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 年轻人严肃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猪肉干 书名:惊艳嚣张
    为了尽快接近谢玄的领域,谢啸天在余下的子了又做了两个任务,每当他看着对方那恐慌绝望的眼神之时,原本认为自己铁石心肠的他也不jin在心中泛起点点涟漪,但是一想到他们的所作所为,谢啸天还是狠狠心yaoyao牙做了他们。

    子虚市市委书记子虚市杰出企业家在半个月内相继死亡,在这半个月内,子虚市被闹的满城风雨人心惶惶,大街小巷的人们都在讨论着这些,电视上报纸上也竟是这样的新闻。

    警方在接受采访之时也大骂歹徒的凶狠狡猾,现场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三个地方唯一的共同点便是都有一张卡片,一张硬质黑色背景白色面具的卡片,没人知道这卡片意味着什么,也没人知道这卡片的出现到底是巧合还是有心人有意为之。

    看着电视中子虚市公安局局长那副誓要将凶手缉拿归案的语气,谢啸天没来由的心中油然生出一股子戾气,最近不知怎的,他心中的戾气越来越重,有种破题而出的感觉,难道是自己手上沾血的缘故,谢啸天不jin心中暗想。

    “大叔,你知不知道最近出了个变tai杀人魔啊,杀了好多人呢!”陶晓恬站在谢啸天后趴在沙上说道。民间就是这样,一件事经万ren口,总是会不经意的夸大其词,某些人总是喜欢现说法,说的自己好像亲临现场一般,而且是讲的越邪乎越好,似乎只有这样,别人才会更敬佩他。

    听着陶晓恬甜腻的声音,谢啸天不知怎的心中一阵暴躁,但是却又找不出原因所在,难道是每个月总有那么一两天?

    谢啸天腾的一声站了起来,吓了他后的陶晓恬一跳,他也不言语什么,直接抓起外就往外走去。

    陶晓恬站在他后看的一愣一愣的,知道他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她这才吐吐she头,调皮的说道:“人家又没惹你,吃火药拉,真是的!”说罢也不理谢啸天,打开电视就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出了门,谢啸天忽然接到了颜羽彤的电话,他看着手机暗暗有些皱眉,最近的颜羽彤有些奇怪,平常基本上都是三五天一个电话的,可是最近却是一天一两个电话,频率有点惊人。尽管谢啸天心有些莫名的糟糕,可他还是装出一副笑脸将电话接了起来。

    “啥事儿啊,mei女?”

    “哼~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吗?”

    谢啸天此时已经可以猜想到电话那头的颜羽彤肯定是十分可的皱着鼻子,一想到颜羽彤可的样子,他竟痴痴的傻笑起来。

    “喂,你有病啊,没事傻笑什么?”

    被骂了,谢啸天反而心愈的好,真是人至jian则无敌,他无辜的讲道:“看到你打电话给我,我高兴呢,既然你这么不高兴,以后一看到你来电话我哭好了!”

    “鬼才信呢!”话虽这么说,谢啸天却从颜羽彤的话中听出了柔柔腻腻的意,宛若藕丝。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鉴于昂贵的电话费已经电话那头颜母的催促声,颜羽彤这才恋恋不舍的挂了电话。

    被人恋着的感觉真好!谢啸天无耻的了一声感慨,刚才的什么不适心全被他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跨上摩托车,猛地拉了两下油门,摩托车像出闸的猛兽一般冲到马路上,谢啸天决定了,既然心这么不好,就给自己的杀手份放个小假吧,而且最近杀手网上关于子虚的任务也不多,总不能一狠心接了那个要杀自己的任务吧,虽然他也想知道到底是谁将自己放到杀手网上。

    摩托车被加到了最大时,急行驶造成的结果便是狂风将谢啸天敞开的卫衣吹的剌剌作响,看上去好生潇洒。

    不理会同德路口的那个显眼的红灯,谢啸天猛的一拉油门,摩托车呼的一声便过去了,惹得那几个急刹车的司机探头大骂。

    好久没这么飙过车了,真爽啊。如果谢啸天此时有机会看到自己的表的话,他自己也肯定会被吓一跳:挡风镜,被风吹的前后抖动的还有那个恶狗扑食一般的表,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刚从jing神病院逃将出来的病人。

    又了一辆车,谢啸天毫不客气的免费赠送了一个中指给那位想要和自己比拼度的现代车司机。

    回到学校,谢啸天揉揉一路上由于狂叫而有些酸的脸部肌,一摘挡风镜,型被风吹过之后,依旧是那么颓废拉风而又飘逸,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上楼去,想要给许久不见的老鱼同志一个惊喜。

    插进钥匙开了铁门,不想正想开第二扇门之时,里面的门却鬼使神差的自己打开了,急推开的大门差点就砸到谢啸天的鼻梁了,这下要是砸实了,不晕掉也要毁个容破个相什么,说不定还有破相整容的好处的。

    可谢啸天实在没那胆靠这种方式整容,他连忙向后退出,嘴中骂道:“我靠,谋杀哇~”

    开门之人一愣,随后一声惊呼,“老大,您终于死回来拉!”

    谢啸天毫不客气的踹开了抱住自己的章余,随后嫌恶的拍拍被章余抱过的地方,“老鱼同志,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是只‘兔子’,这我可跟你说好了,我可是不出卖色相的。”一路上宣泄完自己内心所有负面绪的谢啸天难得的开始耍起嘴皮子。

    章余鱼目含,一双鱼眼泪盈眶。当然,谢啸天知道这些东西肯定是章余这小子装的,所以直接无视的跨进了屋子。

    “老大,最近可兴奋死我了,我刚才还想出门找你呢!”

    “难道是松岛枫复出,武藤兰复活(平生不识武藤兰,看遍也枉然),苍井空出新片了?”谢啸天狐疑的问道。

    章余作晕状,“喂,说你呢,严肃点好吧,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怎么还可以只记挂着这些伴随我们走过青期的大姐们呢!”

    当谈到女you时,却被章余这样的人告诫要严肃点,实在是太丢脸的事了,谢啸天老脸一红,不jin有些好奇的问道:“什么事这么严肃啊,老鱼?”

    

重要声明:小说《惊艳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