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 枪的生命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猪肉干 书名:惊艳嚣张
    睁开眼。谢啸天看到那只倒霉的xiong靶就在自己的眼前!也许这一刻,他的脸上是带着秀芹脸上的那种轻淡的微笑。他把枪放下,然后,又轻快地举起枪,对着这个仿佛伸手可及的xiong靶,从容地扣动了扳机。

    谢啸天睁开眼睛,又缓缓地闭上。因为他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单独就子弹而言,子弹会有灵魂吗?再次用自己灵魂的力量,与这枝枪的jing灵对话。

    子弹有灵魂吗?

    谢啸天好像觉得答案就在眼前。他好像听到一个声音在说,枪是女人,而子弹是男人!他们是一对恩fu妻!

    在枪响的那一瞬间,对枪与子弹来说,那是他们结合到最顶峰的时候。

    让这个刺ji的高峰来吧!谢啸天好像听到它们的呼喊。

    果然如谢啸天所想,秀芹话锋一转,这才讲到重要部分,“但是,像你这样刚入门的新手最好还是按照威尔沃或者修正威尔沃持枪方式或者正三角侧三角持枪方式双手握持手枪,手枪高度与眼睛齐平,运用准星枪口进行瞄准击。”

    接着,秀芹打了一下谢啸天握枪的手,说:“像你这样用中空型托枪,用在平时的竞技比赛中却是可以提高些许准星,可它绝对不适用于实战,在以命相搏的近距离搏斗之中,这种握枪方式将极大的降低你的反应和击度;在快机动抑或纠缠之中,你的手枪极容易tuo手。所以握住手枪或冲锋枪应该握牢,有力,但是不能过分紧。过度用力会导致你手臂抖,手指僵,从而影响准确。”

    秀芹又指了指谢啸天的眼睛说:“入门阶段的练习,象瞄准xiong靶这样的jing确瞄准,应当完全看清了准星缺口,并且将准星缺口平正后才击……

    “一般地说,在需要瞄准时,尽可能地睁开双眼瞄准。而不是象你这样有一只眼睛稍微眯起来,这可能是你受以前战争电影中某些镜头的影响吧!

    “你应该知道,人的眼睛有盲点。如果用单只眼睛看东西的话,特别是在夜幕降临时,这种盲点很大,大得足以使你距离25米看不见一个蹲着的人,距离28o米甚至看不见一辆tan克。所以,需要两眼配合来消除盲点的影响。

    “另外,眼睛对生动目标的敏gan程度,叫视敏度。你使用两个眼睛观察时的视敏度是使用一个眼睛观察时的6~1o倍!所以,在瞄准的时候,尽量要用一种自然的方式去瞄准,就象眼睛在看着远方的一个漂亮女人一样。注意力要集中,但也要适当注意一下周围的环境,心里要对周围环境的个数。”

    秀芹又拍了拍谢啸天的xiong脯说:“呼吸!在高度紧张的攻击中,任何控制呼吸的企图都是不现实和毫无意义的。在实际战斗中,肾上腺素的急剧分泌将必然导致脉搏率和呼吸度的剧烈增加――这是神经系统高度兴奋的自然体现,根本不要指望任何神经正常的人能够“平心静气”。高手与平常人的区别在于如何处理这种兴奋。你要适应这种兴奋,并力图在此况下作得最好。呼吸要尽量自然,在开枪的时候,不要深吸气,更不要屏气!自然呼吸,自然一点……”

    最后,她说:“接着打!打一个弹夹,休息一下,想一想,要体会一下手枪的力量的,要把你手里的枪当成一个有生命的生物!而不是冷冰冰的工具,然后,再把这种生命,融入到你自己的生命中间去!这样,你才能成为一个高手,才能做到人枪合一。如果你认为枪只是工具,那你最多也只能是一个三流的玩家!”

    说完以后,秀芹便退了开来,退到冰玫瑰旁,与她一同盯着谢啸天。

    冰玫瑰今天有些纳闷,师傅平时不是最讨厌教这些东西的吗,怎么今天这么主动。

    ……

    谢啸天呆呆地站在远处,脑中一时还不大能消化掉秀芹所给出的理论,他想不到打枪还有这么多的规矩,也许是九十年代港台枪战片太泛滥了,谢啸天感觉血液流在加快,xiong中也好像有一把火焰在燃烧一般,试想一下,要是击水平能练到《英雄本色》中哥那般水平,那将是怎样一件拉风的事

    为了能够做好一个杀手,更为了能够拉风的拿着手枪瞎打,谢啸天决定一定要愤图强。

    他又打了一个弹匣,可是成绩基本上都停留在九环左右,这样的成绩对于一般人来说当然已经是奇迹,可是谢啸天还不满zu,他希望能够打出秀芹那般的成绩。

    把手枪放在手中,静静的感受着所谓的枪的生命。

    谢啸天缓缓闭上眼睛,想像着自己的灵魂和这枪里的灵魂,有着交流。许久,也没什么感觉,于是,再睁开眼睛。把弹匣里填满了子弹,缓缓地举起手枪,抬起来,对着xiong靶,忽然觉得有一点累的感觉——我什么时候才能达到芹姨说的那种人枪合一的境界呢。

    “砰砰砰砰砰砰砰”手指连动,连开了七枪,再看竟然全都散布在九环上。

    有门儿!谢啸天忽然又有了一丝惊喜。再次填弹,举起枪,稍稍一瞄准。在要扣扳机的那一瞬间,他又停了下来。

    闭上眼睛,谢啸天细细地体会着手里枪的jing神,慢慢地,他觉得被他满把紧握在手里的枪,确实有它自己的灵魂,好象感觉到它要把子弹出去,象有一种穿透靶心的意志,在蠢蠢yu动。每当他放在扳机上的手,要有所动作的时候,我好像能感觉到它的急不可耐!抬起手指时,又好象能听到她的叹息与不满!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一种用言语无法形容的感觉,谢啸天不知道此时自己体内的功法正在疯狂的运转,竟有突破手掌,一举冲到手枪之中的势头,可毕竟没有冲将过去。

    也许,一支空枪,没有子弹,那它是没有灵魂的!而当人的手指,停留在扳机上的时候,这时候,是这支枪生命里的辉煌时时刻!

    也许这个时候,这支枪的灵魂,才会飞扬,它的气息才能让谢啸天不太敏锐的感觉,觉察得到!

    

重要声明:小说《惊艳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