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 归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猪肉干 书名:惊艳嚣张
    时间一天天的过,就好像飞行员从飞机上跳下忘了带降落伞一般,止也止不住。五天的时间几乎是转眼即过,五天里,李雨嘉无微不至的照顾着谢啸天,洗衣做饭等等都是她一人担着,多少让谢啸天心中有些过意不去。

    五天时间里,谢啸天疯了一般的运功替自己疗伤,进度可想而知,但是与此同时他自己忍受的痛苦却也是可想而知,往往都是练到自己差点虚tuo这才罢休,所以五天过去,谢啸天终于又可以又蹦又跳的了。

    李雨嘉十分惊讶与谢啸天的伤愈度,这般快的伤愈度简直匪夷所思,传出去非得被抓去当一回小白鼠不可,惊讶的同时,李雨嘉心中却还是有着小小的失落,她每一次都努力尝试着不去想谢啸天,可是这东西又岂是人力所能阻挡,每当这般,想的却更加厉害了,效果往往只会适得其反。她原以为当四年到达一个程度之后,自己便会慢慢忘却,可是这一次相遇却重新给了她希望,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很jian,别人明明不要自己,自己反而要死命的往上贴,可心中这么想,一见人谢啸天人之时却又是另外一种想法。

    她多么想谢啸天能够一直这么住下去,一直和自己这么二人世界下去,可现实却总是残酷的,谢啸天伤愈便是她美梦破碎之时。

    谢啸天正在房间中收拾着,他的东西本来就不多,除去换洗的衣服便一无所有,可他却还是在房间中磨磨蹭蹭个不停。事的理由十分简单,那就是他不知道怎么想李雨嘉开口,五天的朝夕相处,要说谢啸天没感觉那是不可能的,每当看到李雨嘉那充满柔mi意的眼神,谢啸天的心变一下软了,可是他也无可奈何。此时的他正在心中思量着该如何向李雨嘉提出告辞的说辞。

    在谢啸天不断的将手中的T恤折起又拆开,折起又拆开,李雨嘉推门而进。当她看到谢啸天那迟疑不定的眼神之时,她就明白谢啸天要走了,因此当她走近房间之时便问道:“在收拾东西?”声音是如此平静,听在谢啸天耳中是如此波澜不惊。可是掩藏在那平静的海面下又该是怎样一番汹涌的景象呢。

    谢啸天不敢回头,他只傻傻的盯着手中T恤,轻轻的嗯了一声算作回答。

    李雨嘉拿过一个小包包,将前几天她买给谢啸天的衣服装了进去,两人就这般不声言语,气氛一时陷入沉闷。沉闷的犹如三伏天午后那场即将来的暴雨,在暴雨之前沉重的空气压得人是如此透不过气来。

    “我,我要走了!”谢啸天迟疑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开了口。谢啸天看不见李雨嘉的脸,只是她正在收拾的手却忽然顿了一下,转而又伸手去拿谢啸天手中的T恤,她低着头,冷静的回了一句:“我知道!”

    结果李雨嘉递来的包,谢啸天转便走。

    “等等!”李雨嘉出言阻止谢啸天,谢啸天不解的回过头,李雨嘉却是走到他面前,伸出双手替谢啸天整了整领子,柔声说道:“出门的时候注意安全,我就不送你了,出门之后顺便替我带一下门!”谢啸天傻傻的应了一声。

    吱呀的开门之声,咚的关门之声,李雨嘉清晰的听在耳中,她用双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嘴巴,珍珠般大小的泪珠簌簌而下,她的手捂的更紧了,她不要谢啸天看到她软弱的样子,她要证明自己没有谢啸天同样的活得下去。可是心为何还会刀砍针扎般的疼痛。

    心沉重的出了那个自己住了五天的小屋子,到了楼下,谢啸天抬头回望了下四楼的那件房,心中竟有丝丝期待那个声影会出现在楼梯口望着自己,可是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不在灯火阑珊处。

    收拾收拾烦乱如麻的思绪,谢啸天知道自己踏出了这个世外桃yuan,那么等待自己的便是江湖上腥风血雨的子,在也没有那般悠闲那般清净的生活了,这五天将成为他人生中一个美好的记忆。

    将帽沿压的更低,直到遮住大半张脸,谢啸天迈开步子,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先去和章余汇合,可是现在在无名镇他必须时刻小心,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来一个一失足成千古恨。

    还好,运气不错,没走几步便拦到了一辆出租车,急急的上了车摇上车窗,和司机说了目的地之后便压下帽沿遮住自己整张脸做假寐状。

    汽车一路平稳的驶着,经过一阵颠簸,谢啸天知道马上要到了,不由睁开双眼看着外面的风景。风景迷人依旧,只是驻足的人却少了一份欣赏的心。匆匆付过钱,谢啸天小跑进旅店,走到相应的房门前,咚咚咚的敲了几下门,原本有些吵闹的房间顿时便静了下来,里面的人机警的问道:“谁?”

    “你说还有谁,快点开门!”

    一听是谢啸天的声音,章余立即迫不及待的跑来开门,进了门后,原来房间里的这两人正百无聊赖的打着纸牌,看形势韩泗的技术远远不及章余,脸上已经被贴满了白纸。

    谢啸天一pi股坐在netg上,将手上的小包随处一扔,章余就已经迫不及待的问道:“老大,怎么样,打探到什么消息了?”

    谢啸天还真不好意思说自己这几天都在养伤,不过脸皮厚如这厮还是能够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差不多还是老样子,你们有什么收获不?不要告诉我在这里打了几天纸牌。”

    “去你的,”章余笑骂道,“经过我章余大大的一番调查,现现在兄弟会虽然是程东一家独大,但当初随他一起造反的几人却是因为有把柄握在他手上,不得不随之而起,另外新桥的阿衡好像和程东只是貌合神离,看样子我们这回到时遇到个好兄弟了!”

    谢啸天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光靠这些肯定还不够,我这几年来都不怎么过问会里的事,也不知道程东的势力到底展到什么样的地步了,不过相信仅凭我们和阿衡联合也定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必须再想其他办法才是。”

    “那当然,你难道真以为我章余这么高的智商是白长的啊!”

    

重要声明:小说《惊艳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