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 捅出来的篓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猪肉干 书名:惊艳嚣张
    翌清晨,谢啸天自信自己起的够早了,可是没想到到cao场一看,董前才又是满头大汗的在跑步,谢啸天不jin哑然苦笑,董前才这小子天赋虽然一般,可是那努力劲可真是凡人不可企及。谢啸天固然欣赏天赋异禀之人,可是他却更倾向与后天努力之人,有时候天赋也可靠人的努力堆积出来。

    正所谓管中窥豹可见一斑,由一推万物,谢啸天敢断定董前才将来定非人下人。

    自从昨与王晓浩单挑过后,谢啸天现董前才变化了许多,自卑胆怯在他上再也无踪影,不过让谢啸天不解的却是为何董前才的眼中总残留着一丝哀伤神,那浓郁到消散不开的忧愁就如一潭死水,惊不起任何波澜。

    对于董前才,谢啸天也只能哀叹一声,他不知道董前才为何会有这般表现,可是总的说来,有些事他这个局外人始终是不晓得也帮不上忙的,自己的路还得靠自己的双脚走出来,走自己的路穿别人的鞋,这也仅仅是玩笑话而已。

    不理会还在继续苦练的董前才,谢啸天到家门口的永和豆浆买了点早餐,一份给自己,另一份给那个现在还赖在netg上的陶晓恬。心不在焉的吸着碗中的豆浆,虽然顺利解决了董前才自卑的问题,可是谢啸天的烦恼却没有减少丝毫,烦恼如头般密集,老余头的薄西山,冰玫瑰的杳无音讯,一想到自己两个至亲之人要离自己而去,任谁也开心不起来。

    狠狠的用双手拍打着脸,谢啸天尽力劝告自己要平静要镇定,想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还是做好当前的事最为重要。一见自己在家中呆不下去了,谢啸天也不勉强自己,缓步向学校走去,也许看着那一张张充满朝气的脸才会让自己的心更好一些。

    像往常一般敲了敲陶晓恬的房门,房间里依旧传来那似醒非睡的嘟哝声,谢啸天知道不久后这小妮子就要起来了,因此深吸一口清晨的空气,调整着自己的心朝学校去。

    学校依旧闹非凡,虽然还没上课,可学生们脸上那洋溢着的笑容丝毫不逊色于当空骄阳,年轻就是好,谢啸天不合时宜的叹口气。

    前排的洪大奔依旧在侃侃而谈自己将来迹之后的事,莫晓静在桌上涂涂画画,舒丽唱着悦耳的歌曲,贾莲莲正拿着镜子臭美,后排的翘课三人组也早早的趴在那儿打盹儿了……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噪杂却又那么自然,相处一个月,谢啸天竟现自己突然喜欢上了这种感觉,生怕自己将来看不到这种景象会产生不适感。

    趁着还没上课,谢啸天先在教室里溜达一会儿。莫晓静这个害羞的小妮子看着谢啸天依旧会脸红,张洁这男人婆才不管老师在场,和前排的男生依旧打打闹闹,同学们并没有因为谢啸天的到来产生丝毫不适感。

    学校时光的美好是局中人所无法体会的,只有离开学校踏入社会后,人们才会觉到学校的可,昔那个怒目瞪眼的班主任远比那个经常要自己加班的老板可,那昔喜欢自己的女同学也比社会上充满功利心的mei女可多了……人就是这样,只有失去后才会觉得珍贵。

    上课铃声缓缓响起,那百听不厌的铃声还是那般清新悦耳,随着铃声是教室外一群人疯狂的谈笑叫嚣声,谢啸天不jin眉头轻皱,哪个班的学生竟这般吵闹!

    正在谢啸天心中轻斥门外之人时,3班教室前门突地一声轰响,紧接着又是一声轰响,谢啸天刚想前去开门之际,一声更大的轰响袭来,原本就不结实的大门瞬间变得有些支离破碎,木制中空的前门从中裂了开来,随着中间那一道大裂缝,周围的小裂痕就像蛛网一般眼神开来。

    门开后,出现在门口的是一头顶黄毛的毛头小子,谢啸天看着觉得有些熟悉,在小黄毛后66续续的跟着好些人,这些人鱼贯而入,顿时将有些空旷的教室堵的满满的,小黄毛一把推开谢啸天登上讲台,“王晓浩和梁源这两个小王八羔子坐哪里,马上给我们老大死出来……”

    王晓浩揉着惺忪的睡眼,抬头看了一眼讲台之下,睡意顿时全消,赶紧低下头推着旁的梁源,“小圆子,醒醒!醒醒,小圆子……”

    梁源可能确实有些困意,拿手拂了拂王晓浩的爪子,低声骂道:“md,有病啊,别打扰老子睡觉了!”

    王晓浩正焦急间,眼尖的小黄毛一下子便看到了王晓浩,他用手指着王晓浩的方向,炫耀般的对着大通叫道:“老大,就是那个家伙……”

    一看行迹败露,王晓浩脑中的第一**头便是赶紧逃,可是对方都已经指名道姓的要找他和梁源两人了,就这么逃了多少有些不讲义气,正左右为难间,小黄毛已经撸着衣袖要下来揪他出来了。

    谢啸天不知道王晓浩这小子又捅出什么篓子了,只道这小子早上奉还十万元的时候已经学乖了,没想到依旧是狗端不上席烂泥扶不上墙,心中虽这般想着,但他也决不许他人敢在教室里放肆,尤其还是要找自己学生的麻烦。

    因此他皱着眉头一把扯住小黄毛,由于用力过大,小黄毛的件花花绿绿的地摊衬衫“喇”的一声被扯出了个大头子,谢啸天耐着子问道:“几位,你们这是干什么?”

    在这么多兄弟面前小黄毛认为谢啸天已经让自己极丢面子,气急败坏之下一边要挡开谢啸天的手,一边骂道:“姥姥的,给老子松开。”

    一挥之下竟然挥不开谢啸天的手,小黄毛不jin回想起上次交手谢啸天那股子蛮力,这次借着这么多兄弟在场,这小子恶向胆边生,左手往腰间一探,一把闪着寒光的砍刀瞬间抽出ti。依谢啸天的经验,这把刀还未开锋,可是砍在上也绝对好受不到哪里去,看着小黄毛不要命般的砍来,谢啸天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教室中的同学们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已经见到了这一幕,胆小的女生都惊呼的将头别向一般,不敢看接下来的场面。

    

重要声明:小说《惊艳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