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 又一问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猪肉干 书名:惊艳嚣张
    谢啸天追出门,左右环顾,现梁源正在不远处坐着,耷拉着个头。失意的姿态看的谢啸天直道现在的年轻人心理素质太脆弱。

    赢了梁源,谢啸天心中没有半分兴奋,因为这件事在他看来实在是太理所当然的事了,输了才不正常。他径自走到梁源旁,大大咧咧的坐在他旁看着远方,自言自语道:“五年前,我也是这里的学生,当初的道馆还没有现在这么大,我就是在这里遇到了亦师亦友谢风,他教我保护自己,教我跆拳道,我疯狂的迷恋,每天一有空就练,一有空就在道馆里咿咿呀呀无病呻个不停,一想起当初那段乏味却充实的生活,还真是让人感慨万千。”

    “我不知道你迄今为止学过几年跆拳道,不过依照我的推断,大概介于两到三年之间。这么短的时间里,你能练到现在这种地步实属不易。”

    望着树上偏偏落下的树叶,谢啸天心忖不多久便要入秋了吧,他继续说道:“你的本领在我之下实属正常,我练跆拳道已经五年有余,虽然我不知道以我现在的实力可以取得什么段位,不过我相信随便搞个三段是没问题的,你如果想哪天放倒我,那就更加努力的练习吧,我在你前面等着你!”

    谢啸天好说歹说,梁源却是一直沉默不语,他无奈道:“老大,我说了这么久,口都说干了,你给点反应好不,就算是吱一下也好。我女人说了,要善待自己的学生,不把您老劝开心了,我回家又得跪键盘了!”

    看梁源还不说话,谢啸天只好使出杀手锏,“大不了刚才的赌约作废,行了吧?”

    梁源低垂的脑袋突然一扬,“你说真的?”

    谢啸天仔细打量梁源,可是在他的脸上找不到半分失落,心道刚才谁说现在的年轻人心理素质差了,鬼的很。不过君子一言快马一鞭,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谢啸天只好道:“这还能有假,我说真的就真的。”

    两个水火不容的男人在此刻出现了难得的和谐,恢复常态的梁源问道:“谢老师,你说五年前你也是这里的,那你认识兄弟会的章余吗?”

    谢啸天诧异,“章余?你提他做什么啊?”

    梁源眼中神光异彩,他抬头望着天空,带着一种崇拜的语气说道:“我敬佩章余的手段与能力,更佩服他能创立兄弟会。”

    一听如此,谢啸天心中早就忿忿然了,没想到吊儿郎当的章余都有人敬佩,这事一定得隐瞒,要不然那小子听后铁定飘上天了。

    谢啸天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打击章余的机会,他讽刺道:“你说那头死鱼啊,能力倒是不错,就是看上去让人不爽了一点,feng流成,三心二意,早晚有一天会出事。”

    “不准你污辱我的偶像,”梁源一把抓住正数落章余的谢啸天的衣领,完全忘记了刚才自己被谢啸天打败的事实,他怒道:“你下去再敢污辱我的偶像,我和你急!”

    看着忿忿离去的梁源,谢啸天掸掸衣领,竟现这小伙子某些地方还真和那死鱼有些莫名的相似。

    不管怎么说,梁源虽然怒气冲冲离去,但好歹也恢复了正常,因此颜羽彤交代下来的任务总算圆满完成了。

    当谢啸天会道馆找颜羽彤之时,现她已经不在了,想来应该是会办公室去了。被梁源这么一闹,谢啸天已经没了留下来练习的心,无聊至极的他准备到教室周围逛逛。

    换好衣服出现在教学楼,现在正值上课时间,所以走廊上除了听到教室里教室讲解的声音和同学们踊跃的言声外,几乎没有其他声响。

    可谢啸天却在不远处的楼梯拐角处看到了王晓浩和董前才的声影,谢啸天暗道:好啊,你们两个小兔崽子,竟然不上课,跑到这里鬼混,让我看看你俩到底在干什么。

    谢啸天偷偷的mo了过去,兼职杀手的他早就对这些轻车熟路了,在两人没有任何察觉的况下到了两人声旁。

    楼梯上,王晓浩此时正一脸痞相的抽着烟,一脚跨在高处,丝毫看不出学生的模样;反观董前才,唯唯诺诺,噤若寒蝉,好似受惯苦难的底层阶级人民。

    王晓浩深深的吸了一口烟,不耐烦的说道:“董前才,不要我,快把钱给我交出来。”

    董前才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裤兜,害怕的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他结结巴巴的说道:“王,王,王晓浩同学,我,我没钱!”

    王晓浩一巴掌拍在董前才的后脑上,暴戾的说道:“不要和我哭穷!”

    说罢竟硬生生的掰开董前才的手,从他的裤兜里将钱抢了过去。他摊平被揉的皱巴巴的钱,细细的数着,待数完之后,骂骂咧咧道:“ma的,只有四十二块,你家里人不是每个星期都给你一百块的嘛,其他的钱呢?”

    “其他……其他……”

    在一旁偷听的谢啸天终于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了,娘西皮,这王晓浩也忒不仗义了,平常看他穿的也不错,竟敲诈班里同学,而且还挑胆小贫穷的下手。

    谢啸天从走廊里跳了出来,沉声道:“王晓浩,你在干什么!”

    王晓浩也三学校里的老油条了,政教处早就成了他的第二教室一般,经过短暂的愣神之后,他勾住董前才的肩,嬉皮笑脸道:“原来是谢老师啊,我正和同学联络感呢。”

    谢啸天眯着眼,“那我刚才怎么好像听到有人敲诈同学似的。”

    王晓浩讪笑几声,挥他那比城墙还厚的脸皮,说道:“老师,我刚才是管董前才借钱了,不信你自己问问他。”

    接到王晓浩威胁的眼神,董前才早就吓的没胆了,他的ti竟微微抖,他颤抖着说道:“谢,谢老师,王晓浩说,说的没错,他是找我借钱呢。”

    谢啸天无奈,他想不到董前才会如此胆小,此时他也拿王晓浩没有办法,只得教训道:“王晓浩董前才,联络感在课余时间就可以联络,现在给我回去上课。”

    

重要声明:小说《惊艳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