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 多此小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猪肉干 书名:惊艳嚣张
    冰玫瑰已经离开好几,谢啸天不知道冰玫瑰会用什么方法找到拥有目标心脏的人,但是他十足的相信她,作为一个杀手,能够存活至今,那就很好的说明了一点,这个人的本事不赖,任务过程中应该基本上没出过什么丢命的岔子。

    金芙蓉由于住院的缘故,谢啸天得替她代上一个星期的课,这对谢啸天来说实在是一个好主意,颜羽彤的离去搞的他心神不宁,正好可以借工作之故暂时忘却这烦心之事。

    上完自己负责的两个班的课,谢啸天下午还得赶着上9班的课,辛苦程度可见一斑,实在将他累的够呛,不过他自己却是乐在其中,端的是一个被虐待狂。

    9班教室中,9班的学生依旧在计划着如何赶跑谢啸天这个烦人的男老师,其中小狼便是这一切的组织者,他恨谢啸天恨的最切,因此经常鼓动好事的同学陪同自己一起恶作剧。

    此时他们一团人围坐在教室后排,一群人叽叽喳喳的在讨论着什么,教室前门上方放着一桶水,虽然这一招从未得偿所愿过,但小狼等人却是持之以恒,誓要将这一招坚持到底。

    大熊从后门悻悻而入,小狼则在继续和众人聊天打,这回众人可是想了一个好主意,前门的把手上早就通了电,只要谢啸天一推门而入,那等待他的肯定是中招,这也是体育班一群大老粗粗中有细的妙招,几持续同一动作早就让谢啸天生了麻木之心,思维成了定势,警惕心则必然下降。

    “小狼,你出来下!”

    小狼有些不高兴了,这会儿众人聊的正开呢,刚想转头呵斥两句之时,但见大熊脸色极不正常,心中隐隐猜测莫非他是想借钱在众人面前不好意思开口?这家伙也真是的,都这么好的关系了,还难为些什么东西呢。

    两人站在走廊中,极目眺望对面的求是楼,大熊语气沉重的说道:“小狼,我向几个刚毕业的家伙打听过了,还有我家隔壁的小四眼更是与谢啸天同届来着,原来谢啸天和章余老大是同一个班级的。”

    小狼瞥了大熊一眼,“晕,你打听了这么久难道就问了这么些个东西出来?不过楼下政教处门口往届毕业生的毕业照中倒是真没几个长的像谢啸天的,改天真的好好去看看。”小狼一本正经的说道。

    大熊的脑袋有些晕,还真不知道这件事到底怎么开口。看着大熊支支吾吾的模样,小狼有些不耐烦,“有快放,我们俩还有什么事要吞吞吐吐的,借钱对吧,要多少?”

    大熊慌忙挥手,示意自己并不是这个意思,终于,他用力的点了下头,决定还是说了,“小狼,我可说了,谢啸天——他,他其实是兄弟会的创始人?”

    “什么……”小狼惊叫道,脑中一片空白。

    大熊自顾自的往下说:“我也是听我家隔壁的小四眼说得,其实当年的兄弟会是谢啸天和章余老大等几人一通创立的,而兄弟会真正壮大却是靠着谢啸天,听小四眼说当初的谢啸天是打遍天下无敌手,正是因为他对弱小同学的维护,所以兄弟会才会以极其迅的度壮大起来,后来不知道生了什么事,谢啸天将会长的位置传给了章余,因为谢啸天很低调,也没人特意宣传,所以章余老大就被大家认为是兄弟会的第一届会长了!”

    谢啸天实在想不到自己年少轻狂时的荒唐事还会被人翻出来,不过这些在他眼中认为是芝麻豆粒点大的事听在其他人耳中却是意义非凡,尤以小狼最甚。在小狼心中,章余便是兄弟会的创始人,可是只言片语之间,他崇拜了一年半的人竟不是心目中的那个,而近在眼前极令人心烦的那个家伙竟然才是自己的偶像,小狼一时实在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上课时间将近,谢啸天尽管有些累,可还是心愉悦的拿着教科书朝教室走去。盯着谢啸天那张欠扁的脸,小狼实在崇拜不起来,相反的,他还有一种上去捅谢啸天一刀的冲动。

    “两位,快上课了,还在这边聊什么呢?”

    大熊神色不自然的道着没什么,小狼却是将眼睛撇向一边,尽力不去看谢啸天。

    “没有最好,上课去吧!”

    小狼盯了大熊一眼,大熊则是委屈的盯着小狼,可是望着小狼举起的拳头最终还是屈服了。两人默契由来已久,一个眼神就已明白对方的心思,在小狼的威胁下,大熊只好苦着脸抢在谢啸天前头,“老师,我来替你开门吧!”

    谋,绝对有谋。谢啸天心中如是想到。

    手,向前伸了一下,又重新缩了回来。向前伸了一下,又重新缩了回来,如此重复五六遍,大熊这才一yao牙,手握在铁把手上顿时传来一阵酥麻,转而是疼痛,用力一扭,将门一送,头上的水桶应声而至,正好扣在大熊的头上。

    大熊在心中暗暗誓,以后一定要好好练拳击,一直练到比小狼强为止,要不然这小子老是拿拳头威胁自己,划不来。

    教室里哄堂大笑,可待大家现是大熊之后又是一阵错愕,莫非这小子犯病了?当时的水桶明明是他放上去的,怎的就了神经过来开门了呢?

    谢啸天神色怪异的盯着一湿的大熊,实在想不通他们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要真是耍自己也不必这般自虐吧!想不通,实在想不通。

    小狼冷冷的盯着谢啸天,脸色同样有些酸楚,一时之间实在无法改变谢啸天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难道自己一心追赶的那个“光辉形象”就是眼前这个毫无审美观时尚感打扮邋遢胡须乱窜的中年大叔?神呐,你就当跟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吧。

    谢啸天小心翼翼的进了教室,时刻在心中提醒自己今时不同往,等待自己的肯定是狂风暴雨般的进攻,掩藏在宁静背后的铁定是那令人窒息的暴风雨。

    

重要声明:小说《惊艳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