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荣誉晋升为大叔级人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猪肉干 书名:惊艳嚣张
    听完谢啸天的话,女孩气的满脸通红,攥这粉拳恨恨的说道:“真可恶,没想到他们竟然是这种人。”

    谢啸天现在还是有些困意,他懒散的问道:“他们是你的朋友吗?”

    “不是,是我朋友的朋友!”

    “看来你遇人不淑啊!”

    既然起来了,谢啸天也不想继续睡了,虽然冬天的造成确实够冷的,可是一之计在于晨,怎可浪费这么宝贵的时间。闲来无事,谢啸天决定去买菜。

    一进菜场,气氛马上就活络起来了,相比与大街上行人两三个的冷静景,这里真是太闹了,叫卖声,讨价还价声还有三姑六婆拉家常声,无一不显示着菜场的闹。

    在菜场卖菜的本地人外地人皆有,不过还是本地人居多,而本地人大多也都认识谢啸天,所以一路走来谢啸天都是陈叔张姨王伯的叫个不停。

    本地人都知道谢啸天的悲惨遭遇,同时也十分欣赏谢啸天的自强不息,所以卖菜的时候也都会有意无意的多给他一点,谢啸天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对这些左邻右舍都是感激不已。

    一想到冰玫瑰这些天的伤还没痊愈,谢啸天就想买点猪骨头炖骨头汤给她喝。

    来到外号猪权的摊前,谢啸天叫喊着正在给旁边摊子的中年妇女讲着荤段子的猪权,“权叔,给我来两根棒子骨(带猪腿骨)!喂~权叔……”

    谢啸天连叫了几声,猪权这才心有不甘的中止了自己的黄se笑话,“小子,叫什么叫,没看到老子在泡妞吗,真扫兴!”

    谢啸天心中好笑,全镇谁不知道您老是出了名的惧内,哦不不不,应该说是妻。谢啸天站在那儿不痛不痒的**叨着:“我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权婶呢,哎~真伤脑筋。”他像是在自言自语,可猪权却又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猪权立马换了种态度,谄笑着:“要棒子骨对吧,好吧好吧!”

    猪权提了一大袋棒子骨给谢啸天,没好气的喝道:“十块,拿了快走人!”

    袋子入手,起码有两斤,以现在这么昂贵的猪价格来算,就是二十块也不为过,“这个~权叔,你这样会不会亏掉啊?”

    猪权杀猪刀一握,整个人都变了气质,看向谢啸天的时候就好像在看着一头待宰的猪仔,他恶狠狠的说道:“我说十块就十块,你再啰嗦打搅老子泡妞就菜刀伺候!”

    谢啸天赶忙扔下十块快步逃开,心中却不jin感激道,谢谢你,权叔!

    回到家,小姑娘还在房间里愣,冰玫瑰则还在补觉,谢啸天现冰玫瑰真可以算是猪了,三四天来除了吃就是睡,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练成这门神功的。

    个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谢啸天不管这些,径自在厨房里忙活着自己的事。经过几天的熟悉,他终于找回了以前那种手感,重新做回他那个进得了厨房的新时代好男人。

    从中砍断棒子骨,洗净下锅,用大火烧开,然后用勺子将水面浮沫撇干净。

    然后再加入姜片干花椒等等佐料,用小火慢炖。干完这些,谢啸天便坐到客厅看新闻去了。

    新闻里的内容很无聊,讲的永远是那几件事,什么北京奥运,股市狂跌,谢啸天听都听累了,不过此时的他还是蛮关注雪灾的。虽然子虚市是温带海洋气候,整个城市冬暖夏凉,近乎十多年不曾下过雪,这次也不曾受到雪灾的困扰,可五十六个民族兄弟姐妹是一家,看到兄弟姐妹受难,谢啸天哪里还高兴的起来。

    新闻讲过雪灾之后,随后又是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什么gdp又增长了多少个百分点,谢啸天对这种虚的东西是厌烦的很,索直接关了电视,免得聒噪。

    这时候高压锅也差不多响了,谢啸天让它叫上好几分钟之后,这才关上煤气。

    待闷上好几分钟之后,谢啸天这才打开锅盖。锅盖一经掀开,噗的一声,烫的香味儿随着朦胧的雾气扑面而来,浓浓的香之中混合着姜和花椒的气味,让人忍住想做深呼吸,闻而知味。

    “哇!~好香啊!”

    小姑娘推开门,一米六左右的高穿着谢啸天一米八的睡意睡裤,宽松肥大的睡衣挂在小姑娘上,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的。小姑娘醒醒鼻子,不自jin的叹道:“真香,可以吃吗?”边说还边将食指贴向嘴唇,这个年龄这种表最是可

    谢啸天呵呵一笑,说道:“洗脸刷牙完毕就可以吃了,我替你买了新的!”

    小姑娘傻傻一笑,便提着谢啸天那长长的睡裤进厕所去了。

    当谢啸天将骨头汤盛到桌上之时,冰玫瑰也打着哈欠出来,她尚自半闭着眼睛,一副倦容,站在那儿伸着懒腰。

    一会儿,三人集聚一桌,开始消灭骨头的行动,三人之中就属小姑娘吃的最为畅快,拿着个骨头吃的津津有味,还时不时的用谢啸天的睡衣擦擦手擦擦嘴。冰玫瑰虽然吃的比较斯文,可也是喜上眉梢。

    谢啸天很欣赏两人的吃相,厨师最大的乐趣不是作出多美味的菜肴,而是做出别人吃的菜肴,就像周星星的《食神》一样,有时候一碗黯然销hun叉烧饭也会是人间最真最美的味道。

    谢啸天端着饭碗,看着小姑娘,感觉她将妆卸去之后清纯了许多,十多岁小姑娘化个三十来岁的妆,看了怎能叫人顺眼,装成熟装成那样恐怕比这猪骨头都要熟了。

    谢啸天问道:“嘿~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姑娘一抹嘴,狠狠yao下一块,含糊不清的说道:“陶晓恬!”

    “哦~晓恬,我替你买了几件衣服,就放在沙上,等会儿你换上,吃完饭后我送你回家。”

    陶晓恬动作一顿,神一愣,“我不回家可不可以!”

    谢啸天含笑摇摇头,“你不回家你父母会担心的,而且这都快开学了,你总得上学吧!”

    陶晓恬鬼鬼的一笑,“是不是我父母不担心,我又去上学就可以住这里了啊?”

    哪会有做父母的这么不担心女儿的呢,谢啸天也不想破灭了青少女的希冀,于是有些威胁的说道:“可以是可以,不过你就不怕我变成se狼欺负你呀!”

    “切~”陶晓恬对谢啸天的话嗤之以鼻,她分析道:“你要是se狼昨晚早就非礼本姑娘了,再看大叔您这幅尊容,想来肯定是纵yu过度造成了,肯定不是什么便是,说不定还是不举呢!”

    谢啸天冷汗直流,想不到现在的小姑娘生理知识掌握的竟是如此深厚,言语犀利程度如此可怕,看来自己真的老了。不过自己难道真的老成大叔模样了吗?

    言多必失,谢啸天也不想多问,反正房子空着也是空着,住几个人进来也闹点,“要住你就住吧,反正我也马上就要开学了。”

    

重要声明:小说《惊艳嚣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