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有意刁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猪肉干 书名:惊艳嚣张
    秀芹毕竟是老江湖,经历过短暂的愣神之后,又恢复到原先那副冰冷的面孔,好似刚才什么也没生过。

    谢啸天看在眼里,笑在心里:就装吧你,刚才真后悔没把那副表拍下来,说不定还能敲诈勒索个几万呢。

    谢啸天的强力一拳的确达到了震撼作用,据说当年的拳王阿里一拳之力也仅仅是在35o磅上下,不过秀芹有意不想让谢啸天通过考验,又怎会肯如此罢休呢。

    秀芹在心中打着如意算盘:好吧,就算你天生神力,我就不信所有的考验没一项能够难倒你的,只要你有一项不及格,我就马上给你宣判死刑。

    秀芹冷冷的说道:“好吧,接下来测柔韧,怎么表现自己的柔韧你自己决定!”

    柔韧,顾名思义柔软而坚韧,两者缺一不可,柔中缺韧则缺失男子气概毫无韧可言,韧而不柔则显得过于刚硬。

    对于一个舞者而言,柔韧是最基本的要求,对于谢啸天而言,他很幸运的是个舞者,对于秀芹而言,他很不幸的是个舞者。

    房间里的温度本来就已经够高了,谢啸天也懒得做准备活动,右脚一个前踢,随后向后一摆,左脚顺势前滑,两条腿刚好形成一个笔直的1字,正是正宗的竖叉。

    随后,他双手撑地,微微托起ti,左右腿各自右旋,转过九十度之后,双腿由刚才的1子变成现在的一字,正是一个标准的横叉。

    两个动作谢啸天做的是腰立背,前俯勾脚,动作之标准丝毫不在职业舞者之下。光做这些谢啸天觉得还不够,横叉的时候ti慢慢前倾,双手平摊,扶住地面,整个ti都贴着地面,如果此时从上空观察的话,谢啸天的ti正好构成一个汉子:土!

    当谢啸天以一个托马斯旋转的动作站起来时,现旁边的师徒二人此时还是刚才那一副死鱼脸,也不知道是觉得这些没什么了不起还是怎么滴。

    “耐力!”

    这回秀芹的声音更冷了,而且只是简短的说了两个字之后就不再言语,丝毫没给谢啸天任何提示,一张冷若冰霜的脸让谢啸天打消了上前询问的**头。

    耐力给谢啸天的印象便是长时间运动克服疲劳的能力,他平常最崇拜的偶像便是李小龙,在家里时常会拿着根双截棍在那边“我打我打!~”的抽风似的瞎叫。谢啸天自认自的实力肯定没有李小龙那么坚强,可是赶上他只是迟早的事

    要讲耐力的话,当初谢玄训练他的时候可是要他负四十公斤的重物负重长跑十公里,虽然成绩至始至终都没达到的谢玄的要求,可谢啸天后来查了一下才现世界男子的十公里记录都才25分钟多点,要他负如此重物跑进35分钟以内的话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如果真能做到的话他都可以帮助国家去打破世界记录了。

    谢啸天心想在这么狭小的房间内又无法进行长跑展示耐力,那该怎么办呢?

    谢啸天一想,还是做俯卧撑算了,虽然不能体现全的耐力,可是手臂的耐力也差不多了。

    只见他慢慢蹲下,左手负于背后,右手五指撑地,而后又缩起两指,右手大拇指食指中指就好像三脚架一样稳稳的撑着ti,这一招他也是从李小龙那里学到的,本来他是想用左手的,只可惜左手还没有练到那种地步。

    ti随着手臂的弯曲忽上忽下极有规律的浮动的着,整个人虽看不出什么美感,但也却自然至极,不会觉得他是勉强为之。一口气做了十五个,还想做下去之时,秀芹出了号令,“好了,不用做了!”

    谢啸天站起,微微有些气喘,要是再不喊停的话,他再做个十多个就可能要出糗了。定睛看着面前的秀芹,谢啸天有些害怕,如果刚开始她还只是脸上泛着寒霜的话,现在就已经是全都冒着寒气了。谢啸天心想:滴,老子应该没惹到你吧,至于拿这幅面孔对着我吗!

    女人一向不是用来怕的,是用来征服抑或疼的,怕老婆那不叫怕老婆,那是疼。虽然谢啸天比较欣赏成shou女人的魅力,不过他对于shou女并没有太多兴趣,不过无端端的就被别人这样摆张臭脸,他的心中还是极其不爽滴。

    当下他双脚微分,重心落在右脚,左脚抖个不停,肩膀那是一个高一个低,头也歪斜着,整个一个正宗的二流子。他知道这个太师傅肯定不怎么喜欢自己,于是明知故问的装傻道:“太师傅,这样就可以了吗?”

    平常心静如水,甚至止于冰的秀芹今天不知怎的是大冒肝火,看着谢啸天那痞样,她是连上前一顿海扁的心都有了,不过毕竟她大了谢啸天两个辈分,不能作出这么有失shen份的事来。

    不过为了让谢啸天死心,她还是拿出了原先准备好的杀手锏,“把衣服tuo了,进行最后考验!如果你能在我手底下走过几招的话,你就算通过全部考验了。”

    哎呀,终于恼羞成怒了,谢啸天心中乐着,娘滴,老子早就看你不爽了,也是时候该教训教训你这婆娘了。

    谢啸天本想全一用劲,哧的一声用肌将全的衣服崩裂个干净的,只可惜这种镜头好像只出现在横练金钟罩铁布衫十三太保的人上,而且多半是电视上放的,现实中有没有还待考证呢,所以他只好老老实实的tuo衣服了。

    谢啸天抓紧衣服后领,用力一拉,毛衣连带棉毛衫一起被他拉了起来,他本来只想tuo见毛衣的,不过如今已经既然已经tuo了两件,索就tuo到底吧,tuo掉tuo掉,毛衣tuo掉,棉毛衫tuo掉。

    谢啸天tuo去衣服之后,对面的冰山师徒不经倒吸一口气,如果一道伤痕是男人的荣誉的话,谢啸天无疑是个功勋显赫的大将。

    背后一条十几尺长的伤疤就好像一条狰狞的蜈蚣,此时摆着高傲的透露盯着两女,转过来,xiong口三条犹自留有狼爪印的抓痕犹自触目惊心,肩口更是有一个小洞痕迹的伤痕,冰玫瑰此时如果扒开自己衣服露出右肩的话,定会晓得这是枪伤造成的。

    此外,谢啸天上还有些许密密麻麻的小伤痕,有些像树叶,有些像虫豸,形象不一而足,虽然和谢玄的ti相比,谢啸天此时的伤痕根本算不得什么,可这些伤痕生在这么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上,还是看的冰玫瑰一阵触目惊心。

    扔掉毛衣过后,谢啸天问道:“可以开始了吗?”

    

重要声明:小说《惊艳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