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 女孩的泪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猪肉干 书名:惊艳嚣张
    有德中学总共有新老宿舍两栋,新生入学一律入住老宿舍,美其名曰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老生已经成为人上人,所以可以入住新宿舍享受生活了。

    新宿舍总共有一栋两幢,底下三层为男生宿舍,上面三层为女生宿舍。但是如果男生想要进入女生宿舍的话只有两个方法:第一个办法便是通过四楼的那位阿姨,但阿姨软硬不吃,不好男生都是兴致冲冲的来灰头土脸的回;其二便是拥有蜘蛛侠一般的爬墙能力,直接跳出房间从墙上爬上去。

    谢啸天这段时间倒是时常有被蚊子叮到,只可惜他成不了蚊子侠,所以只好选择正途,从正面打败把守重关的阿姨。

    慢慢踱至四楼,看着那扇防卫指数为1oo的防盗门,谢啸天有些忐忑不安的按响了门铃。3o秒过后,就连当年章余见了都没办法的阿姨一脸严肃的开了门,阿姨警惕的看着谢啸天,问道:“干什么?”

    谢啸天胆大包天,还真没有怕过谁,但一想到当年被同学们“尊称”为灭绝师太的守门阿姨,不知怎的心底就又一股寒意,真是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干吞下一口口水,谢啸天定了定心神,战战兢兢的回道:“阿姨,我是学校新来的老师,想要到6o3去看看我的学生。”

    阿姨听后,一脸轻蔑的看着谢啸天,眼中颇为不屑,嘴中喃喃自语道:“这年头的学生真是没救了,为了进女生寝室,连这种借口都找出来了,难道女生寝室的魅力就那么大吗!”

    谢啸天差点站立不稳直接从楼梯上跌落下去,这也难怪,谁叫他现在自己也是学生呢,虽然心理年龄增长了不少,可脸还是那一张学生脸,实在无法的他只好拿出自己的份证,“阿姨,我真的是学校刚来的老师,这是我的份证,你要是不信的话就和我一起上去好吧!”

    结果份证,阿姨看看份证又看看谢啸天,狐疑的问道:“21周岁还没到就到高中里当老师了?”讲及这儿,阿姨满脸煞气,将份证扔还给谢啸天,“现在的学生真是越来越过分了,想进去是吧,门儿都没有!”

    绝望之下,谢啸天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阿姨你真的要相信我,我现在是来代课的,曾经我也是这里的学生,你要是真不信的话回想下o3-o6年那个一直过来缠着你的黑鬼,他是我的同桌,真的,阿姨!”

    惊慌之下谢啸天什么事都抖出来了,就连当然章余引以为耻的丑事都给抖出来了。阿姨对章余可是印象深刻,回想起当年那黑小子足足磨了自己三年,送了不少好东西,说尽了好话,还是没有在自己手底下占得一分便宜。阿姨沉浸在往事中,回过神来自觉有些失态,不自然的咳嗽了两声,这才问道:“你真的是学校新来的老师?”

    谢啸天已经有种绝望的**头,这阿姨还真是天生把门的好料,心灰意冷的回道:“是啊,再说现在女同学都上课去了,我就算是se狼也该挑个好时段来,您说是吧!再者在您的神威下,还有哪个不长眼的学生敢来招惹呢!”

    好话人人听,在谢啸天的称赞下,阿姨脸上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不过为了维持自己铁面无私的形象,阿姨还是刻意板着脸,一脸正经的说道:“这回就暂且先行相信你,下不为例,十分钟后马上下来,要不然我就向校领导反映说你是se狼,强行闯入女生宿舍。”

    “好的,谢谢阿姨,谢谢阿姨!”

    如获大赦一般,谢啸天生怕阿姨反悔一般急冲冲的向着楼上飞奔,一口气奔到六楼后,谢啸天找寻着6o3的方位。

    6o3寝室南北纵向,面南朝北,正是从左向又数第三间房。此时房门并没有紧闭,而是大约有着二十公分左右的缝隙,谢啸天并没有敲门,而是径自推门而入。

    入的门来,女生寝室特有的清香扑鼻而来。男生寝室臭脏,女生寝室则是香乱,各有千秋。

    看着熟悉的寝室结构,谢啸天的思绪不自觉想到了当年自己还是这里的学子时的一幕幕。收回思绪,谢啸天看到了阳台上的莫晓静,此时的莫晓静坐在一张小矮凳上,将自己的脸深深的埋进腿里,背影看上去竟有些许沧桑惆怅。

    谢啸天蹑手蹑脚的走到莫晓静后,看着晓静同学隐隐抖动的双肩,心中顿起怜惜之,如果老余头是将所有的学生看成自己的子女的话,谢啸天则是在老余头的影响下,在这短短两三周之内将这些调皮捣蛋的可学生看成了自己的弟妹,此时看着自己的妹妹这般隐隐抽泣,谢啸天有种怨恨自己保护不周的**头。

    双手轻轻的落在莫晓静的双肩,捧的是如此有力,虽重却不至于让人感到疼痛的力度给了人一种安全的感觉,仿佛在诉说有我,别怕!

    暗自神伤的莫晓静突受刺jiti骤然抖动,宛若一受惊之小鸟,待她看清是谢啸天之后,这才暗自舒了一口气,不过脸上犹自带着泪痕,予人一种梨花带雨之感。

    谢啸天不jin看的微微有些愣神,竟不自jin的伸出厚实的手掌抚上莫晓静的脸庞,莫晓静柔弱如羔羊,谢啸天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她本能的后退,不过谢啸天轻轻一笑,略带磁的嗓音稳住了她的心神,“别怕!~”

    莫晓静的脸庞仿佛烧着了一般,红云遍布,尽管如此,她还是没有躲闪。

    谢啸天的手掌抚上莫晓静的脸庞后,大拇指轻轻摆动,就好像汽车的雨刷一般拭去莫晓静的泪痕,他低声说道:“女孩,请你不要轻易流泪,将这眼泪留给你的人吧,其他的人,不值!”

    “尽管有些难受,但是忍忍吧,一会儿就好!”

    就在莫晓静不明所以之时,谢啸天已经闭上了双眼,紧接着莫晓静便感到自己的脸仿佛真的烧着了一般,烫的难受,细密的汗水从额头鼻梁上慢慢渗出,渐渐汇聚在一块儿,形成豆大的汗珠掉落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惊艳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