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 拍卖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猪肉干 书名:惊艳嚣张
    十楼的厅堂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男的个个西装领带,偶有几个也是像谢啸天这般穿着休闲西装的,还有一些人则是皮夹克。女的环肥燕瘦,mei女很多,来自侏罗纪公园的恐龙也不少。

    谢啸天只见程东在大厅中这边讲几句,忽而又跑到那边应酬几声,就像花中蝴蝶,飞来飞出好生忙乎。

    正在忙活着的他突然感觉有一种被人盯着的感觉,环顾一周,在门口处一眼就见到了着白色休闲西服的谢啸天,看到会长的他此时心中激动极了,真想**叨几句你是我迷茫苦海时的佛灯,你是我人生的指标。

    他小跑着来到两人面前,额头上还残留着点点汗珠,激动的按着章余的双肩,“两位老大,可把你们给盼来了,我都快忙死你,你们快点帮我招呼着点。”

    “还不是因为刚才扶了个老过马路,送了个出车祸的小朋友去医院,要不然我们早就来了,放心,这就帮你分担!”章余同学撒起慌来那可是面部红气不喘,镇定自若,宛若统领千军万马的大将军。

    既然谢啸天贵为一会之长,如果这些场合他还要躲的话,就有点说不过去了。章余领着谢啸天和胡晶晶二人各自找几个重要人物打着招呼。其间有政府人物,本镇的派出所所长副所长,镇长书记,还有其他一些bang派的老大,有三德区的胖大海,还有市区的黄豹红狐以及黑牛赤虎的接班人,另外的一些则是乌有区一些结成联盟的小bang派老大,不提也罢。

    胖大海依旧是那么粗壮,脖子上的金项链大概有个两斤重,旁还跟着他的心腹阿鹰。另外市区的红狐穿戴整齐,一副商人模样,样子也并不出众,只是偶尔jing光闪烁的眼神表露着他的不平凡。黄豹是一个彪悍的人物,着皮衣,尽管ti看上去并不强壮,可气势却和强,额头上一道两寸许的狰狞疤痕给他添了几分煞气,不过在今天的场合他倒还是收敛。

    反观黑牛和赤虎的接班人则在气势上矮了红狐和黄豹一节,也许是最近被打压的事,他们两个愤怒的盯着红狐黄豹,因为是在人家的场子,这才没动手。而被他们怒目而瞪的红狐和黄豹却是满脸平静,眼中虽有些许不满,但却还谈笑自若。

    看到此,谢啸天就敢肯定黄豹红狐做到今天的位置绝非偶然,看黑牛和赤虎接班人的模样,看来他们这两帮灭亡也是迟早的事,只是到时候一山不能容二虎的市区又会变成什么样。

    不喜欢应酬谢啸天拉着胡晶晶对着面前的客人客气的说道:“几位,我失陪一下,那边来了几位朋友。”

    这种客话章余听多了,一听就知道谢啸天想要设法开溜,转过头哭着脸看着谢啸天,就好比再说老大你就忍心丢下我一人嘛,谢啸天郑重其事的拍了拍章余的肩,眼中之意不言而喻,兄弟,哥们儿相信你。

    说罢就搂着掩嘴轻笑的胡晶晶走开了,留下一个强颜欢笑的章余。

    “哦,正好,小银你去章余那里看下,他好像找你有事!”看到携着赵这个小公主行来的王守银,谢啸天昧着良心将他往火坑里骗。

    章余说过,王守银家经营的便是酒店,他老爸还是好几家五星级酒店的老总,尽管小银同志对于家族的酒店生意不是很感兴趣,可是从小就耳濡目染,对于这方面的事还是很有一的,所以章余将他拉了进来,名义上是总经理,咱可不能弃着这么优秀的资源不用,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待王守银和赵这一对冤家走开了,胡晶晶这才使出武林绝学,一把掐住谢啸天腰间的,“你这人怎么这么坏的啊!”

