喘着粗气,眼中竟是破坏毁灭的yu望。

    黑暗之中,谢啸天的子仿佛被人cao纵的傀儡一般,蓦地从地上弹了起来,害的那人吓了一跳。

    黑暗阻碍不了那慑人的红芒,谢啸天死死的盯着黑暗中与自己同处一室的那人,此时的他没有任何自主思想,脑袋中唯有一个**头:毁灭一切自己所看到的东西。

    谢啸天的ti如猎豹捕食一般弹出,度之快就连黑暗中的那人都不jin惊奇的“咦”了一声。此时的谢啸天就是一危险的野兽,他放弃了一切防守,像一直野兽一般凭借着本能在捕食,虽少了更多的技巧,可是直来直往之间度更快力量更大,拳头挥出之际竟然夹带着破空之声。

    谢啸天勇猛而不可挡,可黑暗中的那人竟也十分不简单,但见他脚下踏着玄妙的步伐,整个人如闲庭散步一般避开谢啸天的攻击,法玄妙潇洒。他像是要观看一场好戏一般,双手负背,眼睛眯成一线看着谢啸天不住的在疯。

    忽的,谢啸天眼中出有如实质一般的红芒,眼角处竟流出液体,黑暗中的那人一惊,他已看清那液体竟然是鲜红的血液。知道已经不能在等待,他眯着的双眼突然暴睁,眼中出的jing光十分骇人,嘴唇轻启,口中朗朗有声,“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南无?阿唎耶,婆卢羯帝?烁钵啰耶……”

    黑暗中之人所**并非汉语,却是梵文,他一开口,浩然正气油然而生,甚深如雷,原本陷入疯狂之中的谢啸天度竟然渐渐慢了下来,net息声渐消,随着神秘人的梵唱,谢啸天逐渐平稳了下来,神秘人趁机急在谢啸天上一阵捣鼓,谢啸天眼中红芒逐渐退去,双眼也渐渐合拢,ti一软,毫无征兆的向后倒去。

    黑暗之中亦敌亦友的神秘人随手一把抓起谢啸天,将之扔到netg上,眼中却是若有所思,只是黑暗之中让人看不清他到底是怎样一种神

    第三分监区211室,白桦躺在netg上心乱如麻,谢啸天与刘刚全部接受惩罚去了,而且听到消息说第三监区的和尚放出话要教训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白桦不jin替他二人担忧,尤其是谢啸天。昨天他带了几包好烟去狱警的话,好不容易才从狱警口中出谢啸天竟然被送到了第五分监区。虽然他是新来的,但也听得一些风声风语,那些老油子一提起监狱正中央的第五分监区就噤若寒蝉,连都不敢放一个。

    白桦有些后悔,自己当初为何不拉住谢啸天,也许当时自己不要那么害怕就能免除谢啸天的灾难了,白桦不jin一阵自怨自艾,脑袋昏沉沉的睡去。

    睡梦之中,谢啸天觉得自己此时舒服极了,整个人轻飘飘的,如置云端,全都陷入棉花一般的云彩中,随风而行。可是一眨眼,天地风云变色,云彩尽皆消失,他感觉自己陡然坠下,从万米高空坠下,仿佛每一块骨头都摔碎了一般的疼痛。

    一惊,谢啸天却是醒了过来,他端坐在netg上,额上冷汗涔涔,口中喘着粗气,而ti就仿佛真的是从高空跌落一般疼痛无比。

    强烈的阳光让谢啸天有些无法适应,他明明记得自己应该是关在黑匣子之中才对,难道现在已经入了天堂?可是要是死了ti又怎会这般疼痛?要是死了又怎见不到天仙?

    雾里云里还分不清状况的谢啸天忽的鼻中一阵香,鼻子不jin轻微的嗅动一番,视线随着那香而去,一转头,却见地上坐着一个须皆是灰白的老汉,在这大冬天中,老汉全上下竟然穿的十分凉爽,一件坎肩,一件薄裤。虽说是老汉,但脸上皱纹并不多,红光满面,看上去绝不过四十岁,1uo露在外的手臂则是如钢铁一般坚硬,一件灰蓝色的坎肩被老汉撑的满满的,老汉虽十分随意的坐在地上,但给人的感觉却如山岳一般稳健,只是眼中偶尔闪现的jing光却是十分慑人。最令谢啸天惊奇的还是老汉上的铁链,原本jing铁所铸,墨黑一片的铁链已经有些褪色,不经让人猜测这老汉到底在此地被关了多少年。

    盯着老汉津津有味的啃着鸡腿,谢啸天肚中一阵咕噜声,艰难的咽下一口口水,咕的一声在这房间中宛如巨响。

    这不知具体年龄的神秘人一抬头,眼中jing光爆,看的谢啸天一阵心慌意乱,心中竟有丝丝害怕,可他的傲骨不许他退缩,他直了腰杆与神秘人对视。

    神秘人眼中jing光一收,恢复寻常样子,口中喝道:“好!”单手一扬,一只油腻酥香的鸡腿飞向谢啸天,谢啸天伸手一接,不疑有他,张嘴便yao,一阵狼吞虎咽。

    

重要声明:小说《惊艳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