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 选择退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猪肉干 书名:惊艳嚣张
    有酒无菜,客人不怪;有菜无酒,站起来就走。此时的谢啸天和章余是走不了了,长毛的小桌子上已经堆满了好酒好菜,酒是七块钱一瓶的啤酒,菜则大部分是熟食,牛羊排猪肚等等容易下酒的好菜,当然也少不了必备的花生米。谢啸天和章余本不是来喝酒的,可是长毛执意如此,两人也只好舍命陪君子,况且二人走了这么多路还未吃饭,肚子正饿的咕咕叫,看到这么多好菜焉有不流哈喇子之理。

    尽管已经吃了一大碗饭,可长毛还是不知饱般的招呼着二人,“来来来,不要客气,当成自己家好了!”

    三人先是礼节的干了一杯,在这大的天气中,喝上一杯冰镇瓶酒,那可真是洗桑拿一般的感觉,顺着食道那种冰凉凉的感觉让人无法自拔的贪婪着,章余一抹粘在嘴唇上的啤酒泡沫,戏谑的说道:“长毛哥,怎么也不介绍一下大嫂呢!”说完还挤眉弄眼一番!

    尽管与长毛有名有实,可小燕还是被章余闹了个大红脸。

    长毛拉过小燕在自己边坐下,语气虽然还是那般霸道,可眼神却柔和了不少,他指着谢啸天和章余说道:“小燕,叫天哥八哥!”

    谢啸天和章余的年纪比小燕小上少许,可小燕还是乖巧的按照长毛给的称呼称呼二人,倒是弄的二人多少有些不自在。

    “天哥,八哥,你们慢慢吃着,我先进去了啊!”见几个大老爷们儿聚在一起喝酒,小燕知道自己也插不上话,所以便回屋忙活去了。

    长毛一直目送着小燕进了屋子,看的旁边的两人暗暗偷笑,明明的紧,可却还是装成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章余一想到平时兄弟们出去喝花酒之时长毛都找各种借口拒绝,原来是这个原因。

    长毛一回头,看见两人戏谑的眼神,满不自在,自觉气势弱上半截的他大声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来来来,喝酒喝酒……”

    章余脑后挂满了黑线,这时候他总算知道人原来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

    太阳正烈,三人的比之太阳却丝毫不逊色,酒逢知己千杯少,这一下碰到两个知己起码得两千杯了。谢啸天和章余也被长毛感染,纷纷拿着就被往嘴里灌着黄汤。

    酒一多,人的话就多,就算平常最沉默寡言的在这个时候也不免会多上几句。拼到现在,三人都隐隐有些醉意,章余夹了一块最大的牛,往嘴里一送,痴痴的笑着,说话之间嘴中唾沫横飞,那喷出的口水都可以盛满一游泳池了,“长毛,他娘的程东已经被我们掀翻了,嘿嘿!”

    “听说了,听说你们还打了一场漂亮的仗!”

    “是啊!”一想起那几天受委屈的子,章余就免不得一阵唏嘘,“长毛,回来吧,程东已经走了,咱们几个兄弟在聚一块儿打天下吧!”

    喝的正欢的长毛脸色一下子暗淡了下来,他一举杯将前的酒喝光,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举着左手问出一句:“你们知道我左手的伤是怎么来的吗?”

    章余和谢啸天显然丈二和尚mo不着脑袋,木讷的摇摇头。

    长毛的又饮尽一杯,由于喝的过快猛猛的咳嗽了几声,他的眼神开始涣散,已经出于醉的边缘,他指着自己的左手,“你们看看这只左手,你们看他现在好好地,一声已经说过,由于送去医院太慢,被砍断的筋接的太晚,因此短了不少,虽然以后用上去还能和正常人差不多,可医生说以后再也不能提重物了,相当于一只废手!你们说我们还怎么去跟你们打天下!呵呵,我也想通了,争霸的生活已经不适合我了,我现在只想做个普通人,做点小生意,和小燕生个胖小子,到时候你们要是不包个大红包,我饶不了你们!”

    说道激动处,长毛又咳嗽了几声,剧烈的咳嗽让他整个ti都抖动了起来,盘踞在上的青龙纹仿佛活了一般,翻转翱翔自如。

    原来那章余三人从本色酒吧逃出生天之后,长毛与章余选择了相反的方向,很不幸,他遇到堵截的人远远多于章余,足有七八人之多。是的,长毛很强,如果纯以拳头相争的话,长毛定然能出这些人手中逃tuo,可是拿上刀子就不行。拳头砸一下忍忍就过去了,刀子mo上一下那可就不是开玩笑的事了。长毛没有战神佑体,理所当然的被砍翻在地,要不是阿成等人赶到的早,只怕长毛的被废的就不是一只手了。

    章余有些失落,谢啸天同样如此,在兄弟会中,长毛可说是与两人最谈的来的人,无论脾抑或其他,可是此时的长毛却要退出他们,这听来多少有些讽刺。

    长毛看着几yu落泪的两人,不耐烦的喊道:“看看你们这个样子,哪里有半分兄弟会一把手二把手的样子,将头抬起来,他ma的扭扭捏捏的像个什么样子,老子又不是去死,不混bang派照样还是兄弟啊!”

    “干杯,干杯,干杯!”此时此刻的三人也只能寓与酒。

    见气氛有些沉默,章余这个始作俑者主动挑起话题,“涛哥,这个你是怎么追到小燕姐的,看你这个模样也不像是个会甜言mi语的人啊。”

    长毛楞了好久这才明白章余这一声涛哥是喊自己,他想想也便释然,既然自己要退出兄弟会,那长毛这个诨号也是时候该撇去了。长毛不想多言,因为提起这个小燕他多少有些丢脸,并不是因为小燕不够好,而是这桩婚姻多少有些喜剧色彩,他嘟囔了两声。

    章余一时没听清楚,“啥?”

    “娃娃亲!”长毛气闷的喊道,一百多分贝的声音震的章余耳膜还隐隐作响。

    章余几乎有些不可置信的盯着长毛,莫想到这样的事竟被他碰到了,哦买噶的,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兴这种,而且最终两人还真的就此相了,剧都快赶上八点档的狗血剧了。谢啸天也有些惊奇,眼神盯着长毛的时候不jin变得有些怪异。

    长毛很不耐烦这种眼神,好似自己是个eT,“ma的,就知道你们是这种反应,喝喝喝,今天不把你们喝趴在这里我长毛就把毛给剪短!”

    看着长毛头顶的短,两人十分无语,不过也不愿说破。

    酒过三巡再过三巡,谢啸天和章余脑袋都有些晃动,看东西都多了好几个影子,长毛此时就更不堪了,早已喝糊涂了。

    章余和谢啸天两人互相搭着这才没有趴下,喝杯茶醒下酒在走吧!”

    章余婉言谢道:“不必了,我们下午还有事呢,改天再来吧!”

    谢啸天同时说道:“大嫂,如果以后有什么难处就到无名镇的兄弟酒店找我们吧,能帮的上的一定帮!”

    说罢两人也晃晃悠悠的出了门,东倒西歪的朝村口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惊艳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