    腰间一疼,谢啸天却面不改色,厚颜无耻的凑到胡晶晶耳边,语气幽怨的像是被jinyu了几十年的yu女,“人家还不是想和你带一下下嘛!”

    胡晶晶差点喷饭,她印象中的谢啸天可没这么搞笑,不jin双眼一翻,毫不留的赏了他一个卫生眼。

    两人东逛逛西瞅瞅,来到长桌前,稍微吃了点食物充饥,然后各自举着杯香槟酒聊天瞎侃。

    食物长桌的前方有一个面积约为4x6的临时搭建台,台上铺着红地毯,台后的幕板上还写着几个关于兄弟酒店开业的祝贺大字。

    “老大,上台剪彩了!”章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谢啸天后,拍着他的肩膀说道。

    台上站着几个漂亮的礼仪小姐,手中端着托盘,盘上放着大红绣球,绣球与绣球之间各自连着红色缎带,缎带足有五米多长。

    台上此时已经站着这次的剪彩参与人员,有无名镇的镇长书记还有派出所所长外加谢啸天,此时几人依次站立,书记居中,镇长所长居于书记右侧,而谢啸天作为东道主为了表达谦卑之,站在最不起眼的左侧。

    主持这场剪彩的正是章余本人,他先请来宾入座,宣布仪式正式开始,然后是谢啸天这个负责人言,言稿早在先前章余已经递予他,内容无非一些感谢宾客出席酒店建造成功之类的官方语言,并没有出席。

    剪彩时,礼仪小姐登台,托盘中所放之物正是剪刀,这种仪式说白了也只是过过场而已,为了不浪费时间,众人并没有多花时间,而是立即剪彩,一阵短促的掌声过后便要开始酒席,不过酒席之前还有一个好节目,那就是拍卖这次剪彩下来的大红花,一般人们管这叫做长红,长红亦指年红,得此物之人将会年年红。

    众人都入席之后,台上只剩下章余和一位礼仪小姐,礼仪小姐手中托着一朵硕大的红花,正是此次拍卖的物品。

    “今天这个拍卖正式开始,希望大家多多出价,讨个好兆头,底价两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千,现在开始!”章余举着话筒鼓动着台下的宾客。

    剪完彩之后,政府人员过下场就走了,留下的基本上都是一些混hei道的人员,这时大家没了拘谨,都饶有兴趣的欣赏着这场拍卖会。

    “三万!”红狐旁的一个心腹喊道。

    “五万!”黑牛的继承人不服气的喊道,这段时间他们可没少受红狐帮的打压,今天怎么着他也得争口气回来。

    往后加价不断,众人看重这个彩头倒是其次,只是都是一口气咽不下去,不甘被人压在下头,所以都疯狂的喊价,他们也都是雄踞一方的霸主,自是不会将小小的兄弟会看在眼里,今天来也只不过是出于礼貌,各个老大都能亲自来已经算给足面子了。

    其实大家心里打什么算盘都心知肚明,如今子虚大乱,而兄弟们作壁上观,谁都想争得这个合作伙伴,只要有了兄弟会这么一个伙伴,相信统一子虚那也是指可待。

    做在谢啸天旁穿着一西服就感觉不自在的长毛扯着衣领,骂骂咧咧的,“ma的,穿着这J8衣服就是不爽,看我拍下这长红给兄弟酒店讨个彩头。”

    头还不是很长的长红大手高举,嘴中大声喊道:“我出五十万!”

    众人一下子便安静了下来,刚才虽然战的厉害,可价格还只限于三十万,一下子涨到五十万,众人只感觉头脑一个激灵,都醒了过来,不少人喊的正起兴的人也都安静了下来,静观其变。

    台下一时没了声音,章余举起话筒说道:“大家都知道,这次拍卖长红所得的钱现场就会捐给慈善机构,长毛已经喊出了五十万的高价,还有没有人愿意加价?五十万一次,五十万两次,五十万……”

    就在章余要一锤定音之时,一个甚有磁的声音响起,“我出五十一万!”

    

重要声明:小说《惊艳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