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 剃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猪肉干 书名:惊艳嚣张
    谢啸天闻得这个名字忽的一愣,心想着名字怎生这般熟悉,一想,心下却释然,原来是树名,他不jin呵呵笑出了声。

    白桦挥手切了一下,“脑子有病,入狱了还这么高兴!”嘴上虽不饶人,他的手却是直直伸向谢啸天。

    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虽然谢啸天在这次事件之后内心有些古井不波,颇似入定高僧,不过他还是伸出了手。

    白桦高兴的笑了起来,他凑到谢啸天旁小声说道:“既然我们已经是朋友,那我就告诉你个小秘密,等会剃头的油子问你要五毛钱,一定要给,否则就有罪受。”

    说到这里,他怕谢啸天不懂,又解释道:“油子就是在这里关了多年的犯人的称呼,而我们才进来的,就叫做新兵,至于五毛钱,就是五十,等我们领到了代金卷,就要拿给他们,要是食言,后果就严重了。”

    正说着话,那老犯人就将眼一横道:“后面的,到底剃不剃,叽叽歪歪什么?”

    白桦赶紧坐到椅子上去,然后转过头道:“老大,规矩我懂,五毛是不是,没问题?”

    那老犯人脸色一缓,点了点头,还在电动推子上面抹了些油,就给白桦很熟练的剃起头来,而且很快就给他剃了一个干净,在他光溜溜的脑袋上一拍道:“小兔崽子,看来很机灵,只要懂得孝敬,我保你在里面不吃苦头。”

    白桦笑着答应了一声,就站了起来,然后谢啸天就坐了下去。

    谢啸天本长的并不帅气,但胜在皮肤bai皙,容貌清秀,一头长更是迷倒不少女学生。那老犯人盯着谢啸天,隐隐有些嫉妒,流里流气的说道:“兄弟,你应该懂规矩吧。”

    谢啸天同样不是个善茬,他一向吃软不吃硬,一听这些个老犯人借此机会敲诈勒索,不jin眉头大皱,刚想厉声说话之际却是白桦一把冲到他边一把捂住他的嘴。白桦笑脸嘻嘻的对着老犯人点头哈腰,“大哥,我这小兄弟不懂事,他那份我替他出了!”

    那老犯人十分得意,嘀咕一句“算你识相”,便开始替谢啸天剃头。看着浓黑茂密的头被一丝丝刮下,谢啸天心中有一丝不舍,不过却无可奈何。

    剃完头,谢啸天眼中多了一丝忧郁,脑袋上光溜溜凉飕飕的也让他十分不习惯,白桦怪异的盯着谢啸天,夸张的叫道:“哇靠,大哥!你去拍唐僧一定合适!”

    谢啸天笑笑,不予回答。

    两人聊天之际,后却是传来一声怒喝,谢啸天一回头,却是看见那个先前排在自己后的汉子怒目瞪着那个老犯人。

    却是原来那个排在谢啸天后的汉子不买老犯人的帐,而老犯人则是换了一把陈旧的推子,此时拿在他手中的推子隐隐都可以望见铁锈。而那怒喝的汉子此时头已被剃了一角,落在地上的头上甚至可以看见一丝血迹。这哪是剃,简直就是活生生的拔头。

    正这时,看到要走来的狱警,白桦走上前去打着圆场,“算了,算了,五毛钱我来给,大哥,你还是换一把推子吧。”

    正在这时,那汉子忽然转过头来,死死的盯住了那老犯人,眼睛中似乎出了一道熊熊的火焰,要将他一举焚烧起来,这样的眼神,就像狼一般狠毒,凶残,随时都要择人而噬。

    谢啸天看的一愣,忽然觉这种眼神似乎十分熟悉,一时却又想不起在何时何地见过。

    见到这样骇人的眼神,那老犯人的手顿时一抖,竟不敢继续推下去,再加上有白桦出来打圆场,他借势一个懒驴下坡,过了一阵,便弯腰从地上重新拿起了那个新推子,这一次,好生的小心翼翼,自然是怕再次激怒他。

    等到剃好,那汉子站了起来,mo了mo头,虽然出了点血,但并不严重。他又瞪了那老犯人一眼,而那老犯人完全不敢和他对视,向两名狱警说了一声,收拾着工具就走了。

    这时白桦靠近那汉子道:“我靠,大哥,你老大,了不起,这样也行。”

    那汉子也不答话,只是看了白桦一眼,眼神却不似刚才那般凌厉。

    白桦也不介意,在那汉子前伸出手,“大哥,交个朋友怎么样,我叫白桦,那边那个叫谢啸天。”

    那汉子腰板的笔直,并没有搭理白桦,不过向前走去之前却是留下了自己的名字:“刘刚!”

    谢啸天盯着刘刚的背影,暗想此人定然不简单。

    白桦自觉无趣,过来拍了拍盯着刘刚的谢啸天,“不要看了,又不是mei女,有什么好看的!”

    此时谢啸天好气的问道:“白桦,你对监狱的规矩倒是很懂,原来进来过?”

    白桦赶紧摇了摇头道:“我哪有那么好的运气,不过我有一帮兄弟,倒是经常进来喝茶。”

    “你是怎么进来的?”

    白桦摇了摇头道:“也没什么事,只过是悄悄拿了别人一些东西。”

    “三只手!”谢啸天一语洞穿。

    白桦顿时道:“什么小偷,告诉你,道上的都叫我玉面小神偷,这世上九成以上的锁我都能够在一分钟之内打开。”他盯着谢啸天,好奇的问道:“哥们儿你又是犯什么进来的?”

    “打死个人!”谢啸天风轻云淡的说道。

    白桦继续说道:“不管你能不能打,谢啸天,是朋友我才提醒你一句,像这种剃头的油子,都是些快刑满释放没什么胆量的人,他们也怕遇着横的,收不着钱也就算了,不过这监狱里面藏龙卧虎,真正厉害的人物多的是,我劝你还是低眉顺眼好些,不要逞强,这叫做好汉不吃眼前亏,我看你不像那种傻呼呼的二愣子吧。”

    谢啸天听着白桦的提醒竟然觉得十分窝心,他笑笑,并没有正面回答问题,“我尽量吧!”

    他谢啸天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他的原则很简单: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将十倍奉还。这条原则便是谢家的警世恒言,由谢玄传至谢啸天,等谢啸天往后有后代之后,他也必将此话传于后代。

    

重要声明:小说《惊艳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