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 亲人逝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猪肉干 书名:惊艳嚣张
    如果说先前的舞蹈是导火线的燃烧,那么这一吻便是直接点燃了火药,现场的气氛再一次被推升至高峰,口哨声叫喊声声如巨浪,被学习压力压垮的学生好不容易有了今这么一次放纵,尽管是别人的放纵,但是从学生利益出,他们感同受,怎能不喜。

    拉幕布的两个同学有些傻了,愣愣的站在那儿半分钟都没将幕布拉上。同样傻掉的还有那两位主持人,两人虽然主持过不少节目,可是这般盛况恐怕也只有在某些明星的演唱会上见到。

    直到评委席上的老师们大声叫喊了几声,主持人这才反应过来,上台的同时向两个拉幕布的同学打打手势,两人这才反应过来将幕布重新拉上。

    底下的同学却有些不干了,顿时嘘声一片。

    接下来的节目便变得有些无聊,就连绰号猫王的压轴节目《满江红》在同学们听来也觉得淡然无味,看来吃过一餐山珍海味再吃粗茶淡饭的确有些难为人。

    终于,随着猫王最后一声结束,汇演节目表演也终于结束,接下来便是评出这次汇演一二三等奖。

    三等奖获得者是《童话》与《分手快乐》,二等奖是一个小品节目《西游笑记》,一等奖是猫王的《满江红》!

    不明所以的同学顿时傻了眼,这就是评论结果?那这结果可就太黑暗了,3班的同学早就已经开始叫嚣,就连梁源的《童话》获得了三等奖都没人说几句恭贺的话,纷纷为舒丽与董前才遭到的待遇而鸣不平。

    胖子主持人大吼了两声,可是人潮早就将他的声音压了下去,除了他旁的女主持人竟无一人听到。

    “啊!~~~”

    女主持人受不住刺ji猛的一声尖叫,穿透力十足的尖叫声顿时将全场的声音都压了下去,看到女生飙,同学们声音也渐渐下了下去,不过依然十分不满。

    女主持人忿忿的看着场下的众人,“你们听人家把话说完好不!”了一下牢sao她立马恢复了主持人一贯的笑容,“由于第十五个节目《bout it》特别出色,评委老师们特别制定一个特别奖,特别奖得住——《bout it》!”

    经过方才一闹,同学们倒是没了多少新鲜劲儿,这种事本就是理之中,得之我命。

    宣布了奖项,同学们也逐渐散去。谢啸天刚想上前祝贺董前才与舒丽几句之时,兜中手机却是响了,mo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护士小余的号码,谢啸天心中咯噔一声,该不会生了不该生的事吧?

    他十分不想接起这个电话,但是却没有办法,他颤悠着手,按了接听键,声音颤抖的不像话,活像被声音软件处理成波形的抖音有一般,“喂!~~”

    “谢先生,不好了……”小余的声音之中带着哭腔。

    谢啸天口干舌燥,口中干巴巴的好像沙漠中的行者。

    “谢先生,余先生他,余先生他……”

    哐当一声,却是手机落了地,谢啸天丢了魂一般,双眼空洞无神,ti摇摇晃晃,他不相信这是真的,绝对不相信,明明前几天还在一起聊的那么欢,怎么可能才几天就,就……

    “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的……”

    先是喃喃自语,而后谢啸天大喊一声,猛的向门口跑去,由于刚退场,出口拥挤的很,可是谢啸天现在心乱如麻,哪里会想得到这种事。凡是有人在他前,不管nan女老少,他能避的避,不能避的直接推开,他只希望自己现在医院。

    路上行人大骂不已,可是谢啸天不在乎,就算他们骂的再难听他也罔若未闻,他现在心中只有一个**头:一定要快点到医院。

    董前才和舒丽下了舞台,手中拿着奖状,他们旁还跟着小老虎一行人,他们兴致勃勃的寻找着谢啸天的影,可是等来的却是微微的失落,谢啸天并不在。

    回到家中,谢啸天几乎是踹开门的,为了追求度,他迫不及待的推出了自己的摩托车,连门都没心思关,直接飞的冲出门去。

    时间如生命,车子如子弹头一般向附一医驶去,眼前的景物早已模糊一片,谢啸天只能靠着感觉却闪避。

    瞬间到了医院,谢啸天直接将车子往医院门口一甩,乱乱的向住院部跑去,老天向开玩笑一般,电梯迟迟不肯来,谢啸天等的直跺脚,一把推开有些安全出口标志的大门,三步并作两步的蹬着楼梯向搂上跑去。

    气喘吁吁的爬到十来楼,几乎不做停留的向病房跑去。

    病房门口坐着一个着蓝色护士服的女子,女子影蜷成一团,将脸深深的埋进怀里,双肩不住的抖动,似是在哭泣。

    尽管不想相信,可是事却生了。

    轰!~

    谢啸天耳际如划过一声惊雷一般,他行尸走一般的走到小余旁,将手轻轻搭在她的肩头,眼中泛着泪花,“我干爹他……”

    小余如受惊的小兔一般,在谢啸天搭在她上的一霎那惊慌的一抖,看清是谢啸天后,更是双眼通红,泪如雨下。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谢啸天也十分想哭,他只想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可是小余哭的如此伤心他却反而平静了下来,他就这般坐在地上靠在墙上,伸手搂住小余的肩膀,紧了紧手臂,一切尽在无语中。

    直到小余的哭声渐渐小了下来,谢啸天这才松开手臂,“你回去休息吧,我进去看看我干爹!”

    “对不起,谢先生!”

    谢啸天苦涩的一笑,对不起有用吗?对不起能换回人命吗?你又有什么地方有所对不起我的呢?

    轻轻推kai房间的门,病netg上躺着的老余头已被白布蒙上,窗边坐的却是老余头以前的得意门生李雨嘉。

    如果是以前,谢啸天还会惊讶李雨嘉为何这么晚了还会在,可是今这般形就算世界大战也已不关他事。

    他轻轻掀开白布,只想多看一眼干爹,netg上躺着的老余头依旧干瘦苍老,神却是不同寻常的安详,走的时候该是没有痛苦。

    

重要声明:小说《惊艳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